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第二節 舍利弗阿毘曇論

[P429]

 第一項 概說

  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,姚秦弘始十六年(西元四一四),由曇摩耶舍Dharmayas/as、曇 摩掘多Dharmagupta,在長安譯出。共二十二(或作三十)卷,分為四分,三十三品,傳說 為佛世的舍利弗S/a^riputra所造。中國佛教界,初有毘曇師,後有俱舍學者,但對這部阿毘 達磨論,都沒有給予應有的注意。傳譯的時候,道標曾作「序」(大正二八•五二五上──中)說:

   「此經(指本論)於先出阿毘曇,雖文言融通,而旨格異制。又載自空以明宗極,故能取 貴於當時,而垂軌於千載」。 「原其大體,有無兼用。微文淵富,義旨顯灼。斯誠有部之永塗,大乘之靡趣,先達之所 宗,後進之可仰」。

  依道標的看法,這部論與其他的阿毘曇論,是多少不同的。這不是小乘說有,大乘明空,而 是有無兼備的。所以,這部論可為有部──小乘永琲漫Z途,而大乘也沒有異趣,就是可通於大 道的。這是道標的一種看法,一種希望。而這部論是分別說者的論書,在思想與精神上,確有站 在聲聞立場,而有隱通大乘的傾向。

  關於這部論,本書已有所論列:一、在聲聞四大派中,犢子系的本末各部,上座分別說系的 [P430] 法藏部等,都是以『舍利弗阿毘曇』為根本論的。也就是說:上座部阿毘達磨論系,除南傳錫蘭 Sim!hala島國的銅鍱部,北傳罽賓Kas/mi^ra山區的說一切有部而外,在印度本土,上座 部分出的學派,所有的阿毘達磨本論,都近於這部論。這如第一章第二節第四項所說。二、本論 的組織──四分,及其內容,分別為「法相分別」、「隨類纂集」、「相攝相應」、「因緣相生 」。依著這一內容次第,以說明阿毘達磨的共通內容,阿毘達磨的發展過程。更說明南傳六論, 北傳六論,大體是依本論的四分,而組成各別的,獨立的論書。這如第二章第二節所說。第四章 中,也有所說到。

  這堨i以補充的說: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,分為四分(或演進成五分),總為一部,也可以 分為四部或五部。南北六論的分立,實就是六分的改編。『大智度論』就稱六足阿毘達磨為「六 分毘曇」(1)

  本論的四分組織,合於阿毘達磨論的發展歷程,已如前說。單就本論來說,也足以說明次第 形成的意義。如「問分」與「非問分」,起初應該是沒有分別的。如「非問分」的「緣品」、「 念處品」、「正勤品」、「神足品」、「禪定品」──五品,與「問分」的十品總合起來,近於 『法蘊論』的論題。其中,「緣品」、「念處品」、「禪定品」──三品,都是牒經文而作釋; 「問分」的「優婆塞品」,也有此形跡。「問分」都是以問起說的,而「非問分」的「正勤品」 [P431] 、「神足品」,也是這樣的。這些,就是初期的摩呾理迦。「問分」的諸門分別,在說一切有部 的論書中,到『品類論』的「辯諸處品」才完成。這些古典,以十二處為道,而作諸門分別的說 明(本論也是這樣)。從處的諸門分別,更應用到陰、界、諦、根等,這才形成了有問與無問二 類。至於「非問分」中,「界品」等隨類纂集部分,比初期的摩呾理迦遲一些。因為,從本論的 法數來說,就是「處品」等所說到的;還沒有含攝隨類纂集的種種。隨類纂集的「人品」、「道 品」、「煩惱品」,是經說的纂集;而「界品」、「業品」、「智品」,將「問分」的諸門分別 ,也編集進去了,而且更為擴大。這些,都足以說明編集次第的遺痕。

  「攝相應分」與「緒分」,集成的時代較遲。理由是:一、「攝相應分」,是以「問分」的 論題,及諸門分別為依據,而後作攝與相應的分別。二、「問分」但明見與慧,這都通於三性, 通於三界繫及不繫的(2)。「非問分」的「緣品」,開始為「聖忍非智」、「聖智非忍」的分別(3) 。「智品」對正見與正智的分別,有三說:1.善見與善智;2.善忍與善智;3.盡無生智為正智, 其餘的善見為正見(4)。這暗示了見、忍、智──三者的差別。「攝相應分」的「相應品」,在說 到心所法時,就別立忍、見、智為三(5)。「緒分」的「觸品」、「心品」、「定品」,也為忍與 智的分類(6)。這三者的差別是:見是通一般的;智唯是無漏(除忍)的;忍是須陀洹向的道,與 三結不相應,而可與不善的七使,無記的怖心所相應。這與「問分」的但分見與慧,顯然是不同 [P432] 的。忍、見、智的分別,雖定義不一定相同,而與『發智論』、『品類論』,確乎非常類似。三 、「問分」說:「定」是不通於欲界的,不通於不善無記的(7)。「緒分」的「定品」,仿「智品 」與「道品」而作,卻以為:定通於欲界(8)。這一變化,也可看出與『發智論』的近似。就這三 點來說,「攝相應分」與「緒分」,雖比說一切有部論為古樸,但形成現有的論本,約與『發智 論』及『品類論』的時代相當。

  
註【78-001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二(大正二五•七0上)。
註【78-002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五二六下、五三0下、五三三中)。
註【78-003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二(大正二八•六0六上)。
註【78-004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九(大正二八•五九0中)。
註【78-005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二三(大正二八•六七二中──下)。
註【78-006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二七(大正二八•六九六上、六九八下);又卷三0(大正二八•七一五下)。
註【78-007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五三0下、五三三下)。
註【78-008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二八(大正二八•七0一下)。

  

 第二項 法數的比較研究

  本論是阿毘達磨論,是傾向於分別說系,而為上座部中古型的論書。從本論的法數去考察, [P433] 充分看出本論的立場,與在阿毘達磨論書中的地位。本論敘列的法數,首依十二處說。十二處中 ,法處的內容,各部的意見最為紛歧,所以別列本論法處(分為三類)的內容如下(1)

圖片
      一、受想行陰──(相 應 行)──受•想•思•觸•思惟(作意)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覺•觀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解脫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見•慧(後分見•忍•智)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無貪•無恚•無癡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順信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悔•不悔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悅•喜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心精進•心除(輕安)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信•欲•不放逸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念•定•心捨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├ 怖•疑
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└ 使(十種)
                   └ (非相應行)──生•老•死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├ 命
[P434]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├ 結(十種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無想定.得果.滅盡定
      二、法入色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身口非戒無教•有漏身口戒無教•有漏身精進•有漏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身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├ 正語•正業•正命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 正身精進•正身除
      三、無為法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智緣盡•非智緣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├ 決定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├ 法位•緣起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 空處•識處•不用處•非想非非想處

  一、本論分別的心所法(受、想、相應行),還是古型的,沒有嚴密的分類。這可與說一切 有部的『品類論』(心所法列表,如本書第四章第五節第二項),銅鍱部的『攝義論』說相對比 。『攝義論』說如下(2): 觸•受•想•思•心一境性(定)•命根•作意 尋•伺•欲•勝解•精進•喜 無慚•無愧•貪•瞋•癡•見•慢•慳•嫉•掉舉•惛沈•睡眠•惡作•疑 [P435] 信•念•慚•愧•不貪•不瞋•捨•身寂靜•心寂靜•身輕安•心輕安•身柔軟•心柔軟 •身堪任•心堪任•身熟練•心熟練•身正直•心正直 正語•正行•正命 悲•喜•慧

  概略的說,本論與說一切有部的『品類論』,非常接近。如本論立見、智、忍;『品類論』 說:「諸所有智,諸所有見,諸所有現觀」。本論沒有說到慚與愧,無慚與無愧,『品類論』也 沒有說。『品類論』立三善根與三不善根,這是本論「問分」的重要論門。除別立無貪、無瞋、 無癡外,三不善根攝於十使中。『品類論』說「一切結、縛、隨眠、隨煩惱、纏」,本論說十結 (又十使)。二論關係的密切,是顯然可見的。

  在這些心所法中,受、想、思、觸、作意──五法,遍與一切心心所相應,為上座阿毘達磨 論者所公認,本論就如此說。說一切有部,加上欲、勝解、念、定、慧,名十大地法;銅鍱部加 心一境性(定)、命根,七法為遍行心所:彼此不再相同了!信、精進、念、定、慧,經中本合 成一組。說一切有部以為:信與精進,惟是善性;念、定、慧──通於三性,加入大地法中。銅 鍱部以為:定與精進,是通於三性的;信、念、慧,是善心所。本論以為:念、慧、心精進,是 通三性的;信,立唯善的順信,又別立通三性的信;只有定心所,才是唯善的。這都是對於佛說 [P436] 的解說不同,自成系統。欲與勝解,說一切有部說,遍一切心心所。然依本論,與疑不相應。銅 鍱部說:欲、勝解與疑不相應;欲也與無因異熟的無記心不相應。唯善心所,本論立:無貪、無 瞋、無癡、順信、心除(輕安)、不放逸、定、心捨──八法;『品類論』僅說到:信、精進、 不放逸及三善根。銅鍱部立遍善的善心所十九,將身心的輕安等,都解說為心所法。本論是:身 精進、身輕安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,屬於法處所攝色。

  不善心所,本論但立十使(隨眠),以為:結是不相應的,使是心相應的。大眾,分別說系 ,犢子系,都說隨眠是不相應的,纏是心相應的。本論所說不同(說隨眠與心相應,與說一切有 部相合,極可注意),也許是傳譯的訛誤(其實是不會的),然說煩惱有相應的、不相應的── 二類,實與說一切有部以外的學派相同。聖者所斷的煩惱,經說為五下分結,五上分結;這就是 本論的十結。煩惱有相應的使,不相應的結,因此,十結說與七隨眠(使)相結合。依不相應的 十結。起相應的十使,論理,法數應該是同一的。但本論合三界貪為一,加入嫉妒與慳惜,稱為 「十使」(隨眠)。這是本論特有的安立,顯然是在說一切有部所傳的九結中,加上掉舉。銅鍱 部所傳的十結,合三界貪為欲愛、有愛,也有慳、嫉而不立掉舉。今對列如下:

圖片
        ┌───┐    ┌───┐      ┌────┐┌─────┐  ┌────┐
        │十結經│    │七使經│      │十結銅鍱││九結說一切│  │十使本論│
        └───┘    └───┘      │      部││      有部│  └────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────┘└─────┘
[P437]   

      欲愛──────  欲貪──────欲貪──┐
      色愛───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├──愛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愛
      無色愛──┴──  有貪──────有貪──┘
      瞋恚──────  瞋恚──────瞋恚─────恚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恚
      見───┐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──見──────見────────見
              ├───  見
      戒取──┘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──戒取─────取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戒取
      疑───────  疑───────疑──────疑────────疑
      掉舉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掉舉
      慢───────  慢───────慢──────慢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慢
      無明──────  無明──────無明─────無明───────無明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嫉──────嫉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嫉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慳──────慳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慳

  二、本論沒有別立「心不相應行」,但行蘊中有「非相應」的一類。從這點來說,本論與『 品類論』相近(銅鍱部不立,分攝在色法、心法中)。本論立八法,如十結別立,成十七法。生 、老、死,等於三有為相。命是命根。結是心不相應的煩惱。本論又有「無想定、得果、滅盡定 [P438] 」──三法;「得果」,指得果而不失的不相應法;得果的能得滅盡定,所以次第而立。說一切 有部,從這得而不失的意義,而普遍的應用,於是『品類論』分立為「得,無相定、滅定、無想 事、……依得、事得、處得」。「得」,是能得一切法的得。本論的「果得」,被普遍化;而對 於二無心定間的果得,被解說為得無想異熟果,名為無想事。又從結生時的初得,別立依得、事 得、處得。『發智論』,「得」也是列於「定蘊」中的。「得」,實從定與(四沙門)果獲得而 引起。本論初列「果得」,大大啟發了得的研究,成為阿毘達磨的重要論門。依這點而說,本論 雖是分別說系的,實為上座部的古型論典,說一切有部也大受他的影響呢!

  三、法入(法處所攝)色,本論立九,主要為三類:一、無教(表)色。其後說一切有部, 專以無表色(業)為法處色。二、身精進與身輕安。這與大眾部、法藏部同(3);但說一切有部與 銅鍱部,都把他看作心所法。三、正語、正業、正命,說一切有部以為就是無表色;銅鍱部卻看 作心所法,而另立男根、女根等十四種(4)

  四、無為法,共有九法,與大眾部、化地部的九無為,雖內容並不全同,但本論近於分別說 者,是毫無疑問的。銅鍱部但立一種無為,為『阿含經』的舊說。其他部派,或多或少的成立無 為法;大眾與(印度本土的)分別說系,最為重視。本論所說的「緣」,是緣起無為。「法住」 ,是緣起以外的,一切法的如如不變異性。「決定」,是入正性決定(正性離生)的無為性,所 [P439] 以是「聖法」。「四空處」,指四空處離惑而得的滅。「智緣盡」、「非智緣盡」,就是擇滅與 非擇滅。本論雖是分別說系的,但不立「道支無為」,不立「有為相無為」,與說一切有部相同 。而不立虛空無為,與銅鍱部同。其實,『發智論』也還沒有虛空無為的論義。

  從這一法數看來,可斷言:這是上座部而傾向分別說的古典,多少與說一切有部及犢子部的 古義相近。化地部等──分別論者,應該是依此本典而發展完成的。

  
註【79-001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五二六下)。
註【79-002】『阿毘達磨攝義論』「攝心所分別」(南傳六五•一0──一一)。
註【79-003】『成唯識論述記』卷二(大正四三•二七五上)。439 -9
註【79-004】『法集論』「色品」(南傳四五•一八七)。

  

 第三項 十緣說

  本論的「攝相應分」,攝是自性相攝,相應是心心所相應,與銅鍱部的『界論』,說一切有 部的『品類論』「七事品」,『界身論』相近。「緒分」,『四分律』作「作處」;『毘尼母論 』作「處所」;也與大眾部阿毘曇的「作所生」相合。這是為依處而有所起作的意思。銅鍱部論 書與此相當的,是『發趣論』。 [P440]

  四緣,為『阿含經』所說,重於心法的生起,是一切學派所公認的。佛說一切從因緣生,所 以專說四緣,雖說可以統攝眾緣,到底不免疏略。這樣,古代的阿毘達磨論者,取契經的所說, 而集成種種的緣。如本論「遍品」立十緣,銅鍱部『發趣論』立二十四緣。都是以四緣為初的; 大眾部也於四緣外,別立先生緣、無有緣等(1)。說一切有部的『發智論』主,四緣以外,別立六 因說,有人懷疑他有無根據。審細的研究起來,六因與四緣的總和,實與本論的十緣相近。本論 說十緣,也可稱為十因,這才說一切有部與上座分別說系的因緣說,開始分流了。本論「緒分」 的初品──「遍品」,立十緣說;一一緣相望而論同異(2);從他的或是或非中,知道十緣的相攝 ,是這樣的: [P441]

圖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……→表示以虛線連至其他項
                  ┌─因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┬─業
                  │  └…→ 無間、境界、增上       │  └…→ 報、起、異、相續
                  ├─────無間                  ├────報
        依────┤          └…→ 境界、業、報   ├────起
                  ├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境界          │        └…→ 異
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    └…→ 增上、 └───┬───異
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      業、報、起、異、相續│
                  └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增上          └─相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…→ 業、報、異
[P442]   

        例:順前句───
            四句…………

  依緣,等於說一切有部廣義的能作因與增上緣,可總攝一切緣。所以,依緣與其他的九緣相 望,一定是這樣的(順前句):「凡因(等九)緣必依緣,有依緣非因緣」。依緣下攝四大緣, 與一般的四緣說相近。四緣的含義不一,所以,因緣望無間等三緣,都有四句(是此非彼,是 彼非此,亦此亦彼,非此非彼)。境界(所緣)望無間緣,增上緣,也都有四句。而前為後緣的 無間緣,與同時為緣的增上緣,是互不相攝的俱非句。因緣,可攝業等五緣,因緣廣而五緣狹, 所以也一定是:「凡業(等五)緣必因緣,有因緣非業(等)緣」。五緣與無間、境界、增上─ ─三緣,或相攝,或不相攝。如無間緣是前為後緣的,所以與前為後緣的報緣,通於前為後緣的 業緣,也因廣狹不一而有四句。如望同時為緣的起緣與異緣,就不相攝了。無間緣是前後同類的 ,相續緣是前劣後勝的,所以雖都是前為後緣而互不相攝。境界緣廣,所以對五緣都有四句。增 上緣是同時的,與前為後緣的報緣及相續緣,互不相攝。與同時為緣的異緣、起緣,通於同時為 緣的業緣,都有四句。五緣彼此間相望,也或攝或不攝。如起與業,異與起,異與業,可有四句 。業緣又通於前為後緣,所以又可與報緣及相續緣,互論四句。報緣,但與前為後緣的業緣論四 句;與同時為緣的起緣,異緣,前劣為後勝緣的相續緣,都不相攝。相續緣,也但與業緣論四句 [P443] ,與其他三緣,都不相攝。依這樣的分別,可見相續緣是同類因,報緣是異熟因,異緣是俱有( 相應)因。起緣與俱有因相近,但是主因。如依四大起造色,依善不善根而起同時的善不善心所 。起緣的從十結與三不善根而起不善心所,實為遍行因的另一解說。本論有(起)業(的)緣, 而不特明起煩惱的遍行因,這是與六因說大不同的地方。這樣,十緣不就是分別為四緣與六因嗎 ?

  銅鍱部所立的二十四緣,與本論的「緒分」,也是極有關係的。二十四緣,是: 因緣•所緣緣•增上緣•無間緣•等無間緣•俱生緣•相互緣•所依緣•依止緣•前生緣 •後生緣•修習緣•業緣•異熟緣•食緣•根緣•靜慮緣•道緣•相應緣•不相應緣•有 緣•無有緣•去緣•不去緣

  有情中心的因緣論,與十二緣起是不能分離的(『發趣論』的靜慮緣、道緣等,更注意到修 證因緣)。銅鍱部的『發趣論』如此,說一切有部的『識身識』,也是從無我與三世有的立場, 從有情的心識相續,而論說四緣的。本論的「緣(起)品」,說到「行緣識」作八緣:無間緣、 因緣、境界緣、依緣、報緣、起緣、異緣、增上緣。從二十四緣來看十緣:依、因、無間、境界 (所緣)、增上、業、報(異熟)──七緣的名稱,都明白可見。約義說:起緣是俱生緣,異緣 是相互緣,相續緣是修習緣。本論的「遍品」明十緣,次「因品」明三十三因。初列十因,就是 [P444] 遍品的十緣。次列名因、色因。再次為無明因、行因……眾苦(純大苦聚)因,共十八因。末列 :食因、漏因、復生因。品末的四句分別,論到:因與有因,因與和合因,前因與共因,前因與 後因,後因與共因(梵本有三十二四句,今本譯略)。這可以說:因是因緣,有因是有緣,和合 是相互緣,前因是前生緣,後因是後生緣,共因是俱生緣。食因是食緣,復有因應是再生緣。這 眾多的名目,豈不都與二十四緣的名目相合。所以,從本論而觀察銅鍱部與說一切有部的因緣說 ,可見因緣說的發展程序,是由簡而繁,又由繁雜到精簡。其歷程如下:

   A「四緣」:各部派公認,見於經說;說一切有部的持經者,仍但明因緣。 B十緣(十因):依四緣為本,更為增集而成。 C二十四緣:本論的因品,在十緣之外,又集成種種緣。總取而更為增集,成二十四緣。 D六因四緣:以種種因緣為繁雜,精簡而立四緣與六因(其後大乘,更立四緣與十因)。 六因與四緣,雖說近於十緣,但有十緣所沒有的內容。「相應因」的名目,見於二十四 緣。

  對於因緣,各派不同,或取四緣說,或取十緣說,或取(種種緣)二十四緣說,或取六因四 緣說。各以自宗所取的為定論,然後廣張義網,為不同的詳密分別。到這時,幾乎難於了解佛法 的共同了。 [P445]
註【80-001】『般若燈論』卷一(大正三0•五五上)。
註【80-002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二五(大正二八•六七九中──六八七上)。

  

 第四項 古型的阿毘達磨論

  本論為古型的阿毘達磨,然已發展為(印度本土的)分別說者。如立九無為,最足以表示其 立場。以十使為相應的,與說一切有部相同,而立結與使,為不相應與相應二類,為「隨眠異纏 」說所本。「心性本淨」,已偶見於「緒分」的「心品」;這是分別論者所特別重視的。本論的 論義,代表了分別說與說一切有(犢子系在內)──二大系,日漸分化的時代。舉例來說:三世 ,經中是直敘而不加簡別的;依此論究,才分化為三世有與現在有──二大系。本論「智品」, 說到「無境界智」,有二說:一、「無無境界智」,同於說一切有部。二、「思惟過去未來法智 生,是名無境界智」,同於過未無體的分別說部(1)。又如「法住智」,智品也有二說:一、「若 智聖,有為境界,是名法住智」,同時說一切有部。二、「除緣如爾(緣起無為),若餘法如爾 ,非不如爾,非異非異物,常法,實法,法住,法定,非緣(起),是名法住智」,就合於本論 的「法住無為」說(2)。本論是過未無體說的,以法住為無為的,但保存了過未有體,法住智緣有 為的異義。這可以解說為:當時的佛教界,已有這不同的解說,而沒有發展到尖銳對立的情形, [P446] 所以看作不重要的異義,無簡別的保存下來。又『大毘婆沙論』的分別論者,與本論的論義相對 比,是並不全同於分別論者的。同時分別論者的,有: 1.信等五根唯是無漏(3) 2.緣起無為(4) 3.心性本淨(5) 4.四沙門果是無為(6) 5.有齊首(首等)人(7) 6.煩惱有相應不相應二類(8) 7.不中立有(9) 8.聲通異熟(10) 9.八苦為苦愛為集擇滅為滅八正道為道(11)

  本論所說,與分別論者相反,而同於說一切有部的,有: 1.三相是有為(12) 2.立三漏(13) 3.諸法攝自性(14) [P447] 4.道是有為(15) 5.貪瞋邪見非業自性(16)

  再進一步說,與(大眾)分別說系──化地、法藏等不同,與說一切有部(及犢子系)反而 相同的,有: 1.十五界唯有漏(17) 2.自性不與自性相應(18) 3.八正道是道諦(19) 4.尋伺相應(20) 5.尋伺通無漏(21) 6.命根是不相應(22)

  從上所列的宗義,或同或異,可以論斷為:本論是分別說與說一切有分離不久階段的論書。 屬於分別說,而與說一切有,還相近而能相容(如上所舉的雙存二說)。依據本論,更為獨到的 發展,達到與說一切有部(說一切有部,也是更為獨到的發展)的非常對立,是化地、法藏、飲 光部,這才形成『大毘婆沙論』所說的分別論者。在說一切有部的毘婆沙師看來,這是從上座部 分出,而立義與自宗嚴重的差異,不免存有厭惡鄙薄的心情。對於分別論者,沒有如「西方尊者 [P448] 」、「譬喻尊者」那樣的存有敬意了。

  
註【81-001】 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九(大正二八•五九三下)。
註【81-002】 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九(大正二八•五九一下)。
註【81-003】 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五(大正二八•五六一中)。
註【81-004】 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五二九下)。
註【81-005】 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二七(大正二八•六九七中)。
註【81-006】 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四(大正二八•五五七上)。
註【81-007】 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八(大正二八•五八九中)。
註【81-008】 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五二八下)。
註【81-009】 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二(大正二八•六0八上)。
註【81-010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五三一下)。
註【81-011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四(大正二八•五五二下──五五四中)。
註【81-012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五二九下)。
註【81-013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九(大正二八•六五一中)。
註【81-014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二一(大正二八•六六一上)。
註【81-015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四(大正二八•五五七上)。 [P449]
註【81-016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五二六下)。
註【81-017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二(大正二八•五三五下)。
註【81-018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二三(大正二八•六七一下)。
註【81-019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四(大正二八•五五四上──中)。
註【81-020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二四(大正二八•六七六中)。
註【81-021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五二七中)。
註【81-022】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五二八下)。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