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第一章 序說

第一節 大乘所引起的問題

 第一項 大乘非佛說論

  西元前後,「發菩提心,修菩薩行,求成無上菩提」的菩薩行者,在印度佛教界出現;宣說 「佛果莊嚴,菩薩大行」的經典,也流行起來。這一事實,對於「發出離心,修己利行,求成阿 羅漢」的傳統佛教界,是多少會引起反應的,有的不免採取了反對的態度。初期流行的『道行般 若經』、『般舟三昧經』等,都透露了當時的情形,如說:

   「是皆非佛所說,餘外事耳」(1)。 「聞是三昧已,不樂不信。……相與語云:是語是何等說?是何從所得是語?是為自合會 作是語耳,是經非佛所說」(2)

  部分的傳統佛教者,指斥這些菩薩行的經典,是「非佛所說」的。這些經典,稱為「方廣」 [P2] vaipulya或「大方廣」(或譯為「大方等」maha^vaipulya),菩薩行者也自稱「大乘」 maha^ya^na。也許由於傳統佛教的「大乘非佛說」,菩薩行者也就相對的,指傳統佛教為小乘 hi^naya^na。這種相互指斥的情勢,一直延續下來。傳統的部派佛教,擁有傳統的,及寺院組 織的優勢,但在理論上,修持上,似乎缺少反對大乘佛法的真正力量,大乘終於在印度流行起來 。

  佛教的傳入中國,開始譯經,已是西元二世紀中,正是印度佛教「大小兼暢」的時代。大乘 與小乘,同時傳入中國;印度Indu因大乘佛法流行而引起的論諍,也就傳到了中國。如『出 三藏記集』卷五『小乘迷學竺法度造異儀記』(大正五五•四0下──四一上)說:

   「元嘉中,外國商人竺婆勒,久停廣州,每往來求利。於南康郡生兒,仍名南康,長易字 金伽。後得入道,為曇摩耶舍弟子,改名法度。其人貌雖外國,實生漢土。天竺科軌,非 其所諳。但性存矯異,欲以攝物,故執學小乘,云無十方佛,唯禮釋迦而已。大乘經典, 不聽讀誦」。

  竺法度不聽讀誦大乘經,沒有十方佛,僧祐說他「性存矯異」,「面行詭術」,是誤會的。 竺法度的主張與行儀,其實是受到了錫蘭Sim!hala佛教的影響。在羅什Kuma^raji^va來華 以前,僧伽提婆Sam!ghadeva在江東弘傳「毘曇」,也曾經反對大乘,如『弘明集』卷一二 [P3] 『范伯倫與生觀二法師書』(大正五二•七八中)說:

   「提婆始來,(慧)義、(慧)觀之徒,……謂無生方等之經,皆是魔書。提婆末後說經 ,乃不登高座」。

  佛教的傳入中國,是大小同時的,所以傳統的部派佛教,在中國沒有能造成堅強的傳統。加 上小乘與中國民情,也許不太適合,所以大乘一直在有利的情勢下發展。南北朝時,雖有專弘「 毘曇」與「成實」的,但在佛教界,已聽不到反對大乘的聲音了。從中國再傳到越南、朝鮮、日 本,更是專弘大乘佛法的時代,也就沒有「大乘非佛說」的論諍。日本德川時代的富永仲基(西 元一七一五──四六),著『出定後語』,唱「大乘非佛說」。那是學問的研究,與古代傳統佛 教的「大乘非佛說」論,意義並不相同。

  
註【1-001】『道行般若波羅蜜經』卷六(大正八•四五五上)。
註【1-002】『般舟三昧經』卷上(大正一三•九0七上──中)。

  

 第二項 大乘行者的見解

  「大乘非佛說」的論諍,主要為大乘經典的從何而來。如大乘經的來歷不明,不能證明為是 佛所說,那就要被看作非佛法了。傳統佛教的聖典,是三藏。經藏,是「五部」──四部『阿含 [P4] 』及『雜藏』;律藏,是『經分別』與『犍度』等。這些,雖各部派所傳的,組織與內容都有所 出入,但一致認為:這是釋迦牟尼佛所說的;經王舍城Ra^jagr!ha的五百結集,毘舍離 Vais/a^li^的七百結集而來的。結集sam!gi^ti是等誦、合誦,是多數聖者所誦出,經共同審定, 編成次第,而後展轉傳誦下來。在早期結集的傳說中,沒有聽說過「大乘經」,現在忽然廣泛的 流傳出來,這是不能無疑的。這到底在那裡結集?由誰傳承而來?這一問題,可說是出發於史實 的探求。佛法是永恆的,「佛佛道同」的,但流傳於世間的佛法,是由釋尊的成佛、說法、攝僧 而流傳下來,這是歷史的事實。大乘的傳誦在人間,也不能不顧慮到這一歷史的事實!如說不出 結集者,傳承者,那就不免要蒙上「大乘非佛說」的嫌疑。

  大乘行者當然不能同意「大乘非佛說」。古人大抵從理論上,論證非有大乘──成佛的法門 不可。或從超越常情──「佛不可思議」的信仰立場,說大乘法無量無數,多得難以想像,所以 不在結集的「三藏」以內。不過也有注意到傳誦人間的歷史性,說到了結集與傳承,如龍樹 Na^ga^rjuna『大智度論』卷一00(大正二五•七五六中)說:

   「有人言:……佛滅度後,文殊尸利、彌勒諸大菩薩,亦將阿難集是摩訶衍」。

  「摩訶衍」──大乘,主要是契經。在傳統佛教中,「經」是阿難A^nanda所集出的, 所以大乘者以為:大迦葉Maha^ka^s/yapa與阿難所集出的,是「三藏」中的經;大乘經也是 [P5] 阿難所出,但是與文殊Man~jus/ri^等共同集出的。這樣,大乘經不在「三藏」之內,而「大乘 藏」與「三藏」的集成,可說是同時存在了。『大乘莊嚴經論』提出了成立大乘的八項理由,第 二項是:「同行者,聲聞乘與大乘,非先非後,一時同行,汝云何知此大乘獨非佛說」(1)?這是 主張聲聞乘法與大乘法,是同時集出流行的。但在歷史的見地上,這是不能為人所接受的。說得 更具體的,如元魏菩提流支Bodhiruci所出的『金剛仙論』卷一(大正二五•八00下──八0一上 )說:

   「三種阿難,大小中乘,傳持三乘法藏」。 「如來在鐵圍山外,不至餘世界,二界中間,無量諸佛共集於彼,說佛話經訖,欲結集大 乘法藏,復召集徒眾,羅漢有八十億那由他,菩薩眾有無量無邊恆河沙不可思議,皆集於 彼」。

  『金剛仙論』所傳的結集說,與龍樹所傳的相近,卻更指定了結集的地點。阿難有三位,各 別的傳持了三乘──大乘、中乘(緣覺乘)、小乘(聲聞乘)的法藏。從大乘的見地說,阿難為 菩薩示現;三阿難說,當然是言之有理。但在傳統佛教者看來,傳持不同的三乘法藏,而傳持者 恰好都名為阿難,未免過於巧合!而且,結集的地點,不在人間,而在二個世界的中間,也覺得 難於信受。 [P6]

  三阿難分別集出傳持說,中國佛教界普遍的加以引用,如智顗的『法華經文句』說:「正法 念經明三阿難:阿難陀,此云歡喜,持小乘藏。阿難跋陀,此云歡喜賢,受持雜藏。阿難娑伽, 此云歡喜海,持佛藏。阿含經有典藏阿難,持菩薩藏」(2)。賢首的『華嚴經探玄記』,澄觀的『 華嚴玄談』,都有大致相近的引證(3)。『法華經文句』所引證的,是『正法念經』;『探玄記』 所引用的,是『阿闍世王懺悔經』;『華嚴玄談』引用『法集經』。這幾部經,在漢譯經典中, 都沒有三阿難的明確文證。可能是根據『金剛仙論』,及『正法念處經』(並沒有全部譯出)譯 者──般若流支Prajn~a^ruci的傳說。但總之,從歷史的見地,問起大乘經在那媯眸陛A由誰 傳持下來的問題,古人雖有所說明,卻不能說已有了滿意的答覆。

  大乘經從部派佛教中流傳出來,這是古人的又一傳說。這一傳說,受到大乘學者的重視。隋 吉藏的『三論玄義』(大正四五•八下──九下)說:

   「至二百年中,從大眾部又出三部。于時大眾部因摩訶提婆移度住央崛多羅國,此國在王 舍城北。此部將華嚴、般若等大乘經,雜三藏中說之。時人有信者,有不信者,故成二部 」。 「至二百年中,從大眾部又出一部,名多聞部。……其人具足誦淺深義,深義中有大乘 義」。 [P7] 「三百年中,從正地部又出一部,名法護部。……自撰為五藏:三藏,如常;四、咒藏; 五、菩薩藏。有信其所說者,故別成一部」。

  據『三論玄義檢幽集』,知道『三論玄義』所說,是依據真諦Parama$rtha三藏所說(4)。 真諦譯出『部執異論』,並傳有『部執異論疏』,說到部派的分裂與部派的宗義。『三論玄義』 所說,就是依據『部執異論疏』的。據此說,大眾部Maha^sa^m!ghika分出的部派,及上座 部Sthavira分出的法護──法藏部Dharmaguptaka都傳有部分的大乘經,這是真諦 (西元五四六來華)帶來的傳說。

  玄奘的『大唐西域記』,也有類似的傳說,如卷九(大正五一•九二三上)說:

   「阿難證果西行二十餘里,有窣堵波,無憂王之所建也,大眾部結集之處。諸學無學數百 千人,不預大迦葉結集之眾而來至此。……復集素呾纜藏、毘奈耶藏、阿毘達磨藏、雜集 藏、禁咒藏:別為五藏。而此結集,凡聖同會,因而謂之大眾部」。

  玄奘所傳的界外結集,當時就有五藏的結集。這一傳說,顯然與『增壹阿含經』有關。西元 三八四──五年時,曇摩難提Dharmanandi譯出『增壹阿含經』的『序品』(大正二•五五0上 ─下)說:

   「菩薩發意趣大乘,如來說此種種別,人尊說六度無極。……諸法甚深論空理,難明難了 [P8] 不可觀,將來後進懷狐疑,此菩薩德不應棄。……方等大乘義玄邃,及諸契經為雜藏」。

  依經序,阿難的結集,是集為四藏的;方等大乘經,屬於第四『雜藏』。其後『增壹阿含 經』的釋論──『分別功德論』,才別出而立第五『菩薩藏』。這是將大乘菩薩思想的根源,推 論到最初的「界外結集」。不過這決非大眾部的本義,現存大眾部的『摩訶僧祇律』,沒有說到 大乘經的結集。而從經「序」的「將來後進懷狐疑」而論,『序品』的成立,正是為了結集中說 到大乘法,怕人懷疑而別撰經序的。所以,大眾部的大乘思想(六度等),起初含容在『雜藏』 中(5),其後發展而別立『菩薩藏』,表示了淵源於大眾部而進展到大乘的歷程。有人以為:大眾 部可信的文獻,只有『摩訶僧祇律』與『大事』,如『增壹阿含經序』的傳說,真諦『部執異論 疏』的傳說,玄奘『西域記』的傳說,不能用為歷史的有力資料(6)。然這些來自印度的古代的共 同傳說,固然不能照著文字表面去了解,難道也沒有存在於傳說背後的事實因素,值得我們去考 慮嗎?

  大乘佛法是否佛說的問題,在中國與日本等大乘教區,早已不成問題。到了近代,由於接觸 到南傳佛教,「大乘非佛說」又一度興起,大乘學者當然是不能同意的。起初,繼承古代的傳說 ,著重大乘佛法與部派思想的共通性,而作史的論究,如日本村上專井的『佛教統一論』,前田 慧雲的『大乘佛教史論』。這二位,都推想為大乘經是佛說。不過,大乘經在部派中,在部派前 [P9] 早已存在,如古人傳說那樣,到底不能為近代佛教史者所同意。大乘與部派,特別是大眾部思想 的共通性,受到一般學者的重視,解說為大乘從部派思想,特別是從大眾部思想中發展而來。這 樣,大乘可說是「非佛說」而又「是佛法」了。與部派思想的關係,經學者們的論究,漸漸的更 廣更精。如宮本正尊博士,注意到說一切有部Sarva^stiva^din的譬喻師da^rs!t!a^ntika;水 野弘元博士,論證大乘經與法藏部、化地部Mahi^s/a^saka間的關係等(7)。在淵源於部派佛教 思想而外,或注意到大乘與印度奧義書Upanis!ad,西方基督教的關係(8)。無論是佛教內在的 、外來的影響,都重於大乘佛教思想的淵源。平川彰博士的『初期大乘佛教之研究』,開闢一新 的方向──「大乘教團的起源」,這是一個卓越的見解!他在佛與僧別體,佛塔非僧伽的所有物 ;及部派間不能共住交往,大乘當然也不能與部派佛教者共住;大乘經以十善為尸羅(戒)波羅 蜜,十善為在家戒等理由,推想大乘與出家的部派佛教無關。大乘不出於出家的部派佛教,推想 有非僧非俗的寺塔集團,以說明大乘教團的起源。果真這樣,初起的大乘教團,倒與現代日本式 的佛教相近。這一說,大概會受到日本佛教界歡迎的,也許這就是構想者的意識來源!不過,佛 塔與出家的僧伽別體,佛塔非僧伽所有,是否就等於佛塔與在家人,或不僧不俗者一體?佛塔屬 於不僧不俗者的所有物?部派間真的不能交往嗎?十善戒但屬於在家嗎?這些問題,應該作更多 的研究! [P10]
註【2-001】『大乘莊嚴經論』卷一(大正三一•五九一上)。
註【2-002】『妙法蓮華經文句』卷一之上(大正三四•四上)。
註【2-003】『華嚴經探玄記』卷二(大正三五•一二六中)。『華嚴經疏鈔玄談』卷八(續八•三一五上)。
註【2-004】『三論玄義檢幽集』卷五(大正七0•四五九中、四六0下、四六五中)。
註【2-005】『四分律』所說的「雜藏」,也有「方等經」,如卷五四所說(大正二二•九六八中)。
註【2-006】平川彰『初期大乘佛教之研究』(二七──五八)。
註【2-007】平川彰『初期大乘佛教之研究』所引(一二──一六、三一──三二)。
註【2-008】平川彰『初期大乘佛教之研究』所引(一七──一八)。

  

 第三項 解答問題的途徑

  「從佛法到大乘佛法」,或從教義淵源,或從教團起源,近代學者提貢了多方面的寶貴意見 。然論究這一問題,實在不容易!一、文獻不足:由於印度文化的特性,不重歷史,而大眾部 Maha^sa^m!ghika系的聖典又大都佚失;在史料方面,不夠完整、明確,這是無法克服的。二 、問題太廣:論究這一問題,對「佛法」──「原始佛教」與「部派佛教」,初期的「大乘佛法 」,非有所了解不可。可是這兩方面,雖說史料不夠完整,而內容卻非常的豐富博雜,研究者不 容易面面充實。三、研究者的意見:非佛弟子,本著神學、哲學的觀念來研究,不容易得出正確 [P11] 的結論。佛弟子中,或是重視律制的,或是重視法義的,或是重視信仰的,或是重視在家的,每 為個人固有的信仰與見解所左右,不能完整的、正確的處理這一問題。不容易研究的大問題,作 者也未必能有更好的成績!惟有盡自己所能的,勉力進行忠實的論究。本書的研究,將分為三部 分:一、從傳統佛教,理解大乘佛教興起的共同傾向。二、初期大乘佛法,多方面的傳出與發展 。三、論初期大乘經的傳宏,也就解答了大乘經是否佛說。

  從「佛法」而演進到「大乘佛法」的過程中,有一項是可以看作根本原因的,那就是「佛般 涅槃所引起的,佛弟子對於佛的永恆懷念」。釋尊的入般涅槃parinirva^n!a,依佛法來說, 只是究竟,只是圓滿,決沒有絲毫悲哀與可悼念的成分。然而佛涅槃了,對佛教人間所引起的震 動與哀思,卻是令人難以想像的。阿難A^nanda在佛涅槃時,就是極度悲哀的一人,如『長 阿含經』卷四『遊行經』(大正一•二五中──下)說:

   「阿難在佛後立,撫床悲泣,不能自勝,歔欷而言:如來滅度,何其駛哉!世尊滅度,何 其疾哉!大法淪曀,何其速哉!群生長衰,世間眼滅。所以者何?我蒙佛恩,得在學地, 所業未成,而佛滅度」!

  這種悲感哀慕,在佛弟子中,並不因時間的過去而淡忘,反而會因時間的過去而增長,如『 高僧法顯傳』(大正五一•八六0下、八六三上)說: [P12] 「念昔世尊住此(祇園)二十五年。自傷生在邊地,……今日乃見佛空處,愴然心悲」。 「法顯到耆闍崛山,華香供養,然燈續明。慨然悲傷,抆淚而言:佛昔於此說首楞嚴,法 顯生不值佛,但見遺跡處所」。

  佛為人類說法,多少人從佛而得到安寧,解脫自在,成為人類崇仰與嚮往的對象。雖然涅槃 並不是消滅了,而在一般人來說,這是再也見不到了。於是感恩的心情,或為佛法著想,為眾生 著想,為自已沒有解脫著想而引起的悲感,交織成對佛的懷念,永恆的懷念。這是佛涅槃以來, 佛教人間的一般情形。

  人類對佛的永恆懷念,從多方面表達出來。一、佛涅槃後,佛的遺體──舍利s/ari^ra, 建塔來供奉;佛缽等遺物的供奉;佛所經歷過的,特別是佛的誕生地,成佛的道場,轉法輪與入 涅槃的地方,凡與佛有特殊關係的,都建塔或紀念物,作為佛弟子巡禮的場所。這是事相的紀念 ,也有少數部派以為是沒有多大意義的(1),但從引發對佛的懷念,傳布佛法來說,是有很大影響 力的。這是佛教界普遍崇奉的紀念方式,雖是事相的紀念,也能激發「求佛」、「見佛」,嚮往 於佛陀的宗教信行。二、在寺塔莊嚴,敬念佛陀聲中,釋尊的一生事跡:傳說讚揚,被稱為佛出 世間的「大事」、「因緣」;更從這一生而傳說到過去生中修行的事跡:這是「十二分教」中, 「本生」、「譬喻」、「因緣」的主要內容。在這些廣泛的傳說中,菩薩的發心,無限的精進修 [P13] 行,誓願力與忘我利他的行為,充分而清晰的,描繪出一幅菩薩道的莊嚴歷程。菩薩大行的宣揚 ,不只是信仰的,而是佛弟子現前修學的好榜樣。佛的紀念,菩薩道的傳說,是一切部派所共有 的。三、在佛一生事跡的傳說讚揚中,佛與比丘僧間的距離,漸漸的遠了!本來,佛也是稱為阿 羅漢的,但「多聞聖弟子」(聲聞)而得阿羅漢的,沒有佛那樣的究竟,漸漸被揭示出來,就是 著名的大天Maha^deva「五事」。上座部Sthavira各派,顧慮到釋尊與比丘僧共同生活 的事實,雖見解多少不同,而「佛在僧數」,總還是僧伽的一員(2)。「佛在僧數,不在僧數」, 是部派間「異論」之一(3)。佛「不在僧數」,只是大眾部系,佛超越於比丘僧以外的意思。無比 偉大的佛陀,在懷念與仰信心中,出現了究竟圓滿常在的佛陀觀。「佛身常在」,彌補了佛般涅 槃以來的心理上的空虛。到這,聲聞的阿羅漢們,與佛的距離,真是太遠了!佛陀常在,於是從 聖道的實行中,求佛見佛,進入佛陀正覺的內容,也與阿羅漢們的證入,有了多少不同。這些信 仰、傳說、理想、(修行),匯合起來,大乘法也就明朗的呈現出來。這都是根源於「佛般涅槃 所引起的,對佛的永恆懷念」,可說是從「佛法」而演進到「大乘佛法」的一個總線索。

  「佛般涅槃所引起的,佛弟子對佛的永恆懷念」,是在佛滅以後,「原始佛教」與「部派佛 教」中間進行著的。釋尊時代的教化,是因時、因地、因人的根性而說的,分化為法dharma 與毘尼──律vinaya。結集所成的經「法」,有四大宗趣──「吉祥悅意」,「滿足希求 [P14] 」,「對治猶疑」,「顯揚真義」,成立為四部『阿含』。「毘尼」在發展過程中,有身清淨、 語清淨、意清淨、命清淨──四種清淨;下戒、中戒、上戒──戒具足;波羅提木叉律儀等三大 類。所以無論是法的修證,戒的受持(行為軌範),在部派佛教中,如有所偏重,都有引起差異 的可能性。佛滅以後,佛教以出家的比丘眾為中心。比丘們在僧團中,如法修行,攝化信眾,隨 著個人的性格與愛好,從事不同的法務,比丘們有不同的名稱,而且物以類聚,佛世已有了不同 的集團傾向。比丘的類別很多,主要的有:「持法者」(dharmadhara經師),「持律者」 (vinayadhara律師),「論法者」(dharmakathika論師),「唄者」(bha^n!aka讀誦、說 法者),「瑜伽者」(yoga^da^tr!禪師)。為了憶持集成的經法,及共同審定傳來的是否佛法,成 為「經師」(起初,從憶持而稱為「多聞者」)。為了憶持戒律,熟悉制戒的因緣;及有關僧團 的種種規制;主持如法的羯磨(會議);對違犯律制的,分別犯輕或犯重,及應該怎樣處分,成 為「律師」。律師所持的律學,是極繁密的知識。遇到新問題,還要大法官那樣的,根據律的意 義而給以解說。「論師」是將佛應機設教的經法,予以整理、分別、抉擇。推求「自相」、「共 相」、「相攝」、「相應」、「因緣」等,將佛法安置在普遍的、條理的、系統的客觀基礎上, 發展為阿毘達磨abhidharma。阿毘達磨本來是真理的現觀,但在論阿毘達磨的發展中,成 為思辯繁密的學問。律師與阿毘達磨論師,學風非常相近,只是處理的問題不同。論法者如傾向 [P15] 於通俗的教化,要使一般聽眾的容易信受,所以依據簡要的經法,與「譬喻」、「本生」、「因 緣」等相結合。通俗的說法,與論阿毘達磨者,同源而異流,在北方就有持經的「譬喻者」da^rs!t!a$ntika 。「唄者」是以音聲作佛事的,在大眾集會時,主持誦經、讚偈、唱導等法事,比 譬喻者更為通俗,影響佛教的發展極大!「瑜伽者」多數是阿蘭若住的頭陀行者,獨住而專修禪 慧的。在佛教分化中,上座部Sthavira是重律的,「輕重等持」的,每分出一部,就有一 部不同的「律藏」。對於法,分別抉擇而成為「阿毘達磨藏」。律制與阿毘達磨論,都是謹嚴繁 密,重於事相的分別。大眾部是重法的;重於法的持行,重會通而不重分別。對於律,重根本而 生活比較的「隨宜」,「隨宜」並不等於放逸,反而傾向於阿蘭若行。佛弟子面對當時的部派佛 教,卻不斷的回顧、眺望於佛陀:菩薩時代的修行,成佛,說法,早期攝化四眾弟子所垂示的戒 法。佛陀的永恆懷念者,會直覺得「法毘尼」,與分別精嚴的律制、阿毘達磨不同(初期大乘經 ,很少說到阿毘達磨與毘尼的波羅提木叉)。初期大乘的興起,是重法的,簡易的,重於慧悟而 不重分別的。上追釋尊的四清淨行,或初期的「正語、正業、正命」的戒法;重視「四聖種」( 四依),不重僧伽的規制。重慧的大乘,學風與大眾系相近。此外,佛教中有「阿蘭若比丘」、 「(近)聚落比丘」。阿蘭若比丘,多數是「瑜伽者」,或苦行頭陀。近聚落比丘,寺塔與精舍 毘連,大眾共住,過著集團的生活。「經師」、「律師」、「論師」、「譬喻者」、「唄者」 [P16] ,都住在這堙C這堛熄藀x莊嚴,大眾共住。在家信眾受歸依的,受五戒或八關齋戒的,禮拜的 ,布施供養的,聞法的,誦經的,懺悔的,都依此而從事宗教的行為。經師、律師、論師,重於 僧伽內部的教化;譬喻者與唄者,重在對在家眾的攝化。如重慧的讀、誦、說法,重信的念佛 、懺悔,就是在這媔}展起來的。「佛涅槃所引起的,對佛的永恆懷念」,成立些新的事實,新 的傳說與理想,引出「大乘佛法」;但這是通過了佛教內部的不同傾向而開展,這要從不同部派 ,更要上探原始的經、律而理解出來。

  「大乘佛法」,是新興的邊地佛法。釋尊遊化所到的地區,稱為「中國」;中國以外的,名 為「邊地」。佛世的摩訶迦旃延Maha^ka^tya^yana、富樓那Pu^rn!amaitra^yan!i^putra,已 向阿槃提Avanti等邊地弘法。阿育王As/oka時代,東方是大眾部,西方是上座部。西方 的摩偷羅Mathura^,在「中國」與「邊地」的邊沿。從這埵茼V西南發展的,以阿槃提為中 心,成為分別說部Vibhajyava^din;向西北而傳入罽賓Kas/mi^ra的,成為說一切有部 Sarva^stiva^din。阿育王以後,「中國」的政教衰落,而「邊地」卻興盛起來。從東方的毘 舍離Vais/a^li^、央伽An%ga上央伽An%guttara^pa,而傳向南方,到烏荼Od!ra、 安達羅Andhra而大盛起來的,是大眾部中大天所化導的一流。分別說部流行於阿槃提一帶 的,又分出化地部Mahi^s/a^saka、法藏部Dharmaguptaka、飲光部Ka^s/yapi^ya。阿 [P17] 槃提一帶,也是南方,與安達羅的大眾系,沿瞿陀婆利河Goda^vari^、吉私那河Krishna^ 而東西相通,思想上也有相同的傾向。說一切有部在罽賓區盛行,大眾、化地、法藏、飲光部, 也傳到這堙C部派複雜,而民族也是臾那Yavana、波羅婆Pahlava、賒迦Saka雜 處,民族與文化複雜而趨向於融和。「佛涅槃所引起的,對佛的永恆懷念」,在不同地區,不同 民族文化中發展起來,大乘就是起源於南方,傳入罽賓而大盛的。受到異族文化、異族宗教的影 響,是勢所難免的,但初期大乘,不是異文化、異信仰的移植,而是佛教自身的發展,所成新的 適應,新的信仰。

  「佛涅槃所引起的,對佛的永恆懷念」,為「佛法到大乘佛法」的原動力。對佛的永恆懷念 ,表現在塔寺等紀念,佛菩薩的傳說與理想。雖各方面的程度不等,而確是佛教界所共同的。通 過部派,不同的宏法事業,適應不同的民族文化,孕育出新的機運──「大乘佛法」。本書第二 ──八章,就是以「對佛的永恆懷念」為總線索,試答大乘佛法的淵源問題。

  「大乘佛法」,傳出了現在的十方佛,十方淨土,無數的菩薩,佛與菩薩現在,所以「佛涅 槃所引起的,對佛的永恆懷念」,形式上多少變了。然學習成佛的菩薩行,以成佛為最高理想, 念佛,見佛,為菩薩的要行,所以「對佛的永恆懷念」(雖對釋迦佛漸漸淡了),實質是沒有太 多不同的(念色相佛,見色相佛,更是「秘密大乘佛法」所重的)。大乘的興起,為當時佛教界 [P18] (程度不等)的一大趨勢,複雜而傾向同一大理想──求成佛道。以根性而論,有重信的信行人 ,重智的法行人,更有以菩薩心為心而重悲的;性習不同,所以在大乘興起的機運中,經典從多 方面傳出,部類是相當多的。大乘經的傳出,起初是不會太長的。如有獨到的中心論題,代表大 乘思潮的重要內容,會受到尊重而特別發展起來,有的竟成為十萬頌(三百二十萬言)的大部。 初期大乘經的傳出,部類非常多,又是長短、淺深不一,要說明初期大乘的開展過程,非歸納為 大類而分別說明不可。本書九──十四章,就是從「佛法」發展而來的,初期大乘經中,重要內 容的分別解說。

  一、「佛法之序曲」:從「部派佛教」而進入「大乘佛法」,一定有些屬於「部派佛教」, 卻引向大乘,成為大乘教典,起著中介作用的聖典。日本學者所說的「先行大乘經」,有些是屬 於這一類的。對「大乘佛法」來說,這是大乘的序曲,有先為論列的必要。

  二、「般若法門」:繼承部派佛教的六波羅蜜──菩薩行,而著重於悟入深義的般若波羅蜜 ;大乘菩薩行的特性,在『般若波羅蜜經』中,充分表達出來,成為大乘佛法的核心,影響了一 切大乘經。『般若經』的部類不少,屬於初期大乘的,如唐玄奘所譯的,『大般若經』前五分( 及同本異譯的譯典),及『金剛般若分』。大部經是次第集成的,從次第集成去了解,可分為「 原始般若」、「下品般若」、「中品般若」、「上品般若」,這四類也就是「般若法門」發展的 [P19] 歷程。『般若經』的前五分,經過了長約二五0(西元前五0──西元二00)年而完成。「般 若法門」,從少數慧悟的甚深法門,演化為大眾也可以修學的法門;由開示而傾向於說明;由簡 要而傾向於完備;由菩薩的上求菩提,而著重到下化眾生。特別是,以「緣起空」來表示般若的 深義,發展為後代的「中觀法門」。

  三、「淨土法門」:阿Aks!obhya淨土與彌陀Amita^bha淨土──東方與西方二大淨 土,為初期大乘最著名的,當時大乘行者所嚮往的淨土。阿佛土是重智的,與『般若經』等相 關聯;重信的阿彌陀淨土,後來與『華嚴經』相結合。二大淨土聖典的集成,約在西元一世紀初 。二大淨土,各有不同的特性,流行於大乘佛教界,大乘行者有不同的意見,反應於大乘經中, 這可以從大乘經而得到正確的答案。

  四、「文殊師利法門」:有梵天特性的文殊師利Man~jus/ri^,是甚深法界的闡發者,大乘 信心(菩提心)的啟發者,代表「信智一如」的要義,所以被稱為「大智文殊」。文殊所宣說的 ──全部或部分的經典,在初期大乘中,部類非常多,流露出共同的特色:多為諸天(神)說, 為他方菩薩說;對代表傳統佛教的聖者,每給以責難或屈辱;重視「煩惱即菩提」,「欲為方便 」的法門。「文殊法門」,依般若的空平等義,而有了獨到的發展。在家的,神秘的,欲樂的, 梵佛同化的後期佛教,「文殊法門」給以最有力的啟發! [P20]

  五、「華嚴法門」:『大方廣佛華嚴經』大部的集成,比「上品般若」遲一些,含有後期大 乘的成分。如經名所表示的,這是菩薩萬行,莊嚴佛功德的聖典;「華藏」是「蓮華藏莊嚴」, 流露出「如來藏」的色彩。初期集出的菩薩行,如菩薩的「本業」──『淨行品』,菩薩的行位 ──『十住品』,約與「下品般若」的集出相近。「華嚴法門」的佛,是繼承大眾部的,超越的 、理想的佛,名為毘盧遮那Vairocana。依此而說菩薩行,所以多說法身菩薩行;多在天上 ,為天菩薩(及他方菩薩)說;「世主」多數是夜叉yaks!a;『入法界品』的增譯部分,也 都是天(神)菩薩;金剛手Vajrapa^n!i的地位極高;有帝釋Indra特性的普賢 Samantabhadra,比文殊還重要些。圓融無礙的法門,富於理想、神秘及藝術的氣息。著名的『十 地品』,受有北方論義的影響,所以條理嚴密,樹立了「論經」的典型。

  六、「其他法門」:初期大乘經,不屬於前四類的還很多。如龍宮與鬼國說法,『法華』與 『寶積經』,在佛典中有特殊地位的,給以分別的敘述。有些性質相同,而遍在大乘經中,如大 乘的戒學、定學、慧學,隨類歸納起來,可以了解初期大乘經,對這些問題所有的特色。

  「佛涅槃所引起的,對佛的永恆懷念」,在傳統佛教中,多方面發展起來,促成「大乘佛法 」的興起;大乘的興起,實為勢所必至的,佛教界的共同趨向。初期大乘,約起於西元前五0年 ,到西元二00年後。多方面傳出,發展,又互為影響,主要為佛功德、菩薩行的傳布。那時, [P21] 十方佛與菩薩現在,開拓了新境界,也滿足了因佛涅槃而引起的懷念。大乘經從何而來,是否佛 說,應該可以得到了結論。本書從佛教(宗教)的立場,從初期大乘經自身去尋求證據。初期大 乘經法,到底是誰傳出來的?是怎樣傳出來的?傳出了,又由那些人受持宏通?大乘法門出現於 佛教界,漸漸流行起來,習慣於傳統佛教的制度、儀式、信仰者,是不免要驚疑的,或引起毀謗 與排斥的行為。在(部分)傳統佛教的反對下,大乘行者採取什麼態度,什麼方法來應付,終於 能一天天發揚廣大起來?初期大乘經是這樣的傳出,受持宏通,依佛法說,大乘是佛說的;也就 解答了初期大乘經,是佛說與非佛說的大問題。

  
註【3-001】『異部宗輪論』說:化地部執:「於窣堵波興供養業,所獲果少」(大正四九•一七上)。
註【3-002】平川彰『初期大乘佛教之研究』(六一一──六一五)。
註【3-003】『成實論』卷二(大正三二•二五三下)。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