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妙雲集下編之四『淨土與禪』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五 彌勒中心的淨土觀

 一 阿彌陀

[P21]

  古人說:「諸經所讚,盡在彌陀」,這是的確的。大乘經廣說十方淨土,但 特別著重西方阿彌陀佛的極樂淨土。阿彌陀的淨土,可說是大乘淨土思想的歸結 。中國佛教特別宏揚西方淨土,這不是沒有理由的。依佛法說,佛法是平等的, 一切佛所證悟的,福德、智慧、大悲、大願,一切是平等的。所以,如說阿彌陀 佛立四十八願,或說彌陀特別與此土有緣,這都不過是方便說。那末、為什麼在 無邊的淨土中,無邊的佛中,大乘經特別讚歎西方淨土與阿彌陀佛?這是值得研 究的。

  梵語amita,譯為無量。阿彌陀佛──無量佛的含義,應有通有別。通,指 一切佛,即無量無數的佛。在佛法的宏傳中,無量佛的意義特殊化了,成為指方 立向的,專指西方極樂世界的阿彌陀佛。這通別二義,雖沒有明文可證,但確是 顯然可見的。今舉二部經來證明:一、『觀無量壽佛經』,這是專明觀西方極樂 世界的依正莊嚴的。第九觀,觀阿彌陀佛的色身相好。於觀想成就時,經上說: 「見此事者,即見十方諸佛」。「作是觀者,名觀一切佛身」。意思是說,見阿 [P22] 彌陀佛,即是見十方一切諸佛。觀阿彌陀佛,即是觀十方一切諸佛。二、『般舟 三昧經』,這也是專明阿彌陀佛的念佛三昧。本經一名『十方現在佛悉在前立定 經』。修觀成時,經婸﹛G「現在諸佛悉在前立」。專觀阿彌陀佛,而見現在一 切佛,這與觀經的「見此事者,即見十方諸佛」,完全一致。由此可見,觀阿彌 陀──無量佛,即是觀一切佛。雖然以阿彌陀佛為一佛的專名,但對於這一切佛 的通義,也還保存不失。阿彌陀,在一切佛中,首先得到名稱的優勢。這在大乘 佛法的「一切即一,一即一切」的意義中,是容易理解的。阿彌陀佛的為人所特 別讚歎宏傳,這是重要的理由。

  在梵語amita的後面,附加a^bha─amita^bha,譯義即成無量光。無量光, 是阿彌陀佛的一名。仔細研究起來,阿彌陀佛與太陽,是有關係的。印度的婆羅 門教,有以太陽為崇拜對象的。佛法雖本無此說,然在大乘普應眾機的過程中, 太陽崇拜的思想,也就方便的含攝到阿彌陀中。這是從那堛器D的呢?一、『觀 無量壽佛經』,第一觀是落日觀;再從此逐次觀水、觀地、觀園林、房屋,觀阿 [P23] 彌陀佛、觀音、勢至等。這即是以落日為根本曼荼羅;阿彌陀佛的依正莊嚴,即 依太陽而生起顯現。「夕陽無限好,祇是近黃昏」,這是中國人的看法。在印度 ,落日作為光明的歸宿、依處看。太陽落山,不是沒有了,而是一切的光明,歸 藏於此。明天的太陽東昇,即是依此為本而顯現的。佛法說涅槃為空寂、為寂滅 、為本不生;於空寂、寂靜、無生中,起無邊化用。佛法是以寂滅為本性的;落 日也是這樣,是光明藏,是一切光明的究極所依。二、『無量壽佛經』(即『大 阿彌陀經』)說:禮敬阿彌陀佛,應當「向落日處」。所以、阿彌陀佛,不但是 西方,而特別重視西方的落日。說得明白些,這實在就是太陽崇拜的淨化,攝取 太陽崇拜的思想,於一切──無量佛中,引出無量光的佛名。

  若在梵語amita後面,附加a^yus─amita^yus,譯義即是無量壽,這也是阿 彌陀佛的一名。大乘經堭`說:佛是常住涅槃的,佛入涅槃,不是灰身泯智的沒 有了,這和日落西山的意義一樣。所以佛的壽命,是無量無邊的。佛的常住、無 量壽,也是一切佛所共同的。 [P24]

  總合的說,阿彌陀──無量,這是根本的,『般舟三昧經』如此。說為無量 光,如『鼓音聲王陀羅尼經』的阿彌多婆耶。無量壽,如『無量壽佛經』。光是 橫遍十方的,這如佛的智慧圓滿,無所不知。大乘經每於佛說法前,先放光,即 是象徵慧光的遍照(波斯、印度宗教,都崇拜火光,也是看作生命延續的)。光 明,在一般人看來,是象徵快樂、幸福、自由的。佛法的智慧光,即含攝福德莊 嚴的一切自在、安樂。依世間說,世間都希望前途是光明的,是無限光明的。無 限光明──幸福、安樂、自由的希望中,充滿了無限的安慰,這是人類的一致企 求。無量壽,壽是生命的延續。眾生對於生命,有著永久的願望。因此、耶教教 人歸依上帝得永生;道教教人求長生不老。人人有永恆生命的願望,這是外道神 我說的特色。人類意識中的永恆存在的欲求,無論是否確實如此,但確是眾生的 共欲。這在大乘佛法中,攝取而表現為佛不入涅槃的思想。不入涅槃,即是常住 ,也即是對於眾生要求無限生命的適應。佛的光明是橫遍十方的;佛的壽命是豎 窮三際的。在無限的光明、無限的壽命中,既代表著一切諸佛的共同德性;又即 [P25] 能適應眾生無限光明與壽命的要求。因此、阿彌陀,不但一切即一、一即一切的 等於一切諸佛;而無限光明、無量壽命,確能成為一切人的最高崇拜。在後期的 密宗的大日如來,也即是以太陽的光明遍照而形成的(太陽,在世俗中就是永恆 的光明)。現代修持淨土的,每著重在極樂世界的金沙布地、七寶所成等,這在 彌陀淨土的思想中,顯見是過於庸俗了。

  無量,無量光,無量壽,為阿彌陀佛的主要意義。但在阿彌陀佛思想的流傳 中,又與「阿彌唎都」相融合,如『拔一切業障得生淨土陀羅尼』(簡稱「往生 咒」)所說的「阿彌唎都」。「阿彌唎都」am!rta,(或音譯為阿蜜多),為印 度傳說中的「不死藥」(中國人稱為仙丹)譯為甘露。佛法中用來比喻常住的涅 槃,所以有「甘露味」,「甘露門」,「甘露道」,「甘露界」,「甘露雨」等 名詞。阿彌唎都,音與阿彌陀相近;而意義又一向表示永恆的涅槃,與阿彌陀的 意義相合,所以到密宗就或稱為「阿彌唎都」了。 二 阿彌陀與阿 [P26]

  要理解阿彌陀佛的偉大,應從比較中去發明。今先從阿彌陀與阿的關係來 說。在十方淨土中,有二處是古典而又重要的:一、東方的妙喜世界(或稱妙樂 國土)。有佛名阿──不動。二、西方的極樂世界,有佛名阿彌陀。阿佛土 ,與『大般若經』、『維摩詰經』等,有密切關係,著重在菩薩的廣大修行而智 證如如。漢末,就有『阿佛國經』的譯本。經中說:此佛以廣大行願成就的世 界,是非常清淨莊嚴的;阿佛般涅槃後,有香象菩薩位居補處。『般若經』著 重菩薩大智,說到他方佛土,即以東方阿佛土,香象菩薩等為例。阿難及一切 大眾,承如來力,見東方阿佛土。『維摩詰經』,發揚菩薩大行,莊嚴佛國。 這在『維摩詰經』的「見阿佛國品」,說到維摩詰是從阿佛土沒而來生此間 的。時會大眾,以維摩詰力,見東方阿佛國。這是大乘初興於東方的古典的佛 淨土。談到往生阿佛國的經典,還有許多,不過沒有阿彌陀佛極樂世界的普遍 。求生阿佛土,雖不專重念佛,但也有說到,著重在勝義智慧的體證空寂── 法身。如『維摩詰經』說到觀佛時說:「觀身實相,觀佛亦然」。『阿佛國經 [P27] 』也說:「如仁者上向見(虛)空,觀阿佛及諸弟子等並其佛剎,當如是」。 一切法如虛空,即一切是法性、法身;這是與般若的思想相應的。中國流行的大 乘佛教,重視念佛及淨土,但對於這一方面,是太忽略了。

  阿彌陀佛,可說與『華嚴經』「入法界品」有關。「入法界品」末,普賢菩 薩十大願王的導歸極樂,雖譯出極遲,但確是早有的思想。佛陀跋陀羅譯的『文 殊師利發願經』,即普賢行願品的頌文。此外、如東晉譯的『文殊師利悔過經』 ,『三曼陀跋陀羅(普賢)菩薩經』,意義也與「行願品」一樣:往生極樂世界 。如「懺悔文」稱阿彌陀佛為「法界藏身阿彌陀佛」,無量壽佛經的列眾序德中 ,說具「普賢行」。這都可見阿彌陀佛與『華嚴經』「入法界品」──「普賢行 願品」的關係。『華嚴經』的「入法界品」,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第一位善知識 ,就是念佛法門。念佛的國土、名號、相好、降生、說法等,是從假相觀著手的 ,這與『般若經』及『觀阿佛國經』的著重在真空觀,見一切法如即見如來, 法門多少不同。『華嚴經』「兼存有相說」,這與後起的密宗,及極樂淨土思想 [P28] ,都有深刻的關係。『維摩詰經』,一名『不可思議解脫經』。「入法界品」, 名『大不可思議解脫經』,這也是極有意義,而值得注意的。

  再綜合來說:有『月明童子經』,說月明菩薩,先發心修行求生阿佛國; 從阿佛國沒,再生阿彌陀佛國。另有『決定總持經』,說到月施王供養辨積菩 薩本生。這位辨積菩薩,即是東方世界阿佛;而月施王,即是西方阿彌陀佛。 從這二部經看來,是先阿而後阿彌陀的。然『賢劫經』說:無憂悅音王,供養 護持無限量寶音法師。法師即阿彌陀佛;王即阿佛;王的千子,即賢劫千佛。 這於賢劫千佛以前,合明阿彌陀佛與阿佛;阿彌陀是先於阿的。東西二方所 表現的淨土雖有不同,然從全體佛法說:阿譯為不動,表慈悲不瞋,常住於菩 提心;依般若智,證真如理,這是重於發心及智證的。阿彌陀譯為無量,以菩薩 無量的大願大行,如『華嚴經』所說的十大願行,莊嚴佛果功德;一切是無量不 可思議。無量──無量壽、無量光,著重佛的果德。所以阿彌陀佛淨土,為佛果 的究竟圓滿;阿佛淨土,為從菩薩發心得無生法忍。這二佛二淨土,一在東方 [P29] ,一在西方。如太陽是從東方歸到西方的,而菩薩的修行,最初是悟證法性── 發真菩提心,從此修行到成佛,也如太陽的從東到西。阿佛國,重在證真的如 如見道。阿彌陀佛國,重在果德的光壽無量。這在密宗,東方阿為金剛部,金 剛也是堅牢不動義。西方阿彌陀為蓮花部,也有莊嚴佛果的意義。所以、這一東 一西的淨土,是說明了菩薩從初發心乃至成佛的完整的菩提道。也可解說為彌陀 為本性智,而起阿的始覺(先彌陀而後阿)。但現在的念佛者,丟下阿佛 的一邊,著重到西方的一邊,不知如來果德的無量,必要從菩薩智證的不動而來 ;惟有「以無所得」,才能「得無所礙」。忽略了理性的徹悟,即不能實現果德 的一切。所以特重西方淨土,不能不專重依果德而起信。不解佛法真意的,不免 與一般神教的唯重信仰一樣了。在大乘佛教的健全發展中,大乘行者的完整學程 中,理智的徹悟與事相的圓滿,是二者不可缺一的。印度佛教,即漸有偏頗的傾 向;中國的佛教,始終是走向偏鋒,不是忽略此,就是忽略彼。如禪者的不事漸 修,三藏教典都成了廢物;淨土行者的專事果德讚仰,少求福慧雙修,不求自他 [P30] 兼利,只求離此濁世,往生淨土。阿彌陀佛與淨土,幾乎婦孺咸知;而東方的阿 佛國,幾乎無人聽見,聽見了也不知道是什麼。這是淨土思想的大損失!

 三 阿彌陀與彌勒

  阿彌陀佛有淨土,彌勒菩薩也有淨土,現在從這二種淨土的關係來說。前面 曾談到,彌勒菩薩與月亮有關;阿彌陀佛與太陽有關。月亮和太陽的光明是不同 的:阿彌陀佛如太陽的光明,是永恆的究竟的光明藏。彌勒菩薩如月亮的光明, 月亮是在黑暗中救濟眾生的。西方淨土,代表著佛果的究竟的清淨莊嚴,彌勒淨 土代表著在五濁惡世來實現理想的淨土。也可以說:西方淨土是他方淨土,容易 被誤會作逃避現實;而彌勒淨土是即此世界而為淨土。阿彌陀佛是十方諸佛的特 殊化;彌勒菩薩也是這樣的,雖不是十方諸佛的特殊化,然是此世界中一切佛的 特殊化。這個世界,此時稱為賢劫,在賢劫中有千佛出世。『正法華經』說:「 臨壽終時,面見千佛,不墮惡趣。於是壽終生兜率天」。命終的時候,面見千佛 [P31] ,即是賢劫千佛;生兜率天,即是往生彌勒淨土。依『觀無量壽佛經』等修阿彌 陀佛觀,可見十方現在佛;生西方極樂世界。而此界的賢劫千佛,淨土的實現, 與兜率淨土相等。賢劫千佛,也是佛佛平等的。面見千佛,昇兜率天,如與見現 在一切佛,生極樂國比觀,即容易明白。約佛果功德的究竟圓滿說,彌勒淨土是 不如彌陀淨土的;約切身處世的現實世界說,賢劫中人,是希望這個世界的苦痛 得到救濟,那末月光童子出世與彌勒淨土,是更切合實際的。我們學佛,應求成 佛的究竟圓滿;然對當時當地的要求淨化,也應該是正確而需要的。在這點上, 彌勒淨土的信行,才有特別的意思!

 四 阿彌陀與藥師佛

  再把阿彌陀與藥師佛來合說:關於藥師佛,與密部有關係,先見於密部的『 灌頂神咒經』。從藥師的名義說,表示佛為大醫王,救濟世間疾苦的。後來譯出 的『藥師經』,如彌陀有四十八願,藥師如來有十二大願;有夜叉、羅剎為護法 [P32] ,這是早期的雜密(也稱事部)。在初期的大乘經中,是沒有他底地位的。此經 譯到中國來,對於藥師佛的東方世界,中國人有一特殊意識,即東方是象徵著生 長的地方,是代表生機的,故演變為現實人間的消災延壽。阿彌陀佛在西方,西 方是代表秋天的,屬於肅殺之氣,是死亡的象徵。『淨土安樂集』,解釋阿彌陀 淨土何以在西方時,即這樣說:「日出處名生,沒處名死。藉於死地,神明趣入 ,其相助便,是故法藏菩薩願成佛在西,悲接眾生」;故西方淨土為人死後的所 生處。這樣、東方藥師佛,成了現生的消災延壽;西方的阿彌陀淨土,即成了死 後的往生。這在中國人心中,有意無意間,成了一種很明顯的劃分。所以西方淨 土盛行以後,佛法被人誤會為學佛即是學死。到此、阿彌陀佛的淨土思想,可說 變了質。西方淨土,本是代表了──無量光無量壽的永恆與福樂的圓滿,這那 是一般所想像的那樣!中國人特重西方淨土,也即是重佛德而忽略了菩薩的智證 大行(阿佛國淨土);又忽略了現實人間淨土(彌勒淨土)的信行;這已經是 偏頗的發展了。等到與藥師淨土對論,彌陀淨土,也即被誤會作「等死」「逃生 [P33] 」,這那堿O阿彌陀佛淨土的真義!阿彌陀佛淨土的信行者,應恢復繼承阿彌陀 佛的固有精神!

  

六 佛土與眾生土

  土,即世界或地方,有共同依託義。如說:個人業感的報身是不共;而山河 大地等卻是共的,即共同能見,共同依託,共同受用。所以、依此世界的眾生, 能互相增上,彼此損益。佛法是自力的,如『親友書』說:「生天及解脫,自力 不由他」。又如俗說:「各人吃飯各人飽,各人生死各人了」,此可見佛法為徹 底的自力論。但這專就有情業感的生死報體──根身說;若就眾生的扶塵根,及 一切有情業增上力所成的器世間說,就不能如此了。眾生與眾生,在剎土的依託 受用中,互相增上,互相損益;佛與眾生,在剎土中,也有增上攝益的作用。這 樣、佛有淨土,攝化眾生,眾生仰承佛力而往生淨土,即不是不合理的。世間多 有此類事例:如孟子小時候,孟母曾三遷住處,即深知環境的良好或窳惡,會影 [P34] 響身心。又如有些人,在某一環境堙A頗能活動;換一環境,就不行了。一般所 說的環境能決定意志,也是有他部分的真實性。所以佛與眾生展轉增上的淨土說 ,確實是合理的。

  『仁王經』說:「三賢十聖居果報,唯佛一人登淨土」,這是約究竟圓滿的 常寂光土說;就是最後身菩薩,還有一分業感異熟存在,所以不能與佛淨土相應 。『智度論』(一0)說:普賢菩薩「不可量,不可說,住處不可知」,也約法 性遍一切土說。如約此淨土說,求生淨土的思想,是不會產生的。然而、佛不但 究竟圓滿的安住最清淨法界中,於因中修菩薩行時,也確是以攝取淨土、攝化眾 生為二大任務的。這是大乘行者,對於環境能影響意識,也有深刻了解的明證。 菩薩莊嚴淨土,一方是由菩薩福德智慧所感得的應有勝德;一方也是為了攝化眾 生,使眾生在良好的環境內,更能好好的修行,而莊嚴淨土。所以一法界中,本 無佛無淨土可說;而適應眾生機感,卻確乎有佛有淨土,這是大乘的共義。

  常寂光土,不攝化眾生,姑且不論。先說佛的受用淨土。佛以福智莊嚴,依 [P35] 世俗說勝義,佛也感得究竟圓滿的清淨土──十八圓滿土。分證真如的大地菩薩 ,生此佛淨土中。約佛為自受用淨土;約菩薩說,為佛的他受用淨土。自他受用 淨土,經中本少分別。這樣的淨土中,唯是一乘法。約此淨土說,也無求生淨土 的意義。因為這是菩薩分證真如必然而有的淨土,雖沒有佛那樣圓滿,而遍無差 別,無此無彼。如要說為差別,那末經中說:「十方淨土隨願往生」,也非一般 眾生所能求得往生的。

  經中所說,眾生發願求生的淨土,不是受用土,而是佛的應化淨土。應化土 ,適應眾生的機感,示現不同:有唯一乘而無三乘的,如阿彌陀淨土;有通化三 乘,有菩薩、有聲聞、緣覺的,如阿佛土;有通化五乘的,不但有二乘、菩薩 ,還有人天乘的,如彌勒淨土──這都是淨土。但應化土不一定示現淨土,也可 應化穢土;說三乘法的,如釋迦的示現娑婆國土。應化土有各式各樣的,都與眾 生特別有關。然此應化土,究是佛土,還是眾生土呢?世界,不是個人的,是共 的。經說佛土,佛應化世界中,攝導眾生,所以說這是某某佛土。約世間說,這 [P36] 不但是佛的,也是眾生的。即眾生業感增上有此報土;而佛應化其中,即名佛的 應化土。如釋迦示現此間的五乘穢土,彌勒成佛時的五乘淨土;眾生業感的因素 ,極為重要。但通化三乘,唯教一乘的淨土,即稍有不同。依大乘經說,佛為攝 受眾生,現此清淨土,固然是佛的淨土。然菩薩在此淨土中,除上隨佛學外,也 是為了攝引一分眾生同生淨土的。如極樂世界,不但有阿彌陀佛,還有大勢至等 諸大菩薩。諸大菩薩,都是由自己的福慧、善根,與佛共同實現淨土的。這樣的 淨土,以佛為主導,以大菩薩為助伴,而共同現成淨土;佛菩薩的悲願福德力, 最為重要。其他未證真實的眾生,也來生淨土。如約眾生自身,是不夠的,這必 須:一、佛的願力加持;二、眾生的三昧力;三、眾生的善根力成熟。能這樣, 眾生也生淨土去了,這是阿佛國經中說的。佛菩薩成熟了的淨土,攝引一分眾 生於中修行,是約佛與眾生展轉增上相攝說。所以、究竟的佛土,是佛而非眾生 的。如釋迦剎土,彌勒淨土,雖也以善根力、願力而生,但主要是眾生業感土; 佛應化其中,不過攝導一分有緣眾生而已。佛與眾生展轉增上相攝的淨土,是菩 [P37] 薩行因時,攝化一分同行同願者共所創造的,依此攝受一分眾生,使眾生也參加 到淨土中來。這是淨土施教的真正意義,也是淨土的特色所在,如彌陀淨土、阿 淨土等。

  在佛土與眾生土中,還有菩薩淨土。證悟真如以上的菩薩,所有淨土,唯識 家說是佛的他受用土。約菩薩說,即菩薩的自受用土。天台宗說是實報莊嚴土, 與佛的清淨法界土,有一分共義,不過沒有究竟吧了!所以由菩薩的福慧,與佛 共同受用大乘法樂。可說佛受用土,也可說菩薩受用土。這樣、究竟的徹底的說 ,佛淨土,絕對不是唯佛一人,還有許多菩薩。經中說到受用淨土,也還是無量 大眾所圍繞。這些菩薩,都由自力來到淨土的。應化土,如彌陀,阿佛土,有 無量菩薩,也不一定是發願往生的;淨土中有佛,即有菩薩。是佛的應化土,也 是一分大菩薩的應化土。總之、說到淨土,即是諸佛、菩薩與眾生展轉互相增上 助成的。在佛土與眾生土間,不能忽略菩薩與佛共同創造淨土,相助攝化眾生的 意義。 [P38]

  

七 莊嚴淨土與往生淨土

 一 莊嚴淨土

  中國淨土宗,發展得非常特別。但知發願往生,求生淨土,而淨土從何而來 ,一向少加留意。一般都以為,有阿彌陀佛,有佛就有淨土,而不知阿彌陀佛, 並不是發願往生而得淨土的。大乘經中,處處都說莊嚴淨土,即菩薩在因地修行 時,修無量功德,去莊嚴國土,到成佛時而圓滿成就。現在只聽說往生淨土,而 不聽說莊嚴淨土,豈非是偏向了!一切菩薩在修行的過程中,必然的「攝受大願 無邊淨土」,『大般若經』說:以種種世界,種種清淨,綜合為最極清淨最極圓 滿的世界;菩薩發願修行去實現他。一切大乘經如此說,如彌陀淨土,就是這樣 的好例。『無量壽佛經』說:阿彌陀佛過去為法藏比丘時,有世自在王佛為他說 二百一十億的淨土相。法藏聽了這各式各樣的不同淨土,就發大願,要實現一最 [P39] 清淨最圓滿的淨土。一切菩薩無不如此,所以說「攝受大願無邊淨土」;這是菩 薩行必備的內容。菩薩的所以攝取淨土:一、一切諸佛成就清淨莊嚴淨土,菩薩 發心學佛,當然也要實現佛那樣的淨土。二、為什麼要實現此淨土?不是為自己 受用著想,而是為了教化眾生。有淨土,就可依淨土攝化眾生;攝引了眾生,即 可共同的實現淨土。攝取淨土以攝化眾生,這是淨土的要義;淨土是從為利益眾 生而莊嚴所成,不是從自己想安樂而得來的。

  莊嚴淨土,為大乘行的通義;今且據『維摩詰經』的「佛國品」,以闡明菩 薩莊嚴淨土的意義。經上說:「眾生之類,是菩薩淨土」。菩薩修淨土,是由於 眾生類。如造房屋,必以地為基礎。菩薩淨土,不離眾生。惟有在眾生中,為了 利益眾生,才能實現淨土。所以淨土說,不是逃避現實,而是與大乘法相應的。 論到「眾生之類」,是菩薩常從四事觀察:即用什麼世界能使眾生生起功德?應 以什麼國土能調伏眾生,使煩惱不起?以什麼環境,能使眾生生起大乘聖善根來 ?要以怎樣的國土,方能使眾生契悟佛知佛見?因眾生的根性不同,生善,滅惡 [P40] ,起大乘善根,入如來智慧,也就要以各式各樣的環境去適應眾生,攝化眾生; 即於此適應眾生的根性好樂中,創造優良的淨土,使眾生能得生善等利益。莊嚴 淨土,不是為了自己,而是為了大眾,此約應機現土說。約菩薩的修行,攝導眾 生,成就淨土果德說,那末經中又說:「直心是菩薩淨土,菩薩成佛時,不諂眾 生來生其國;深心是菩薩淨土……」等。簡略的說,發菩提心,慈悲喜捨,六度 ,四攝,菩薩一切功德行,都是成就淨土因。如直心,是質直坦白,而無險曲的 心,菩薩以此為法門,以此化眾生,即自然的與不諂曲的眾生相攝增上,也能化 諂曲的眾生心為直心。不諂眾生與菩薩結了法緣,到菩薩成佛時,不諂眾生也就 來生其國了。莊嚴淨土的菩薩──攝導者,以六度萬行度眾生;修六度萬行的眾 生,受了佛菩薩的感召,也就來生其國。實際上,這樣的實現淨土,是攝導者與 受攝導者的共同成果。因此,不能想像為實現了的淨土,唯佛一人,而必是互相 增上展轉共成的。菩薩是啟發的領導者,要大批的同行同願者,彼此結成法侶, 和合為一的共修福慧,才能共成淨土。約佛說,這是自受用佛土;約菩薩說,這 [P41] 還是菩薩自力感得的應有淨土。不知莊嚴淨土,不知淨土何來,而但知求生淨土 ,是把淨土看成神教的天國了。了知淨土所來,實行發願莊嚴淨土,這才是大乘 佛法的正道。往生淨土,是從佛與眾生展轉增上的意義中,別開方便。太虛大師 示寂後,范古農的悼文中說:大師倡導的是正常道,他自己行的是方便道。正常 道,即大乘菩薩法的淨土正義;方便道,是從正常道而別生出來的。莊嚴淨土, 是集菩薩功德所共同實現的,為大乘法的真義,這是應特別注意的!

 二 往生淨土

  一、一般的往生法:往生淨土的法門,有通有別。通是修此法門,可以往生 十方淨土;別是特殊的方便,著重於往生極樂世界。

  淨土是清淨而理想的環境。菩薩莊嚴淨土,為了攝化眾生;眾生受了菩薩恩 德的感召,即嚮往而來生其中。於淨土修行,多便利,少障礙,所以必得不退轉 ,不會落入二乘及三惡道中。往生淨土的信行,大乘經是一致的。那末怎樣才能 [P42] 往生淨土呢?今略引二經來說明。一、『維摩詰經』(下)說:「菩薩成就八法 ,於此世界行無瘡疣,生於淨土」。八法是:「饒益眾生而不望報」,即純從利 益眾生出發。不為自己打算。「代一切眾生受諸苦惱,所作功德盡以施之」。苦 痛歸自己,福樂歸他人,真是菩薩的心行。「等心眾生」,即以平等心對待眾生 ,使眾生得到平等的地位。對於修大乘法的「菩薩,視之如佛」,起尊敬心。「 所未聞(的甚深)經,聞之不疑」,不生誹謗心;也「不」以為自己所修是大乘 法,如何深妙,「與聲聞而相違背」。真能通了佛法,大小乘間,是可得合理會 通的。「不嫉彼供」,即別人得供養,不要嫉妒他;「不高己利」,如自己得利 養,不因此而生高傲放逸。「常省己過,不訟彼短」,即多多反省自己的錯誤, 少說別人的過失。「一心求諸功德」。這八法,是菩薩為人為法,對自對他的正 常道。但能依此修去,就是往生淨土的穩當法門。

  二、『除蓋障菩薩所問經』(一七)說:「菩薩若修十種法者,得生清淨諸 佛剎土」。十法是:「戒行成就」,「行平等心」,「成就廣大善根」,「遠離 [P43] 世間名聞利養」,「具於淨信」,「精進」,「禪定」,「修習多聞」,「利根 」,「廣行慈心」。『勝天王般若經』、『寶雲經』、『寶雨經』,都有這樣的 十法門。如「成就廣大善根」,確是往生淨土的要訣。『阿彌陀經』也說:「不 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」。『維摩經』與『寶雲經』所說的淨土法門,是 菩薩的常道,不求生淨土而自然的生於淨土:這是往生淨土的必備資糧。

  二、特殊的往生法:中國流行的求生淨土的念佛法門,即是往生極樂世界的 特殊方便行。然往生極樂淨土的方法,也是有著不同方便的。現依往生極樂淨土 的經典,略為條理來說明。

  一、『般舟三昧經』:古典的『般舟三昧經』,漢末就有了譯本。這部經, 說到念阿彌陀佛,見阿彌陀佛,即見現在十方一切佛。著重觀西方無量佛為方便 ,而能見十方的無量佛(『無量壽經』、『觀無量壽經』、和『佛說阿彌陀經』 ,就著重於無量壽佛,所以特別著重於「臨命終時」)。『般舟三昧經』所說的 念佛,是念佛三昧。念,為憶念或思惟。佛身的相好,及極樂世界的莊嚴,都不 [P44] 是一般眾生的現前境界,必須因名思義,專心繫念,使觀境明顯的現前,所以念 佛即是修念佛觀。『阿含經』所說的四念處,三隨念──念佛、念法、念僧法門 等,也都是這樣念的。念是繫心一處,令心明記不忘。與念相應的慧心所,於所 緣極樂依正的境界,分別觀察。這樣的念慧相應,安住所緣;如達到「心一境性 」──定,就是念佛三昧成就了。如三昧成就時,就見無量佛,也即是見十方佛 。得念佛三昧,未得天眼,也並未去佛國,也不是佛來此間,但在三昧中,可以 明了見佛。不但見佛,還可以與佛相問答:如何能得生極樂世界?佛即告以當憶 念我。不要以為在三昧中見佛問答是奇特的事!這在修持瑜伽行──禪觀的,都 是如此的。如密宗修到本尊成就;如無著菩薩修彌勒法,見彌勒菩薩,為說『瑜 伽論』。憶念阿彌陀佛的方便次第是:先念佛「具有如是三十二相,八十隨形好 ,色身光明如融金聚,具足成就眾寶輦輿,放大光明,如師子座,沙門眾中說如 是法」,即是念佛色身或觀想念佛。次念佛所說:「一切法本來不壞,亦無壞者 。如不壞色乃至不壞識;……乃至不念彼如來,亦不得彼如來」。這是觀一切法 [P45] 性空,「得空三昧」;即是念佛法身,或實相念佛。這樣的念佛,成就了三昧, 即可以決定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這樣的念佛三昧──三月專修,現在的念佛者, 是很少能這樣的了。

  『般舟三昧經』的念佛法門,是著重於自力的禪觀;雖有阿彌陀佛的願力, 然要行者得念佛三昧、見佛,才能決定往生。這是不大容易的,為利根上機所修 的。所以龍樹『大智度論』說:「三昧功難,如夜燃燈,見色不易」。中國古德 也說:眾生心粗,觀行深細,所以不易相應。大概因為不容易,所以一般淨土行 者,即捨而不用,但這的確是求生極樂淨土的根本法門! 二、『普賢行願品』:『華嚴經』的「普賢行願品」,也說往生極樂世界。 如一般所說:「普賢十大願王,導歸極樂」。這在品末,有明顯的說明。普賢十 大願王,也名十大行願。這不但是發願,還要實際的去修作。以此大願大行的功 德,迴向求生極樂世界。在一般所說的難行道與易行道中,此即屬於易行道。但 『普賢行願品』,不說念佛,而依次說為「禮敬諸佛,稱讚如來,廣修供養,懺 [P46] 悔業障,隨喜功德,請佛住世,請轉法輪,常隨佛學,恆順眾生,普皆迴向」。 『普賢行願品』,不像『般舟三昧經』說念佛三昧;也不同『無量壽經』,說專 心繫念阿彌陀佛的依正莊嚴。但依普賢的廣大行願而修行,即可以發願迴向,往 生極樂。往生極樂的方便,本不限於念佛的。

  三、『無量壽經』:這是中國古德所集的淨土三經之一。這部經譯來中土, 也極早。『大智度論』曾明白地說到『無量壽經』,是大乘初期流行的經典。中 國的譯本很多,現存的:一、東漢支婁迦讖的初譯。二、吳支謙的再譯。這二種 譯本,文義極相近,可推論為從月支所傳來的;今合稱為「支本」。三、曹魏康 僧愷的三譯,簡稱為「康本」。四、唐菩提流支集譯的『大寶積經』──十七、 十八卷,名「無量壽佛會」,今簡稱為「唐本」。五、北宋法賢也有譯本,簡稱 「宋本」。在五種譯本以外,還有宋代的王日休(自稱龍舒居士,即「龍舒淨土 文」的作者),參照各種譯本,重新編寫本,這就是普通流行的『大阿彌陀經』 ,今簡稱為「王本」。『無量壽經』中,初說阿彌陀佛攝取淨土,立四十八願( [P47] 古本應為二十四願);其中即有凡念我而欲生我國的,即得往生的願文。繼之、 說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等事。後論到三輩往生,即明示往生的條件與方法。關於 往生的三輩(應名為三品),各種譯本所說的,雖有些出入,但根本的條件,是 :念阿彌陀佛,及發願往生。不念佛,不發願,即不會往生極樂世界的。所說的 念佛,經文但說「專念」,「憶念」,「思惟」,「常念」,「一心念」。作為 『無量壽佛經』略本的,俗稱『小阿彌陀經』,有這樣的說:「執持名號」,在 玄奘別譯的『稱讚淨土佛攝受經』,即譯為「思惟」。所以、執持也是心念執持 不忘。阿彌陀佛是他方佛,行者在經堿搢魽A或聽到佛的名號,於是繼之去觀想 極樂國土的依正莊嚴,這名為「思惟」或「執持名號」。『無量壽佛經』的念佛 法門,與『般舟三昧經』相通,都不是口頭稱念的。一心念佛,發願往生,這是 求生極樂淨土的二大根本因,上中下三品,都是一樣的。此外,唐本、康本(宋 本大同)說得好:上中下三品往生,都要發菩提心。同樣的發菩提心,所以又有 三品的不同,因為、上品人能專心繫念,廣修功德──比照別本,即是奉行六度 [P48] ,尤其是廣修供養布施。中品人,雖不能專心繫念,廣修功德,但能隨力隨分, 隨己所作的善事,迴向淨土。下品人,發菩提心而外,但憑一念淨心相向,於阿 彌陀佛,於大乘經,能深信不疑。『大智度論』(九)也說:雖不廣修功德,如 煩惱輕薄,信心清淨,一心念佛,也就可以發願往生。支譯本所說三品往生的共 同行門,是「斷愛欲」,無論是在家的出家的,求生淨土,都要修梵行。還要「 慈心,精進,不當瞋怒,齋戒清淨」。所不同的,上品是出家的──「作沙門」 ,「奉行六波羅蜜」。中品與下品往生的,不出家,不能廣修眾行,而且是雖知 念佛,而不免將信將疑的。其中、中品能隨緣為善,「作分檀布施」,供養三寶 ;下品生的,但「一心念欲往生」,力最弱。這可見支譯本的特色,重在斷愛欲 ;至於要發願往生,一心念佛,慈悲精進等,還是與唐本康本的精神一樣的。一 心念佛,有沒有不生淨土的呢?唐本與康本都說:「唯除五逆(十惡),誹謗正 法」,不能往生;此外,都是可以往生的。『無量壽經』與『般舟三昧經』的往 生法門,略不同:『般舟三昧經』,專重三昧,往生唯限於定心見佛的;『無量 [P49] 壽經』,通於散心,但也還要一心淨念相續。可以說,無量壽經的化機更廣,但 除毀謗大乘及五逆十惡而已。

  一心念佛,要經多少時間,才可往生?這本是多餘的問題,問題在是否念到 「一心不亂」。唐本和康本所說,上中二品,沒有說到時間長短;下品是「乃至 十念」,「乃至一念」(中國學者即由此演出「十念念佛」法門)。上品中品, 都不是短期修行,發心修行到一旦功夫相應,即可以決定往生。下品人,雖善根 微薄,但以阿彌陀佛的願力加持,如能一念或十念的清淨心向佛,也可往生。一 念,即一剎那;十念,即淨心的短期相續。這都是說明佛願宏深,往生容易,即 一念或十念,也可能達到往生目的。一念與十念,支本作「一晝一夜」,「十晝 十夜」。究竟是一念與十念,還是一日夜與十日夜,沒有梵本可對證,當然不能 決定。但不論是一念或十念,一日夜或十日夜,都是約時間說的。『無量壽經』 的往生淨土,特別的著重在「臨壽終時」,這給予中國淨土宗的影響極大。『般 舟三昧經』,著重平時修行,以平時見佛,作為往生的確證。『無量壽經』,著 [P50] 重臨命終時見佛往生。要求往生,必先見佛,見佛而後能往生,這還是『般舟三 昧經』和『無量壽經』一致的。見佛為往生淨土的明證,有三輩人不同,見佛也 就不同。上品人,阿彌陀佛與海會大眾來迎。中品人,見佛菩薩的化身;或譯為 :行者心中現見佛菩薩相,這近於定境的見佛。下品人,臨命終時,恍恍惚惚, 與在夢中見佛一樣。三品往生的見佛,支譯本說,不但在臨命終時;在平時,上 品與中品,早已夢中見過佛了。這近於『般舟三昧經』的念佛見佛,但以定中為 夢中,即降低水準了。『無量壽經』的三輩往生,王本每有誤改而不合於『無量 壽經』本義的。如一、支本的一日一夜或十日十夜,康本、唐本的一念或十念, 都約時間而說。而王本修改為「十聲」。這因為,王龍舒時代所宏的淨土法門, 早已是稱念佛名;但這對『無量壽經』的本義,是有了重大的變化。二、唐本與 康本,三輩人都須發菩提心,才能往生。支本雖沒有說要發菩提心,但也沒有說 不要發心。王本說到下輩人,「不發菩提之心」,可以往生,這也是極大的變化 。往生西方淨土,是大乘法門;大乘法,建立於發菩提心;離了發菩提心,即不 [P51] 成其為大乘了。所以世親菩薩的『淨土論』說:「二乘種不生」。西方極樂世界 ,是一乘淨土;生到極樂世界的,都不退轉於無上菩提。所以,一心念佛,求生 淨土,發菩提心,實是淨土法門的根本條件。『無量壽經』也如此說,而王本卻 如此的改了。雖然不發菩提心,可以生極樂世界,也有經典的文證;但『無量壽 經』的本義,卻決不如此!

  四、『觀無量壽佛經』:『觀無量壽佛經』,也是淨土三經的一經。這部經 ,給與中國淨土思想的影響更大。此經的譯出極遲,劉宋時,良耶舍譯。本經 開宗明義說:「欲生彼國者,當修三福:一者、孝養父母,奉事師長,慈心不殺 ,修十善業。二者、受持三皈,具足眾戒,不犯威儀。三者、發菩提心,深信因 果,讀誦大乘,勸進行者。如此三事,名為淨業。此三種業,乃是過去未來現在 三世諸佛淨業正因」。這三者,初是共世間善行;次是共三乘善行;後是大乘善 行。求生淨土,這三者、才是正常的淨因。可惜,後代的淨土行者,捨「正因」 而偏取「助因」──方便道行;淨土法門的淨化身心世界的真意義,這才不能充 [P52] 分的實現!

  本經約禪觀次第,觀阿彌陀佛的依正莊嚴,發願迴向,共為十六觀。初觀落 日,即以落日為曼荼羅,從此觀成極樂世界的依正莊嚴。第八為無量壽佛「像想 」(總觀佛相);第九為「遍觀一切色想」,即從觀色身相好,而進觀佛心慈悲 功德法身。十四、十五、十六,即明三品往生。三品各分三生,成九品,即一般 所說九品往生的根據。以『觀經』與『無量壽經』對比,即顯得『觀經』的態度 ,更寬容,攝機更廣大了。往生淨土的上品人,都是發菩提心的──「一者至誠 心(維摩經作直心),二者深心,三者迴向發願心」。如「慈心不殺具諸戒行」 ,「讀誦大乘方等經典」,「修行六念迴向發願」,是上品上生。如「不能讀誦 大乘方等經典」,而能「善解第一義諦」,「深信因果不謗大乘」,是上品中生 。如「但發無上道心」,「信因果不謗大乘」,即是上品下生。上品所修的,即 前三淨業中的第三類。中品往生的,都是三業善淨的人,即人中的善人。如「修 行諸戒,不造五逆,無眾過患」,是中品上生。若「一日一夜」持戒清淨的,是 [P53] 中品中生。若不曾受持律儀,如世間君子正人,平時能「孝養父母,行世仁慈」 ,臨命終時,聽到阿彌陀佛依正莊嚴,發心往生,即是中品下生。中品所修的, 即前三淨業中的前二類。所以生了淨土,都先得四果。下品往生的,都是一些惡 人。如有「作眾惡業」,但還「不誹謗方等經典」,可得下品上生。如「毀犯戒 」、「偷僧物」、「不淨說法」(為了名利而宏法)的,可成下品中生。如「作 不善業,五逆十惡」的,也還能得下品下生。下品人,如此罪惡深重,平時不修 淨業,怎麼「命欲終時」,以善知識的教令「合掌叉手稱南無阿彌陀佛」,就能 往生淨土呢?「佛經意趣,難知難解」!如不能善解經義,是會自誤誤他的!

  『觀無量壽佛經』所說的,與『無量壽經』,有三點顯著的不同。一、『無 量壽經』說:往生淨土的人,都要發菩提心;但『觀經』,中品以下的往生者, 都是不曾發菩提心的(王日休即據此而修改『大阿彌陀經』)。二、『無量壽經 』明說:「唯除誹謗深法,五逆十惡」;而觀經即惡人得往生為下品。三、關於 惡人,『無量壽佛經』的支本,於阿彌陀佛的願文中,曾說(相當於三輩的下輩 [P54] 人):「前世作惡」,今生「悔過為道作善」,而不是說今生的惡人──五逆十 惡等。而『觀經』,以下品三生為現生作惡者。這可見,觀經的攝機更為廣大, 平時不發大菩提心,不修佛法,為非作歹;只要臨命終時,知道悔改,也就可以 往生了。

  有一特殊的意義,即宗教的施設教化,在於給人類以不絕望的安慰。若肯定 地說,這種人決無辦法了,這在大悲普利的意義上,是不圓滿的。任何人,無論 到了什麼地步,只要能真實的回心,懺悔向善,這還是有光明前途的。大乘(一 分小乘也公認)法說:定業也是可以轉變的。所以、可以作如此的解說:五逆十 惡而不能往生的,約不曾回心向善願生淨土說。『觀經』說廣作眾惡──五逆十 惡人也能下品往生,是約臨命終時,能回心說的。淨土三根普被,大乘善行,共 三乘善行,共五乘善行,乃至應墮地獄的惡行人,都能攝受迴向。這在佛教大悲 普利的立場,善惡由心的意義,凡是肯回心而歸向無限光明永恆存在的,當然可 以新生而同登淨土的。但這埵酗@大問題,不可誤會!平生不曾聽聞過佛法,或 [P55] 一向生在邪見家,陷在惡行的環境堙F或煩惱過強,環境太壞,雖作惡而善根不 斷。等臨命終時,得到善知識的教誨,能心生慚愧,痛悔前非,即是下品往生的 根機。若一般人,早已作沙門,作居士,聽過佛法,甚至也會談談。也知道怎樣 是善的,怎樣是不善的,而依舊為非作惡,自以為只要臨命終時,能十念乃至一 念即可往生,這可大錯特錯了。或者以為,一切都不關緊要,臨終十念即往生, 何況我時常念佛。以為一句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一切都有了;所以雖在佛法中, 不曾修功德,持齋戒,對人對法,還是常人一樣的顛倒,胡作妄為。這樣的誤解 ,不但不能勉人為善,反而誤人為惡了。所以『觀無量壽佛經』的惡人往生,經 文非常明白,是臨命終時,再沒有別的方法;確能回心向善的,這才臨終十念, 即得往生。如平時或勸人平時修行念佛的,決不宜引此為滿足,自誤誤人!這譬 如荒年缺糧,吃糠也是難得希有的了。在平時,如專教人吃糠,以大米白麵 為多事,這豈不是顛倒誤人!

  『觀經』,本為觀佛依正莊嚴的念佛。但上品中品,著重於善根功德的發願 [P56] 迴向。除中品下生(一向不學佛法的善人而外),應該都能或多或少、或久或暫 的修觀。中品下生及下品三人,除發願迴向外,著重於稱名念佛──「合掌叉手 ,稱南無阿彌陀佛」。因為臨命終時,已無法教他觀想了。依『觀經』,稱名念 佛,也是專為一切惡人,臨命終時施設的方便法門。後代的淨土行者,不論什麼 人,只是教人專心口念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這那堿O『觀經』的本意?當然、稱 名念佛法門,不限臨命終時,也是古已有之,而不是中國人所創開的方便。

  五、『鼓音聲王陀羅尼經』:往生淨土的法門,還有持咒,這與密宗更接近 了。宋良耶舍所傳的往生咒,以為「能滅四重、五逆、十惡、謗方等罪」。還 有梁失譯的『鼓音聲王陀羅尼經』,此經於開示十日十夜的念佛法門而外,又加 以十日十夜的持誦「鼓音聲王大陀羅尼」。現在一般淨土行者,於念佛後,都加 念往生咒。西藏所傳,還有彌陀與長壽法合修等。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