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 第三項 下品的增補部分

  依「秦譯本」,到『見阿佛國品』第二十五,「下品般若」已經圓滿了。但現行本,以下 還有四品,成立的時代要遲些。四品可分為二類:『隨知品』第二十六,是「下品般若」的附屬 部分;末後三品,是從「中品般若」移來的。這堙A分別的給以說明。

  1.『隨知品』第二十六,品名與「宋譯本」相同;「漢譯本」與「吳譯本」作『隨品』;「 唐譯四分本」作『隨順品』(1)。依梵文『八千頌般若』,品名為anugamaanu是「隨順」、 「次第」的意思;gama有「去」、「到達」等意思。所以anugama,是「隨順行」、「隨順 趣入」、「隨順悟入」的意義。『道行般若經』有「隨次第上菩薩」(2),應該就是Anugama[P669] 薩的義譯。這一品的內容,是「中品般若」所沒有的,「唐譯五分本」(「下品般若」中文句最 簡的)也沒有,所以可解說為:這是後出的,在「中品般若」發展成立時,「下品般若」還沒有 這一品。『隨知品』的內容,說明了「隨順般若波羅蜜行」。在「漢譯本」中,一再說「菩薩隨 般若波羅蜜教」,這樣的與般若波羅蜜相應,才是菩薩的般若波羅蜜。「下品般若」(前二十五 品)文段長了一些,適宜於一般的教化,而對於隨法修行(隨念、隨觀、隨入)者,需要的卻是 簡易的行法。『隨知品』,可能是適應隨順觀行者的需要而集成的。「下品般若」的傳持者,把 他附在後面,就成為「下品般若」的一品。正如『戒經』的傳持者,將處理僧事的七項法規── 「七毘尼」,附在『戒經』後面,也就成為『戒經』的一部分一樣。『隨知品』說明「一切法( 或「五陰」)無分別」,「一切法無壞(變異)」、「一切法但假名」等行法,但包含了一些「 下品般若」(前二十五品)所沒有的內容。「如大海」、「如虛空」、「如日照」、「如師子吼 」、「如須彌山莊嚴」、「如地」、「如水」、「如火」、「如風」、「如空」。這些比喻,如 『古寶積經』的稱讚菩薩功德(3),『寶雲經』所說的菩薩行中(4),都有部分相同的。大乘經序分 ,用這些來讚歎菩薩功德的,更是不在少數。『隨知品』用這些比喻來說明菩薩隨般若波羅蜜行 ,應該受到了當時大乘經的影響。

  2.『薩陀波崙品』(第二十七)、『曇無竭品』(第二十八)、『囑累品』(第二十九): [P670] 「唐譯二分本」,沒有這三品,那是玄奘簡略了;中國古譯的「小品」、「大品」,「藏文本」 ,「梵文本」,都是有這三品的。前二品是專精求得般若波羅蜜的故事,『囑累品』只是附帶的 總結而已。現存的「下品般若」,都有此三品,但研究起來,可以斷定本來是屬於「中品般若」 所集出的,理由是:一、「秦譯本」說:「已得陀羅尼,諸神通力」(5);「漢譯本」、「吳譯本 」、「宋譯本」,都提到了「陀羅尼」。在「下品般若」(前二十五品)中,沒有說到「陀羅尼 」;「陀羅尼」為大乘法門,出於「中品」,所以這是與「中品般若」相符合的。二、薩陀波崙 Sada^prarudita一心想見到曇無竭Dharmodgata菩薩,「入諸三昧門」(6);聽了曇無竭 說法,得了「六百萬三昧」(7)。經中列舉種種「三昧」的名字,與「中品般若」相同,而與「下 品般若」(前二十五品)的體例不合。三、「秦譯本」在前二十五品中,有四處說到佛的功德: 十力、四無所畏、十八不共佛法──合為一聚(8);或作力、無所畏、法(9);清淨力、清淨無畏( 或增清淨佛法)(10):「下品般若」大都是一致的(11)。但『薩陀波崙品』說:「大慈大悲大喜大捨 、十力、四無所畏、四無礙智、十八不共法」(12),卻與「中品般若」相合。這樣,推論這部分原 屬於「中品般若」,是可以採信的。可能由於求法故事的感動人心,有助於「般若法門」的宏通 ,所以「下品般若」的傳持者,也就採用而附在經末。

  還有更重要的理由,足以證明為是屬於「中品般若」的。佛法的修學者,通於在家、出家。 [P671] 釋尊是出家的,隨佛出家而成為佛教主體的,是出家的。出家的生活,沒有男女間的淫欲,也沒 有資財的物欲。在家人雖同樣的修行證果,而一般說來,不及出家人的專精容易;對於在家生活 ,存有厭患的情緒,以出家為修行的理想典型(13)。「原始般若」是從阿蘭若(無諍)行,修得於 一切法無所取執三昧而流傳出來的,所以在「下品般若」中,教化四眾及善男子、善女人,使轉 化為受持奉行般若波羅蜜的菩薩,而仍保有佛教傳統的觀念,也就是對在家生活存有厭患的情緒 ,如說(14)

   「在家者與婦人相見,心不樂,常懷恐怖。與婦人交接,念之(言?):惡露臭處不淨 潔,非我法也。盡我壽命,不復與相近,當脫是惡露中去。譬如有人行大荒澤中,畏盜賊 ,心念言:我當何時脫出是阨道中去。當棄遠是淫泆,畏懼如行大荒澤中。亦不說其人惡 ,何以故?諸世間皆欲使安隱故也。……是皆深般若波羅蜜威神力」! 「是菩薩若在居家,不染著諸欲。所受諸欲,心生厭離,常懷怖畏。譬如險道多諸賊難, 雖有所食,厭離怖畏,心不自安,但念何時過此險道!阿惟越致菩薩,雖在家居,所受諸 欲,皆見過惡。心不貪惜,不以邪命非法自活,寧失身命,不侵於人。何以故?菩薩在家 應安樂眾生,雖復在家,而能成就如是功德。何以故?得般若波羅蜜力故」。

  這是「漢譯本」與「秦譯本」的古譯,與唐譯不同。在家不退轉菩薩,對於「欲」,存有很 [P672] 深的厭患情緒,所以受欲而不會貪著;一心希望,最好能不再過那種愛欲的生活。「漢譯本」( 「吳譯本」、「晉譯本」相同)著重於男女的愛欲,「秦譯本」(「宋譯本」同)是通於男女及 財物欲的。在家菩薩對於「欲」的態度,古譯的「下品般若」,與原始佛教的精神相合。「中品 般若」的意趣,顯然的有了不同,如『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』(初分)卷三二七(大正六•六七三下── 六七四上)說:

   「現處居家,方便善巧,雖現攝受五欲樂具,而於其中不生染著,皆為濟給諸有情故。… …現處居家,以神通力或大願力,攝受珍財。……雖現處居家而常修梵行,終不受用諸妙 欲境。雖現攝受種種珍財,而於其中不起染著」。

  其他「中品」類各本,都與這「初分」──「上品般若」的意義一樣。依經說:「方便善巧 」、「現處居家」、「現攝受五欲」,可見在家菩薩的攝受五欲,是「方便示現」的;是神通力 ,是大願力。總之,不退轉菩薩而「現處居家」,是方便現化的。雖也說到「常修梵行」,而對 於在家生活的厭患情緒,卻完全沒有了!「下品般若」所說的在家不退轉菩薩,是真實的在家者 ,是人類修學般若波羅蜜,到達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的地位(15)。引導在家的修學般若, 向不退轉位而前進。不是「中品般若」那樣,以理想的「法身大士」為不退轉,著重在表揚其化 度眾生的方便善巧。薩陀波崙的求法故事,正表顯了「中品般若」的精神。如薩陀波崙為在家的 [P673] 青年,與一位長者女,一同去求般若(16)。當然古代的某些地區,男女生活自由,不能以「男女授 受不親」,及出家生活來衡量的。當時的說法師,是曇無竭菩薩。「與六萬八千婇女,五欲具足 ,共相娛樂」;又接受薩陀波崙供養的「五百女人」,「五百乘車」的寶莊嚴具:這是一位受欲 的在家菩薩。當薩陀波崙發心求法時,空中有聲音指導他,說到(17)

   「惡魔或時為說法者作諸因緣,令受好妙色聲香味觸,說法者以方便力故受是五欲。汝於 此中莫生不淨之心!應作念言:我不知方便之力,法師或為利益眾生令種善根故,受用是 法,諸菩薩者無所障礙」。

  這是弟子對說法師應有的態度。如說法師受用微妙的五欲,那是菩薩的方便,菩薩是於一切 法無著無礙的。不能見說法師的受用五欲,而生起不清淨心,應該恭敬供養的追隨法師!薩陀波 崙的求法故事,是在家人從在家的說法師修學。經中所說的受用五欲,也應該是方便善巧了。薩 陀波崙求法故事,雖是現存的下中上──三部般若所共有的,但「方便受欲」的事緣,是與「中 品般若」的精神相合的。「法身大士」那樣的「方便」,如一般化而成為在家的修學典型,那佛 教精神無可避免的要大為改觀!這一意境,與文殊師利Man~jus/ri^法門相呼應。在第十二章, 還要論到大乘佛教的新傾向。

  
註【81-001】『佛母寶德藏般若波羅蜜經』,譯為『聚集品』。 [P674]
註【81-002】『道行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八(大正八•四六五下)。
註【81-003】『大寶積經』卷一一二『普明菩薩會』(大正一一•六三三上──中)。 
註【81-004】『寶雲經』卷二•三(大正一六•二一九下──二二二中)。
註【81-005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0(大正八•五八二上)。
註【81-006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0(大正八•五八一中──下)。
註【81-007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0(大正八•五八六上──中)。
註【81-008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四(大正八•五五四下)。又卷八(大正八•五七四上)。
註【81-009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九(大正八•五七七中)。
註【81-010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八(大正八•五七四中)。
註【81-011】『大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五五二,「唐譯四分本」,作「十力、四無所畏、四無礙解、大慈大悲大喜大 捨、十八佛不共法」(大正七•八四六中)。是「下品般若」,卻與「中品般若」相同。
註【81-012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0(大正八•五八二下)。
註【81-013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六說:「樂佛法中而得出家」(大正八•五六五中)。
註【81-014】『道行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六(大正八•四五五中)。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六(大正八•五六五上)。
註【81-015】「唐譯四分本」,「唐譯五分本」,雖還保有對「欲」的厭患情緒,但說:「為有情故,雖處居家,而 於其中不生貪著;雖現受欲而常厭怖。……甚深般若波羅蜜多方便善巧力所持故」(大正七•九0二上) [P675] ,與「方便」的思想相結合。
註【81-016】『佛母出生三法藏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四,作「共乘一車」(大正八•六七二中)。
註【81-017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0(大正八•五八0中)。

  

第四節 中品般若

  「中品般若」,古人稱為「大品」。上面說到,「中品般若」是三部分所成立的。依「大品 本」全部九十品,分為三分如下:

圖片
前分──『序品』第一…………『舌相品』第六
中分──『三假品』第七………『累教品』第六六
後分──『無盡品』第六七……『囑累品』第九0

  先說「後分」:大概的說,「中分」是與「下品般若」相當的。「後分」共二十四品,其中 二十一品(末後三品,是流通分),是上承「下品般若」而發展所成的。「下品」的『見阿佛 品』中,佛示現神力,使大眾都見到阿Aks!obhya佛土眾會,然後勸學,讚歎般若波羅蜜 。須菩提Subhu^ti問「般若無盡」,佛說:菩薩坐道場,觀十二因緣如虛空那樣的不可盡, 是不共二乘的菩薩中道觀,與「中品般若」『無盡品』的內容相當。接著,如(「下品」)『小 [P676] 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九(大正八•五七九上──中)說:

   「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時,則具足諸波羅蜜,亦能具足方便力。是菩薩行般若波羅蜜,諸有 所作,生便能知」(1)。 「菩薩欲得方便力者,當學般若波羅蜜,當修般若波羅蜜。須菩提!若菩薩行般若波羅蜜 ,生般若波羅蜜時,應念……如十方諸佛所得諸法相,我亦當得」。 「菩薩為諸佛所念者,不生餘處,必當至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是菩薩終不墮三惡道, 當生好處,不離諸佛」。

  如上所引的,『見阿佛品』末段,與「中品般若」的『六度相攝品』(第六八)、『方便 品』(第六九)的內容次第,都是相合的。『三慧品』(第七0)說:「菩薩摩訶薩云何行般若 波羅蜜?云何生般若波羅蜜?云何修般若波羅蜜」(2)?「行」,「生」,「修」,也出於『見阿 佛品』。『三慧品」闡明了般若,說到三乘的(三)智斷,及般若的名義。所以『無盡品』、 『六度相攝品』、『方便品』、『三慧品』──四品,都是依『見阿佛品』而成的廣本。『見 阿佛品』到此為止,「下品般若」也就圓滿了,而「中品般若」,卻依般若而有的「方便力」 ,開展出以下的十七品。『大智度論』稱這部分為「方便道」(3);「中品般若」的「後分」,的 確是處處說到「方便之力」的。「下品般若」是「般若道」,重於般若的無所取著,悟入如如法 [P677] 性;「中品般若」的「後分」,是「方便道」,重於方便的化他;自行、化他而重於不違實相的 施設。『道樹品』(第七一)以下的內容,主要是:

   一、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念一切種智(『道樹品』第七一);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 行菩薩行(『菩薩行品』第七二);應薩婆若念,得方便而行(『種善根品』第七三)。 二、菩薩遍學諸道──聲聞道、辟支佛道、佛道而超出二乘(『遍學品』第七四);於諸法無 所有中,次第行、次第學、次第道(『三次第行品』第七五);行般若,一念具足萬行(『一念 品』第七六,『六喻品』第七七)。 三、住報得五神通,到十方土,以六度、布施、四攝,攝化眾生(『四攝品』第七八)。 四、善達法相,於名相虛妄分別中拔出眾生(『善達品』第七九)。不壞實際,立眾生於實際 中(『實際品』第八0)。 五、以方便力具足菩薩道,成就眾生(『具足品』第八一);大誓莊嚴,淨佛國土(『淨佛國品』 第八二)。 六、於佛道中畢定。以神通波羅蜜,現生惡道,化度眾生(『畢定品』第八三)。 七、行菩薩道,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為眾生說四諦、實諦(『差別品』第八四)。 八、諸法性無業無報,無道無果,不垢不淨(『七譬品』第八五)。諸法平等相(『平等品』第八 [P678] 六)。一切如幻化,涅槃如幻化(『如化品』第八七)。

  「中品般若」的「後分」,比對「下品般若」,重點與意趣,都有明顯的差別。如一、「下 品般若」是一般人修學的般若法門,所以從讀、誦、書寫、供養等說起。阿惟越致(不退轉)菩 薩,也絕大多數是人間修行者的模樣。一再說到:不退轉為二乘,不墮二地的方便;種種修學的 障礙──「魔事」;菩薩與聲聞的關係。「中品般若」的「後分」,泛說「聽聞」,而讀、誦、 書寫、供養等都不見了,菩薩都是深行的菩薩。二、「下品般若」說:「阿惟越致菩薩,……常 樂欲生他方清淨佛國,隨意自在;其所生處,常得供養諸佛」(4)。琣Gan%ga^天女受記以後 ,也「命終之後,從一佛土,至一佛土,常修梵行,……不離諸佛」(5)。這是說受記不退轉的菩 薩,常生他方淨土,常修梵行,常見佛、供養佛:說明不退菩薩的向上增進──自利行。「中品 般若」的「後分」,『四攝品』(第七八)以下所說的六度、四攝、報得神通、現身惡道、成就 眾生,嚴淨佛土,都是不退菩薩(法身大士)的利益眾生。所以說:「是菩薩從初發意已來,…… …… 不為餘事故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但為一切眾生故」(6)。前七品(『道樹品』……『六喻品 』)所說發心、修行,得善知識(不離佛菩薩)、供養諸佛、增益善根,雖可說是自利行,但也 是:「為眾生故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;漸漸行六波羅蜜,得一切種智,成佛樹,以葉華果實益 眾生」(7)。般若法門當然立足於無所得行,而救度眾生的悲心,「後分」顯然的著重起來。三、 [P679] 從「下品般若」看來,般若是不容易持行的。「無量無邊阿僧祗眾生,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,於中若一若二住阿毘跋致地」(8),不退菩薩是那樣的難得!但(「中品」) 『摩訶般若波羅蜜 經』卷二一(大正八•三七二上)說:

   「是門,利根菩薩摩訶薩所入!佛言:鈍根菩薩亦可入;是門,中根菩薩、散心菩薩亦可 入是門。是門無礙,若菩薩摩訶薩一心學者,皆入是門」(9)

  般若法門,是三根普被的,也不論行位高低的。經上到處說:「菩薩初發意已來」,初發意 就是這樣學的。學般若法門,決定成佛,所以說:「初發意菩薩亦畢定,阿惟越致菩薩亦畢定, 後身菩薩亦畢定」(10)。初發心以來,決定成佛,這與「下品般若」的難得不退,是多麼不同!這 一不同,從佛教發展史去理解,「下品般若」反應了般若法門初行,得般若深悟的極少。「中品 般若」的「後分」,反應了般若法門大流行,般若成為當代佛法思潮的主流。正如禪宗在中國, 達摩時代,與馬祖、石頭時代的不同情況。四、「下品般若」是開示的,啟發的,誘導的,而「 中品般若」的「後分」,卻是敘述的,說明的。特別是,在般若自證的無戲論處、平等性中,一 切都不可施設;有情不可得,法也不可得。沒有業報,沒有道果,沒有迷悟,沒有垢淨,沒有修 證,沒有名相;佛與佛法也不可說。一切歸於法性平等,那為什麼要說法?為什麼有生死業報? 為什麼要發心,要度眾生,要成佛?在「後分」中,說到那堙A就疑問到那堙A解釋到那堙C一 [P680] 層層的問答,問題始終是一樣的。「後分」提出了二諦說(11),到處說:「以世諦故,非第一義」 ,二諦說是解開這一矛盾的方法。這一(世俗)名相虛妄分別,不能契入「正法」,而又非以名 相分別來開示不可的大矛盾,「下品般若」也略有答復,如說:「如是學者能成就薩婆若,所以 者何?一切法無生無成就故」。「菩薩如是學,亦不學薩婆若;如是學,亦名學薩婆若」(12)。「 下品般若」的矛盾論法,「中品般若」以「二諦」來作更明白的解釋;但二諦只是假設,二諦「 如」是沒有差別可得的(13)

  再說「前分」:「前分」共有六品。第六『舌相品』,是「中分」的序分。同一原本的「下 品般若」,沒有這一部分,所以是集成「中品般若」時,增入這一部分,表示「中分」與「前分 」間的不同。這樣,「前分」只有五品。第一『序品』,是全經的序分,也是「前分」的序分。 「前分」五品,可分為序起、正說、結讚──三分,內容如下:

圖片
      ┌ 放光現瑞,十方菩薩來集─────┐
序起─┤ 列舉菩薩法,勸學般若波羅蜜───┴ 『序品』第一
      └ 得諸天敬奉與護持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┐
      ┌ 行般若波羅蜜,超勝二乘────┬┴ 『奉缽品』第二
正說─┤ 習應般若波羅蜜,是空相應───┴─ 『習應品』第三
[P681]   

      └  般若相應菩薩,何處來生,往生何處─┐
結讚─┬─聽眾得益受記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┴ 『往生品』第四
      └─大眾稱歎般若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 『歎度品』第五

  「前分」,佛為舍利弗S/a^riputra說。經文的重點是:首先說:「菩薩摩訶薩,欲以一切 種智知一切法,當習行般若波羅蜜」(14)。一切種智是佛智,佛智要從菩薩修習廣大的功德中來, 而這都非學般若不可。般若能攝受廣大功德行,不只是「下品般若」那樣的攝導五度。這段經文 的末了,如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.二一九上)說:

   「欲以道慧具足道種慧,當習行般若波羅蜜;欲以道種慧具足一切智,……;欲以一切智 具足一切種智,……… 欲以一切種智斷煩惱習,當習行般若波羅蜜」!

  道慧與道種慧,是菩薩的智慧;一切智與(能斷煩惱習的)一切種智,是佛的智慧(15)。佛菩 薩的智慧,都從習行般若中來。聲聞辟支佛的智慧,比起菩薩的般若波羅蜜來,如螢火與日光一 樣,簡直是不成比例的(16)!般若波羅蜜,是「住空無相無作法,能過一切聲聞辟支佛地,住阿惟 越致地,淨於佛道」(17)。所以,般若相應是「習應七空」(18);「諸相應中,般若波羅蜜相應為最 第一。……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相應,所謂空無相無作」;「是空相應,名為第一相應」(19) ;「菩薩摩訶薩,於諸相應中為最第一相應,所謂空相應」(20)。菩薩行般若波羅蜜時,不見一切 [P682] ,不為一切,不念一切,而能生大慈大悲,不墮二乘地的,就是「空相應行」。般若波羅蜜與空 的一致性,「前分」明確的揭示出來。

  在『往生品』中,行般若波羅蜜相應的,舉他方、兜率天、人間──三處來,與「下品般若 」『相無相品』所說相合(21)。說到「與般若波羅蜜相應,從此間終,當生何處」時,廣說修菩薩 行人的不同行相,共四十四類。這不但是「下品般若」所未說,也是「中品般若」「後分」所沒 有的。這表示了當時佛教界所知道的菩薩,無論是事實的,論理的,傳說的,有那麼多的不同類 型。『序品』說到了華積世界,文殊Man~jus/ri^與善住意Susthitamati菩薩(22),當時大乘 經的數量,傳出的應該不少了!

  與「下品般若」相當的,是「中分」。有次第與內容的共同性,所以可互相比對,而了解「 中分」是怎樣的成為別本。「中分」的文字,比「下品般若」要多出三倍以上,到底增廣些什麼 ?

  一、內容的增廣:主要是『問乘品』(第十九)、『廣乘品』(第二十)、『發趣品』(第 二十一),占「中分」全部的百分之七。「下品般若」說到:「菩薩發大莊嚴,乘大乘故,是名 摩訶薩」。對於「大乘」,只說:「大乘者無有量,無分數故」。大乘是虛空一般的容受一切眾 生;沒有來處、去處、住處;三世平等(23) 。「中品般若」的「中分」,從大乘是菩薩行的見地, [P683] 列舉了大乘的內容:

   1.六波羅蜜•十八空•百八三昧 2.四念處•四正勤•四如意分•五根•五力•七覺分•八聖道分•(空無相無作)三三昧 •十一智•三(無漏)根•(有覺有觀等)三三昧•十念•四禪•四無量心•四無色定• 八背捨•九次第定 3.十力•四無所畏•四無閡智•十八不共法 4.四十二字門

  這四類中,1.是菩薩法。2.是共二乘法。菩薩是遍學一切的,所以三十七道品等,也是大乘 法的一分。不過每一法門,都說是「以不可得故」,表示為與般若不可得相應的行門。3.是佛的 功德。4.字門是陀羅尼。在「中品般若」(及「上品般若」)中,字門每每是列在最後的。字門 的自成一類,表示了字義本是世間學,被融攝而屬於大乘的。在初期大乘中,字門陀羅尼是比較 後起的。「中分」在說明了「何為大乘」以後,又說到「大乘發趣」,就是「從一地至一地」, 敘述了「十地」的行法。這是「中分」所增廣的部分,其他片段的增入,如「阿毘跋致相貌」、 「魔事」等,都有部分的增廣。

  二、解釋經義的增廣:「下品般若」的深義部分,是簡要深奧的。在「下品般若」的傳誦中 [P684] ,有解釋的必要,就有解釋的傳出。「中品般若」的集成者,以解釋為佛說、須菩提說而編集進 去。如『三假品』(第七),須菩提說:「世尊所說菩薩、菩薩字,何等法名菩薩?世尊!我等 不見是法名菩薩,云何教菩薩般若波羅蜜」(24)?在「下品般若」中,這是須菩提奉佛的慈命,以 反詰法,為菩薩說般若波羅蜜。所以接著說:「若菩薩聞作是說,不驚不怖不沒不退,如所說行 ,是名教菩薩般若波羅蜜」(25)。「中品般若」「中分」,也是佛命須菩提說般若,而對於須菩提 的反問說法,可能解說為向佛發問,於是佛說了一大段文字,也只是說明了菩薩、菩薩名的假名 施設,所以不得不見菩薩;不見一切法,所以能不驚不怖。我們如注意佛命須菩提說般若,那末 「中分」卻是佛為須菩提說般若,上下文不相應。所以,這不是從「中品」抄出「下品」,而是 將解釋部分,作為佛說而有所補充,文意也就多少變化。又如『十無品』第二十五,須菩提白佛 :菩薩三際不可得等,與「下品般若」的文義相同(次第小變化)(26)。但在「中分」中,舍利弗 依須菩提所說的,提出了十個問題,須菩提一一的給以解釋。這些都是將解釋集入而增廣的實例 。「下品般若」深義的解釋,在「中分」是到處可見的。

  三、法數的增多:「下品般若」是以五蘊為所觀境的。在行法中,以般若為主,略說到其他 五度。共世間行──四禪、四無量、四無色定、五神通;共二乘行──三十七道品、三三昧,都 已提到。果法中,聲聞的四向、四果,辟支佛,五(無漏)聚;佛的十力、四無所畏、十八不共 [P685] 法,也都說到了。但菩薩是遍學一切道──聲聞道、辟支佛道、佛道的,遍知一切法的。所以說 明行法,如『問乘品』、『廣乘品』,包含了二乘的共行。論所觀的境,包括了一切的人與法。 「法」是陰、處、界、緣起、諦等,二乘與菩薩行,佛的功德;「人」是凡夫、聲聞的四向、四 果、辟支佛、菩薩、佛的智證:這一切都是所應知的。這樣,「下品般若」的簡略,在「中品般 若」中,擴展為法數繁多,又一一的敘述而成為詳備。依「中品般若」來說,增列的法數,主要 是部派所傳的『阿含經』說。以薩婆多部Sarva^stiva^din為主的,北方的阿毘達磨論義,已 有部分的被採錄。如「前分」的勸學般若,說到「四緣」與「十一智」(27)。因緣說是佛法所共的 ,因緣的內容,或分為二十四緣,或分為十緣,或作四緣,各部派是不同的。「十一智」是:「 法智、比智、他心智、世智、苦智、集智、滅智、道智、盡智、無生智、如實智」。如實智是佛 的智慧;前十智是二乘的,為薩婆多部所立。又如「唐譯二分本」,說十六行相:「無常想、苦 想、無我想、空想,集想、因想、生想、緣想,滅想、靜想、妙想、離想,道想、如想、行想、 出想」(28)。又如以無記法為:「無記身業、口業、意業,無記四大,無記五陰、十二入、十八界 ,無記報,是名無記法」(29),也是阿毘達磨義。又如「一切法──善法、不善法,……共法、不 共法」的分別(30);「世間法施」與「出世法施」的分別(31);「名」與「相」內容的分別(32):都是阿 毘達磨式的。雖然是契經的體裁,阿毘達磨的分別抉擇,還沒有太多的引用,但經文的解說多了 [P686] ,答復疑問的多了,不免多少有了重論議、重說明的傾向。

  「中品般若」的三部分,是在「下品般若」的流行中,依「下品般若」而各為不同的開展, 終於形成了不同的三部分。後來,極可能是「中分」的傳誦者,綜合三部分,及常啼Sada^parudita 菩薩求法故事,而集成「中品般若」全部。三部分是各別成立的,成立也是多少有先 後的,這堨B約「空」義來說明。一般的說,「空」是般若法門中最重要的。其實,「原始般若 」並沒有說到「空」。「下品般若」的『釋提桓因品』(第二品,才說「以空法住般若波羅蜜 」(33)。『相無相品』(第十三品)、『大如品』(第十五品)說:「諸法以空(無相無作)為相 」;這才極力闡明「一切法空」,「有所說法,皆為空故」(34)。這是「下品般若」各譯本所共同 的,但還沒有將種種空組合起來。在「中品般若」──三部分的各別成立中,「前分」應該是先 成立的。「前分」到處說「空」,又綜合為「七空」,如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二 二二下──二二三上)說:

   「菩薩摩訶薩行般若波羅蜜,習應七空,所謂性空、自相空、諸法空、無所得空、無法空 、有法空、無法有法空,是名與般若波羅蜜相應」。

  「七空」,其他譯本沒有列舉名目,也許會有不同的解說,但組合種種「空」為一類──「 七空」,確是「中品般若」各譯本所一致的(35)。「光讚本」八•九──二卷,不斷的提到「七空 [P687] 」,並列舉「七空」的名目為:「內空、外空、(所)有空、無(所有)空、近空、遠空、真空 」(36)。「光讚本」所說的,雖與「大品本」不合,但也是「七空」的組合為一類。內容不明的「 七空」說,在當時是曾經相當流傳的。其次成立的是「後分」;「後分」各品中,處處說到種種 「空」,又綜合為「十四空」,如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0(大正八•三六七中)說:

   「菩薩住般若波羅蜜,內空、內空不可得,外空、外空不可得,內外空、內外空不可得, 空空、空空不可得,乃至一切法空、一切法空不可得:菩薩住是十四空中」(37)

  「中品般若」的異譯本,「放光本」、「唐譯三分本」、「唐譯二分本」,都一致的說到了 ,以「一切法空」為最後的「十四空」(38);「十四空」是「七空」的一倍。傳說彌勒Maitreya 所造的『辯中邊論』,先說以「一切法空」為末後的「十四空」,次說「無性空」、「無性自 性空」,共為「十六空」(39)。從「十四空」而增廣為「十六空」,「十六空」不正是「唐譯三分 本」所說的嗎?「十六空」出於「中分」的「大乘相」中(40),可說是「中分」所成立的。「中分 」的「十六空」,「唐譯二分本」增列為「十八空」(41)。「放光本」、「大品本」,也說「十八 空」(42);「光讚本」也是「十八空」說(43)。到了「上品般若」,更增廣為「二十空」了。「空」 的綜合增多,由「七空」而「十四空」、「十六空」、「十八空」、「二十空」,明顯的表示出 『般若經』成立的先後。以「中品般若」而論,「前分」為「七空」說,「後分」為「十四空」 [P688] 說,「中分」為「十六空」(後又增列為「十八空」)說。確定了「十六空」(或「十八空」) 說,於是集成「中品般若」時,綜合三部分及流通分中,到處都插入「十六空」(或「十八空」 )了。好在「中品」的各譯本,保存了「七空」、「十四空」的古說(在「上品般若」中,已被 改寫統一而不見了),使我們能清楚的看出,「中品般若」集成的過程。

  
註【82-001】「諸有所作,生便能知」,依各譯本,是惡魔而有所作(嬈亂)的:一開始就能知道,不受惑亂的意思
註【82-002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一(大正八•三七三上)。
註【82-003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一00(大正二五•七五四中──下)。
註【82-004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六(大正八•五六五中)。
註【82-005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七(大正八•五六八中)。
註【82-006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六(大正八•四一四中)。
註【82-007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二(大正八•三七七上)。
註【82-008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(大正八•五四二下)。
註【82-009】「唐譯初分本」、「唐譯三分本」,與「大品本」一致,般若是三根都可以趣入的。但「唐譯二分本」 ,「放光本」,局限為利根所入。 [P689]
註【82-010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六(大正八•四0九中)。
註【82-011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二(大正八•三七八下)。
註【82-012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五三八上──中)。
註【82-013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二(大正八•三七八下)。
註【82-014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二一八下)。
註【82-015】道慧、道種慧,一切智、一切種智,各譯本的出入很大。「放光本」但舉「菩薩慧」與「薩云若」(大 正八•二下);「光讚本」舉「道慧」,「欲曉了慧具足充備諸通慧」,「了一切得近蠲除塵勞」(大正 八•一四九中)。雖古譯本不完全相合,但「菩薩」「道慧」在前,卻是一致的。這與「後分」的「三智 」──一切智、道種智、一切種智的次第不同。「唐譯三分本」、列舉一切智智;一切智、道種智、一 切相智、一切有情心行相智。「唐譯初分本」、「二分本」,更加一切相微智。唐譯本顯然與古本不合。
註【82-016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二二一下──二二二中)。
註【82-017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二二二中)。
註【82-018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二二二下)。
註【82-019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二二四下)。
註【82-020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二二五上)。 [P690]
註【82-021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(大正八•二二五上──中)。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五(大正八•五六0上)
註【82-022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二一八下)。
註【82-023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五三九上)。
註【82-024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(大正八•二三0下)。
註【82-025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五三七中)。
註【82-026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七(大正八•二六七上──中)。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五三九中)。
註【82-027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二一九下、二一九上)。
註【82-028】『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』(二分)卷四六五(大正七•三五二上)。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二(大正八• 三八三上)。
註【82-029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四(大正八•二四二下)。
註【82-030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四(大正八•二四二下 ──二四三中)。
註【82-031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四(大正八•三九四中──三九六中)。
註【82-032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二四(大正八•三九八中──下)。
註【82-033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五四0中)。 [P691]
註【82-034】『小品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六(大正八•五六二中)。
註【82-035】『放光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五下)。『光讚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一五三中)。『大般 若波羅蜜多經』(二分)卷四0三(大正七•一三下)。『大般若波羅蜜經』(三分)卷四八0(大正 七•四三五中)。 
註【82-036】『光讚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八(大正八•一九九中、二0三上)。又卷九(大正八•二0四下)。
註【82-037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說到「十四空」的,還有卷二二(大正八•三八七中);卷一二(大正八•三0七下) ;卷二五(大正八•四0三下、四0五中)。前二則與『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』相同。
註【82-038】『放光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五(大正八•一0八中)。『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』(二分)卷四五九(大正七• 三二0中)。『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』(三分)卷五二三(大正七•六八二中)
註【82-039】『辯中邊論』卷上(大正三一•四六六上──中)。『中邊分別論』卷上(大正三一•四五二下──四五三上
註【82-040】『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』(三分)卷四八八(大正七•四八0中)。
註【82-041】『大般若波羅蜜多經』(二分)卷四0三(大正七•一三上)又卷四一三(大正七•七三上──下)。
註【82-042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二二二中)。又卷五(大正八•二五0中)。『放光般若波羅蜜經』 卷三(大正八•一九上)。又卷四(大正八•二三中)。
註【82-043】『光讚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一(大正八•一五四下)。又卷六(大正八•一八九中── 一九0上)。 [P692]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