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妙雲集中編之二『中觀今論』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第二章 龍樹及其論典

第一節 龍樹論略說

  約在西元一百五十至二百五十年間,龍樹出現於印度的佛教界。他本是印度 南方的學者,長養於大乘佛教的環境中。據傳記上說:他出家後,曾到北方的雪 山等處修學。這個環境,造成他綜貫南北、空有思想的特質,成就了他的偉大! 龍樹以前,一味的佛教,向東南方發展的是大眾(又分別說)系,向西北方開展 的是上座系。拘泥而保守的上座系,被呵斥為小乘;活潑而進取的大眾系,漸漸 的開拓出大乘佛教。南北、大小,尖銳的對立著。南空北有,各趨一極。北方已 完成極端實有的『大毘婆沙論』;南方的偏重理性者,於因果緣起的事相,也不 免忽略。這種偏頗的發展,決非佛教之福。龍樹出世時,佛教正傾向於從分化而 [P14] 進入交流與綜合的新機運,於是綜合南北、空有、性相、大小的佛教,再建佛教 的中道;但他是以大乘性空為根本的。

  龍樹造的論典,中國內地以及西藏,譯傳的很多。主要的部分,可分為兩類 :一、深觀論,二、廣行論。深觀,如『中論』、『十二門論』等,以探究諸法 的實相為中心,為迷悟的關鍵所在,所以名之為深觀。廣行,如『大智度論』、 『十住毘婆沙論』、『菩提資糧論』等,這是以菩薩的廣大行果為主的。這兩類 ,有的以為:菩薩行包含歸依、布施、持戒等行法,佛陀自證化他的果德,主要 為引發信願,以及積集福智的資糧。資糧具足了,成為可能解脫的根機,這再側 重於慧行的深觀。這即是說:先以廣大行的資糧為基礎,再進而深入究極徹證的 深觀。但另有人說:般若為三乘之母,三乘學者都依此深觀而證悟與解脫的;廣 大行才是大乘不共於小乘的特色。如實的說:聲聞、緣覺、菩薩的中道行,都以 出世的正見為主導的。依正見而後有信解,依正見而後能修行趣證,就是悟證了 以後,也還是不能離此正見的攝導。故深觀雖共於三乘,在大乘中,仍是徹始徹 [P15] 終的,惟佛所究竟的。本文,即是關於深觀的論述。

  關於龍樹深觀的論典,羅什三藏所傳,有長達十萬頌的『無畏論』。五百頌 的『中論』,即出於『無畏論』中。羅什除譯有青目釋的『中論』外,還有『十 二門論』,也是龍樹造的;這部論,可以說是中論的入門書。『十二門論』引證 過『七十空論』;『七十空論』近由法尊依藏本譯出,確乎是龍樹的作品。考西 藏所傳,也有『無畏論』,但這是中論的注解,與什公譯的青目釋論相近。有人 說是龍樹作的;也有人說不是龍樹作的,因為論中引證到龍樹弟子提婆的『四百 論』。但傳說龍樹的年壽極高,也可能有轉引提婆論的事情。然這與西元五世紀 初傳來中國的古說,說『無畏論』有十萬頌,『中論』出在其中,仍未能完全相 合。這也許藏傳的『中論無畏注』,即為青目或某論師摘集龍樹『無畏論』意而 注釋『中論』的,多分根據『無畏論』,因此也名為『無畏』、如『淨名經集解 關中疏』。但這究不過一種推測而已,不能作為定論。有人依「中論出在其中」 ,推想『無畏論』為編集的叢書,如真諦所傳『無相論』的性質,也無法確定。 [P16]

  關於龍樹的深觀論,西藏有「諸中論」之稱。凡抉擇勝義空性的,都可以名 為「中論」,中論不是一部的別名。平常流行的「中論」,名為「根本中」。根 本論與支論,總有五正理聚:即一、『根本中論』,二、『迴諍論』,三、『七 十空論』,四、『六十如理論』,五、『大乘二十論』。這五部論,為印度後期 中觀師所依據的,認為都是龍樹造的。在中國,根本中論都隨釋論譯出,有什公 譯的「青目釋」四卷,唐波羅頗密多羅譯的清辨釋『般若燈論』十五卷,宋惟淨 譯的安慧釋『中觀釋論』十八卷。漢文所沒有的,藏方有傳為龍樹釋的『無畏注 』,佛護的『中論注』,月稱的『明句論』。『七十空論』,最近依藏文譯出。 『迴諍論』,中國的譯本,是元魏毗目智仙譯的。『六十如理論』與『大乘二十 論』,趙宋時施護所譯。施護所譯的龍樹論,非早期的中觀學者所知,而且有「 唯識」的傾向。如『大乘二十論』的末二頌說:「此一切唯心,安立幻化相。… …若滅於心輪,即滅一切法」。『六十如理論』三十四頌說:「宣說大種等,皆 是識所攝」。又施護譯的大乘破有論說:「由此心為因,即有身生」。印度後期 [P17] 有隨瑜伽行的中觀師,即引『六十如理論』頌,此下更為解說。

  漢藏一致的傳說:傳龍樹中觀的正統者,是錫蘭的提婆論師。提婆的主要作 品,名『四百論』;奘譯的『廣百論』,即此論後八品的護法『釋論』。什公所 譯的『百論』,婆藪開士釋,也即是此論的略本。此外,還有『百字論』。提婆 論以「百」為名,不僅是數目的,古人解說為「無邪不摧,無正不顯」,即完備 的意義。月稱從語言學的見地,解說為「遮遣分別邪執」;提婆論確是側重破邪 的。其後,青目釋中論的八不說:「法雖無量,略說八事,即為總破一切法」。 以中論的八不,偏重於廣破一切,也許是受有提婆論的影響。龍樹的『中論』, 固然能遮破一切戲論,但『中論』的正意,決非以摧破一切為能,反而是為了成 立一切法,顯示釋迦的緣起中道。

  

第二節 中論為阿含通論考

  探求龍樹緣起、空、中道的深義,主要的當然在『中論』。『中論』的中道 [P18] 說,我有一根本的理解──龍樹菩薩本著大乘深邃廣博的理論,從緣起性空的正 見中,掘發『阿含經』的真義。這是說:緣起、空、中道,固然為一般大乘學者 所弘揚,但這不是離了『阿含經』而獨有的,這實是『阿含經』的本意,不過一 般取相的小乘學者,沒有悟解吧了。所以,中論是『阿含經』的通論,是通論『 阿含經』的根本思想,抉擇『阿含經』的本意所在。這種說法,不要以為希奇, 可從三方面去加以說明:

 

  一、『中論』所引證的佛說,都出於『阿含經』。一、「觀本際品」說:「 大聖之所說,本際不可得」,這出於『雜阿含』卷十(二六六經等)說:「無始 生死……長夜輪迴,不知苦之本際」。生死無始的教說,龍樹引歸「何故而戲論 ,謂有生老死」的空義。二、「觀行品」說:「如佛經所說、虛誑妄取相」。以 有為諸行為由妄取而成的虛誑──即虛妄相,以涅槃為不虛誑,是『阿含經』所 說的。但龍樹以為:虛妄即是空無自性的,所以說:「佛說如是事,欲以示空義 」。三、「觀有無品」說:「佛能滅有無,於化迦旃延,經中之所說,離有亦離 [P19] 無」。這出於『雜阿含經』,己經引述過。離有無二邊的緣起中道,為『中論』 重要的教證。四、「觀四諦品」說:「世尊知是法,甚深微妙相,非鈍根所及, 是故不欲說」。這如『增壹阿含經』卷十說:「我今甚深之法,難曉難了,難可 覺知!……設我與人說妙法者,人不信受,亦不奉行。……我今宜可默然,何須 說法」!各部廣律,在梵天請法前,都有此說。五、「觀四諦品」說:「是故經 中說,若見因緣法,則為能見佛,見苦集滅道」。見緣起法即見佛,出於『增壹 阿含經』卷二十九須菩提見佛的教說。見緣起法即見四諦,出於『中阿含經』卷 七『象跡喻經』。六、「觀涅槃品」說:「如佛經中說,斷有斷非有」。這如『 雜阿含經』卷九(二四九經)說:「盡、離欲、滅、息、沒已,有亦不應說,無 亦不應說,……離諸虛偽,得般涅槃,此則佛說」。阿含經的本義,一般聲聞學 者不能深識,專在名相上取執,所以龍樹與他們論辨,似乎龍樹在極力破斥小乘 ,而不知是為了成立阿含的真義,成立四諦、三寶、世出世一切法。

  二、從『中論』的內容去看,也明白『中論』是以『阿含經』的教義為對象 [P20] ,參考古典的阿毘曇,破斥一般學者的解說,顯出瞿曇緣起的中道真義。這不妨 略為分析:一:「觀因緣品」,觀「緣生」的不生(滅)。「觀去來品」,觀此 諸行的「生無所從來,滅亦無所至」。此二品,總觀八不的始終,「不生」與「 不去」。此下別觀四諦。二、「觀六情品」、「觀五陰品」、「觀六種品」,即 觀察六處、五蘊、六界的世間法。這三者的次第,依『中阿含經』卷三十四說。 古典的『舍利弗阿毘曇』、『法蘊足論』,也都與此相合。「觀六情品」中說: 「見可見無故,識等四法無;四取等諸緣,云何而得有」?從內六處、外六處, 引生六識、六觸、六受、六愛──六六法門,再說到四取等,這是『雜阿含經』 六處誦中常見的緣起說。這三品,論究世間──苦的中道。三、「觀染染者品」 ,論煩惱的相應;「三相品」,明有為──煩惱所為的生住滅三相。在蘊、處、 界以後,說明相應行與不相應行的三相,本於阿毘曇論的次第;如『阿毘曇心論 』。「觀作作者品」、「觀本住品」、「觀然可然品」,明作者、受者的不可得 ,這更是『阿含經』的根本論題了。與上二品合起來,即是論究惑招有為,與作 [P21] 即受果的道理。四、「觀本際品」,引經以明生死本際不可得。「觀苦品」,說 明苦非自作、他作、共作、無因作,是依『雜含』卷十三(三0二經)阿支羅迦 葉問等而作的。『十二門論』的「觀作者門」,也引此經以明空義。五、「觀行 品」,明無常諸行的性空,進而空亦不可得。「觀合品」,明三和合觸的無性。 「觀有無品」,從緣起法的非有論到非無,這是依『化迦旃延經』說的。「觀縛 解品」,從生死流轉說到還滅,從繫縛說到解脫。「觀業品」,更是生死相續中 的要義。從觀染染者到此,共有十二品,論究世間集的中道。六、「觀法品」, 明「知法入法」的現證。無我無我所,為能見法性的觀門,這是『阿含經』的要 義。所契入的諸法實相,即緣起的寂滅,即聲聞與辟支佛所共證的。七、「觀時 品」、「觀因果品」、「觀成壞品」,分別說明三世因果與得失。這是當時內外 學者重視的論題,特別是修行歷程中的要題;如要經過多少時間,怎樣的從因到 果,功德的成就或退壞。八、「觀如來品」,如來為創覺正法的聖者,超越常無 常四見,邊無邊四見,有見與無見,這都是『阿含經』十四不可記的意義。九、 [P22] 「觀顛倒品」,明所破的顛倒,否定三毒、染淨、四倒的實性,歸結到「如是顛 倒滅,無明則亦滅」的緣起還滅。「觀四諦品」,明所悟的諦理,批評實有論者 的破壞四諦、三寶,引證『阿含經』,成立「若見因緣法,則為能見佛;見苦集 滅道」的自宗。「觀涅槃品」,發揮『雜含』卷十二(二九三經)所說:「一切 取(受)離、愛盡、無欲、寂滅涅槃」,是「無為」法的真義,說明無為、無受 的涅槃。「如來滅度後,不言有與無」,「一切法空故,何有邊無邊」等,掃盡 十四不可記的戲論。從「觀法品」到此,論究世間集滅的中道。十、「觀十二因 緣品」,全依『阿含經』義。「觀邪見品」,即破除我及世間常無常,我及世間 邊無邊的邪見,明我法二空。正觀緣起,遠離邪見,這二品即論究世間滅道的精 義。

  三、從『中論』開首的歸敬頌來說:緣起就是八不的中道。『中論』以中為 名,即以八不顯示中道。不常不斷的中道,不一不異的中道,出於『阿含經』, 上來都曾引證過。不來不去,在『雜阿含經』的『第一義空經』,也曾說到。在 [P23] 顯示緣起的有因有果而無作無受時說:「眼生無所從來,滅亦無所至」。這即是 在緣起的生滅中,指出不來不去的中道。不生不滅,據『阿含經』義,指無為法 而說,無為法是不生不住不滅的,無為即涅槃寂滅,即緣起的寂滅性。龍樹以此 八不的緣起說,為止息戲論而寂滅的第一教說:「瞿曇大聖主,憐憫說是法、悉 斷一切見,我今稽首禮」。歸功於瞿曇,這也可見與『阿含』的關切了!

  這樣,從引證的聖典看,從本論的內容看,從八不的根據看,都不難看出『 中論』的意趣所在。龍樹的思想,不僅『中論』如此,『大智度論』也還是如此 。他解說八不的第一義悉檀,是三乘所共的。『智論』卷一,除了八不而外,又 引『眾義經』,漢譯名『義足經』,即『義品』,巴利藏攝在「小部」堙C又如 三門中的空門,廣引『阿含經』來成立我法皆空(智論卷十八)。卷三十七中, 也引七經,證明聲聞藏的法空。所以,依龍樹的見地,空相應的緣起、中道,雖 菩薩與聲聞的智慧不同,聲聞如毛孔空,菩薩如虛空空(智論卷三十五),但這 到底是量的差別,不能說空性寂滅中有什麼質的不同。所以「聲聞乘多說眾生空 [P24] ,佛乘說眾生空、法空」(智論卷四)。「若了了說,則言一切諸法空;若方便 說,則言無我」(智論卷二十六)。這都不過是側重的不同,詳略的不同而已! 這樣,中論確是以大乘學者的立場,確認緣起、空、中道為佛教的根本深義,與 聲聞學者辨詰論難,並非破除四諦、三寶等法,反而是成立。抉發『阿含』的緣 起深義,將佛法的正見,確樹於緣起中道的磐石。 [P25]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