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空之探究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第一章 『阿含』──空與解脫道

一 引言

  空s//u^nya, sun~n~a與空性s/u^^nyata^,sun~n~ata^,是佛法中的重要術語。在佛法的弘傳流通 中,「空」義不斷的發揚,從佛被稱為「空王」,佛教被稱為「空門」,就可以想見空義的廣大 深遠了。然空與空性的早期意義,到底表示了什麼?在什麼情況下,空性竟表示了最普遍的真理 ,絕對的真理呢!

  佛法所處理的問題,本是當時印度宗教界的共同問題。面對生而又死,死而又生──「生死 流轉」的事實,而求得生死的徹底解脫──「涅槃」,也就是最高理想的實現。事實與理想,原 則上大致相近,而怎樣來實現解脫,各教派所提出的見解與方法,卻各不相同。釋尊基於人生真 義的大覺,提出了獨到的正道──中道。釋尊的原始教說,實際上並沒有以空為主題來宣揚,但 佛法的特性,確乎可以「空」來表達。所以在佛法中,空義越來越重要,終於成為佛法甚深的主 要論題。 [P2]

  空與空性,先依初期聖典來觀察。那些是初期聖典呢?代表初期的契經,現存漢譯的四阿含 經,及巴利Pa^li藏的五部。漢譯的是:一、『雜阿含經』,宋求那跋陀羅Gun!abhadra 譯(佚失二卷)。二、『中阿含經』,東晉僧伽提婆Sam!ghadeva譯。這二部,是說一切有 部Sarva^stiva^din的誦本。三、『長阿含經』,後秦佛陀耶舍Buddhayas/as共竺佛念譯 ,是法藏部Dharmaguptaka的誦本。四、『增壹阿含經』,苻秦曇摩難提Dharmanandi 譯出,由東晉僧伽提婆改正,是大眾部Maha^sa^m!ghika末派的誦本,已有大乘思想。此外 ,有『別譯雜阿含經』,失譯,是『雜阿含經』的一部分,可能是飲光部Ka^s/yapi^ya的誦本 。巴利藏五部是:一、『長部』;二、『中部』;三、『相應部』(與『雜阿含經』相當);四 、『增支部』。這四部,與四阿含經相當。五、『小部』,共十五種。其中,二、『法句』;五 、『經集』。『經集』分「蛇品」,「小品」,「大品」,「義品」,「彼岸道品」:是『小部 』中成立比較早的。這五部,是赤銅鍱部Ta^mras/a^t!i^ya的誦本。這些早期教說,『雜阿含 經』是其他三阿含的根本。『雜阿含經』可分為三類:一、「修多羅」,是簡短的散文。原始結 集者,將一則一則的佛說,隨類而集成四部:五蘊,六處,因緣,道品。這是隨類而集成的,所 以名為相應教;相應也有雜廁的意思。這是最原始的教說,不過現存的已雜有後出的成分。二、 「祇夜」,與『相應部』的「有偈品」相當。祇夜本是一切偈頌的通稱,由於「有偈品」成為相 [P3] 應修多羅的一分,其他偈頌,如『法句』,『經集』等,就被稱為「伽陀」,「優陀那」了。三 、「記說」,有「弟子記說」與「如來記說」。「弟子記說」,重於分別法義,已有解說「祇夜 」的經說。『雜阿含經』有這三分,集出是有次第先後的(1)。現存的漢譯與巴利文藏,不但集出 有先後,而且都是部派的誦本,含有部派的成分,這是不可不加注意的!現在,先從共通的、簡 要的空義說起,作為全論的引言。

  在初期聖典中,空與住處有關,如『相應部』(五四)「入出息相應」(南傳一六下•一八一) 說:

   「比丘!往阿練若,往樹下,往空屋,結跏趺坐,正身,修普前念,正念入息,正念出息 」(2)

  佛與出家弟子的修行處,經中一再說到:阿練若,樹下,空屋。這三處是最一般的,還有岩 洞,塚間等地方。空屋sun~n~aga^ra,或譯為空閑處,空舍,空所,靜室等。與sun~n~aga^ra 大體相同的,還有譯為空舍的sun~n~a-geha(3)。空屋,空舍,是曠野處的小屋,適合於修習禪 觀的住處(4)。此外,有當時宗教傳說中的空宮殿,如『長部』(二四)『波梨經』(南傳八•三六── 三七)說:

   「世界生時,空虛梵天宮現。時有有情壽盡,或功德因盡,光音天沒,空虛梵天宮生」。 [P4]

  空虛梵天宮Sun~n~a-brahmavima^na,『長阿含經』譯為「空梵處」(5)。這是適應印度 創造神的梵天信仰,而給以佛教的解說。又有宿Pa^ya^si王不淨布施,死後生於「榵樹林空 宮殿」Sun~n~a-vima^na的傳說(6)。空宮殿,表示宮殿堿O沒有別人的,如『阿夷經』說: 「我先至此,獨一無侶」(7)。天上的空宮殿,人間的空屋,本來是世俗語言,並沒有什麼特殊意 義,空只是沒有什麼人、物而已。但作為修行者的住處──空屋、空舍,卻啟發了一項深遠的意 義。住在空屋中,沒有外來的囂雜煩擾,當然是寧靜的,閑適的。在這裡修習禪慧,不為外境所 惑亂,不起內心的煩(動)惱(亂),這種心境,不正如空屋那樣的空嗎?『雜阿含經』說:「 猶如空舍宅,牟尼心虛寂」;「云何無所求,空寂在於此,獨一處空閑,而得心所樂」(8)。明 確的表示了,以空屋來象徵禪心空寂的意義。所以在空屋中修行,空屋是修行者的住處;修行 者的禪慧住處,正如空屋那樣,於是就稱為空住sun~n~ata^-viha^ra,空住定 sun~n~ata^-viha^ra-sama^patti了。如毘訶羅viha^ra,後來幾乎是寺院的通稱。然在古代,viha^ra也是曠野的 小屋,修行者作為風雨酷熱時暫時休憩的住處。這是修行者的住處,所以禪慧安住的境地,也名 為住,而有空住,寂靜住s/a^ntiviha^ra等名目。總之,在空閑處修行,引起了以空來象徵禪 慧的境地,是「空」義不斷昂揚的初期意義。

  空住,是佛教初期被尊重的禪慧,如『雜阿含經』卷九(大正二•五七中)說: [P5] 「舍利弗白佛言:世尊!我今於林中入空三昧禪住。佛告舍利弗:善哉!善哉!舍利弗! 汝今入上座禪住而坐禪」。

  此經,巴利藏是編入『中部』的,名為『乞食清淨經』。比較起來,『雜阿含經』的文句, 簡要得多,應該是初集出的。『乞食清淨經』中,舍利弗S/a^riputra說:「我今多住空住」 。佛讚歎說:「空住是大人住」(9)。大人住, 『雜阿含經』作「上座禪住」。上座sthavirathera ,或譯「尊者」,所以『瑜伽論』作「尊勝空住」(10)。無論是大人住,尊勝空住,都表 示了在一切禪慧中,空住是偉大的,可尊崇的。傳說佛滅百年,舉行七百結集時,長老一切去 Sabbaka^mi多入空住。分別說Vibhajyava^din系的律典,也稱之為「大人三昧」;『十誦 律」作「上三昧行」(11)。可見空住──空三昧,在佛教初期,受到了佛教界的推崇。舍利弗與 一切去的空住,都是在靜坐中,但佛對舍利弗說:要入上座禪住的,在出入往來乞食(行住坐 臥)時,應該這樣的正思惟:在眼見色,……意知法時,有沒有「愛念染著」(12)?如有愛念染著 ,那就「為斷惡不善故,當勤欲方便堪能繫念修學」。如沒有,那就「願以此喜樂善根,日夜精 勤繫念修習」。這可見修習空住,不僅是靜坐時修,更要應用於日常生活中,安住遠離愛念染著 的清淨。離去愛念染著,是空;沒有愛念染著的清淨,也是空:空,表示了離愛染而清淨的境地 。『中部』的『空小經』,『空大經』,是依此經所說的空住,修習傳宏而又分別集出的。在空 [P6] 的修行中,這是值得尊重的「空經」。

  『義品』的答摩犍提Ma^gandiya所問偈,說到了「空諸欲」(13)。空諸欲是什麼意義?偈 頌簡略不明,摩訶迦旃延Maha^kacca^na分別解說為(14)

   「何為已空諸欲者?居士!若人於此諸欲,離貪,離欲,離愛,離渴,離熱煩,離渴愛, 居士!如是為已空諸欲者」。

  「空諸欲」『雜阿含經』約空五欲說,而實不限於五欲的。諸欲的欲,包含了貪,欲,愛 ,渴,熱煩,渴愛,正是繫縛生死的,緣起支中渴愛tan!ha^支的種種相,也就是四諦中愛為 集諦的愛。空諸欲與空住的意義相通,都是著重於離愛而不染著的。

  『經集』的『彼岸道品』偈,說到了「觀世間空」(15)。所說的世間空sun~n~a-loka,或譯 作空世間。阿難A^nanda曾提出來問佛:空世間是什麼意義?如『相應部』(三五)「六處 相應」(南傳一五•八七──八八)說:

   「阿難!眼,我我所空;色,我我所空;眼識,我我所空;眼觸,我我所空;眼觸因緣所 生受,若苦若樂若非苦非樂,我我所空。……意觸因緣所生受,若樂若苦若非苦非樂,我 我所空。阿難!我我所空故,名空世間」。

  世間,佛約眼等內六處,色等六外處,六識,六觸,六受說。這些,都是可破壞khaya [P7] 的,破壞法所以名為世間(16)。六處等我我所空,名為空世間。以無我我所為空,是空三昧的一般 意義。

  『相應部』的「質多相應」,說到了四種心解脫cetovimutti──無量心解脫,無所有 心解脫,空心解脫,無相心解脫(『雜阿含經』作四種心三昧)。四種心解脫,名字不同,意義 當然也不同了。但都是心解脫,也就可說文異義同。約意義不同說,空心解脫sun~n~ata^-cetovimutti 是「我、我所有空」,與「空世間」義一致。如約意義相同說,無量、無所有、無相 ──三種心解脫,修到最第一的,是不動心解脫akuppa^^-cetosama^dhi。「不動心解脫者,染 欲空,瞋恚空,愚癡空」(17)。這是說,無量等心解脫修到究竟處,是不動心解脫,也就是空心解 脫。貪、瞋、癡,是煩惱的大類,可以總攝一切煩惱的。離一切煩惱的不動心解脫,就是阿羅漢 的見法涅槃dit!t!hadhammanibba^na。涅槃nibba^na或無為asam!skr!ta,『阿含經』是 以「貪欲滅,瞋恚滅,愚癡滅」──貪、瞋、癡的滅盡來表示的(18)。所以四種心解脫的共同義, 就是貪、瞋、癡空的心解脫。不同名字的心解脫,不外乎空心解脫,在修行方便上的多樣化。依 上來所說(空五欲,空世間,空心解脫的說明,都屬於「弟子記說」),可見空與離煩惱的清淨 解脫,是不能分離的。

  「空諸欲」,「空世間」──我我所空,「貪、瞋、癡空」,都是依生死世間說空的。如徹 [P8] 底的貪空、瞋空、癡空,貪、瞋、癡永滅,也就顯示了出世的涅槃nirva^n!a,nibba^na。『相應 部』說到了這樣的文句(19)

  「如來所說法,甚深,義甚深,出世間空性相應」。

  佛說的法,為什麼甚深?因為是「出世間空性」相應的。出世間空性,是聖者所自證的;如 來所說而與之相應,也就甚深了。出世間空性,是難見難覺,唯是自證的涅槃甚深。佛依緣起 prati^tya-samutpa^da,pat!icca-samuppanna說法,能引向涅槃,所以緣起也是甚深了。阿難以為 :佛說「此緣起甚奇,極甚深,明亦甚深,然我觀見至淺至淺」,以此受到了佛的教誡(20)。這樣 ,甚深法有二:緣起甚深,涅槃甚深,如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二(大正二•八三下)說:

  「此甚深處,所謂緣起。倍復甚深難見,所謂一切取離,愛盡,無欲,寂滅,涅槃。如此 二法,謂有為、無為」。

  『相應部』的「梵天相應」,『中部』的『聖求經』等,也都說到了緣起與涅槃──二種甚 深(21)。涅槃甚深,緣起怎樣的與之相應呢?依緣起的「此有故彼有,此生故彼生」,闡明生死的 集起;依緣起的「此無故彼無,此滅故彼滅」,顯示生死的寂滅──涅槃。緣起是有為,是世間 ,是空,所以修空(離卻煩惱)以實現涅槃;涅槃是無為,是出世間,也是空──出世間空性。 『雜阿含經』在說這二種甚深時,就說:「說賢聖出世空相應緣起隨順法」(22)。「出世空相應緣 [P9] 起隨順法」,透露了「空」是依緣起而貫徹於生死與涅槃的。這雖是說一切有部所傳,但是值得 特別重視的!

  
註【1-001】詳見拙作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(九)「原始集成之相應教」。
註【1-002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九(大正二•二0六上)。
註【1-003】『相應部』(四)「惡魔相應」(南傳一二•一八一──一八二)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九(大正二•二八五中 )。
註【1-004】參閱早島鏡正『初期佛教與社會生活』(二五三)。
註【1-005】『長阿含經』(一五)『阿夷經』 (大正一•六九中)。
註【1-006】『長部』(二三)『宿經』(南傳七•四0六──四0八)。『中阿含經』(七一)『蜱肆王經』(大正 一•五三二上)。
註【1-007】『長阿含經』(一五)「阿夷經』 (大正一•六九中)。
註【1-008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九(大正二•二八五中)。又卷四四(大正二•三一八中)。 
註【1-009】『中部』(一五一)『乞食清淨經』(南傳一一下•四二六)。
註【1-010】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九0(大正三0•八一二中)。
註【1-011】『赤銅鍱律』「小品」(南傳四•四五四)。『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』卷三0(大正二二•一九三下)。 『四分律』卷五四(大正二二•九七0下)。『十誦律』卷六0(大正二三•四五三上)。 [P10]
註【1-012】「愛念染著」,『中部』(一五一)『乞食清淨經』作:「心欲或貪或恚或癡或瞋」(南傳一一下•四 二六──四二八)。
註【1-013】『「經集』(四)『義品』(南傳二四•三二七)。『佛說義足經』卷上(大正四•一八0中)。
註【1-014】『相應部』(二二 )「蘊相應」(南傳一四•一六──一七)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二0(大正二•一四四下)。
註【1-015】『經集』(五) 『彼岸道品』 (南傳二四•四二五)。
註【1-016】『相應部』(三五)「六處相應」(南傳一五•八三──八四)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九說:「危脆敗壞,是 名世間」(大正二•五六中)。
註【1-017】『相應部』(四一)「質多相應」(南傳一五•四五0──四五三)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一 (大正二•一四 九下──一五0上)。
註【1-018】『相應部』(四三)「無為相應」(南傳一六上•七七)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一(大正二•二二四中)。
註【1-019】『相應部』(二0)「譬喻相應」 (南傳一三•三九五)。又(五五)「預流相應」(南傳一六下•三一九)。
註【1-020】『中阿含經』(九七)『大因經』(大正一•五七八中)、『長阿含經』(一三)『大緣方便經』,『長 部』(一五)『大緣經』,大同。
註【1-021】『相應部』(六)「梵天相應」(南傳一二•二三四)。『中部』(二六)『聖求經』(南傳九•三0一)。
註【1-022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二(大正二•八三下)。又卷四七說:「如來所說修多羅,甚深,明照,空相應隨順 緣起法」(大正二•三四五中)。 [P11]

  

二 泛說解脫道

  空s//u^nya, sun~n~a與空性s/u^^nyata^,sun~n~ata^,是佛法解脫道的心要,與解脫道是不相離 的。在佛法的開展中,解脫道引起的多方面開展,空、與空有關的方便,也就多方面開展而有種 種。這裡,依據早期的經說,從種種解脫道中,對「空」作進一步的探究。

  佛說的解脫道,原始是以八正道為本的。因機設教,成立不同的道品。古人依道品的數目次 第,總列為:四念處,四正勤,四神足,五根,五力,七菩提分,八聖道分。七類共三十七道品 ,成為佛教界的定論(1)。說一切有部論師,以此為進修次第的全部歷程,未必與事實相符,這不 過是條理總貫,作如此解說而已。八正道的內容,不外乎戒s/i^la,心citta,慧pan~n~a^ ──三學。經上說:戒,定,慧,解脫(2);「戒清淨si^la-pa^risuddhi,心清淨citta-pa^risuddhi, 見清淨dit!t!hi-pa^risuddhi,解脫清淨vimutti-pa^risuddhi(3),正是以戒、定sama^dhi、慧的修習而實 現解脫。然從聖道的修習來說,經中或先說聞法,或先說持戒,而真能部分的或徹底的斷除煩瑙 ,那就是定與慧了。化地部Mahi^s/a^saka說:「道唯五支」(4);不取正語,正業,正命(這三 支是戒所攝)為道體,也是不無意義的。

  定與慧,要修習而成。分別的說:修止──奢摩他s/amatha可以得定,修觀──毘缽舍 [P12]vipassana^可以成慧。止是住心於一處,觀是事理的觀察,在修持上,方法是不相同的。 但不是互不相關,而是相互助成的,如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七(大正 二•一一八中)說:

   「修習於止,終成於觀;修習觀已,亦成於止。謂聖弟子止觀俱修,得諸解脫界」。

  依經說,有先修止而後成觀的,有先修觀而後成止的。一定要止觀雙修,才能得「淺深不等 的)種種解脫界。『增支部』分為四類:一、修止而後修觀;二、修觀而後修止;三、止觀俱修 ;四、掉舉心重的,在止觀中特重於修止(5)。這可見,止與觀,定與慧,可以約修持方法而分別 說明,而在修持上,有著相成的不可或缺的關係。所以『大毘婆沙論』引『法句』說:「慧闕無 靜慮(禪),靜慮闕無慧;是二具足者,去涅槃不遠」(6)

  說到定,經中的名目不一。在佛功德「十力」的說明中,列舉了四類:一、禪jha^na,譯 義為靜慮,舊譯作思惟修。二、解脫vimokkha,舊譯為背捨。三、三摩地──三昧sama^dhi ,譯義為等持,定。四、三摩缽底sama^^patti,譯義為等至,舊譯作正受。四類中,禪是從 初禪到四禪的專稱。四禪也是等至,如加上四無色處aru^pa^yatana,合名八等至。再加滅盡 定nirodha-sama^patti,名為九次第(定)等至。這九定,是有向上增進次第的。又如四禪, 四無量appaman~n~`a^,四無色定,都是等至,合名十二甘露門amata-dva^ra。三摩地,是 空等三三摩地,有尋有伺等三三摩地。三摩地,也是一般定法的通稱。解脫,是八解脫。這四種 [P13] 名義不同,都含有多種層次或不同類的定法。此外,如三摩呬多sama^hita譯義為等引;心一 境性citta-ekaggata^;心citta;住viha^ra,也都是定的一名(都沒有組成一類一類 的)。

  佛教所說的種種定法,多數是依觀想成就而得名的。其中,最原始最根本的定法,應該是四 種禪,理由是:一、佛是依第四禪而成正覺的,也是從第四禪出而後入涅槃的;在家時出外觀耕 ,也有在樹下入禪的傳說。二、依經文的解說,在所有各種道品中,正定是四禪(7);定覺支是四 禪(8);定根是四禪;(9)定力也是四禪(10)。三、四禪是心的安定,與身──生理的呼吸等密切相關 。在禪的修習中,以心力達成身心的安定,也以身息來助成內心的安定、寂靜。次第進修,達到 最融和最寂靜的境地。禪的修學,以「離五欲及(五蓋等)惡不善法」為前提,與煩惱的解脫(空) 相應,不是世俗那樣,以修精鍊氣為目的。從修行的過程來說,初禪語言滅而輕安passaddhi ,二禪尋伺滅而輕安,三禪喜滅而輕安,四禪(樂滅)入出息滅而輕安(11),達到世間法中,身心 輕安,最寂靜的境地。四禪有禪支jha^nan%ga功德,不是其他定法所能及的。四、在戒、定、 慧的修行解脫次第中,如『中部』(三八)『愛盡大經』,(三九)『馬邑大經』,(五一)『迦 尼達拉經』,(五三)『有學經』,(七六」『薩尼達迦經』,(一一二)『六淨經』,(一二 五)『調御地經』;『中阿含經』(六五)『烏鳥喻經』,(八0)『迦絺那經』,(一四四) [P14] 『算數目揵連經』。這些經一致的說:「得四禪」而後漏盡解脫。或說具三明,或說得六通,主 要是盡漏的明慧。依此四點,在解脫道中,四禪是佛說定法的根本,這應該是無可懷疑的!

  說到慧,就是般若pan~n~a^。般若是解脫道的先導,也是解脫道的主體;沒有般若,是不 可能解脫生死的。如經說:「我說知見能得漏盡,非不知見」;「我不說一法不知不識,而得究 竟苦邊」(12)。如實知見yatha^bhu^ta-n~a^n!adassana在解脫道中,是必要而又優先的,所以說: 「此五根,一切皆為慧根所攝受。譬如堂閣眾材,棟為其首,皆依於棟,以攝持故」(13)。與慧有 關的名詞,經中所說的極多,如八正道中的正見samma^dit!t!hi,正思惟samma^san%kappa ,七菩提分中的擇法dhammavicaya,四神足中的觀vi^mam%sa^;觀vipassana^,隨觀 anupassana^,知an~n~a^,見dit!t!hi,智n~a^n!a等。表示證智方面的,如說:「如實知 ,見,明,覺,悟,慧,無間等(現觀),是名為明」(14)

  經中處處說到,先以如實知,然後厭(離),離欲,滅而得解脫。到底如實知些什麼?那些 是應該如實知的?將種種經說統攝起來,不外乎下面這幾例:

圖片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┌─知苦──知苦──知苦
      知苦集────知苦集─┤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└─知集──知集──知集
      知苦滅────知苦滅───知滅──知滅──知滅
[P15]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知道──知道
          知味──知味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知味
          知患──知患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知患
          知離──知離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知離

  在(以正見為首的)正道的修習中,應知生死苦的所以集起,生死苦的可以滅盡,也就是知 緣起pat!icca-samuppanna的「如是純大苦聚集」,「如是純大苦聚滅」。苦dukkha是什 麼?是生死法,是五蘊pan~cakhandha^,是眼等六處cha$yatana^ni,或是六界chadha^tuya ,總之,是有情當前的身心自體,經中每一一的作分別說明。如依世俗來說,世間是有苦有樂 的。『雜阿含經』說:「世尊說苦樂從緣起生」(15);又說:「我論因說因」(16) 。佛對苦、樂、非 苦非樂,而實「諸受皆苦」的生死現實,總是依因緣來說明的。佛常說:「離於二邊,處中說法 」(或譯作「離是二邊說中道」),就是緣起(不一定是十二支)的苦集與苦滅。苦集,如分別 來說,那末苦是身心苦聚;造成苦聚的原因名為集samudaya。如再加修行的道,就是苦dukkha ,苦之集dukkha-samudaya,苦之滅dukkha-nirodha,至苦滅之道 dukkha-nirodha-ga^mini^-pat!ipada^──簡稱苦、集、滅、道四諦catta^ri-sacca^ni了。所以知緣起與 知四諦,不過說明的小小不同而已。世間,不只是憂苦的,也有可喜可樂的一面,所以苦受以外 [P16] 有樂受。由於是可喜樂的,所以會心生味著,這是知味assa^da。世間的憂苦是可厭的,可喜 可樂而心生味著的,也不能一直保持下去,終於要變壞,可味著的存有可厭的過患可能,而一定 要到來的,這是知患a^di^nava。苦是可厭的,喜樂的也有過患,世間是這樣的相續不已,真是 無可奈何!然而這是可以超脫出離的,因為生死世間,是「此有故彼有,此生故彼生」的,也就 會「此無故彼無,此滅故彼滅」的。所以,如知其集因而予以除去,也就因無果無了。出離生死 苦是可能的,是知離nissaran!a。知味、知患、知離,是苦集與苦滅的又一說明。綜合起來說明 的,是七處善知,如『七處三觀經』說。

  四諦等都是應該如實知的,而苦諦又應該遍知,如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五(大正二•一0四中)說 :

   「於苦聖諦當知當解,於苦集聖諦當知當斷,於苦滅聖諦當知當證,於苦滅道跡聖諦當知 當修」。

  四諦都應該知,而苦諦更應該解。參照『相應部』及『瑜伽師地論』,知道解是遍知的異譯 (17)。遍知parin~n~a^苦,斷paha^na苦集,現證sacchikiriya^苦滅,修習bha^vana^苦滅 道;這就是在正道的修習中,遍知苦、斷集而證滅,達成了解脫生死的目的。

  解脫道從知苦著手(18)。知苦,是知五蘊、六處,一切有漏法,應怎樣的如實觀察呢?經中所 [P17] 說的,主要是:

圖片
1.無常  苦      無我
2.無常  苦      無我我所(19)
3.無常  苦  空  無我

  無常anicca;苦dukkha;無我anattan,或說無我我所anattan-attaniya。觀 察無常、苦、無我(我所)而得解脫,是『相應部』及『雜阿含經』所常見的。南傳佛教所傅宏 的,著重於此。說一切有部用無常、苦、空、無我義,也是『阿含經』所共說的。如『雜阿含經 』說:「如病,如癰,如刺,如殺;無常,苦,空,非我」(20)。『相應部』作:「無常;苦,疾、 癰,刺,痛,病,他(或譯為「敵」),壞;空;無我」(21)。『中部』與『增支部』,也有同 樣的文句(22)。在無常與空中間,所有苦,病,癰,刺,痛,疾,敵,壞,都是表示苦的。所以『 相應部』將癰等列於苦下,『雜阿含經』別列癰等於前,雖次第不同,而「無常,苦,空,無我 」的實質,並沒有差別。無常,苦,無我(我所);無常,苦,空,無我,都是『雜阿含經』與 『相應部』所說的;不過部派間所取不同,解說也小小差別,成為部派佛教的不同特色。無常的 ,所以是苦的;無常苦變易法,所以是無我我所的。無我我所是空的要義,廣義是離一切煩惱的 空寂。空與無我的聯合,只表示無我與無我所;無我我所是空的狹義。所以我曾說:「佛法的初 [P18] 義,似乎只有無常、苦、無我三句。把空加上成為(苦諦的)四行相,似乎加上了空義,而實是 把空說小了」(23)。無常故苦,無常苦故無我無我所,就是空,這是解脫的不二門。古人依無常, 苦,無我,立三解脫門,可見空在定慧修證中的重要了!

  
註【2-001】唯有分別論者,於三十七道品外,加四聖種,立四十一道品,見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九六(大正 二七•四九九上)。
註【2-002】『長部』(一六)『大般涅槃經』 (南傳七•一0三)。『長阿含經』(二)『遊行經』(大正一•一七中)。
註【2-003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一(大正二•一四八下──一四九上)。『增支部』「四集」 (南傳一八•三四二──三四 四)。
註【2-004】『論事』(南傳五八•三九七──三九九)。
註【2-005】『增支部』「四集」(南傳一八•二七六)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一(大正二•一四六下──一四七上)。
註【2-006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一三四(大正二七•六九三中)。
註【2-007】『相應部』(四五)「道相應」(南傳一六上•一五三──一五四)。『中部』(一四一)『諦分別經』( 南傳一一下•三五五)。
註【2-008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七(大正二•一九三上)。
註【2-009】『相應部』(四八)「根相應」(南傳一六下•一0)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二六(大正二•一八三中、一八四上)。
註【2-010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六(大正二•一八五下、一八八上、一八八下)。『增支部』「五集」(南傳一九•一五── [P19] 一六)。
註【2-011】『相應部』(三六)「受相應」(南傳一五•三三六──三三七)。
註【2-012】『相應部』(一二)「因緣相應」(南傳一三•四二);又「諦相應」(南傳一六下•三六0)。『雜阿含經 』卷八(大正二•五五中)。
註【2-013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六(大正二•一八三中)。『相應部』(四八)「根相應」(南傳一六下•五七)。
註【2-014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九(大正二•六0下)。
註【2-015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四(大正二•九三下)。『相應部』(一二)「因緣相應」(南傳一三•五五)。
註【2-016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(大正二•一二下)。
註【2-017】『相應部』(五六)「諦相應」(南傳一六下•三四一)。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九五(大正三0•八四三中)。
註【2-018】遍知,是知而能斷的,所以古立「智遍知」、「斷遍知」──二遍知。
註【2-019】無我我所,『雜阿含經』每作三句:非是我,非異我,非相在(如色在我中,我在色中)。『相應部』 也作三句:非我所,非我,非我的我。
註【2-020】如『雜阿含經』卷一0(大正二•六五中)。
註【2-021】『相應部』(二二)「蘊相應」(南傳一四•二六二)。
註【2-022】『中部』(六四)『摩羅迦大經』(南傳一0•二三七──二三八);『增支部』「四集」(南傳一八•二二 六)等。
註【2-023】拙作『妙雲集』(一一)『性空學探源』(三三)。 [P20]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