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雜阿含經論會編(上)之部類整編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五 記說──如來所說.弟子所說(三)

  「記說」,為九分(或十二分)教的第三分,我在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,已有過廣泛的 論列(1),這媥颩n(與『雜阿含經』有關)的加以敘述。vya^karan!a,veyya^karan!a,義譯為分 [P25] 別,記別、記說等,大乘佛教著重於授記,所以被譯為授記。在十二分教中,記說的解說,如『 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 卷一二六(大正二七.六五九下──六六0上) 說:

   「記說云何?謂諸經中,諸弟子問,如來記說;或如來問,弟子記說;或弟子問,弟子記 說;化諸天等,問記亦然。若諸經中,四種問記,若記所證所生處等」。

  『大毘婆沙論』的解說「記說」,先約問答的人說,舉如來,弟子,諸天;「如來記說」, 「弟子記說」(還有「諸天記說」),不正是『瑜伽論』所說的,「如來所(記)說」,「弟子 所(記)說」嗎?次約問答的法說,是「四種問記」,「所證所生處等」。「四種問記」──一 向記,分別記,反詰記,捨置記,可說是一切問答的方式。但「四種問記」,重於法義的分別, 是初期佛教,因法義分別的發達,而歸納問答分別為四類的。如第四捨置記,或作無記,無記是 不予解答,無可奉告。『雜阿含經』中,與婆蹉種出家,外道出家所作的問答,都是「無記」(2) 。『相應部』的「犢子種姓相應」,「無始相應」,與此相當;這是「記說」中的無記部類,為 「如來所說」的一部分。在法義分別以外,「記說」又著重於三乘聖者的「所證」,如預流與阿 羅漢果的記說;以及佛弟子的「所生」,死了以後的未來生處。可見在法義問答分別以外,更有 對於深秘的事理,作明顯的、決了(無疑)說的特性。所證與所生的「記說」,在『雜阿含經』 中,如記富蘭那兄弟,同得一來果,同生兜率天(3),百手釋氏得須陀洹果的記說(4),都見於「如 [P26] 來所說」部分。「相應修多羅」末──「不壞淨相應」中,廣記比丘等四眾弟子,及那梨迦聚落 在家弟子的所證與所生,也是「記說」(5)。除佛弟子的「記說」以外,『相應部』中更多見「記 說」的實存部類。如「勒叉那相應」,目犍連記說夜叉鬼的形狀,由佛記說其前生的惡業(6),這 是「弟子所說」。如「龍相應」共「四十記別」,說四生龍的業報(7)。據此體例,那末「乾闥婆 相應」,「金翅鳥相應」,「雲(天)相應」,也應該是「記說」(乾闥婆,金翅鳥,龍相應, 『雜阿含經』缺)。「禪定相應」,末結為「五十五記別」(8)。「見相應」初章,為「預流品十 八記別」(9)。這些,在『雜阿含經』中,都是屬於「如來所說」的。依此可見,『雜阿含經』的 第三部分──「如來所說」,「弟子所說」,是九分(十二分)教中,早期「記說」的實存部類 。

  『瑜伽師地論』,對「記說」的解說,如卷二五(大正三0.四一八下)說:

   「云何記別?謂於是中,記別弟子命過已後當生等事」。 「或復宣說未了義經,是名應頌。云何記別?……或復宣說已了義經」。

  瑜伽系論典,以顯了分別,記別未來──二義,解說十二分教的「記說」。記別弟子未來當 生等事,與 『大毘婆沙論』 的「所證所生」相同。顯了分別,表示「記別」是了義經,這是對「 祇夜」(應頌)是不了義經而說的,所以「記說」是偈頌的廣分別說。這一意義,『雜阿含經』 [P27] 是充分證明了的。由於不了解偈義而廣為分別的,『雜阿含經』中,有屬於『波羅延耶』的,如 答「波羅延耶阿逸多所問」(10);「答波羅延富鄰尼迦所問」(11);「答波羅延優陀耶所問」(12);「 波羅延低舍彌德勒所問」(13)。有屬於 『義品』 的,如「義品答摩揵提所問」(14)。有屬於『優陀那 』 的,如「法無有吾我」偈(15) ;「枝青以白覆」偈(16)。 有屬於(祇夜)「八眾誦」的,如「答僧 耆多童女所問偈」(17)。這些偈頌,『雜阿含經』明白的說:「我於此有餘說答波羅延富鄰尼迦所 問」;「我於此有餘說答波羅延優陀延所問」;「我為波羅延低舍彌德勒有餘經說」(18)。「有餘 說」即不了義說。『波羅延』──『小部』『經集』第五品,純以偈頌說法,偈頌為有餘說,與 『瑜伽論』說完全相合。「祇夜」,起初是用為偈頌的通稱。偈頌,每為文句音韻所限,又多象 徵、感興、誇張的成分。法義過於含渾,如專憑偈頌,是難以理解法義的。「祇夜」(偈頌)是 不了義說,是說一切有部所傳的古義。所以說一切有部,以四阿含為「經藏」,不取多數是偈頌 的『小部』,而稱之為(經藏以外的)『雜藏』。『大毘婆沙論』評法善現(即馬鳴)的作品說 :「夫造文頌,或增或減,不必如義」(19);說「達羅達多是文頌者,言多過實」(20),都是秉承了 偈頌是不了義的原則。

  原始結集的,是精簡的長行直說,依文體而名為「修多羅」,依類纂集,所以名為「相應」 。原始的「修多羅」(相應),相當於蘊;處;緣起、食、諦、界;念住等道品。佛說長行是「 [P28] 修多羅」,為了記憶,又結經為攝頌──「結集文」,而有偈頌的「祇夜」:這是原始二部成立 的過程。不過,新的經說,還在佛教界的不斷的傳出。在文體上,有長行的,也有偈頌的。有偈 的一部分,比附於「結集文」,而成為「結集品」的「祇夜」。在內容上,有如來記說的,有弟 子記說的,有諸天記說的。這些,多有顯了分別法義,說明深秘事理的特性,這就是「記說」 ──「如來記說」,「弟子記說」,「諸天記說」了。「諸天記說」部分,是適應印度一般的神 教信仰,而傳出的通俗教化,都是有偈頌的,與「弟子所說」的有偈部分相合,稱為八「眾相應 」,屬於「祇夜」,於是「記說」只有「如來所說」,「弟子所說」了。現存的『別譯雜阿含經 』,分為「初誦」與「二誦」。「初誦」及「二誦」末卷,是「眾相應」的「祇夜」;「二誦」 長行,是「如來所說」。從末卷又有偈頌來說,全經體例不一致;是否到此已是足本,或者譯文 、傳寫,已有所遺落。但可以肯定的,「祇夜」與「記說」──「如來記說」、「弟子記說」, 曾集成一類而別行,這就是「少分阿含」。但「祇夜」,早與「修多羅」相聯合,「記說」也附 於「修多羅」,終於綜合為大部──『雜(相應)阿含』,『雜阿含經』也就包含了「修多羅」 ,「祇夜」,「記說」──三部分。

  『雜阿含經』中,屬於「如來所說」、「弟子所說」的,共一五卷,是附於「五陰誦」,「 雜因誦」,「道品誦」以下的。其中,佚失了一卷,次第也有錯亂,推定原譯本次第如下: [P29] 「五陰誦」:卷六.卷七 「雜因誦」:卷一八•卷一九•卷二0.卷二一•卷二二(佚失)•卷二三(誤作卷三一 ) 「道品誦」:卷三一(誤作四一)•卷三二•卷三三•卷三四•卷三五•卷三六(誤作四 七).卷三七

  卷三一(為卷二三之誤)初,說兜率天,化樂天,他化自在天──三經。接著說:「如佛說 六經,如是異比丘問六經,佛問諸比丘六經,亦如是說」(21)。可見在此卷以前,還有說四王天, 忉利天,夜摩天──共六經,但三經已佚失了。此卷以前所缺失的,不只三經,而應該是一卷。 現存本五0卷,除去『無憂王譬喻』,實際佚失了二卷。上面說到:卷二四與卷二六之間,內容 是「念住」末,「正斷」,「神足」,「根」初,「道品誦」佚失了這一卷。另一卷,就是這六 欲天中,四王天等三經那一卷了。比對『相應部』,與六欲天相近的,如「龍相應」,「揵闥婆 相應」,「金翅鳥相應」,『雜阿含經』沒有這部分,可能伕失的就是這些。在實存的一四卷中 ,卷一八到卷二一──四卷,宋譯本已別立為「弟子所說誦品」。

  
註【6-001】拙作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(五一九──五三九)。
註【6-002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四──三五(大正二.二四四上──二五0上)。 [P30]
註【6-003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五(大正二•二五七中──下)。『增支部』「六集」(南傳二0.九三)。
註【6-004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三(大正二•二三九下──二四0中)。『相應部』「預流相應」(南傳一六下•二六六 ──二七0)。
註【6-005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0(大正二•二一七上──下)。『相應部』「預流相應」(南傳一六下•二四0──二四 五)。
註【6-006】『相應部』「勒叉那相應」(南傳一三.三七七──三八七)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一九(大正二•一三五上── 一三九上)。
註【6-007】『相應部』「龍相應」(南傳一四.三九七)。
註【6-008】『相應部』「禪定相應」(南傳一四•四五六)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一(大正二.二二二下──二二三中)。
註【6-009】『相應部』「見相應」(南傳一四.三四六)。
註【6-010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四(大正二•九五中)。 『相應部』「因緣相應」(南傳一三.六七──七一)。
註【6-011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五(大正二•二五五下)。 『增支部』「三集」(南傳一七•二一六)。
註【6-012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五(大正二•二五六上)。 『增支部』「三集」(南傳一七•二一七)。
註【6-013】『雜阿含經』卷四三(大正二.三一0中)。 『增支部』「六集」(南傳二0.一五八──一六一)。
註【6-014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0(大正二•一四四中──下)。『相應部』「蘊相應」(南傳一四•一三──一四)。
註【6-015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(大正二•一六下)。『相應部』「蘊相應」(南傳一四•八七)。 [P31]
註【6-016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一(大正二•一四九中)。
註【6-017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(大正二0.一四三上──中)。『增支部』「十集」(南傳二二上•二七0──二七一)。
註【6-018】同上(11)(12)(13)
註【6-019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一七二(大正二七.八六六中)。
註【6-020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六九(大正二七.三五八中)。
註【6-022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二(大正二•二一九中)。

  

六 修多羅──阿含──四部(阿含)

  原始佛教聖典的集成,從「修多羅」到四部阿含的分別編集,是經過先後多階段的。起初, 集成「陰」,「入處」,「因緣」,「道品」,以精簡的散文集出,名為「修多羅」;分類編次 ,名為「相應教」。次集出的有偈的,名為「祇夜」,保留在「相應教」中的,是「八眾相應」 ,為適應印度社會所成的通俗教化。八眾中,天四眾是:梵,魔,帝釋(忉利天),四王天(天 子,天女,夜叉,林神,多數屬於四王天),代表印度一般的宗教信教對象。人四眾是:婆羅門 ,剎利,長者,沙門,本於印度社會四階級。佛法主張四姓平等,所以不立低賤的首陀羅,而代 以一無所有的出家沙門。居士,是吠奢姓中的富有者。「祇夜」是可以通稱一切偈頌的,由於有 [P32] 偈的「眾相應」名為「祇夜」,於是傳誦中的其他偈頌,或名「伽陀」,或名「優陀那」(如『 法句』)。『義品』,『波羅延耶』,大抵是在這一機運中成立的。經說是不斷傳出的,或是不 了義偈頌的解說;或是法義的問答分別;或是深秘事理的決了:集成了「弟子所說」與「如來所 說」──「記說」;「記說」的集出,比「祇夜」要遲一些。從『雜阿含經』與『相應部』的組 織,知道「祇夜」別立,而「記說」是附於「修多羅」四品──「陰」,「入處」,「因緣」, 「道品」以下的。以上所說,是前來所說的結論。

  「記說」,是附於「修多羅」(四品)以下的。在傳誦中,文句漸長,法義與事緣相結合的 「記說」,也不免參雜到「修多羅」中去。以「陰相應」為例來說,『雜阿含經』共一四(攝) 頌。初四頌,一一.一三頌,文句比較簡要。七至一0頌•一二頌,文句長些,但仍是法義的開 示。而五頌(是弟子所說)•六頌及一四頌,不但文段長,還參合了事緣與譬喻。就在這長篇中 ,如『大正』二六二經,是佛涅槃以後,阿難以化迦旃延經來教化闡陀,傳說是結集以後的事。 又如『大正』 五八經,對五陰作十門問答。依「攝頌」是「十問」;『攝事分』 稱為「問記」(1) ,這是問答論究的「記說」。十門問記,赤銅鍱部又編為『中部』(一0九)『滿月大經』,覺 音判為九分教的(與「方廣」相當的)「毘陀羅」。『雜阿含經』 與『相應部』 ,都有此二經, 可見是上座部誦本如此,也表示了「如來記說」與「弟子記說」,早已參入到「修多羅」中。 [P33]

  經是不斷集出來的,如『赤銅鍱律』「自恣揵度」說:「自恣日,比丘等說法,誦經者集經 ,持律者抉擇律」(2)。又「經分別」說:「比丘中之誦經者,相互誦經,彼等共住一處」(3)。古 代不用文字記錄,所以集出的經,由誦經者誦持不忘而傳下來的。不但誦習已集出的經,在每年 自恣日,誦經者與誦經者,還要共同審定(結集)新傳出的經。不斷傳出的經,或說「從佛」聽 來的,或說「和合眾僧多聞耆舊」(上座)處得來的,或說「眾多比丘」處聽來的,或說從「一 比丘」聽來的。種種傳出的經,要誦經者來結集(共同審定,編成次第)。審定傳出的是否佛法 ,準則是「修多羅相應,不越毘尼」,就是法義要與原始集出的「修多羅」相契合,能調伏煩惱 而不違毘尼的。這樣的集出,被稱為「四大廣說」,是一切部派所共傳的古說(4)。多方面的不斷 傳出,審定為是佛法的,比附於「修多羅」,這是稱經為「阿含」的原始意義。如『善見律毘婆 沙』卷一(大正二四•六七七上)說:

   「容受聚集義,名阿含,如修多羅說:佛告諸比丘!我於三界中,不見一阿含如畜生阿含 ,純是眾生聚集處也」。

  畜生阿含,就是畜生趣,趣是容受聚集的意義。晉道安解阿含為「秦言趣無」;僧肇說:「 秦言法歸,……譬彼巨海,百川所歸,故以法歸為名」(5),與覺音所說有相同的意趣。集出而會 歸於一處,形成一切經法的總匯,名為阿含(那時還沒有用文字記錄,所以還不會稱為篋藏── [P34] 容器的藏)。這堙A要肯定的指出:原始結集「相應修多羅」,以後集出的是「祇夜」、「記說 」,也泛稱「修多羅」,「相應教」(為根本的相應阿含)。不斷的傳出、集出,到別編為四阿 含時,以「修多羅」為根本而成經說總集的「相應阿含」,部類已非常眾多,更有未結集的要結 集,內容太廣大,於是有第二結集,分經為四部──四阿含。『瑜伽師地論攝事分』說:「即彼 相應教,更以餘相……而說」,成為『長』,『中』,『增一』(6)。「相應教」,雖與「修多羅 相應」,不外乎蘊、處等相應,但內容大大的增廣了!四阿含的別編,是從經法總集的「相應教 」中,分出一部分,更新集出一部分,分編而成。所以,『雜(相應)阿含』是四部阿含的母 體。

   瑜伽論攝事分』所抉擇的經義,是『雜阿含經』的「修多羅」部分,但有些卻是現存『雜 阿含經』所沒有的。如上 「修多羅與摩呾理迦」,舉出了二十餘部經。『攝事分』攝頌所沒有的 ,不妨說是造論者所附入的,但攝頌所有的,應該說是「修多羅」所固有,曾屬於『雜(相應) 阿含』的。攝頌明白說到的,有『大空』等二十一經。這二十一經,十八經後來編入『中阿含經 』,三經存在於『雜阿含經』「如來所說」中;與巴利藏對比如下:

圖片
     『中阿含經』(一九0)『小空經』          『中  部』(一二一)『空小經』
                 (一九一)『大空經』                    (一二二)『空大經』
[P35]   

                 (一六三)『分別六處經』                (一三七)『六處分別經』
                 (一六九)『拘樓瘦無諍經』              (一三九)『無諍分別經』
                 (三0)『象跡喻經』                    (二八)『象跡喻大經』
                 (一八一)『多界經』                    (一一五)『多界經』
                 (一0三)『師子吼經』                  (一一)『師子吼小經』
                 (一六二)『分別六界經』                (一四0)『界分別經』
                 (七五)『淨不動道經』                  (一0六)『不動利益經』
                 (九七)『大因經』            『長  部』(一五)『大緣經』
                 (二三)『智經』              『相應部』(一二)『因緣相應』三二經
                 (一0)『漏盡經』            『增支部』「六集」五八經
                 (一一九)『說處經』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三集」六七經
                 (一二二)『成就戒經』                  「五集」一六六經
                 (一)『善法經』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七集」六四經
                 (一一三)『諸法本經』                  「十集」五八經
                 (一一一)『達梵行經』                  「六集」六三經
[P36]   

                 (一一二)『阿奴波經』                  「六集」六二經
     『雜阿含經』 『大正』 一0四二經          『中  部』(四一)『薩羅村婆羅門經』
                  『大正』 一0四三經                    (四二)『毘蘭若村婆羅門經』
                  『大正』 九八四經            『增支部』「四集」 一九九經

  上面的敘述,為了要說明結集史上的一個事實。主張三世實有的說一切有部,有重經的持經 譬喻者,重論的阿毘達磨論者──二系。『大毘婆沙論』集成以後,持經者反抗論師,放棄三世 有而改取現在有(二世無)說,發展為經部譬喻師。說一切有部的阿毘達磨論師,與經部有著古 老的淵源,仍有共同的部分。在彼此相互辯論時,說到了結集的「總頌」的存在,如『阿毘達磨 順正理論』卷四(大正二九.三五二下)說:

   「彼(經部)不許有如是契經(順別處經)。(有部以為)不應不許,入結集故;又不違 害諸餘契經;亦不違理:故應成量。 彼(經部)謂此經非入結集,越總頌故。如說:製造順別處經,立為異品。 (有部反難)若爾,便應棄捨一切違自部執聖教契經!如說:製造二種空經,立為異品, 亦越總頌。如是等類,互相非撥」。

  說一切有部以為:『順別處經』是「入結集」的;與其他的契經並沒有違害(「修多羅相應 [P37] 」)也沒有違反正理(「不違法性」)。但經部以為:這部經「非入結集」,理由是「越總頌 故」(7)。古代的結集,是審定而又次第類編,為了憶持不忘,所以編有「總頌」,大抵攝十經為 一頌。因此,從「總頌」有沒有說到,可以斷定當初結集時,有沒有這一契經。有部以為『順別 處經』是入結集的;經部以為不入結集,只是「立為異品」。「異品」,是在一頌中,或一頌與 一頌間,附於「總頌」而成為「異品」。附入攝頌的,如『雜事』的「內攝頌」,就是附於「總 頌」的實例。這不是舊有的,但時代久遠了,附於「總頌」的,可能被認為是「總頌」所有的, 於是乎有「入結集」與「不入結集」的論諍(可見「總頌」也有多少差異了)。對於經部的意見 ,有部採取了反難;如依經部的見解,那與經部教義不合的契經,都可說不是「總頌」所有,而 可以否認了。例如「二種空經」,也是「立為異品」,也是「越總頌」的。二種空經,就是『小 空經』與『大空經』,說一切有系公認的「總頌」,是沒有這二經的,但是附於「總頌」的「異 品」。從這一論諍中,發見了這樣的事實;結集的契經,有「總頌」,也有附於「總頌」的「異 品」。『瑜伽論攝事分』,抉擇『雜阿含經』的「六處相應」時,恰好有『大空經』與『小空經 』的論義。在後來,這二種空經,有部編入『中阿含經』(赤銅鍱部也編入『中部』),然在「 相應修多羅」中,這二種空經是附於「處相應」(總頌)的「異品」。以二種空經為例,『攝事 分」攝頌所有的其餘十九經,也應該如此,曾經是附屬於『雜阿含經』的,其中三經,一直保留 [P38] 在『雜阿含經』的「如來記說」中。以「修多羅」為本,附於「祇夜」,「記說」。不斷的結集 出來,不斷的附屬於下,內容比現存的『雜阿含經』還多,成為經說的總集──阿含(聚集含容 );從「總頌」與「異品」中,可以明確的理解出來(8)

  「相應教」──含容了「祇夜」與「記說」的「相應教」,在一次多眾的共同結集(傳為七 百結集)中,以「相應教」為本,廣集流傳於「相應教」外的「波利夜耶」等,別編為四部阿含 。當時,『中阿含』約一百經;『長阿含』約二十經;『增壹(或作「增支」)阿含』傳說為五 百五十五經(9)。等到部派分化,各為自部(四部阿含)的結集,如『大因經』(摩訶尼陀那)等 十部,說一切有部編入『中阿含』,而分別說系卻編入『長(部)阿含』,於是部派間的四部阿 含,出入更增大了!四部阿含的集成,我在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中,已有所論說(10)。現在想 再一提的,一、漢譯的『增壹阿含經』,決非說一切有部的誦本。有部的『增壹』,「今唯有一 乃至十在」(11),是沒有十一法的。「薩婆多(說一切有)家無序」(12),而漢譯『增壹阿含經』是 有序的。『雜阿含經』說:「鬱低迦修多羅,如增一阿含經四法中說」(13)。『成唯識論』說:「 說一切有部增壹經中,亦密意說此名阿賴耶,謂愛阿賴耶,樂阿賴耶,欣阿賴耶,阿賴耶」: 『攝大乘論』稱此為『如來出現四德經』(14)。漢譯的『增壹阿含經』,並沒有這二經。所以這不 是有部誦本,而是大眾部末派,流傳於北方的契經。二、『雜阿含經』所有的經,編入赤銅鍱部 [P39] 『中部』(除與『中阿含經』相同外)的,共二四經;編入『增支部』的,約一四0經。這是從 「修多羅」總集中,被編入別部,而決非『雜阿含經』取之於他經的。『增支部』是經赤銅鍱部 擴大編纂所成的,如『雜阿含經』的『詵陀迦旃延經』 ,在『增支部』 的「十集」、 「十一集」 中,雖主體相同,而事緣與解說,已演化為十經了(15)。三、分別說系,尤其是赤銅鍱部,是重視 偈頌的,所以『相應部』以「有偈篇」為首;說經藏有五部。『小部』『經集』中的『波羅延那 』,『義品』受到佛法傳入南方的影響;分別說系正是以(南方)鄔闍衍為中心而開展的部派。 『蛇品』,『小品』,『大品』,從『雜(相應)阿含經』「八眾誦」中編集過去的,共八經; 部分相同的,有七經(16);這是集成於四部阿含成立以後的。或者以為:佛法的集成,先有偈頌而 後有長行(17),這不但違反了九分(十二分)教中,「修多羅」在先的事實,也忽視了偈頌(特別 是「八眾誦」──「有偈篇」)的通俗性,與原始佛教以出家眾為主體的特性!

  依「相應教」而別編為『長』,『中』,『增一』。『相應教』有三分,「修多羅」,「祇 夜」與「記說」──「弟子所說」,「如來所說」;三分是以「修多羅相應」為根原的。這是說 一切有系的古說,依此去觀察四部阿含,覺得非常的妥當。這不但是為了結集史的闡明,而更重 要的是,確認修多羅為佛法的勝義所在。

  
註【7-001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五(大正二•三七中)。『瑜伽師地論』卷八八(大正三0•七九七中)。 [P40]
註【7-002】『銅鍱律』「大品」(南傳三•二九八)。
註【7-003】『銅鍱律』「經分別」(南傳一•二六八)。
註【7-004】拙作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(二二──二四)。
註【7-005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九(大正五五•六四下)。又卷九(大正五五•六三中)。
註【7-006】『瑜伽師地論』卷八五(大正三0•七七二下)。
註【7-007】原始結集時,攝十經為一頌,稱為「祇夜」。後來,集經的偈頌,偈頌的類集,被稱為優陀那──嗢 南,這是北方佛教優陀那的習慣用法。
註【7-008】『攝事分』有『中阿含』及「如來記說」的論義,從前以為:說一切有系重視『中阿含』,所以「雜阿 含經為主,中阿含經為助,加以抉擇,奠定佛法的思想宗要」(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六六四),自「總 頌」與「異品」的發見,改變了上一看法,理解為:大空經等,原本是附於「修多羅」總集的「異品」 。
註【7-009】『大正藏』『增壹阿含經』校記(大正二•八三0)。
註【7-010】拙作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(六九五──七九二)。
註【7-011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一六(大正二七•七九中)。
註【7-012】『分別功德論』卷二(大正二五•三四中)。
註【7-013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二(大正二•一二下)。 [P41]
註【7-014】『成唯識論』卷三(大正三一•一五上)。『攝大乘論本』卷上(大正三一•一三四上)。
註【7-015】拙作『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』(二七八──二八四)。
註【7-016】拙作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(八二七──八二八)。
註【7-017】參閱拙作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(五0──五五)。

  

七 雜阿含經的次第與部類

  宋譯『雜阿含經』,是四部阿含別編以後的,經過部派重治的『雜阿含經』。次第與部類分 別,沒有梵本可考。宋求那跋陀羅的原譯本,對於全經部類,僅有不完全的記錄,如經上 說到 :「誦六入處品第二」,「雜因誦第三品」,「弟子所說誦第四品」,「誦道品第五」。依『瑜伽 論攝事分』,可以推見『雜含』的前五卷,應為「五陰誦第一品」。誦品的記錄不完全,又誤編 『無憂王譬喻』在內,卷次又有些錯亂,所以一向以為雜亂而沒有次第的。近代的整理『雜阿含 經』,首推日本的崎正治。在他發表『漢譯(佛教)四阿含』(Tne Four Buddhist A^gamas in Chinese)一文中,以為『雜阿含經』(除『無憂王譬喻』二卷),應分為八誦六三部:一、 五蘊誦,八部;二、六入誦,一部;三、雜因誦,四部;四、弟子所說誦,六部;五、道誦,二 一部;六、八眾誦,四部;七、偈頌誦,一二部;八、如來誦,七部(1)。日本『國譯一切經』中 [P42] ,椎尾辨匡『[新訂]雜阿含經』(『校訂相應阿含』),分四八卷為八誦四六相應:五蘊誦第一,三 相應;六入誦第二,一相應;因緣誦第三,四相應;弟子所說誦第四,六相應;道誦第五,九相 應;八眾誦第六,四相應;偈誦第七,一二相應;如來誦第八,七相應(2)。八誦四六相應的分判 ,大體是依照崎正治的分部次第。不過「五蘊誦」中,「大師部」以下六部,椎尾與「見相應 」合為一相應。崎分卷三一為一三部,而椎尾綜合為一──「諸相應」,堶悼]含了一三種相 應(3)。部類、相應分判的不同,只是這一些而已;這一些,都屬於「如來所說」。然從說一切有 部的『雜阿含經』來說,這樣的分判,是不適合的!如以卷三一為「道誦」所攝,與『瑜伽論攝 事分』不合。「八眾」與「偈」,在『瑜伽論』中,顯然是同一內容,不應該作為二誦的不同名 稱。呂澂作『雜阿含經刊定記』,判『雜阿含經』為四分十誦;一、五取蘊六處因緣相應分,六 誦,二、佛弟子所說佛所說分,二誦;三、道品分,一誦;四、結集分,一誦。這是依『瑜伽論 本地分』,又符合四分十誦的舊說(4),是比較適當的。依此判別,呂徵以為:「此中卷數,舊刊 排列無誤者,全經五十卷中,僅十二卷而已」(5)。呂澂以為「如來所說」部分,原本也是次第集 在一起的,所以覺得全經次第,舊刊幾乎全部都錯了。

  論定『雜阿含經』的原譯本次第,而判別全經的部類,首先應該肯定的,『雜阿含經』是說 一切有部的誦本,應依說一切有系的古說來處理。『雜阿含經』為三部分:「修多羅」,「祇夜 [P43] 」,「記說」──「弟子記說」,「如來記說」,三部分綜合而成的。依『瑜伽師地論』,『根 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』所說:「眾會事」,「眾相應」,「結集品」,「伽陀」,所指是同 一內容,就是有偈頌部分(「祇夜」),並一致的列在最後。這是「修多羅」以後,集成「祇夜 」的先後次第。崎等依『別譯雜阿含經』,以(七)「偈誦」,(八)「如來誦」為次第,不 知『別譯』是別部所誦本,是不適用於說一切有部本的。「弟子所說」、「如來所說」──「記 說」部分,『瑜伽論本地分』與『雜事』,位置在緣起,(食),諦,(界)相應以後,念住等 道品相應以前;『瑜伽論攝事分』,卻又列在最前。「弟子所說」、「如來所說」部分,位置並 不穩定,表示了『雜阿含經』部類分判的問題所在。求那跋陀羅所譯『雜阿含經』,立「弟子所 說誦第四品」,而「如來所說」部分,並沒有別立為一誦,卻分散在「五陰誦」,「雜因誦」, 「道品(菩提分)誦」以下。立「弟子所說誦」,而不立「如來所說誦」,未免體例不一!如恢 復古說,不立「弟子所說誦」,與『雜阿含經』的譯本不合;如立「弟子所說誦」,又立「如來 所說誦」,那經卷的次第前後,要大大的變動(如呂澂那樣)了。這真是進退為難的問題!這反 映了「弟子所說」,「如來所說」,在傳說中位置不一定的情況。「弟子所說」與「如來所說」 ,本來是分散在「修多羅相應」以下的,後來才有別立的傾向(如求那跋陀羅譯本,已別立「弟 子所說誦」)。依說一切有部誦本,探究經典的原始結構,應該是分為五誦,也就是五品的。「 [P44] 修多羅」部分,依『瑜伽論攝事分』,分為「行」,「處」,「緣起食諦界」,「菩提分法」 ──四類,這與『雜阿含經』的(「五陰誦」),「六入處誦」,「雜因誦」,「道品誦」相合 。「修多羅」四誦在前,「祇夜」──「八眾誦」在後,共為五誦,也就是五品。至於「記說」 ──「弟子記說」,「如來記說」,是分散而附於「修多羅」之下。這一分類,與『相應部』相 同,不過名稱與次第的差別而已。對列如下:

圖片
      『雜阿含經』  ┌────┐  『相應部』
      五陰誦第一品─┘┌──┐│  Ⅰ有偈篇Saga^tha-vagga←─┐
      六入處誦第二品─┘┌─┼┼─Ⅱ因緣篇Nida^na-vagga     │
      雜因誦第三品───┘  │└─Ⅲ蘊篇Khandha-vagga       │
      道品誦第四品────┐└──Ⅳ六處篇Sal!a^yatana-vagga│
      八眾誦第五品─┐    └───Ⅴ大篇Maha^-vagga         │
                    └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  vagga,向來是譯為「品」的;『相應部』日譯本作篇,所以五篇就是五品。「弟子所說」 ,「如來所說」──「記說」部分,『雜阿含經』分散而附於「五陰誦」,「雜因誦」,「道品 誦」以下;『相應部』分散在「因緣篇」,「蘊篇」,「六處篇」,「大篇」以下。『雜阿含經 』是說一切有部誦本,『相應部』是赤銅鍱部誦本,二部同出於根本上座部,所以全經分為五誦 [P45] (五篇),而「弟子所說」,「如來所說」,附列於下,可斷定為上座部本的舊有結構。至於五 品的次第先後不同,「記說」分附於「修多羅」而出入不同,那是上座部派再分化,重行整治所 成的誦本差別。『相應部』分為五篇,五篇共分為五十六相應;稱為「相應」,是很正確的!說 一切有系的傳說,也是稱為「相應」、「相應語」的;『雜阿含經』就是『相應阿含經』。不過 ,『雜阿含經』雖本為五誦(五品),而宋譯本已別立「弟子所說誦」,成為六誦(六品)了。

  現在,依漢譯現存本的卷帙次第,確定佚失了的卷數,以及次第錯亂的改正,而推定原譯本 的次第,可依五誦而分成多少相應,試敘列如下:

圖片
             「五陰誦第一」
        
註【8-001】 1.──陰(相應)[一]
註【8-002】 10.──陰[二]
註【8-003】 3.──陰[三]
註【8-004】 2.──陰[四]
註【8-005】 5.──陰[五]
註【8-006】 6.………………羅陀•見[上]
註【8-007】 7.………………見[下]•斷知 [P46] 「六入處誦第二」
註【8-008】 8.──處[一]
註【8-009】 9.──處[二]
註【8-010】 43.──處[三]
註【8-011】 11.──處[四]
註【8-012】 13.──處[五] 「雜因誦第三」
註【8-013】 12.──因緣[上]
註【8-014】 14.──因緣[中]
註【8-015】 15.──因緣[下]•諦[上]
註【8-016】 16.──諦[下]•界[上]
註【8-017】 17.──界[下]•受
註【8-018】 18.………………舍利弗•目犍連[上]
註【8-019】 19.………………目犍連[下]•阿那律[上]
註【8-020】 20.………………阿那律[下]•大迦旃延•阿難[上] [P47]
註【8-021】 21.………………阿難[下]•質多羅
註【8-022】 23.(佚)
註【8-023】 31.………………天•修證•入界陰•不壞淨[上] 「道品誦第四」
註【8-024】 24.──念處[上]
註【8-025】 25.(佚)──念處[下]•正勤•如意足•根[上]
註【8-026】 26.──根[下]•力•覺支[上]
註【8-027】 27.──覺支[下]
註【8-028】 28.──聖道分[上]
註【8-029】 29.──聖道分[下]•安那般那念•學[上]
註【8-030】 30.──學[下]•不壞淨
註【8-031】 41.………………不壞淨[下]•大迦葉[上]
註【8-032】 32.………………大迦葉[下]•聚落主•馬[上]
註【8-033】 33.………………馬[下]•摩訶男•無始[上]
註【8-034】 34.………………無始[下]•婆蹉出家•外道出家[上] [P48]
註【8-035】 35.………………外道出家[下]•雜[上]
註【8-036】 47.………………雜[下]•譬喻•病[上]
註【8-037】 37.………………病[下]•業報 「八眾誦第五」
註【8-038】 38.──比丘[上]
註【8-039】 39.──比丘[下]•魔
註【8-040】 40.──帝釋[上]
註【8-041】 46.──帝釋[下]•剎利[上]
註【8-042】 42.──剎利[下]•婆羅門[上]
註【8-043】 4.──婆羅門[中]
註【8-044】 44.──婆羅門[下]•梵天
註【8-045】 45.──比丘尼•婆耆沙[上]
註【8-046】 36.──婆耆沙[下]•諸天[一]
註【8-047】 22.──諸天[二]
註【8-048】 48.──諸天[三] [P49]
註【8-049】 49.──諸天[四]•夜叉[上]
註【8-050】 50.──夜叉[下]•林

  依現存的『雜阿含經』,改正次第,就回復了『雜阿含經』原譯本的次第。表中上一數目, 是回復了的原譯本次第,下一數目,是現存本的次第。為了與『相應部』比對觀察,所以不立「 弟子所說誦」的名目。全經分五誦,共分五十一相應,與近代學者所說,有些出入,所以略加說 明。「五陰誦第一」,分四相應。「陰相應」是「五陰誦」的主體,共五卷。六、七──二卷中 ,「羅陀相應」,「見相應」,在『相應部』中,也是屬於「蘊篇」的。「斷知相應」部分, 崎正治判為「無常」,「燃頭」,「成就」──三部;椎尾辨匡綜合於「見相應」。然從內容來 說,與「見相應」是完全不同的。這部分(『大正』編號一七一──一八七經),包含了無數經 在內,然不外乎對無常五陰的「當斷,當知,當吐,當盡,當止,當捨,當滅,當沒」,所以略 舉而立為「斷知相應」。表中的虛線……,表示是「記說」而附於「修多羅」的。「六入處誦第 二」,只有主體的「入處相應」──一相應,五卷;沒有附屬的「記說」。考『相應部』的「六 處篇」中,有「閻浮車相應」,「沙門出家相應」,「目犍連相應」,「質多相應」,都是屬於 「弟子所說」的。所以這可能是:宋譯本為了集「弟子所說」為一類,將「六入處誦」中,所有 的「弟子所說」移到下面去,於是「六入處誦」只有一相應了。「雜因誦第三」,分為一四相應 [P50] 。「因緣相應」以下,有關於四食的,僅有八經(『大正』三七一──三七八經)。依『瑜伽論 』,立「食相應」;但『雜事』是沒有「食相應」的(6),『相應部』也不立。食是滋養持續生命 的因緣,『相應部』 是歸入「因緣相應」的。經數過少,所以也沒有別立。其次是「諦相應」, 「界相應」。『瑜伽師地論』立「總嗢南曰:總義等光等,受等最為後」(7),受是屬於「界相 應」的。然與受有關的經文不少(『大正』四六七──四八九經),自成段落,所以參照『相應 部』,別立「受相應」。因緣,(諦),食,界(受)等,都有因緣的意義,是「雜因誦」的主 體,共五卷。從卷一八到卷二一──四卷,立「舍利弗」,「目犍連」,「阿那律」,「大迦旃 延」,「阿難」,「質多羅」等六種相應,就是別立「弟子所說誦」部分。原譯本卷二三(現存 本作卷三一),崎正治判為一三部;椎尾辨匡總立為「諸相應」,而內含一三種相應,這未免 過於瑣碎了!今分為四相應:一、卷初說兜率天,化樂天,他化自在天,而說「如佛說六經」, 可見六欲天的前三天(三經),在前一卷(原本卷二二)中,但已經佚失了。經中次說修四禪, 四無色定,或依之而得聖果,或生在天上;次說雲天,諸天在各大弟子後,隨著經行。這都是與 天有關的,所以立(『大正』八六一──八七二經)為「天相應」。二、說善調伏的四眾弟子; 說弟子有三類,這是修行的人。次說正斷等三十七道品;不放逸;四禪;三明;信,戒,施,聞 ,慧;無為法;須陀洹得無間等;這都是修證的法。從『大正』八七三,到八九一經,次第自成 [P51] 統類,立為「修證相應」。三、以下十經( 『大正』八九二──九0一經),次第最難以董理。 然有六經的體例相同,都是「如內六入處,如是外六入處,六識身,六觸身,六受身,六想身, 六思身,六愛身(以上是入處的八種六法門),六界(身),五陰,亦如是說」(8)。這是以入, 界,陰為類的,從多數立為「入界陰相應」。四、末有佛、法、僧──三經,與前後都不相類。 然從「如來記說」來看,中隔「菩提分法」(卷二四──三0),與同屬「如來記說」的卷三一 (現行本誤編為卷四一),初說齋戒,合為佛、法、僧、戒──四事;以下為四不壞淨的「記說 」,可見前後是一貫的,所以別立「不壞淨相應」。「道品誦第四」,立二一相應。「正勤相應 」,「如意足相應」,經文已經佚失,由於『瑜伽論』有論義,所以仍立此二種相應,以見原譯 本的真相。從「念處相應」到「不壞淨相應」,共一0相應,從卷二四到卷三0,為「道品誦」 的主體,以下的都是附屬的「記說」。經卷三0,「不壞淨相應」部分,『瑜伽論攝事分』有論 義,屬「修多羅」。卷三一(現行本卷四一),雖與上「不壞淨」法義相同,但沒有論義,屬於 「如來所說」,與前卷二三末的佛、法、僧──三經,合名「不壞淨相應」。在名稱上,與「道 品誦」的「不壞淨相應」相同,未免美中不足(『相應部』五六相應中,三四「禪定相應」,五 三「靜慮相應」,禪定與靜慮,原文都是jha^na,也有此缺點)!「大迦葉相應」到「外道出家 相應」──七相應,即『別譯雜阿含』的「二誦」──長行部分。「雜相應」(『大正』八九0 [P52] ──九九二;一二四一──一二四五經),不如日本學者,為什麼稱之為「八眾部」,「八眾相 應」?這部分性質不一,也沒有次第可說,所以名之為「雜相應」。『大正』一0三九──一0 六一經,椎尾等稱之為「應報相應」。隨順中國語法,應該是「報應」,但不如稱為「業報相應 」。「如來所說」中,名義相同的,就不用多說了。「八眾誦第五」 ,立為一一相應。「諸天相 應」,或依『相應部』,分為「諸天相應」,「天子相應」,然依『雜阿含經』,是沒有明顯的 差別可說,所以總名為「諸天相應」。

  「五陰」,「六入處」,「雜因」,「道品」──四誦,是「修多羅」;「八眾誦」是「祇 夜」,總為五誦(五品)。「記說」是「如來所說」,「弟子所說」,間雜的附於「修多羅」相 應以下。『雜阿含經』原譯本的部類次第如此。不過現存本多一些卷帙的缺失,卷次的錯亂。卷 數次第錯亂的,是卷二•四•一0•一二•一三•二三•三一•三六•四一•四三•四六•四七 ──一二卷。

  
註【8-001】見『望月佛教大辭典』(三0二六中──下)。
註【8-002】見『國譯一切經』目錄。
註【8-003】『國譯一切經』『雜阿含經』(六四七下注)。
註【8-004】『雜阿含經刊定記』(『內學』第一輯一0七──一0八)。 [P53]
註【8-005】『雜阿含經刊定記』(『內學』第一輯一一六)。
註【8-006】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二五(大正三0•四一八中)。又卷八五(大正三0•七七二下)。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 奈耶雜事』 卷三九(大正二四•四0七中)。
註【8-007】『瑜伽師地論』 卷九六(大在三0•八四六下)。
註【8-008】『雜阿含經』 卷三一(大正二•二二四下)。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