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第十章 阿毘達磨論的新猷

第一節 總說

  『大毘婆沙論』的編集,是說一切有部,阿毘達磨論系的大成。依有為法的一定規律,既發 生而成長,自然要演變而或者衰落。從『大毘婆沙論』集成,到『俱舍論』的造作,就是從演變 到衰落階段。當然,在說一切有系中,全體佛教的開展中,還是有新的發展,新的綜合與更高的 完成。說一切有部,本有論師,經師又成為譬喻師,專於修持的瑜伽師。到『大毘婆沙論』集成 ,論師系可說完成了。所以,『大毘婆沙論』以後,論師的趨勢,是採擇論義的精要部分,而為 嚴密的組織。譬喻師與瑜伽師,從說一切有部中,逐漸發展到超越說一切有的新立場。如世親 Vasubandhu的『阿毘達磨俱舍論』,也就是面對這一局勢,同情阿毘達磨者的無邊業績,而 又不能不重新論究,使阿毘達磨論,獲得新的內容,適應時代而有新的進展。然而,阿毘達磨論 ,再也不能局限於『發智』、『大毘婆沙』的舊型了! [P470]

  『大毘婆沙論』的偉大成就,不免帶來了困擾。一方面,法相的錯綜繁廣,不容易修學。古 代的阿毘達磨,「性相以求」,「不重次第」。即使如『舍利弗阿毘曇論』,全論有組織的意義 ,而各品的前後次第,每品的文段內容,仍不外是法義的堆集。特別是『發智論』的八蘊、四十 四納息,盡是局部的,片段的,「纂集種種不相似義,分別解釋」。甚至有的以為:「阿毘達磨 ,以廣論道,抉擇諸法真實性相;此既繁雜,不應於中求其次第」(1)。這種阿毘達磨傳統,沒有 次第,缺乏完整的統貫的敘述,再加以廣引各家,層層破立,如『大毘婆沙論』,不免陷佛法於 繁瑣支離。理解已萬分困難,學者更難依之而起修了。如『訶黎跋摩傳序』(大正五五•七八下)說 :

  「今之所稟(『大阿毘曇』),唯見浮繁妨情,支離害志,紛紜名相,竟無妙異」。

  這種批評,未必就是事實。但對修學者的繁難,不能說不是事實,也許因此而促成反毘婆沙 師者的興起。另一方面,由於迦溼彌羅Kas/mi^ra系的評破諸家,以自系的論定為正義。被 毘婆沙師評破的說一切有部論師,說一切有部的持經譬喻師,以及上座別系分別論師,怎麼能同 意呢?毘婆沙師的專斷,引起了嚴重的影響。在阿毘達磨論師中,西方、外國諸師,採取了新的 對策。對於錯綜繁廣的法相,擇取精要而加以組織,便於修學;對於評家及異義,也還保有自由 研考,自由取捨的立場。這就是從『阿毘曇心論』、『心論』的解釋;『阿毘達磨雜心論』;『 [P471] 阿毘達磨俱舍論』的一系列論書。『俱舍論』在組織上,偈頌上,繼承『雜阿毘曇心論』,更遠 承『阿毘曇心論』。這早經前賢指出(2),不需重說的了。

  這埵鹿野[研究的,是法勝Dharmas/res!t!hin所作的『阿毘曇心論』,到底造於『大毘婆 沙論』以前,還是以後呢?木村泰賢氏的『阿毘達磨之研究』,舉例來說明,『阿毘曇心論』為 『大毘婆沙論』的綱要書。至於『心論』所說的:「若生諸煩惱,是聖說有漏」,不及『大毘婆 沙論』的嚴密,但不能以此少少的相違,就推論為作於『大毘婆沙論』以前(3)。近見『有部阿毘 達磨論書的發達』,引道梴『毘婆沙序』,而贊同山田龍城『大乘佛教成立論序說』的論斷:『 阿毘曇心論』,為『大毘婆沙論』以前的著作(4)。對於這一問題,應從兩點去研究。

  『阿毘曇心論』說:「若生諸煩惱,是聖說有漏」;『雜阿毘曇心論』,改為『若增諸煩惱 』。這只能說:對於「有漏」的定義,『阿毘曇心論』,不及『雜阿毘曇心論』的嚴密,卻不能 說與『大毘婆沙論』相違。關於「有漏」的定義,『大毘婆沙論』卷七六(大正二七•三九二中──下 )這樣說: 1.若法能長養諸有。 2.若法能令諸有相續。 3.若法是趣苦集行。 [P472] 4.若法是有身見事苦集諦攝。 5.若法能令諸漏增長。 6.從漏生相,能生漏相。 7.若離此事,諸漏不有。 8.若去是漏生長依處。

  後三義,『論』作世友Vasumitra說,大德Bhadanta說,妙音Ghos!a說 (涼譯都作婆須密──世友說)。『大毘婆沙論』的有漏定義,與「若生諸煩惱」,並無顯著的 矛盾;這正是世友、妙音的論義呢?至於『大毘婆沙論』卷二二(大正二七•一一0中)所說:

   「由二事故,名有隨眠心。一、由隨眠於此心有隨增性;二、由隨眠於此心有同伴性」。

  這堛滿u隨增性」,並非有漏的定義。「隨增」是隨眠的定義之一(5)。心與隨眠相應而起時 ,隨眠不但為心的同伴,而又與心「互相隨順而增長」。這是解說「有隨眠心」,正是為了對破 心相有雜染,而心性清淨的異說。所以,這不是「增諸煩惱」,反而是煩惱使心增長其雜染。『 大毘婆沙論』說隨眠有二義:一、相應隨眠,二、所緣隨眠。相應隨眠是隨增性,所緣隨眠是隨 縛性(6)。這是『大毘婆沙論』的本義,怎麼可說與『阿毘曇心論』所說相違呢?

  另一問題,是道梴的『毘婆沙(論)序』。如『毘婆沙論』論前『序』(大正二八•一上──中) [P473] 說:

   (上述『毘婆沙論』的傳譯)「梴以微緣,豫參聽末。欣遇之誠,竊不自默。粗列時事, 始貽來哲」。 「如來滅後,法勝比丘造阿毘曇心四卷。大迦旃延子造阿毘曇,有八犍度,凡四十四品, 後五百應真,造毘婆沙,重釋八犍度」。

  或者根據序文,以為『阿毘曇心論』,造於『大毘婆沙論』以前。其實,懂得中國文學的, 都會知道:「粗列時事,以貽來哲」,道梴的序文,已經完了。另起「如來滅後」,顯然是後人 附加的。據大正藏的校對,知道日本宮內省所藏的宋藏本,沒有『如來滅後』一段。又梁僧祐『 出三藏記集』卷一0,所收道梴的「毘婆沙(經)序」(7),也沒有這一段。可見這不是道梴『序 』原文,不足為證。又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一0「毘婆沙(經)序」(大正五五•七四上)說:

   「雖法勝迦旃延,撰阿毘曇以拯頹運,而後進之賢,尋其宗致,儒墨競搆,是非紛然。故 (五百應真)乃澄神玄觀,搜簡法相,造毘婆沙,抑正眾說」。

  據此,法勝造『阿毘曇心論』,是在『毘婆沙論』以前了。然依大正藏校勘:元藏及明藏本 ,「法勝」作「前勝」。再檢『毘婆沙論』的論前道梴序,一切經本,都作「前勝迦旃延」。這 又不足為法勝造論在前的證據了。「前勝」是什麼意義呢?就是「先賢」、「前賢」的意思。勝 [P474] 是勝者,古人都用來讚美名德沙門;最勝,就是佛陀。如『雜阿毘曇心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八七0 下)說:

   「哀愍外道邪論諸師,遠慕前勝正論法主,及諸聖眾,普於是中生大敬信」。

  文中「前勝」二字,也是從前聖者的意思。『長阿含經序』說:「名勝沙門」(8)。『修行地 不淨觀經序』說:「諮得高勝,宣行法本」(9)。前勝,名勝,高勝──勝都指名德沙門說的。

  從『阿毘曇心論』,『阿毘曇雜心論』,到『阿毘達磨俱舍論』,是『大毘婆沙論』集成後 ,邁向組織化的一系列論書。『俱舍論』當另章研究外,其餘的論書與論師,分別論述如下。

  
註【85-001】『大毘婆沙論』卷二(大正二七•五下)。
註【85-002】木村泰賢『阿毘達磨論之研究』(二五九──三二四)。
註【85-003】木村泰賢『阿毘達磨論之研究』(二七五──二七九)。
註【85-004】福原亮嚴『有部阿毘達磨論書之發達』(三九四)。
註【85-005】『大毘婆沙論』卷五0(大正二七•二五七上)。
註【85-006】『大毘婆沙論』卷二二(大正二七•一一一下)。
註【85-007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一0(大正五五•七四中)。
註【85-008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九(大正五五•六三下)。
註【85-009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九(大正五五•六六下)。 [P475]

  

第二節 阿毘曇甘露味論

 第一項 全論的組織內容

  『阿毘曇心論』,一般以為是這一系列論書的開始。我在『印度之佛教』,早就指出:『阿 毘曇甘露味論』,實為『阿毘曇心論』的藍本(1)。現在這先從『甘露味論』說起。

  『甘露味論』(或沒有論字,或稱為經),二卷,十六品,末署:「得道聖人瞿沙造」。譯 文簡潔明白,為舊譯中難得的譯品。僧祐的『出三藏記集』,知道這部論的名字,卻沒有見到論 本(2)。『歷代三寶紀』,姑且附於「魏吳錄」(3)。所以現本題「曹魏代失譯人名」,其實是沒有 文記可證明的。如從使用的譯語來說,可能為苻秦時代的譯品。

  『發智』與『大毘婆沙論』的精思密察,使說一切有部的阿毘達磨,成為說一切有部的正宗 ;在部派的論義中,放射了萬丈光芒!可是,也就為說一切有部,帶來了困擾。過分繁瑣而不易 把握精要;過分雜亂而沒有統貫與次第;偏於分別,失去了佛法的引導實踐精神。所以,精嚴的 論義,雖然造成了少數大論師的崇高威望,而對一般初學者來說,真是可望而不可及,實在難學 [P476] !『甘露味論』的撰述,可說就是從精要、組織、實踐的方針,而予以補救,成為阿毘達磨的入 門書。

  『甘露味論』十六品,品名與次第,雖還有不少可商榷的,還不能完全彌補阿毘達磨的缺點 ,但大體來說,極為成功,不但開展了組織的,精要的新趨向,而且出發於實踐的立場,為一說 理與勸行的綜合作品。可惜後來者,不能繼承這一精神,使他得到更高的發展。全論的組織次第 ,應這樣去理解。

  如來說法,總是先說『端正法』──布施持戒離欲生天法,這是修學佛法,而共一般的基本 善行。「得財富,得生天,得解脫」(4),為學佛的目標。因此,首立「布施持戒品」。離惡趣而 生人天,離三界而得解脫;三界眾生的情況是怎麼的?三界有五趣的分布;五趣有壽命的延促: 立「界道品」。眾生的樂著生死而不離(四識住),延續而得住(四食),生育情形(四生), 死生過程(四有):立「住食生(有)品」。這兩品,是對於眾生世間的說明,認識自己現在所 處的地位。在『俱舍論』中,這就是「世間品」的內容。這樣的眾生世間,由何而來?「雜心中 ,緣雜垢,起雜行,雜行中受雜報」(5)。雜報的世間,由於眾生的行業,立「業品」。上來為世 間業果的分別,富有道德的,宗教的意味。進一步,從眾生世間而深入到五陰(法)世間,從假 名的世間業果,探求到實相的諸法體用。先從雜染的有漏法,說到一切法的自相共相,立「陰持 [P477] 入品」。次說一切法的力用:1.有為的依待用,如四相相為,二行(相應行、不相應行)俱起, 因緣相生。2.心法的相應用。與上總立「行品」。3.眾生的緣起用:有支的相續緣,六種的和合 緣,立「因緣種品」。4.染淨的增上用:略說為三毒與三淨,廣說就是二十二根,立「淨根品」 。這四類,都在說明諸法相關的力用。依上說,生死所由的雜染根本,是結使,立「結使禪智品 」。品名不大恰當。這一品的內容是:一、明結使,二、明結使應斷。應斷中,明二道斷結,九 種斷智,二事斷結,三時善修。這是扼要的說明結使的應斷,與如何修行,為引起下文張本。從 「界道品」到此,說明了佛法中應知應斷的內容。這應該從事修行斷惑的實踐了。一、所經歷的 位次,從凡入聖而到無學的進修歷程,立「三十七無漏人品」。二、所修的道:1.智,立「智品 」。2.定,先明泛通一般的修定次第,次說專屬佛法的趣道斷結。大概的說,這就是「定品」與 「雜定品」。但「定品」的末了,修三觀(不淨、數息、種),依九地,念十想,已是趣道斷結 的引論了。3.覺支,總論戒定慧的修道項目,立「三十七品」。從「三十七無漏人品」到此,是 佛法所應修證的。綜合前文,表示了阿毘達磨的完整體系。下面,還有「四諦品」與「雜品」。 「四諦品」已非常雜碎,但可以說:在「雜攝餘義」以前,有總攝佛法的四諦法門。所以,觀四 諦,得四信,修四事,依四行,可作為阿毘達磨的結論。四通行以下,可歸入散攝論義的雜品。 本論的組織內容,大科如下: [P478]

圖片
      略示道基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布 施 持 戒 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┌─世  間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界道品住食生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┌─業  果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└─行  業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業          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┌─自  性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陰  持  入  品
              ┌─應知應斷┤  體  用┤        ┌─有為依待┐
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│        │        │          ├………行          品
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│        │        │  心法相應┘
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│        └─作  用┤
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    │  眾生緣起…………因  緣  種  品
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    └─淨上增染…………淨    根    品
      分別法義┤          └─縛  解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結 使 禪 智 品
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┌─行  位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三十七無漏人品
              └─應修應證┤        ┌─智  慧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智          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│        ┌─修定次第…………定          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─行  法┤  禪  定┤          ┌……┘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│        └─趣道斷結…………雜    定    品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─覺  支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三  十  七  品
[P479]   

      結示宗要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四    諦    品
      散攝餘義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雜          品


註【86-001】拙作『印度之佛教』(一00)。
註【86-002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四(大正五五•三二中)。
註【86-003】『歷代三寶紀』卷五(大正四九•六0中)。
註【86-004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六六中)。
註【86-005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六七下)。

  

 第二項 西方系的阿毘達磨概論

  『發智論』是說一切有部的本論,受到論師們的崇敬。此外,要算西方大師世友Vasumitra 的『品類論』。世友本為『發智論』系的名學者,但他多少重視阿毘達磨古典。所以在方 法上,不受『發智論』的拘束,而著重定義與教義的組織。如『品類論』的「辯五事品」,就是典 型的傑作。在義理上,也不重視成就不成就論門。經世友等多數論師的論究,迦溼彌羅Kas/mi^ra 論師,出來集成了『發智論』的釋論──『大毘婆沙論』,『大毘婆沙論』為阿毘達磨論師 的共同業績。然由於迦溼彌羅論師的過分推重『發智論』,以『發智論』及迦溼彌羅論師的見解 [P480] 為定量,以阿毘達磨的正統自居,這才對繼承品類論的學者,如立義與毘婆沙師不合,就被稱為 西方師、外國師,而自然的分化為兩大系。這些,已如本書第七章第一節所說。從這一觀點來研 究,就清楚地看出:作為『發智』與『大毘婆沙論』入門書的『甘露味論』,是屬於西方系的。

  一、『發智論』,當然是本論依據的主要內容。如『發智論』的「六因」說,「九十八隨眠 」說,都為本論所採用。也有直引『發智論』文的,如說:

   「一心時心心數法,是謂世間第一善根。有言:信等五根是世間第一法。如實義,一心時 心心數法,是世間第一善根」(1)。 「緣諸法中結使應離,是為斷。有斷未離。云何斷未離?得苦智未得習智,習諦所斷,苦 諦所斷」(2)

  本論採集『發智論』義,次第也有一致的。如先說「羅漢後心」,次說「四有」,就是『發 智論』「見蘊」「念住納息」的次第。

  二、『大毘婆沙論』,是編纂集成的。所以本論與『大毘婆沙論』引文的一致,不能成為參 考『大毘婆沙論』的證明,因為可能參考各家的論書,與『大毘婆沙論』一樣。然細加研究,覺 得本論是參考了『大毘婆沙論』的。如1.『發智論說』「頂」善根,依『波羅延拏頌』:「於佛法 僧生小量信」。而佛為阿難A^nanda說的:「於五取蘊起作有為緣生法中,思量觀察,此是 [P481] 無常苦空無我………是名為頂」。『大毘婆沙論』曾加以會通(3);『甘露味論』就進一步的綜合 起來,如『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七三上)說:

   「信三寶;若信五受陰無常,若苦空非我。如是緣四諦十六行,勝煖法故說頂」。

  2.『發智論』僅說世第一法、頂與暖。妙音Ghos!a『生智論』等,說四善根。『大毘 婆沙論』在「世第一納息」的廣說中,參差的說到了四善根,並引西方尊者的十七門分別。本論 簡明而順序的,敘說四善根,完全合於毘婆沙師的正義。這顯然是綜理『大毘婆沙論』二至六卷 ,而擷取他的精要。3.如「三十七無漏人品」,所說的隨信行到俱解脫一段,勘對『大毘婆沙論 』,不能不認為這是擷取了『大毘婆沙論』卷五三、五四的內容。4.關於心所法,本論列述十大 地法,十大煩惱地法,十小煩惱地法,十善大地法。這一心數法的組成與次第,出於『大毘婆沙 論』四十二卷;『品類論』的「七事品」,原本還沒有十善大地法。本論曾參考『大毘婆沙論』 ,是無可懷疑的。

  三、『甘露味論』與『品類論』,關係非常密切,如「行品」的相應行與不相應行;四無記 根,出於『品類論』的「辯五事品」。「智品」的十智,出於『品類論』的「辯五事品」,「辯 諸智品」。「業品」的身口意三行,善不善無記三行,見思不斷三行,現生後報三行,樂苦不樂 苦報三行,次第與文句,都與『品類論』的「辯攝等品」相合。 [P482]

  四、『甘露味論』引用『發智論』、『品類論』、『大毘婆沙論』時,應重視本論的綜合性 與發展性。如:1.不相應行,『品類論』雖概括的說:「復有所餘如是類法,與心不相應」(4); 但沒有說異生性。「辯攝等品」有異生法,意義也不同。對於這,本論不取異生法,卻綜合了『 品類論』的不相應行,及『大毘婆沙論』所說的異生性。2.『發智論』成立的九十八隨眠,本於 經說的七隨眠。『品類論』「辯隨眠品」,明九十八隨眠,又立十二隨眠。本論以為:如不分界 與部,隨眠應只有十種,所以說:「實十使」(5)。這是約隨眠自性,開見隨眠為五見,合欲貪及 有貪隨眠為一。這一隨眠自性的分別,成為後來阿毘達磨論師的正義。

圖片
      ┌─────┐            ┌────┐              ┌─────┐
      │七  隨  眠│            │十二隨眠│              │十  隨  眠│
      └─────┘            └────┘              └─────┘
      欲  貪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欲  貪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┌色  貪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貪
      有  貪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┤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無色貪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┘
      瞋  恚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瞋  恚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瞋  恚
      慢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慢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慢
      無  明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無  明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無  明
[P483]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┌身  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身  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│邊  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邊  見
      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┤邪  見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邪  見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│見  取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見  取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戒禁取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戒禁取
      疑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疑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疑

  3.『甘露味論』所舉的心所法,也是綜合『品類論』,『大毘婆沙論』,而加以精練的。如 :

圖片
      ┌───┐            ┌─────┐                ┌────┐
      │品類論│(七事品)  │大毘婆沙論│(卷四二)      │甘露味論│(行品)
      └───┘            └─────┘                └────┘
      十大地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十大地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十大地
      十大煩惱地──────十大煩惱地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十大煩惱地
      十小煩惱地──────十小煩惱地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十小煩惱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十善大地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十善大地
      五煩惱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三    毒
      五  觸                五大不善地
[P484]   

      五  見                五大有覆無記地
      五  根

  『品類論』的五煩惱,是欲貪、色貪、無色貪、瞋恚、癡,本論總攝為三毒。此外的五觸、 五見、五根,不過是觸、見、受心所的分別而已。至於『大毘婆沙論』的五大不善地,三大有覆 無記地,十無覆無記大地,除了無慚與無愧,其他都是重出的。以後的阿毘達磨論師,都沒有重 視這三種分類。本論綜合了『大毘婆沙論』與『品類論』,刪略了那些重出的法數,而得到這樣 的結論。如再將「實十使」加上(除去三毒),那末心所法的分類表,在阿毘達磨論的發展中, 可說快到達完成的階段了。

  五、『甘露味論』博採『發智論』、『大毘婆沙論』、『品類論』,及各家的論義,但是重 視『品類論』的,傾向於健馱羅Gandha^ra西方系的。如「智品」以『品類論』的十智為章 ,在論門分別中,攝取了『發智論』「智蘊」「修智納息」等論義。如「業品」,先明『品類論 』的三業、四業,然後以身口意──三業,廣論表無表業,就是『發智論』「業蘊」的「害生納 息」、「表無表納息」的要義。隨順『品類論』說為章,可見本論的立場所在了。

  在本論中,每引用不合毘婆沙師正義的論義,如: 1.四無記根(6) [P485] 2.六種修(7) 3.色界十七天(8) 4.無礙道斷結、解脫道作證(9) 5.犯戒捨戒律儀(10) 6.憂通三性(11) 7.願智七智攝(12) 8.不更作及一心息求、即捨不律儀(13) 9.願智第四禪復欲界(14) 10.得唯有漏唯三界繫(15) 11.初二解脫、前四除入、喜無量、初二禪攝(16)

  上列的十一則,都是違反毘婆沙師正義的。據『大毘婆沙論』,一到四,是西方師說(一與 四,都見於『品類論』)。五與六,是外國師說。七,依『鞞婆沙論』,是妙音說。八以下,是 不知名的「有說」。這可見本論實為西方──外國師的造作;以『品類論』為主,採取『發智』 與『大毘婆沙論』的成就,精要簡練,建樹起阿毘達磨的新風格!

  六、『甘露味論』的作者,當然是阿毘達磨西方系的大論師了。論末(大正二八•九八0中)說: [P486] 「得道聖人名瞿沙造」。

  瞿沙Ghos!a,是妙音的梵語。『大毘婆沙論』所稱引的妙音,為四大論師之一。從思 想來說,與本論並不一致。從時代來說,妙音生於『大毘婆沙論』以前。所以造作『甘露味論』 的瞿沙,與『大毘婆沙論』的妙音,決非同一人。『薩婆多部記』所列(17),舊記:瞿沙菩薩第十 四,富樓那羅漢第十五,瞿沙羅漢第二十。齊公寺所傳:瞿沙菩薩第十,富樓那羅漢第十一,巨 沙第十五。可見富樓那以前,有瞿沙菩薩,而其後又有瞿沙或巨沙羅漢。本論為瞿沙所造,那必 是瞿沙(或作巨沙)羅漢無疑了。造論的時代,離『大毘婆沙論』的編集完成,應距離不遠。

  
註【87-001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七三上);引『發智論』卷一(大正二六•九一八上)。
註【87-002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下(大正二八•九八0上);引『發智論』卷一(大正二六•九二一中)。
註【87-003】『大毘婆沙論』卷六(大正二七•二六中──下)。
註【87-004】『品類論』卷一(大正二六•六九二下)。
註【87-005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七二上)。
註【87-006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六八下)。
註【87-007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下(大正二八•九七九上)。
註【87-008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六六下)。
註【87-009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七三中)。 [P487]
註【87-010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六八中)。
註【87-011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七一下)。
註【87-012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下(大正二八•九七四下)。
註【87-013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上(大正二八•九六八中)。
註【87-014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下(大正二八•九七七上)。
註【87-015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下(大正二八•九七九下)。
註【87-016】『甘露味論』卷下(大正二八•九七六中)。
註【87-017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一二(大正五五•八九上──下)。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