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妙雲集上編之六『攝大乘論講記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
第二項 抉擇賴耶為染淨依
甲 總標 如是已安立阿賴耶識異門及相,復云何知如是異門及如是相,決定唯在阿賴 耶識非於轉識?由若遠離如是安立阿賴耶識,雜染清淨皆不得成:謂煩惱雜染, 若業雜染,若生雜染皆不成故;世間清淨,出世清淨亦不成故。

  上來「已安立阿賴耶識」的「異門及」其三「相」,主要在說明分別自 性為諸法的所知依。建立賴耶為所知依,目的就是為所知的雜染清淨諸法作 [P111] 所依止。在小乘學者看來,安立賴耶的異門及因相果相等,都可以建立在轉 識中或色心中,無須別立阿賴耶識,所以問:「云何知如是異門及如是相, 決定唯在阿賴耶識」,不在其餘的「轉識」呢?大乘學者的見地,如果「離 」了像上面「安立」的「阿賴耶識」,那就有「雜染清淨皆不得成」的過失 。雜染有「煩惱」、「業」、「生」三種差別;清淨有「世間清淨、出世清 淨」的二種不同。下面要別別破斥餘部的計執,顯出安立在賴耶識中的必要 ,也就更確立了賴耶的確實性。這些破斥,與成唯識論的十理證明賴耶,可 以比較研究。

  
乙 煩惱雜染非賴耶不成
一 轉識為煩惱熏習不成 云何煩惱雜染不成?以諸煩惱及隨煩惱熏習所作彼種子體,於六識身不應理 故。所以者何?若立眼識貪等煩惱及隨煩惱俱生俱滅此由彼熏成種非餘:即此眼 識若已謝滅,餘識所間,如是熏習,熏習所依皆不可得,從此先滅餘識所間,現 [P112] 無有體眼識與彼貪等俱生,不應道理,以彼過去現無體故。如從過去現無體業, 異熟果生,不應道理。又此眼識貪等俱生所有熏習亦不成就:然此熏習不住貪中 ,由彼貪欲是能依故,不堅住故。亦不得住所餘識中,以彼諸識所依別故,又無 決定俱生滅故。亦復不得住自體中,由彼自體決定無有俱生滅故。是故眼識貪等 煩惱及隨煩惱之所熏習,不應道理;又復此識非識所熏。如說眼識,所餘轉識亦 復如是,如應當知。

  現在且討論煩惱雜染,為什麼離了賴耶就不能成立?因為離了賴耶,「 諸煩惱及隨煩惱(煩惱就是根本六煩惱,隨煩惱就是大中小的三品隨惑)熏 習所作」的那些「種子體」,如果說「於六識身」中攝藏,決定是「不應理 」的。現在且拿眼識來說:如主張「眼識」為所熏習,它與能熏的「貪等煩 惱及隨煩惱俱生俱滅」,「此」眼識「由彼熏」習而「成」煩惱的「種」子 ,「非餘」耳識等,乃至更不須阿賴耶。但這受熏的「眼識」現行,「若已 」剎那落「謝滅」去,立刻有「餘識」生起,為餘識「所間」隔,那眼識顯 [P113] 然已不能一味相續了。熏習必然攝持在所熏的相續中,現在所熏的眼識既然 沒有現在,熏習怎又能獨存?這樣,「熏習」的種子,及「熏習所依」的眼 識,都「不可得」。如果說:從這前「先滅」去了的,為「餘識所間」隔了 的,「現」在並「無有體」的「眼識」,因眼識的生起而「與彼貪等俱生」 ,這怎麼合理呢?因眼識早已「過去」,「現」在並「無」實「體」呀!譬 如說從「過去」久遠「現」在「無」有「體」的「業」力,而能引「生」新 的「異熟果」,這自然是不合理的。

  不但貪等煩惱的熏習不成,就是與「貪等俱生」的「眼識」,這與貪等 俱生眼識「所有」的「熏習亦不成就」。為什麼呢?因眼識所有的熏習,無 有所熏的依住處。這眼識的「熏習」,當然「不住貪中」,因為「貪欲是能 依」的不自在之心所;並且它「不」能一類相續的「堅住」,後念或者就有 善心的生起。也不能說眼識的熏習,「住所餘識中」,因為其餘的耳等「諸 識」,彼此間的「所依」,是各各差「別」的,既不是前後一味相續,怎可 [P114] 以受熏呢?並且眼識與耳識等,「又無決定俱生俱滅」義;經部不承認二識 同生,那當然不能為眼識熏習的所依。眼識的熏習,也「不得住」在眼識「 自體中」,因為既是「自體,決定無有俱生俱滅」的。總之,「眼識」決不 能成為「貪等煩惱及隨煩惱之所熏習」;同時,「此」眼「識」也決「非( 眼等)識所熏」習的。「如說眼識」不能受煩惱的熏習,與貪等俱的眼識自 身也無所熏習,「所餘」耳等諸「轉識,亦復如是」不能受熏,「如」其所 「應」知的道理,應當加以比類了解,這裡不再一一的別說了。

  
二 離欲後退煩惱雜染不成 復次,從無想等上諸地沒來生此間,爾時煩惱及隨煩惱所染初識,此識生時 應無種子,由所依止及彼熏習並已過去,現無體故。

  這是明離欲識退生下界的初生染識不成。如「從無想等上」界「諸地」 死「沒,來生此間」欲界的天人,他那初生的一念識,就是為欲界「煩惱及 隨煩惱所染」所繫而屬於欲界的「初識」,從何而生呢?上界諸天的有情, [P115] 久已滅卻了下界的染識,也就因他離卻下界的染識,才得上生色無色界。現 在從上界又還生到下界來,那為欲界惑所染所繫的初生「識生時」,豈不是 「無種子」而生嗎?因為欲界染識熏習的「所依止」的六識,「及彼」煩惱 的「熏習」,都「已過去」,「現無」自「體」。現無自體的過去染識,當 然不能為初生染識的生因。所以非承認有阿賴耶識持雜染種,相續來現在不 可。上界有情雖沒有欲界染識,但這染識的種子,阿賴耶中還是存在。待到 上界壽盡還生下界時,那染識就可從賴耶中的種子生起現行了。

  
三 對治識生煩惱雜染不成 復次,對治煩惱識若已生,一切世間餘識已滅,爾時若離阿賴耶識,所餘煩 惱及隨煩惱種子在此對治識中,不應道理。此對治識自性解脫故,與餘煩惱及隨 煩惱不俱生滅故。復於後時世間識生,爾時若離阿賴耶識,彼諸熏習及所依止久 已過去,現無體故,應無種子而更得生。是故若離阿賴耶識,煩惱雜染皆不得成 。 [P116]

  再從無漏心生以後的煩惱上去推察:「對治煩惱識」,就是無漏心最初 生起,小乘在初果,大乘在初地。這對治心「若已生」起,那時,「一切世 間」有漏的「餘識」,都「已滅」去,像光明與黑暗一樣,不能同時並存。 可是,對治識初生,祗是對治見道所斷的煩惱,修道所斷的煩惱是對治不了 的,還是存在。這時,假使「離阿賴耶識」的持種以外,那修道才能對治的 ,見斷「所餘」的「煩惱及隨煩惱種子」,在什麼地方呢?若說就「在此對 治識中」,這是「不」合「道理」的。「此對治識」的「自性」是「解脫」 離繫的,它怎能攝持有繫縛的惑種?如果說攝持染種,又怎麼說自性解脫? 並且受熏持種者,必須與能熏俱生俱滅,對治識「與餘煩惱及隨煩惱」的能 熏現行「不俱生滅」,它怎能攝藏其餘修道所斷的種子呢?這樣,所餘的煩 惱種,不是要因無所依住而散失了嗎?修道的惑種,必然還在,還在有漏識 中,這有漏識就是阿賴耶。

  「復於後時」,就是在得了對治識以後。小乘或大乘,在見道後,出無 [P117] 漏觀的時候,有漏的「世間識」還要「生」起。這時,假使「離阿賴耶識」 為它的能生因,那世間識的「諸熏習及所依止」的六識,「久已過去,現無 體」性,那出觀以後的有漏六識,「應無種子而更得生」!若許無種而可生 ,也該許可無學聖者還要轉成凡夫,這過失太大了!

  由上種種的道理看來,可見必須建立阿賴耶識,作為煩惱雜染的所依。 假使想「離阿賴耶識」以外,另行建立,那結果,是「煩惱雜染皆不得成」 立。

  
丙 業雜染非賴耶不成 云何為業雜染不成?行為緣識不相應故。此若無者,取為緣有亦不相應。

  假使沒有阿賴耶識,十二緣起支中的行緣識及取緣有皆不得成。十二緣 起,或約三世說,或約二世說,一世說。約二世說:前十支從無明到有是現 在(或過去)因,生老死二支是未來(或現在)果。本論是採取二世說的。

  怎麼說「行為緣識不相應」呢?如現在起身口意的三業是行支;這業行 [P118] 與賴耶俱生俱滅,熏成業種,攝藏於賴耶中,這就是識支。因業行而有賴耶 識種,叫行緣識。若不談阿賴耶識,這業力熏成的識中業種,就是行緣識的 『識』是什麼呢?不能說是六識,六識是有間斷,不堅固,前後相違差別的 ,不能受熏成種。所以說除阿賴耶,行緣識不成。

  怎麼說「取為緣有亦不相應」呢?取是四取,有是臨近招感後有果報的 有支熏習。賴耶識中的業種子,由取力的熏發,使它成為感受後有果報的有 支熏習,這叫取緣有。假使不立阿賴耶識,就是沒有從業所有的業種,沒有 業種,取又熏發那個呢?又有什麼東西因取而名為有呢?所以說取緣有不成 。行是現業,有是成熟的業種,都在現世說。若不許有阿賴耶識,這業雜染 就不得成立。

  
丁 生雜染非賴耶不成
一 約生位辨
1 約非等引地辨 [P119]

  
A 結生相續不成 云何為生雜染不成?結相續時不相應故。若有於此非等引地沒已生時,依中 有位意起染污意識結生相續,此染污意識於中有中滅,於母胎中識羯羅藍更相和 合。若即意識與彼和合,既和合已依止此識於母胎中有意識轉。若爾,即應有二 意識於母胎中同時而轉。又即與彼和合之識是意識性,不應道理,依染污故,時 無斷故,意識所緣不可得故。設和合識即是意識,為此和合意識即是一切種子識 ?為依止此識所生餘意識是一切種子識?若此和合識是一切種子識,即是阿賴耶 識,汝以異名立為意識。若能依止識是一切種子識,是則所依因識非一切種子識 ,能依果識是一切種子識,不應道理。是故成就此和合識非是意識,但是異熟識 ,是一切種子識。

  生雜染不成,就是在一期生命的初生到命終的異熟果上,證明必有阿賴 耶識的存在,現在且就非等引地的「結相續時不相應」來說。等引,印度話 是三摩呬多,是色無色界的定名,通於有心無心,離開昏沈掉舉平等所引的 [P120] 定心,叫等引;或說等的本身就是定,由定引發功德,所以叫等引。簡單說 ,等引地就是上二界,非等引地就是欲界。結生相續,是後生接續前生。在 結生相續的過程中,必須有阿賴耶識,假使沒有,結生相續是不可能的。

  如有眾生在「此非等引地」的欲界死「沒已」後,仍在非等引地的欲界 受「生時」,死有與生有之間,有中有身,「依中有位」的「意」根,「起 染污意識」,而作「結生相續」的活動,這「染污意識」緣生有境而起瞋或 愛。它「於此中有中」剎那「滅」後,就進入生有位,「於母胎中識羯羅藍 更相和合」。和合就是父精母血的羯羅藍,與入胎的識事相互結合,成為新 生命的自體。當最初和合時,唯有異熟識,攬赤白二渧為所依,而攝受為自 體,完成結生相續的工作。假使不承認有阿賴耶識,誰與羯羅藍和合呢?假 若說:「即意識與彼」父精母血「和合」,「既和合」了以後,又「依止此 」和合的意「識」,「於母胎中」復「有意識轉」起,那麼,「即應有二意 識於母胎中同時而轉」了。最初入胎時的意識,有攝受生命自體的力量,當 [P121] 然 不能失掉,依止它再生起一個意識,這不是同時有兩個意識嗎?在一身中 ,同時有兩個意識生起,這是不可能的,契經中有明白的證據。並且這「與 彼」羯羅藍「和合之識」,說它是「意識性」,是根本「不應道理」的。為 什麼?(1)「依染污故」:中有末心的意識,緣生有而起瞋愛,是染污的 ;入母胎的三事和合識,就依止這染污意識而生。結生相續識的所依識,必 定是依染污而起的,但一般的意識卻不然,不一定是依染污的,有時也依不 染污。所以入胎和合識與意識有其不同,不應說它是意識性。(2)「時無 斷故」(隋譯:此句與上文的依染污故,合為一句):結生相續的和合識從 入胎到老死,在一期生命中,是相續不斷的,意識卻有時間斷,像無想定等 ;可見和合識與意識不同。(3)「意識所緣不可得故」:意識的所緣,明 了可得,但母胎中的和合識,所緣境是不可知的。緣境不可知的和合識,自 然不是緣境明了可得的意識性了。雖然上座部說有所緣行相不可知的細意識 ,但這在唯識家看來,那就是阿賴耶識,不過名字不同罷了。 [P122]

  縱然退一步承認這「和合識即是意識」,那麼,還是「此和合意識即是 一切種子識」呢?還是以這和合意識為依止,「依止此識所生」的「其餘意 識是一切種子識」呢?若說「和合識是一切種子識」,那和合意識「即是」 大乘所說的「阿賴耶識」,不過你不歡喜稱它阿賴耶,「以異名立為意識」 罷了。若說依止和合識所生的「能依止識是一切種子識」,那就很可笑了! 「所依」止的和合「因識非一切種子識」,所生的「能依果識」,反稱它「 是一切種子識」,這樣因果倒置,怎麼合乎「道理」?這樣,「成就」這與 羯羅藍「和合識非是意識,但是」阿賴耶果相的「異熟識」與因相的「一切 種子識」。

  
B 執受根身不成 復次,結生相續已,若離異熟識,執受色根亦不可得。其餘諸識各別依故, 不堅住故,是諸色根不應離識。

  有情受生,所得的色根,從出胎到老死,在一期生命中,不爛不壞,這 [P123] 是阿陀那識執取的力量。假使「離異熟識」,在其餘的轉識中求這「執受色 根」的功能,是決定「不可得」的。為什麼呢?「其餘諸識各別依故」:色 等五根,是眼識等各別的所依;如眼識依眼根,這眼識充其量也只能夠執受 眼根。它既不依耳等根,自然也不能執受它們;耳識等也是這樣。「不堅住 故」:諸識縱能各自執受自己所依根,但或起或不起,常被餘識所間斷,間 斷時又有誰去執受呢?轉識雖不能遍執諸根,不能痡`執受諸根,但諸色根 卻是這樣相續不壞,必有它的執受者。所以應信受「是諸色根,不應離識」 ,勿以為離開了能執受的識,諸色根還可以靈活的存在。離了識的執受,色 根便要爛壞。死人和活人的差別,就在於有無識在執受根身。必有執受的識 ,既不是轉識,那就非承認阿賴耶識的存在不可。

  
C 識與名色互依不成 若離異熟識,識與名色更互相依,譬如蘆束相依而轉,此亦不成。

  契經說:『識緣名色,名色緣識,如是二法展轉相依,譬如蘆束俱時而 [P124] 轉』。假使「離異熟識」,那「識與名色」的「更互相依,譬如蘆束相依而 轉」的聖教與事實,就不得成。識,是阿賴耶識;名,是非色的受等四蘊, 轉識也都攝在名中;色,是羯羅藍。名色以識為緣,識又以這名色為所依止 ,相續而轉。假使沒有根本識,與名色相依而轉的識是什麼呢?若說識是意 識,名中的識蘊是五識身,這也是講不通的,因為羯羅藍位,還沒有前五識 。有識支的識,有名中的識,同時相依,如二蘆束,不能說它同是一識。這 樣,非在名中的意識以外,別立異熟識不可。

  
D 識食不成 若離異熟識,已生有情,識食不成。何以故?以六識中隨取一識,於三界中 已生有情能作食事不可得故。

  資養增益維持有情的生命,叫食。凡是有情,不能無食,所以經上說: 『一切有情皆依食住』。佛陀說食有四種:段食、觸食、思食、識食;前三 種食且不談。由於有漏識的執受,一期的生命,才相續而住,不死不壞,因 [P125] 此,識有維持有情生命資養有情根身的作用,所以叫識食。假使「離異熟識 ,已生有情」的「識食」,就「不成」立。因為六識在無心位中有所間斷, 在有心位中也隨著所依根、所緣境、三性、三界、九地等種種差別而轉變; 所以這不遍三界不畬犰釭滿u六識中」,「隨」便「取」那「一識」,把它 作為是「三界中已生有情能作食事」的識,是絕對不可能的。因此,諸轉識 以外,必另有一類不易,畬优裗礡A遍於三界,執持身命的異熟識在。

  
2 約等引地解
A 結生心種子不成 若從此沒,於等引地正受生時,由非等引染污意識結生相續,此非等引染污 之心,彼地所攝,離異熟識,餘種子體定不可得。

  前從非等引地(欲界)的受生,說明異熟識的存在;這裡再約等引地( 色無色界)來說:如有有情「從此」欲界死了在「等引地」的色界或無色界 去受生,當他結生相續的「正受生時」,一定「由非等引」(散心)的「染 [P126] 污意識」去「結生相續」。這結生心,是中有的末心,它繫著上界的定味而 起愛著,所以必是染污的散心。這「非等引」的散心,不屬於非等引地(欲 界),它是為上界煩惱所繫而屬於「彼」等引「地所攝」的。這受生的染污 意識,從何而生呢?若說在欲界臨死的一剎那中帶有種子,可是欲界死沒的 那一念是非等引地心,受生的是等引地心,二者不能俱生俱滅,怎能受熏而 成為上界的染心種子?若說在定地受生的初一剎那心帶有種子,可是,種是 生現義,種子是因,有種是持種義,種子是果。把一剎那心的種,看為種( 能)與有種(所),理論上如何可通?若說過去生中所得的色界心,為現在 的色界心作種子,這更不成,能攝持那色界熏習的轉識(他不承認賴耶), 早已長時間斷,種子又在那裡立足?若以為轉識間斷,不成種子,熏習是住 在色根中的,這不但下界的色根不能為上界的心種,色根也不是所熏法。「 離異熟識」,不論以其「餘」的那一法作「種子體」,決「定不可得」,所 以必須承認有阿賴耶識,無始時來,攝持上界繫心的熏習,從這熏習,生起 [P127] 上界的結生相續心。

  
B 染善心種不成 復次,生無色界,若離一切種子異熟識,染污善心應無種子,染污善心應無 依持。

  上面講的等引地受生,是通約上二界說的,現在單就無色界來說。「生 無色界」的有情,假使「離一切種子異熟識」,那麼,這無色界的「染污善 心」,就「應無種子」為它的生起之因,「應無」生起它的所「依持」法了 。除異熟識以外,其它的一切,都不能合乎攝持種子的定義,唯有阿賴耶識 攝受種子,染污善心才能各從自種生。這裡所說的善心,是指無色的三摩地 心,貪著愛味這三摩地的,是染污心。無性把種子與依持分開,前者約種子 賴耶說,後者約現行賴耶說。世親以為種子就是所依止,有種子就有依止, 種子沒有,依止也不可得。依世親的解釋,所知依,就是依於種子,種子指 能生性,依指現行從種子生,有依和種子二名,其實還是一件事。 [P128]

  
C 出世心異熟不成 又即於彼若出世心正現在前,餘世間心皆滅盡故,爾時便應滅離彼趣。若生 非想非非想處,無所有處出世間心現在前時,即應二趣悉皆滅離。此出世識不以 非想非非想處為所依趣,亦不應以無所有處為所依趣,亦非涅槃為所依趣。

  前從界地的不同,辨明賴耶的存在,這裡再就有漏無漏的不同來說。「 又即於彼」無色界天上的有情,前五識是沒有的,如果不承認異熟識,那就 只有第六意識。這樣,無色界有情,在無漏「出世心正現在前」的時候,除 這現前的無漏心外,其「餘」的一切有漏「世間心,皆滅盡」了,也「便應 」該「滅離彼」無色界「趣」的異熟,不再繫屬於無色界。異熟總果報體, 是建立在識上的,生在某一趣,就有某一趣的異熟識,無色界無漏心現前, 如果不立賴耶為異熟體,那就沒有異熟趣的世間心,這豈不就要不由功用, 證得無餘涅槃,而超出三界嗎?然而事實上卻並不如此。要避免這重大的過 失,應建立異熟賴耶識。 [P129]

  再單從無色界最高級的非想非非想處的有情來說:非非想定,是不能引 發無漏慧的,所謂『無漏大王,不在邊地』。因為非非想定的有情,心識闇 鈍,觀行微劣的緣故。「若生非想非非想處」,要斷非非想的煩惱,非依下 地無所有處等定生起無漏心不可。當這「無所有處出世間心現在前時」,如 果沒有異熟識,那它屬於那一趣呢?「即應二趣悉皆滅離」。這無漏的「出 世識」,是依無所有處定生,當時沒有非非想繫的有漏心,所以「不以非想 非非想處為所依趣」。他還是非想非非想處的有情,所以也「不應以無所有 處為所依趣」。又不可說「涅槃為所依趣」,這無漏心現前的時候,還是有 餘依的,不是究竟無餘依的涅槃,並且涅槃也不是有情所依的異熟體。這三 者皆不可為所依趣,而他必然還有異熟的趣體,這不能不依於異熟識了。

  
二 約死位辨 又將沒時,造善造惡,或下或上所依漸冷,若不信有阿賴耶識,皆不得成。 是故若離一切種子異熟識者,此生雜染亦不得成。 [P130]

  死,是生命最後崩潰的階段,嚴格的說,是最後的一念。它是『有』( 生命的存在),不要誤解為死後。有情的生命「將」告結束的死「沒時」, 因「造善造惡」而有「或下或上」的「所依漸冷」的不同。若這有情生前是 造善的,他所依的身體,就從下漸漸的冷到心;若生前是造惡的,就從上漸 漸的冷到心:到了心窩,才徹底的全身冷透了。這所依的漸冷,表顯識的漸 離,生命也就漸漸的完了。經說『壽煖識三,更互依持』。煖沒有了,知道 是識再不持色根;從這執持的一點,可以有力的證明阿賴耶。「不信有阿賴 耶識」,那以什麼為執持壽煖而最後離身的識呢?「是故」以下,總結生雜 染非依賴耶不可。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