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華雨集第五冊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八、『曇鸞與道綽』閱後

  四明石芝曉法師,為一天台宗學者,雖弘揚淨土,與曇鸞、道綽不同。曇鸞 與道綽,判易行與難行,淨土與聖道二門。以為念佛往生,持戒與犯戒,定心與 散心,愚癡與智慧,並承佛悲願而生。易言之,但須念佛,即得往生,犯戒等根 機,不在簡別之列也。淨土與聖道之判,即信願往生與戒定慧──聖道之別。故 其弊,不重戒定慧之聖道,而以往生為純由佛力,善導承其緒餘,所作『觀經四 帖疏』,即有此意。日本學者唐代來華,傳承此善導之法流,乃演出弁髦戒法, 甚至專憑信願,不重持名(蓋以持名而至一心不亂,即由念佛而得三昧,等於聖 道)之真宗。楊仁山老居士曾專書以彈真宗,即於善導之說,致其微詞。日人每 謂念佛法門,有慧遠流,有善導流。然在中國,宋元明以來,漸融此二流,即不 廢聖道而特重信願持名。於曇鸞、道綽等之極端說法,不加尊重。石芝曉法師之 [P128] 雙取慧遠與善導,不取曇鸞與道綽,殆有此意乎?

  講者於曇鸞與道綽,似極贊其對淨土宗之功績,而後舉印光大師之三義以勸 人,適成乖角。蓋若以曇鸞、道綽說為指南,淨土行即不能與台、賢、三論、唯 識、禪、律諸宗相融而行。故知宋元明清之中國佛教,為趣向融合之佛教,淨土 亦由台、賢、禪、律等諸宗相助而日盛。雖世之淨土行者,或以學涉台、賢、禪 等為不專而專提持名,然亦無人敢棄聖道而言淨土,如真宗者之說也。 [P129]

  

九、讀『中國歷代佛教書畫精粹』後

  佛光山文化服務處,寄來『佛光學報』與『中國歷代佛教書畫精粹』第一集 。閑來翻閱『佛教書畫精粹』,覺得在選材與印刷上,都相當的好。但有關書畫 的說明,有幾則是有修改必要的,例如:

  五頁,說明作「元劉貫道:佛像」。這幅畫,有三個人;松樹下有虎伏在地 上;地下的大石上,寫一「佛」字。這幅畫,無疑是禪宗所傳說的,「四祖道信 牛頭山化法融」的故事(可檢讀『傳燈錄』)。頭上有圓光,右手指著石上佛字 的,是道信;對立的是法融;在旁手拿禪杖的,應該是四祖的侍者。這是禪宗祖 師畫,不能說是「佛像」。

  廿一頁,說明作「觀音佛像」。在佛教中,佛與菩薩是有分別的,這應該是 「觀音菩薩像」。 [P130]

  廿八、廿九頁,說明作「百佛來朝」。這是一句不通的話,佛是至高無上的 聖者,怎麼可說「來朝」?來朝見誰呀!這幅畫,並無「朝」見形跡,只是幾位 梵僧在一起而已。不過刊出的只是「部分」,不知全圖的內容如何?

  卅八頁,蘇東坡應是「蘇軾」,說明作「蘇軼」,可能是校對的錯誤。

  七九頁,高雄市楠梓區禪海寺所藏的,是一筆寫成的草書「龍」字。說明作 「千年前唐代普陀山第七代高僧智德大師墨寶」。這是有問題的!普陀山是梁貞 明年間,慧鍔祖師開山的。在唐代,這媮椄O外海漁島,那埵陴臚C代高僧?這 是與佛教史明顯抵觸的。這位「普陀山智德」,是近代人。民國二十二年到二十 五年冬,我在普陀佛頂山慧濟寺閱藏經時,就與他同住在閱藏樓。他是太湖東洞 庭人。曾經擔任普陀的全山知眾;後來任慧濟寺的首座,在閱藏樓閱藏。他有商 務印書館影印的『續藏經』;在影印『續藏經』的請經名單中,就有普陀山智德 的名字。那時,智首座已經六十多歲,還非常健壯。我聽他說起:在民國(十五 ──二十)年間,普陀山大乘禪院的監院,名了×(忘了)。為了修建大殿,到 [P131] 台灣來籌款。當時,約智首座同來。智首座為人寫字,也畫幾筆蘭竹,與人結緣 ,以幫助籌款的進行。這幅一筆龍字,一定是那時寫的,所以保留在台灣。抗戰 勝利,我回到普陀,問起智首座,知道早已離去,在江蘇東海,住持一個有名的 道場(可能是雲臺山)。現在台灣的煮雲法師,勝利後也住過佛頂山的閱藏樓, 不知聽人說起這位智首座沒有?我想,憑紙張與書法,是近代還是古代,行家是 一望而可以看出來的。

  上面這幾則說明,似乎都有問題,特別是第七九頁。佛教太衰了,一般人 ──藝術家也不例外,對佛教的佛、菩薩、羅漢,往往不能明確的辨別,只是隨 意稱呼。我覺得,這部選集也許還要再版,最好能修正一下,那就更完善了。 [P133]

  

一0、印順導師訪問記

──普獻•宏印法師等訪問──

  問:靜坐時,如何靜下來止觀? 答:修道的主體,不外乎止觀,因止觀而成就定慧。或依止而修觀的,也有 依觀而成就止的。但一般來說,真正的觀慧要成就止才能起修的。約達成靜止來 說,方法很多,但基本原則是不變的。第一、要在心理上抓住一事,如一開始就 想什麼都不想,那是一般人所做不到的。這也就是說,先要修「念」。佛法中, 如念佛、念法、念僧等是念,「數息觀」是「安那般那念」,就是念出入息;不 淨觀也是「念不淨」。心要安在所念上,不讓它跑掉,如念佛的,心不離於佛這 一念。能繫念不忘,其他的雜念事自然就沒有了。 [P134]

  第二原則是:如「念」一馳散,就要馬上抓回來──「攝心」。初學習時, 念是一定要馳散的,忽而想這,忽而想那,不可能安住在所念的。心念雖然散失 了,不要心生厭、悔,只要立刻把它抓回來;否則徒增煩惱。念一跑就抓回來( 只怕妄想馳散到別處,而不能警覺);慢慢的念稍一動,就能很快安住所念了, 到最後,不再馳散,心便安靜的住在那堣F。「攝念」如照顧小孩子一樣,不是 一次兩次的,要多次的教導,才會習慣下來,否則打他罵他,也是沒有用的。這 也就是孟子說的:「收其放心而已矣」!經上有一個有趣的比喻說:「心好比小 狗一樣,是到處亂跑的,必須要用一根繩子把它拴在柱子上。起初,它還是亂轉 亂跳,但等到轉無可轉,跳無可跳,也就靜靜睡下來不動了」。修止要修念,修 是「修習」,慢慢地習以成性。心就會靜下來而安住不動了。到後來,只要一坐 ,心就靜下來了。一直到「超作意位」,自然安住,才算是真正成就了。有此靜 止心,再修習觀慧,不斷的修習,不斷地進步,最後到達「止觀雙運」,才能引 發真般若。 [P135]

  問:修行人是否每天靜坐比較好? 答:修行人,能靜坐是最好的,但修行要有善巧。年輕人,體力好,如果思 想不太複雜,靜坐是比較容易靜定的。從前,出家人靜坐的時間很多,在家人事 業忙,每天也沒有太多時間來靜坐。最好,每天靜坐,要有一定的時間,每天規 定在一定的時間,起初時間不要長,而是慢慢地增加。否則,時間長了,坐不住 而勉強,只是增加心煩意亂而已。無論學習什麼,一定要有興趣,靜坐也是一樣 ,不可勉強時間延長,如勉強而引起煩躁,一失去興趣,就成障礙了。在一定的 時間內靜坐,漸漸延長時間,如果坐得好,如法善巧,比一天到晚靜坐的人,不 一定差到那堨h。所以要有一定時間,只因養成習慣性,是很重要的。從前吃鴉 片的人,有的每天在一定的時間堜滮@次,結果六、七天就上癮了;另有一種人 ,今天晚上抽一次,明天早上又抽一次,沒有一定的時間,個把月下來還沒有上 癮,這主要是時間不定,不容易成為習慣。因此,在一定時間內不間斷的實行, 充滿興趣而養成習慣,在修習上是相當重要的。 [P136]

  修定的人,真正得定後,有一種餘力,出定後也仍有輕安愉快的感覺。

  問:修定時如何修緣起空觀? 答:先要深切了解緣起無自性的道理,然後把它「歸納」起來,歸納成原則 性的。比如觀「四句」不可得,天臺宗觀「四生」不可得。如果不理解緣起性空 的要義,那是觀不起來的。從「止」再起「觀」,慢慢的止與觀兩者才可以相稱 ,到達「止觀雙運」。如果光是修觀,或光是修定,那麼沒有定的觀,便是「散 心觀」;而修定不修觀,於佛法上也無多大用處。

  問:如何以『中觀』觀法應用於生活?

  答:「中觀」的觀法,與一般的思維是不同的,它是緣起觀,是達到解脫證 悟的法門。雖不一定要很深的定力,但散心分別,是不能成就觀的。嚴格的說, 中觀的應用,必須在修觀有成就,也就是對緣起有深切的體認,才能應用在日常 生活中。

  在我們還沒有能體悟以前,還只是一般的理解。知道什麼是貪,什麼樣是瞋 [P137] ,什麼樣是順於正理,什麼樣是根本顛倒,經常以緣起來觀察一切,應用於日常 生活,但這跟一般的修養是相近的,只是減少一些煩惱,增加內心的力量,解決 些小困擾。如對快樂的來,知道它是不永久的,依因緣而有的,就可以不會「樂 而忘形」,弄得「樂極生悲」。像這些,處理日常的小事是可以,遇到重大的, 如老病死到來,卻起不了什麼作用。要得到真正的受用,必須在平常修習「止觀 」,對止觀多下功夫。

  問:請導師談談「斷食」?

  答:我個人並沒有斷食的經驗,只是看了一些書。知道在斷食期間,要多喝 水,不要做出力的工作,內心要安靜。這樣,體內積存的廢料,隨身體的消耗而 排泄出去。再漸漸的進食,能促進新陳代謝,有益於健康。但斷食期間,不要太 久,人是不能沒有「食」而生存的。

  問:請導師談「隔陰之迷」?

  答:中國淨土行者所說羅漢有「隔陰之迷」,指死了以後轉世,前世的事都 [P138] 忘了。依『阿含經』來說,證了初果的人,便是真正徹見了真理,那麼便永不退 失。這種「不退」,並非一天到晚都在前,而是像把東西放在自己衣袋堣@樣, 永遠存在於身上。在當時的印度,證初果的在家人不少,他們仍然擁有妻子、兒 女,和事業田產,如普通人一樣,只是他們不會執有實我;對重大的戒不會再犯 了。有時仍不免要「失念」。他們死了以後,往生人間、天上,對前生的修證, 忘記了,這是「隔陰之迷」。但隔陰之迷,怕什麼呢!「七返生死」,在一定期 間內,一定要解脫生死,不會永遠的「迷」下去。所以證果的聖者,是終究不會 退失的。

  證初果的,已經徹見真理,他的煩惱已經去掉了大部份,很多的「迷」(煩 惱)消失了。暫時的「迷」,對他沒有什麼關係。二果也是這樣。至於三果,已 經離欲不往來了,煩惱更要少些,不過有時仍會「失念」。四果阿羅漢,也不免 「失念」,因為他仍留有業報身,還有那麼一點點。但阿羅漢般涅槃,不會有「 隔陰之迷」了。 [P139]

  問:密宗的「雙修法」真能當作修行方法嗎?

  答:說到佛法,我們必須從現實世間來探討。佛法是怎樣出現於我們這個世 界的?當然是二千五六百年以前,從印度釋迦牟尼佛而來的。釋迦佛以前,講修 行,講證悟,印度的外道,也是多的很。但就佛法而言,佛法有超越外道的不共 處,這是從釋迦佛而開始的。「修雙身法才能成佛」,釋迦佛無此說;「淫欲為 道」,是大邪見。若說這是其他的佛,他方世界佛說的,那麼說的是什麼語言呢 ?不管怎麼說,密宗還是用印度語文來記述的。歷史到底是歷史,雖然傳說,記 錄上有些差異,但釋迦佛在什麼時候?佛怎麼說?到了那堙H有那幾位國王、長 者供養?又發生什麼事?……等等,這是實際的,不是理想的。如說釋迦佛說的 是方便,不究竟,出現於千百年後的佛說,才是究竟,那就不好說了。如說到中 國的儒家,總是推源到孔子,如果以孔子所說為方便不究竟,而大談其他的才是 真正儒家,那便是笑話奇談了。

  我們生在欲界,「欲」是生死的根源。古人往往把男女之欲(新生命由此而 [P140] 來)看得非常的神秘,我在『中國古代民族神話與文化之研究』一書中,便提到 了這些。在印度,如遍行外道;在中國,如道家的一部分,都有以兩性交合為修 道的。他們大抵利用固有的文字,而作象徵比喻的暗示,外人不容易了解他說的 是什麼。在「秘密大乘佛法」中,如金剛、蓮華、入定等,都被利用以說明這一 著。依釋迦的「佛法」而言,這都是出發於世間心的生死事。佛教出家的僧團, 是修持清淨梵行的,遠離男女之欲。但出家者多了,如不能正確的理解,內心的 欲念不清淨,慢慢的會引起性心理的變態。對一個修定者而言,如應用念息方便 的,由於重視身體的異常經驗,修脈、修明點,而演為雙身法。在「大乘佛法」 中,已有潛流,如譯『大般涅槃經』的,宣說常樂我淨的曇無讖,就是「善男女 交接之術」的。不過大乘佛教的主流,還是反對這一類的。特別是由於這一類「 幻法」,引起罽賓滅法的法難,為大乘佛教界所痛心疾首的。不過到了西元八、 九世紀,後來居上,成為佛教末期的主流。

  釋迦佛的時代,印度的教派相當多,對於各式各樣的神教,佛是重於啟發感 [P141] 化,採取溫和的革新,而不是強烈的、鬥爭的,即使是批評,也不是攻擊性的。 佛採取印度固有文化中,合於真理、道德,有用的部份,而引入不共世間一般的 ,佛陀自覺的佛法。世俗迷信,多數是不取的,小部分給以新的意義。一般人較 少了解印度神教,如能多知道些,就會知道密宗的內容,大部分是從印度神教轉 化過來的。如「護摩」,就是火供養。原始的宗教莫不如此,當牛羊等被燒時, 發出了氣味,神便接受了。如印度的婆羅門教、猶太教,中國古代宗教,都是如 此。但釋迦佛說法,並不採取這種火供,而說有意義的三火──供養父母名根本 火,供養妻兒眷屬名居家火,供養沙門婆羅門名福田火。可是密宗又攝取了它。 在密宗堙A所供養的許多佛菩薩,其實都是夜叉像、龍王像。這到底是佛的神化 呢?還是神的佛化呢?還是神佛不二呢?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。

  問:大乘講世世修菩薩行,未證悟前應如何堅定菩提心?

  答:大乘的世世修菩薩行,主要是從悲願力說的。若從智慧來說,聲聞也有 類似的說法。如『雜阿含經』說:「若有於世間,正見增上者,雖歷百千生,終 [P142] 不墮地獄」。菩薩具智慧與悲願二者,即使是墮了地獄,也是受罪輕微,一下子 就出來了。不僅菩薩如此,聲聞乘也有相同的意見。例如從前阿闍世王殺父,但 聽聞佛法以後,得了「無根信」,也就是不壞信。雖然定力不足,還是入了地獄 ,但很快就脫離了,所以比喻為「拍球地獄」,如拍球落地,立刻就彈起來了。 菩薩雖未證悟,但具足正見,發願生生世世生於有佛法之處,而得見聞佛法。這 樣的發願,自然不會離開佛法,而能依法修行。若正見與願力增上,即使生在無 佛法處,也不會退失。若是已得「無生法忍」的菩薩,自然更不用擔心了。

  問:如何鑑定是否「證果」?

  答:說到「證果」,約聲聞乘說,就是初果……四果等。證果就成為聖者, 最低限度是對於苦、集、滅、道──四諦能「如實知」,再沒有疑惑,也就是對 佛法僧──三寶有淨信心。這不是想像中的什麼奧秘,而是從修行中達到的「如 實知」。證果的人,對「法」已沒有什麼疑惑。

  就「苦」而言,不單是當前「感受」的苦;如專從當前的感受來說,那就有 [P143] 苦有樂了,也就是有「苦受」、「樂受」。然從現實世間來觀察,從個人以至世 間一切事物,一切是無常的,也就是沒有一法是永琲滿A徹底的,無論怎樣好的 ,也都要起變化。這世間,某些理論與制度,在當時確實有效,受到多數人的擁 護;但事過境遷,失去原來的光輝,自身也可能產生問題,而需要改善。即使人 死升天,但終究要墮落,還是不永琲滿C能夠徹底的、深刻的從「諸行無常」, 而了解到「一切是苦」,這才是佛法所說的「苦」。然依佛法,並非說世間的一 切,一無是處,而是承認有其相對價值的,所以有苦也有樂;但終究是不永久的 ,不徹底的。知道是苦,要了解苦的原因──「集」,然後從正「道」的修習中 ,袪除苦的根源,實現苦的徹底解脫──滅。也就是徹底的解決人生問題,能達 成究竟的理想。

  所以,佛法要在「道」的實踐。了解「無常故苦,苦故無我」,就是「道」 的先導──「正見」、「正思惟」能如實知,便可消除生死根本的煩惱。所以, 真能徹悟真理,證入聖果的,我見等煩惱便斷而不起了。證真理而成聖果,是「 [P144] 自覺自知」的;沒有修證的凡夫,是不能鑑定他是否證果的。惟有更高的證入者 ,才能鑑定他,如釋迦佛能知弟子們是否已經證果了。(記錄者:陳正蟄) [P145]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