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空之探究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三 空與心解脫

  在定慧的修習中,所有的方便不一,隨觀想的不同,修習成就,成為種種的定法;這不是偏 於定,而是從定得名。在佛教界類集、分別的學風(本於佛說,經弟子們的發展,成為阿毘達磨 )中,多方面傳出定法,或經過論辯,然後成為定論。修證者所傳的內容,不但名稱不一,即使 名稱相同的,含義也有淺有深。因為這些名稱,絕大多數是世俗固有的名詞,「空」也不例外; 隨俗立名,加上宏傳者的程度參差,意義也就難以一致了。這是理解種種定法所必要注意的。

  與空有密切關係的定法,主要是四種心三昧citta-sama^dhi,『相應部』作心解脫 ceto-vimutti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一(大正二•一四九下)說:

   「質多羅長者問尊者那伽達多:此諸三昧,為世尊所說?為尊者自意說耶?尊者那伽達多 答言:此世尊所說」。

  從那迦達多Na^gadatta與質多羅Citra的問答,可見當時所傳的定法,有些是佛說的 ,有些是弟子們傳授時自立名目的。這四種心三昧(或心解脫),那時也還沒有達到眾所周知的 程度,所以有此問答。與此相當的『相應部』經,問答者是牛達多Godatta與質多Citta 長者(1)。又編入『中部』(四三)『有明大經』。是舍利弗S/a^riputra為大拘絺羅Maha^kot!t!hita [P21] 說的(2)。依『相應部』,四種心解脫是:無量心解脫appama^n!a-cetovimutti,無所有 心解脫a^kin~can~n~a^-cetovimutti,空心解脫sun~n~ata^-cetovimutti,無相心解脫animitta-cetosama^dhi。問題是。這 四種心解脫,到底是文異義異,還是文異義同呢?依質多長者的見解,可從兩方面說。一、名稱 不同,意義也就不同。不同的是:無量心解脫,是慈、悲、喜、捨──四無量catasso-appama-n~n~a^ya 定;無所有心解脫,是四無色中的無所有處a^kin~can~n~a^yatana定;空心解脫,是思 惟我我所空;無相心解脫,是一切相不作意,得無相心三昧animitta-cetosama^dhi。二、名稱 雖然不同,而意義可說是一致的。這是說:貪、瞋、癡(代表了一切煩惱)是量的因pama^n!a-karan!a ,漏盡比丘所得無量心解脫中,不動心解脫akuppa^^-cetosama^dhi最為第一;不動心解脫是貪 空、瞋空、癡空,貪、瞋、癡空即超越於限量,是漏盡比丘的究竟解脫(不動阿羅漢)。同樣的 意義,貪、瞋、癡是障礙papan~ca,貪、瞋、癡空即超越於所有(3),不動心解脫是無所有心解 脫中最上的。貪、瞋、癡是相的因nimittakaran!a,貪、瞋、癡空即超越於相,不動心解脫是 無相心解脫中最上的。經中說無量、無所有、無相,卻沒有說到空心解脫,這因為空於貪、瞋、 癡的不動心解脫,就是空心解脫的別名。從文異而義同來說,無量心解脫,無所有心解脫,無相 心解脫,達到究竟處,與空心解脫──不動心解脫,平等平等。依觀想的方便不同,有四種心解 脫的名目,而從空一切煩惱來說,這是一致的目標,如萬流入海,都是鹹味那樣。 [P22]

  『雜阿含經』的四種心三昧,從名稱不同而意義也不同來說,與『相應部』所說是一致的。 但從名稱不同而意義相同來說,『雜阿含經』的文句,與『相應部』有些出入。如『經』卷二一 (大正二•一五0上)說:

   「云何法一義種種味(味是「名」的舊譯)?答言:尊者!謂貪有量,(恚、癡是有量) ,若無諍者第一無量。謂貪者是有相,恚、癡者是有相,無諍者是(第一)無相。貪者是 所有,恚、癡者是所有,無諍者是(第一)無所有。復次,無諍者,空於貪,空於恚、癡 ,空常住不變易,空非我非我所。是名法一義種種味」。

  『相應部』的不動心解脫,『雜阿含經』作無諍aran!a應該是無諍住或無諍三昧的簡稱 (4)。諍有三類,煩惱也名為諍──煩惱諍,所以無諍是沒有一切煩惱,與空一切煩惱的不動心解 脫相當。『相應部』說了無量等三種心解脫中最第一的,是貪空、瞋空、癡空,不再說空心解脫 ,那是以不動心解脫為空心解脫了。『雜阿含經』說明無量等三種中,無諍最為第一,然後又解 說無諍是:「空於貪,空於恚、癡;空常住不變易,空非我非我所」。解說無諍,也就是解說空 心三昧。無諍與空,是有關係的,如『中阿含經』『拘樓瘦無諍經』末了說:「須菩提族姓子, 以無諍道,於後知法如法。知法如真實,須菩提說偈,此行真實空,捨此住止息」(5)。總之,四 種心解脫中最上的;是空於貪、恚、癡的不動心解脫,或無諍住,也就是心解脫(或心三昧)而 [P23] 達究竟,不外乎空的究竟完成。無量,無所有,無相,無諍,不動,從煩惱空而清淨來說,都可 以看作空的異名。

  無諍──阿練若,本是修行者的住處。由於住處寧靜,沒有煩累,象徵禪慧的境地,而名為 無諍住、無諍三昧的。這與「空」,本用來形容住處的空曠,沒有人物的煩累,也就用來象徵禪 慧,而有空住、空三昧等名目,情境是完全一樣的。

  
註【3-001】『相應部』(四一)「質多相應」(南傳一五•四五0──四五二)。參閱注(4)
註【3-002】『中部』(四三)『有明大經』,與『中阿含經』(二一一)『大拘絺羅經』相當,但『中含』沒有這 部分問答。
註【3-003】『瑜伽師地論』卷八七說:「當知此中極鄙穢義,是所有義」(大正三0•七九二上)。
註【3-004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一0五說:「大德瞿達多!當知貪欲、瞋恚、愚癡是相,有不動心解脫, 是最勝無相」(大正二七•五四二上)。『論』說的瞿達多,即牛達多,與『相應部」相同,反而與『 雜阿含經』不合。
註【3-005】『中阿含經』(一六九)『拘樓瘦無諍經』(大正一•七0三下)。『中部』(一三九)『無諍分別經』 ,但說:「善男子須菩提行無諍道」(南傳一一下•三三二)。 [P24]

  

四 無量

  無量,無所有,無相,空──四名的內容,以下分別的加以探究。

  慈metta^,悲karun!a^,喜mudita^,捨upekkha^──四無量 catasso-appama-n~n~a^yo定,也名無量心解脫appama^n!a-cetovimutti,無量心三昧 appama^na cetosama^dhi,或名四梵住brahmaviha^ra。四無量遍緣無量有情,所以是「勝解作意俱生假想起故」(1) 。或依定而起慈等觀想,或依慈等觀想而成定。在定法中,這是重要的一組。其中,「慈為一切 功德之母」,慈心是印度文化中最重視的;佛經中可以充分證明這一意義的,如『雜阿含經』卷 一0(大正二•六七下)說:

   「我自憶宿命……曾於七年中修習慈心,經七劫成壞,不還此世(欲界)。七劫壞時, 生光音天。七劫成時,還生梵世空宮殿中,作大梵王,無勝無上,領千世界」。

  這一則佛的本生傳說,『中阿含經』,『增支部』,『增壹阿含經』,都同樣的說到(2)。還 有,佛本生善眼Sunetra大師,教弟子們修習慈心,生於梵世界。善眼更修增上慈,所以命 終以後,生在晃昱天(即光音天)。劫成時,生梵世作大梵王Maha^brahman,這是『中阿含經 』與『增支部』所一再說到的(3)。梵天中的大梵天王,是千世界的統攝者,也就是婆羅門教的最 [P25] 高神、創造神──梵。世俗所仰信的創造神,依佛說,是修慈心定的果報。修慈心能生於梵天, 功德很大,勝過了布施與持戒的功德,如『中阿含經』(一五五)『須達多經』(大正一•六七七下) 說:

   「梵志隨藍行如是大施;……歸命三尊──佛,法,比丘眾,及受戒。若有為彼一切眾生 行於慈心,乃至牛(乳)頃者,此於彼施(戒)為最勝也」。

  隨藍Vaila^ma,Vela^ma婆羅門本生,也見於『增支部』(4)。關於慈心的殊勝功德,除勝 於布施、持戒外,還有不為諸惡鬼神所欺害的功德,如『雜阿含經』與『相應部』說(5)。『增支 部』說到慈心的八功德(6);十一功德(7)。『智度論』說:「慈以樂與眾生故,增壹阿含中說有五 功德」(8),與『大毘婆沙論』所說相近(9),應該是說一切有部Sarva^stiva^din所誦的。慈心的 定義,是「與眾生樂」,與儒家的「仁」,耶教的「愛」相近。在人類的德性中,這確是最高的 。如能「仁心普洽」,「民胞物與」,「浩然之氣充塞於天地之間」,那與慈無量心更類似了。

  慈是與樂,觀想眾生得到安樂;悲是拔苦,想眾生遠離苦惱;喜是想眾生離苦得樂而心生喜 悅;捨是冤親平等,「一視同仁」。分別的說,這四心的觀行是各不相同的;如綜合起來說,這 才是慈心的全貌。本來只是慈心,約義而分為四類,如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九(大正二•二0九下──二 一0上)說: [P26] 「有比丘,修不淨觀斷貪欲,修慈心斷瞋恚,修無常想斷我慢,修安那般那念(入出息念 )斷覺想」(尋思)。

  修習四類觀想,對治四類煩惱,也是『中阿含經』與『增支部』所說的(10)。本來只說到修慈 ,但『中部』『教誡羅羅大經』,同樣的修法,卻說修慈,悲,喜,捨,不淨,無常,入出息 念──七行(11),這是將慈行分為慈、悲、喜、捨──四行了。佛法重視慈心在世間德行中崇高價 值,所以約義而分別為四心;如觀想成就,就是四無量定(12)

  以慈心為本的四無量心,是適應婆羅門教的。如舍利弗S/a^riputra勸老友梵志陀然Dha^nan~ja^ni ,修四無量心,命終生梵天中,就因為「彼諸梵志,長夜愛著梵天」(13)。傳說大善見王 Maha^sudars/ana,Maha^sudassana本生,也是修四梵住而生梵天中的(14)。所以,依一般經文所 說,四無量心是世間定法,是有漏,是俗定kullakaviha^ra。然在佛法初期,慈,悲,喜,捨 四定,顯然的曾淨化而提升為解脫道,甘露門;從四無量心也稱為無量心解脫,最上的就是不動 心解脫來說,就可以確定初期的意義了。如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七(大正二•一九七下)說:

   「若比丘修習慈心,多修習已,得大果大福利。……是比丘心與慈俱,修念覺分,依遠離 ,依無欲,依滅,向於捨;乃至修習捨覺分,依遠離,依無欲,依滅,向於捨」。

  經說慈心,是譯者的簡略,實際是慈,悲,喜,捨──四心(15)。所說的「大果大福利」,或 [P27] 是二果二福利,是阿那含與阿羅漢。或是四果四福利,從須陀洹到阿羅漢。或是七果七福利,是 二種阿羅漢與五種阿那含。慈,悲,喜,捨與七覺分satta-bojjhan%ga^俱時而修,能得大果大 功德,當然是通於無漏的解脫道。無量心解脫,包含了適應世俗,佛法不共二類。一般聲聞學者 ,都以為:四無量心緣廣大無量的眾生,無量是眾多難以數計,是勝解──假想觀,所以是世間 定。但「量」是依局限性而來的,如觀一切眾生而超越限量心,不起自他的分別,就與無我我所 的空慧相應。質多羅長者以為:無量心解脫中最上的,是空於貪、瞋、癡的不動心解脫,空就是 無量。這一意義,在大乘所說的「無緣慈」中,才再度的表達出來。

  
註【4-001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八二(大正二七•四二三上)。
註【4-002】『中阿含經』(六一)『牛糞喻經』(大正一•四九六中)。又(一三八)『福經』(大正一•六四五下) 。『增支部』「七集」(南傳二0•三四0)。『增壹阿含經』(一0)「護心品」(大正二•五六五中── 下)。
註【4-003】『中阿含經』(八)『七日經』(大正一•四二九中──下) 。又(一三0)『教曇彌經』(大正一•六一 九下)。『增支部』「六集」(南傳二0•一二三)。又「七集」(南傳二0•三五八)。
註【4-004】『增支部』「九集」(南傳二二上•六五)。
註【4-005】『雜阿含經』卷四七(大正二•三四四中──三四五上)。『相應部』(二0)「譬喻相應」(南傳一三•三 [P28] 九0──三九三)。
註【4-006】『增支部』「八集」(南傳二一•二──三)。
註【4-007】『增支部』「一一集」(南傳二二下•三二二──三二三)。『增壹阿含經』(四九)「放牛品」(大正二• 八0六上)。
註【4-008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二0(大正二五•二一一中)。
註【4-009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八三(大正二七•四二七上)。
註【4-010】『中阿含經』(五六)『彌醯經』(大正一•四九二上)。又(五七)『即為比丘說經』(大正一•四九二 中)。『增支部』「九集」(南傳二二上•四、一一──一二)。
註【4-011】『中部』(六二)『教誡羅羅大經』(南傳一0•二一九──二二0)。
註【4-012】『成實論』卷一二說:「慈心差別為悲、喜,……能令此三平等,故名為捨」(大正三二•三三六中── 下)。
註【4-013】『中阿含經』(二七)『梵志陀然經』(大正一•四五八中)。『中部』(九七)『陀然經』(南傳一一上 •二五六)。
註【4-014】『中阿含經』(六八)『大善見王經』(大正一•五一八上──下)。『長部』(一七)『大善見王經』(南 傳七•一八四──一九七)。『長阿含經』(二)『遊行經』(大正一•二三下──二四上)。
註【4-015】『相應部』(四六)「覺支相應」(南傳一六上•三三九──三四0)。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八三( 大正二七•四二七下)。 [P29]

  

五 無所有

  再說無所有a^kin~can~n~a與無所有有關的,有二經。一、『中部』『善星經』說:眾生的 心,或傾向於世間的五欲;或傾向於不動而離欲結;或傾向於無所有處而離不動結;或傾向於非 想非非想處而離無所有處結;或傾向於涅槃而離非想非非想處結(1)。這五類,是世間人心所傾仰 的;也是修行者的次第升進,以涅槃為最高理想、傾心於前四類,是不能出離的,所以『善星經 』的傾心於無所有處,只是世間無所有處定境,沒有與空s/u^^nya,sun~n~a相同的意義。

  二、『中部』的『不動利益經』,『中阿含經』作『淨不動道經』。經中分淨不動道,淨無 所有處道,淨無想道(『中部』作「非想非非想處利益行道」),無餘涅槃,聖解脫(2)。前三種 淨道,名稱與次第,都是與『善星經』一致的。前三種淨道,共分為七類,今依『中阿含經』( 參考『中部』),列表如下:

圖片
              ┌  現世欲•來世欲•現世欲想•來世欲想──是魔境魔餌,心淨得不動
淨不動道───┤  現世欲……來世欲想•四大四大所成色──是無常苦滅,心淨得不動
              └  現世欲……來世欲想•現世色•來世色,現世色想•來世色想─是無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常苦滅•心淨得不動
[P30]   

              ┌  現世欲……來世色想•不動想──是無常苦滅•心淨得無所有處(3)
淨無所有處道─┤  此世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是我我所空,心淨得無所有處
              └  我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是非為自非為他•心淨得無所有處
淨無想道─────現世欲……不動想•無所有處想─是無常苦滅•心淨得無想

  『淨不動道經』所說的前三淨道,是有層次的(層次與『善星經』相同),有次第觀想,次 第超越息滅的層次,所以被稱為「漸次度脫瀑流」(4)。然本經與『善星經』不同,淨不動道以上 ,都是有解脫可能的。其中,欲ka^ma是欲界的五欲;不動a^n!an~ja,一般的說,是四禪。 在這裡,有兩點是值得注意的:不動──四禪以上,是無所有處,無想處──非想非非想處,為 什麼四禪以上,與無所有處、無想處中間,沒有空無邊處與識無邊處呢?這是一。『中部』的非 想非非想處,『中阿含經』作「無想」、「無想處」(5)。無相心定animitta-cetosama^dhi, 『中阿含經』每譯作「無想定」。無想(無相心)定與非想非非想處定,無想定,滅盡定,有著 複雜的關係。本經的不動,無所有,無想──無相,三者次第而說,不正與說一切有部Sarva^stiva^din g論所說,從滅盡定起,起不動,無相,無所有──三觸的名稱相同嗎(6)?這是二。

  說到淨無所有處道,經中分為三類:一、『中部』說:聖弟子作如此的思惟:現在欲,…… 不動想,這一切無餘滅盡,那是寂靜的,殊妙的,就是無所有處。這樣的專心安住,於是得心清 [P31] (淨)。『中部』說:無所有處是寂靜、殊妙的;『中阿含經』作:「彼一切想是無常法,是苦 ,是滅」。這可能是一般所說:觀下苦、麤,(障),觀上靜、妙(離),厭下欣上的修法。 厭下而專住於無所有處想,成就無所有處定。然經上說:修習無所有處的,或得無所有處定,或 依慧而得解脫,可見這不只是世俗定了。依『中阿含經』說:「彼一切想是無常法,是苦,是滅 」壞法,那在離欲……不動想時,無常、苦、滅的觀慧,是有解脫可能的。

  二、聖弟子作這樣的思惟:我,屬於我的,是空的。這樣的專心安住而得心淨,也有得無所 有處定,或依慧得解脫的二類。『中阿含經』說;「聖弟子作如是觀:此世(間)空:空於神、 神所有(我我所有的舊譯);空有常,空有琚A空長存,空不變易」(7)。這是說一切有部經論, 從常、琚B不變易法空──無常,以明我我所空的意義。修無我我所的空觀,得無所有處定,古 人雖有多種解說,其實是空與無所有的同一意趣。

  三、『中部』(一0六)『不動利益經』(南傳一一上•三四三)說:

   「聖弟子作如是思惟:我不在何處,非誰,亦不在何物之內。我所不在何處,不在誰中, 亦不在何物」。

  『中阿含經』作:「聖弟子作如是觀:我非為他而有所為,亦非自為而有所為」(8),意義不 大明顯。『大毘婆沙論』引此經作:「非我有處有時有所屬物,亦無處時物屬我者」(9),與『中 [P32] 部』說相近。依『婆沙論』說;無論何處、何時,沒有我所屬的物;也無論何處、何時,沒有物 是屬於我的。從我與我所相關中,通達無所有,這也是空與無所有是相同的。依此而得心淨的, 也有得無所有定,或依慧得解脫的二類。

  禪定──四禪、八定,一般說是共世間法,似乎是世間固有的定法,佛弟子依這種定法而修 出世的觀慧。然佛法的定慧的早期意義,未必是這樣的。如所說的不動、無所有處、無想處──, 非想非非想處,經上都這麼說:多聞聖弟子作如是思惟,這是賢聖弟子所修的。由於修習者的用 心不同,而有得定,或依慧得解脫的差別。依佛法的因果法則,修得某種定,如不能依之發慧得 解脫,那就命終以後,生在某種定境的天上。一般說,世間定是厭下欣上而修得的,然如淨無所 有處道的三類,並不是這樣的。第二類,是觀我我所空而修得的。第三類,是觀無我所有而修得 的。這都是出世解脫──我我所空的正觀。只是修習上有些問題,才不能依慧得解脫,成為無所 有處定,生無所有處天。就是第一類,依『淨不動道經』,也是觀一切欲、欲想、色、色想、不 動想,「是無常法,是苦,是滅」。無常,苦,(無我我所),正是出世解脫道的三要門(三解 脫門依此而立),所以第一類也有依慧得解脫的。這樣,無所有處道,都依出世觀慧而成定,不 過修持上有點問題,這才成為世間定。

  修出世觀慧而成世間定,問題到底在那裡?經文在無想──淨非想非非想道後,依無想處而 [P33] 有所說明,意義是通於不動及無所有處道的。『中阿含經』(七五)『淨不動道經』(大正一•五四 三上──中)說:

   「阿難!若比丘如是行:無我,無我所;我當(來)不有,我所當(來)不有,若本有者 ,便盡得捨。阿難!若比丘樂彼捨,著彼捨,住彼捨者,阿難!比丘行如是,必不得般涅 槃。……若比丘有所受者,彼必不得般涅槃」。 「阿難!若比丘如是行:無我,無我所,我當不有,我所當不有。若本有者,便盡得捨。 阿難!若比丘不樂彼捨,不著彼捨,不住彼捨者,阿雖!比丘行如是,必得般涅槃。…… 若比丘無所受,必得般涅槃」。

  以非想非非想處來說,當來的我與我所不再有,本有──現在有的盡捨,這表示究竟的般涅 槃。但如對「捨」而有所樂、著、住(『中部』日譯本作:喜,歡迎,執著),那就不能得般涅 槃了。樂,著,住,總之是「有所受」,受是取upa^da^na的舊譯。所以,即使修行者所修的 是正觀,只要心有所樂著,就不得解脫了。如修無所有正觀,心著而不得解脫,就會招感無所有 處報。無所有處定與天報,是在這種情形下成立的。

  無所有──無所有處道,修無常、苦、無我我所空,是空觀的別名。無所有處定,是空觀的 禪定化。 [P34]
註【5-001】『中部』(一0五)『善星經』(南傳一一上•三三一──三三三)。
註【5-002】『中部』(一0六)『不動利益經』(南傳一一上•三四0──三四六)。『中阿含經』(七五)『淨不動 道經』(大正一•五四二中──五四三中)。
註【5-003】『中阿含經』(七五)『淨不動道經』原譯本作「於此得入不動」(大正一•五四二下),今依上下文義 及『中部』改。
註【5-004】『中部』(一0六)『不動利益經』(南傳一一上•三四五)。
註【5-005】『中阿含經』(七五)『淨不動道經』(大正一•五四三上)。
註【5-006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一(大正二•一五0下)。『中阿含經』(二一一)『大拘絺羅經』(大正一•七九二上) 。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一五三(大正二七•七八一中)。
註【5-007】『中阿含經』(七五)『淨不動道經』(大正一•五四二下)。
註【5-008】同上。
註【5-009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八四(大正二七•四三三中)。

  

六 無相

  無相animitta,在解脫道中,有種種名稱,如無相心解脫animitta-cetovimutti,無 [P35] 相心三昧animitta-cetosama^dhi,無相解脫animitta-vimokkha,無相三昧animitta-sama^dhi ,無相等至animitta-sama^patti,無相住animitta-viha^ra。這些術語的應用, 在初期佛教堙A比空s/u^^nya,sun~n~a與無所有a^kim!canya,a^kin~can~n~a,還要多一些。當然, 如以無我我所為空,那說空的經文,還是比無相要多些。無相定,依修行者的用心不同,淺深不 一;與成為定論的非想非非想處nevasan~n~a^-na^sa^n~n~a^yatana,滅盡定nirodha-sama^patti ,無想定asan~n~a-sama^patti,都有關係,所以內容比較複雜。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一 0四(大正二七•五四一中)說:

   「謂無相聲,說多種義:或於空三摩地說無相聲,如是或於見道,或於不動心解脫,或於 非想非非想處,或即於無相三摩地說無相聲」。

  『婆沙論』以為:「無相」這一名稱,有五種不同的意義,然從經文來說,也許還不止於所 說的五義呢!

  「無相心三昧」,「是智果智功德」。說明這一問題的,『雜阿含經』(「弟子記說」) 中,共有四經(依『大正藏』編號,為五五六──五五九,其實應分為六經),都是與阿難 A^nanda有關的。有一位比丘,修得了無相心三昧,卻不知道是何果何功德。他於是「隨逐尊 者阿難,脫有餘人問此義者,因而得聞。彼比丘即隨尊者阿難,經六年中,無有餘人問此義者」 [P36] ,終於自己提出來請問(1)。六年中沒有人問,可見無相心三昧,起初是很少有人論到的。『雜阿 含經』中說到:無相心三昧,佛為眾比丘尼說;比丘尼們又問阿難,阿難為比丘尼們說。這一說 明,主要為了:「大師及弟子,同句,同味,同義」(2);只是為了以如來曾經說過,來肯定無相 心三昧在佛法中的地位。巴利藏『增支部』「九集」三七經,也說到是智果智功德,實為『雜阿 含經』五五七、五五九──二經的結合(3)。總之,無相心三昧,是經佛弟子的修得而傳出,日漸 光大起來的。

  無相心三昧,依質多羅Citra長者所說,是「一切相不念(作意)」而修成的三昧(4)。作 意manasika^ra,或譯思惟,念,憶念。不作意一切相的無相心三昧,是有淺深的。究竟的無 相,如『雜阿含經』(「祇夜」)卷四五(大正二•三三一中)說:

   「修習於無相,滅除憍慢使,得慢無間等,究竟於苦邊」。

  偈頌是阿難為婆耆舍Van%gi^sa說的,『相應部』同(5)。『瑜伽論』解說為:「由此斷故 ,說名無學」(6)。智果智功德的無相心三昧,『毘婆沙論』以為是空三摩地的別名(7)。『瑜伽師 地論』對無相心三摩地的解說,如卷一二(大正三0•三三七中)說:

   「云何無相心三摩地?謂即於彼諸取蘊滅,思惟寂靜,心住一緣。如經言:無相心三摩地 不低不昂。……又二因緣入無相定:一、不思惟一切相故;二、正思惟無相界故。由不思 [P37] 惟一切相故,於彼諸相不厭不壞,唯不加行作意思惟,故名不低。於無相界正思惟故,於 彼無相不堅執著,故名不昂」。

  不低不昂的無相心三昧,正是經中所說,不勇不沒的,智果智功德的三昧。『瑜伽論』所說 ,與『毘婆沙論』說,是空三摩地異名,所見不同。

  依經文所說,無相心三昧,或在無量心解脫以下說,那是「出離一切相」,心「不為隨相識 所纏縛」的(8)。或依四禪說無相心三昧,如不再進求,與眾人往來雜處,戲笑調弄,那是會退落 ,可能還俗的(9)。所以,三昧通於有漏;智果智功德的無相心三昧,也就是無相心解脫,唯是無 漏的(初果到四果)。

  定,有有想與無想的二類,如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一「大正二•一四六下)說:

   「尊者阿難語迦摩比丘言:若比丘,離欲惡不善法,有覺有觀,離生喜樂,初禪具足住; 如是……無所有入處具足住:如是有想比丘有法而不覺知。……比丘一切想不憶念,無想 心三昧身作證具足住,是名比丘無想於有法而不覺知」。

  無所有處a^kin~can~n~a^yatana以下,是初禪到無所有處定,是有想而不覺知;無想心定是 無想而不覺知。『增支部』與此相當的,也說無所有處以下,是有想而不覺知;接著說不踊不沒 (即「不低不昂」)的三昧(10)。這可見無所有處以上,就是無想的無相心三昧。『增支部』的『 [P38] 靜慮經』,先總標說:「依止初靜慮得諸漏盡,依止非想非非想處得諸漏盡」,然後分別的廣說 。但在分別廣說中,從初靜慮說到無所有處定,「如是有想等至」。這是說,無所有處定以下, 是有想定,與『雜阿含經』所說相同。以下經文,沒有說依止非想非非想處得漏盡,只說非想非 非想處與想受滅等至san~n~avedayita-nirodha-sama^patti善巧(11);非想非非想處與想受滅定, 不正是無想定而與無相心三昧相當嗎?

  無相心三昧而被解說為非想非非想處的,如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一0五(大正二七•五四 二上)說:

   「於非想非非想處說無相聲者,如說:我多起加行,多用功力,得無相心定,不應於中欣 樂染著。此說不起有頂味定,唯起淨定。問:何故非想非非想處名無相耶?答:彼無明了 想相,亦無無想相,但有昧鈍不明了想微細現行,如疑而轉,故名無相」。

  經說無相定,而被解說為非想非非想處定的,是『中阿含經』的『淨不動道經』。經上說: 欲想,色想,不動想,無所有處想,「彼一切想是無常法,是苦,是滅,彼於爾時而得無想。彼 如是行,如是學,如是修習而廣布,便於此得心淨。……或於此得入無想,或以慧為解」。得此 無想定的,如有所受(取)──樂、著、住,那就受(非)有想無想處的果報(12)。無相心定而有 所樂著,所以是無想而又有不明了的細想現行,因而名為非想非非想處定。如心無取著,那就是 [P39] 無相心解脫了。

  想受滅定,或名滅(盡)定,或名增上想滅智定abhisan~n~anirodha-sampaja^na-sama^patti 。與無相心三昧相當的,如『相應部』「目犍連相應」:從初禪說到四禪,從空無邊處到非想 非非想處;在八定以上,說無相心定(13)。而「舍利弗相應」,也從初禪說到非想非非想處定,然 後說想受滅定(14)。可見無相心三昧、與想受滅定的地位相當。還有,佛入涅槃那一年,在毘舍離 Vesa^li^患病,是入無相三昧而康復的,如『長阿含經』(二)『遊行經』(大正一•一五中)說:

   「吾己老矣,年且八十。……自力精進,忍此(病)苦痛,不念一切想,入無想定時,我 身安隱,無有惱患」。

  『雜事』也這樣說:「以無相三昧,觀察其身痛惱令息」。『長部』『大般涅槃經』卻說: 「阿難!如來一切相不憶念,入一切受滅相心三昧住時,如來身體康復」(15)。『長部』說一切相 不憶念,又說「入一切受滅相心三昧」,顯然是無相心三昧而又有想受滅的意義。想受滅定是從 無相心定中分化出來的,當然久已為佛教界所公認,然於非想非非想處以上,立滅盡定的,如『 中部』(二五)『撒餌經』,(二六)『聖求經』,(三0)『心材喻小經』,(三一)『牛角 喻小經』,(六六)『鶉喻經』,(一一三)『善士經』,而在『中阿含經』中,僅與『撒餌經 』相當的(一七八)『獵師經』,在非想非非想處以上,立「想知滅」,其餘都沒有,可見部派 [P40] 間所誦的經教,想受滅定還在不確定狀態中。滅盡定與無想──無相心定,『中阿含經』辨別二 定的入定與出定的差別(16),而『中部』卻沒有。想受滅定,在佛教界是多有諍論的。如烏陀夷 Uda^yin反對舍利弗S/a^riputra所說的:「若於現法不得究竟智,身壞命終,過摶食天,生餘 意生天中,於彼出入想知滅定,必有此處」(17)。在部派中,或說想受滅定是有為的;或說是無為 的;或說是非有為非無為的。或說想受滅者是無想有情;或說非無想有情;或說世間想受滅是無 想有情,出世想受滅是聖者。大乘經以為:菩薩如悲願不足而入滅定,是會證小果的;如悲願具 足,那就是證入如如法性的深定了。這樣的異說紛紜,足以說明,與無相心定有關的滅盡定,在 佛教界是非常暗昧的。

  依無相心三昧,演化出非想非非想處定(及報處),滅盡定以外,還有無想有情asan~n~asatta 、無想定。無相心三昧不作意一切相,也就是不起一切想。『長部』『大緣經』立七識住 與二處,二處是無想有情處與非想非非想處(18)。無想定與滅盡定相似,所以從起定時的差異,而 加以分別(19)。七識住與二處,綜合起來,名為九有情居(20)。依『長部』『波梨經』說:傳說中的 世界起源說,其中「無因論」者,是從無想有情死沒而來生的,所以說無因而有(21)。無想定與無 想有情,可能外道有類似無想的修驗與傳說,佛法為了要給以應有的解說,才從無相定、滅盡定 中分出,位居四禪廣果天上。這是成立要遲一些。 [P41]

  『雜阿含經』(修多羅)卷一0(大正二•七二上──中)說:

   「比丘!貪想、恚想、害想,貪覺、恚覺、害覺,及無量種種不善,云何究竟滅盡?於四 念處繫心,住無相三昧,修習多修習,惡不善法從是而滅,無餘永盡」。 「多聞聖弟子作是思惟:世間頗有一法可取而無罪過者?思惟已,都不見一法可取而無罪 過者。……作是知已,於諸世間則無所取;無所取者,自覺涅槃」。

  『相應部』「蘊相應」所說的,大致相同(22)。依經說:依三種想而有三種不善覺(覺,新譯 尋思),引起種種的不善法,多修習無相三昧,能永滅無餘。無相三昧是依四念處而修的。四念 處是:觀身不淨,觀受是苦,觀心無常,觀法無我,是解脫的一乘道。依此而修無相三昧,不取 一切相,不取法有,也不取法無,真能修到無所取著,就能自證涅槃了。經中常說:依四念處, 修七覺支而得解脫。每一覺支的修習,都是「依遠離,依離欲,依滅,向於捨(捨即不著一切) 」的。不取著一切相的無相三昧,可說就是「依滅,向於捨」的修習。

  不取著一切法的三昧,與佛化詵陀迦旃延Sandha-ka^tya^yana-gotra的未調馬──強梁禪 khalun%ka-jha^na,應有一定程度的關係,如『雜阿含經』(「如來記說」)卷三三(大正二• 二三六上──中)說:

   「如是詵陀!比丘如是(不念五蓋,住於出離如實知)禪者,不依地修禪,不依水、火、 [P42] 風、空、識、無所有、非想非非想而修禪;不依此世,不依他世,非日(非)月,非見、 聞、覺、識,非得、非求,非隨覺、非隨觀而修禪。詵陀!比丘如是修禪者,諸天主、伊 溼波羅、波闍波提,恭敬合掌,稽首作禮而說偈言:南無大士夫,南無士之上!以我不能 知,依何而禪定」? 「佛告跋迦利:比丘於地想能伏地想,於水、火、風,……若覺、若觀,悉伏彼想、跋迦 利!比丘如是禪者,不依地、水、火、風,乃至不依覺、觀而修禪」。

  於地等能伏地等想,不依地等一切而修的,是無相禪。『別譯雜阿含經』引申為:「皆悉虛 偽,無有實法,但以假號因緣和合有種種名,觀斯空寂,不見有法及以非法」(23)。「不見有法及 以非法」,與佛『教迦旃延經』的不起有見、無見相合;也與離有見、無見,不見一法可取而無 罪過說相合(24)。無所依而修禪,見於『增支部』「十一集」(25)已衍化為類似的十經。各部派所 誦的經文,有不少出入,大抵合於自宗的教義(26)。然從『雜阿含經』與『增支部』相同的來說, 這是不依一切想而修的無相禪。

  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四0(大正二七•二0九中)說:

   「大目乾連!底沙梵天不說第六無相住者耶?……若有苾芻,於一切相不復思惟,證無相 心三摩地具足住,是名第六無相住者」。 [P43]

  論中廣引經文(應是有部的『增壹阿含經』):底沙Tissa梵天對大目乾連Maha^moggalla^na 說:部分的梵眾天,能夠知道誰是俱解脫,……誰是信勝解。目乾連告訴了如來,如來 以為:「一切聖者,總有七人」。底沙梵天從俱解脫說到了信勝解,只說了五人,沒有說第六無 相住者。無相住者是證得無相心三摩地具足住的,這是梵天所不能知道的;這與諸天主不知強梁 禪是依何而禪定一樣。佛所說的第六無相住者,『大毘婆沙論』解說為:「一切聖者,總有七人 」,底沙已說了五人,所以無相住者,就是隨法行與隨信行人。隨法行與隨信行,是見道位。見 道位有十五心,是速疾道,是微細道,不可安立施設,所以隨法行與隨信行,綜合名為無相住者 (27)。『毘婆沙論』所引經文,見於『增支部』,但略有不同。底沙梵天說了六人──俱解脫…… 隨法行,沒有說第七無相住補特伽羅sattama-animitta-viha^rin-puggala(28),那末第七無相住 人,是專指隨信行人了。為什麼隨信行人,特別名為無相住人呢?

  關於經說的第六無相住人,『大毘婆沙論』說到:「有於彼經不了其義,便執緣滅諦入正性 離生,見道名為無相住故,唯滅諦中無諸相故」(29)。這是法藏部Dhammaguttika的見解,如 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一八五(大正二七•九二七下)說:

   「有說:唯無相三摩地,能入正性離生,如達摩多部說。彼說以無相三摩地,於涅槃起 寂靜作意,入正性離生」。 [P44]

  入正性離生samyaktva-niya^ma,就是見道。依經典明文,隨信行人等所以被名為無相住 者,是由於「於一切相不復思惟,於無相心三摩地具足住」,而不是『大毘婆沙論』所說那樣的 。見四諦得道,見滅諦得道,是部派佛教的二大系。依第六名無相住者來說,在聖道的修行中, 知苦、斷集而證滅諦,名為聖者,也許見滅得道說更合於經義呢!

  無相心三昧,是有淺深的:淺的還可能會退墮;深的是見滅得道,成為聖者;最究竟的,當 然是一切煩惱空,阿羅漢的不動心解脫了。

  
註【6-001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0(大正二•一四六中)。
註【6-002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0(大正二•一四六上)。
註【6-003】『增支部』「九集」(南傳二二上•一二五──一二六)。
註【6-004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一(大正二•一四九下)。『相應部』(四一)「質多相應」 (南傳一五•四五一)。
註【6-005】『相應部』(八)「婆耆沙長老相應」(南傳一二•三二五)。
註【6-006】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一七(大正三0•三七二中──下)。
註【6-007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一0四(大正二七•五四一中──下)。
註【6-008】『增支部』「六集」「南傳二0•二0──二一)。『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』卷一五(大正二六•四三一上) 。
註【6-009】『增支部』「六集」(南傳二0•一五六──一五七)。『中阿含經』(八二)『支離彌梨經』(大正一•五 [P45] 五九上)。
註【6-010】『增支部』「九集」(南傳二二上•一二七)。
註【6-011】『增支部』「九集」(南傳二二上•一一二──一二四)。
註【6-012】『中阿含經』(七五)『淨不動道經』(大正一•五四三上)。『中部』(一0六)『不動利益經』,「 無想」作「非想非非想處」。
註【6-013】『相應部』(四0)「目犍連相應」(南傳一五•四0五──四一四)。
註【6-014】『相應部』(二八)「舍利弗相應」(南傳一四•三八0──三八五)。
註【6-015】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』卷三六(大正二四•三八七中)。『長部』(一六)『大般涅槃經』(南傳 七•六八)。
註【6-016】『中阿含經』(二一0)『法樂比丘尼經』(大正一•七八九上)。又(二一一)『大拘絺羅經』(大正一 •七九一下──七九二上)。
註【6-017】『中阿含經』(二二)『成就戒經』(大正一•四四九下)。『增支部』「五集」(南傳一九•二六八──二 六九)。
註【6-018】『長部』(一五)『大緣經』(南傳七•二二──二四)。『長阿含經』(一三)『大緣方便經』(大正一 •六二中)。『中阿含經』(九七)『大因經』(大正一•五八二上)。
註【6-019】『中阿含經』(二一0)『法樂比丘尼經』(大正一•七八九上)。又(二一一)『大拘絺羅經』(大正一 [P46] •七九二上)。
註【6-020】『長部』(三三)『等誦經』(南傳八•三四三──三四四)。『長阿含經』(九)『眾集經』(大正一•五 二中──下)。『增支部』「九集」(南傳二二上•七七──七八)。『增壹阿含經』「九眾生居品」(大正 二•七六四下──七六五上)。
註【6-021】『長部』(二四)『波梨經』(南傳八•四三)。『長阿含經』(一五)『阿夷經』(大正一•六九下)。
註【6-022】『相應部』(二二)「蘊相應」(南傳一四•一五0)。
註【6-023】『別譯雜阿含經』卷八(大正二•四三一上)。
註【6-024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二(大正二•八五下)。又卷一0(大正二•七二中)。
註【6-025】『增支部』「十一集」(南傳二二下•二九一)。
註【6-026】拙作『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』(二七八──二八四)。
註【6-027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四0(大正二七•二0九下)。又卷一0五(大正二七•五四一下)。
註【6-028】『增支部』「七集」(南傳二0•三二六──三二八)。
註【6-029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四0(大正二七•二0九中)。 [P47]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