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第十一章 小部與雜藏

第一節 總說

 第一項 各部雜藏的部類

  銅鍱部Ta^mras/a^t!i^ya的「經藏」,在「長」、「中」、「相應」、「增支」外,有 「小部」,總稱為「五部」。『善見律毘婆沙』說:「除四阿鋡,餘者一切佛法,悉名堀陀迦經 」(1)。掘堀迦Khuddaka譯義為「雜碎」、「小」,所以「小部」也就是「雜部」。化地部 Mahi^s/a^saka『五分律』,法藏部Dharmaguptaka『四分律』,大眾部 Maha^sa^m!ghika『僧祇律』,凡「四阿含」以外的「雜說」,都稱為「雜藏」(2)。說一切有部 Sarva^sti-va^di^n!,沒有「雜藏」,因為經上但說「持吾三藏」,或說「持素怛纜,及毘奈耶、摩 呾理迦」(3)。早期的結集,可見是沒有「雜藏」或「小部」的。銅鍱部立「五部」,但在銅鍱部 學者的著作中,如Samantapa^sa^dika^說:「通四部者」Catuneka^yika(4)Suman%galavila^sini^ [P794] 說:「四部阿含」Catunnam% a^gama^nam%(5);『島史』說第一結集時,「阿含藏」 的內容是:「品,五十集,相應,集」,也只是「四阿含」(6)。所以「經藏」的「四部阿含」, 是早期集成,是部派間的共義;而「小部」或「雜藏」,是多少要遲一些。但也不太遲,西元前 二世紀,Bha^rhut的銘文,已說到「五部」Pachaneka^yika了。『小部』或『雜藏』,比 「四部阿含」要遲一些,這是約最初總集為一大部,稱為「小部」或「雜藏」,如約現在所傳的 內容來說,那是也有更早的,也有更後起的,不可一概而論。

  『小部』或『雜藏』,完整而流傳到現在的,只是銅鍱部本。其他部派的,沒有傳來,或僅 傳一分。從傳說中,可略見各派「雜藏」的一斑。1.銅鍱部所傳(依日譯本)的『小部』,內容 分為一五部:『小誦』、『法句』、『自說』、『如是語』、『經集』、『天宮事』、『餓鬼事 』、『長老偈』、『長老尼偈』、『本生』、『義釋』、『無礙解道』、『譬喻』、『佛種姓』 、『行藏』。第五部『經集』,內分五品:「蛇品」、「小品」、「大品」、「義品」、「彼岸 道品」(波羅延那)。「經集」,是銅鍱部所集;在其他部派中,「義品」等都是自成部類的。 第一三部『譬喻』內分四品:「佛譬喻」、「辟支佛譬喻」、「長老譬喻」、「長老尼譬喻」。 2.『四分律』的「雜藏」,共一二部:「生經、本經、善因緣經、方等經、未曾有經、譬喻經、 優婆提舍經、句義經、法句經、波羅延經、雜難經、聖偈經」(7)。從『生經』到『優波提舍經』 [P795] ,共七部,與「十二分教」中的「本生」、「本事」、「因緣」、「方廣」、「未曾有」、「譬 喻」、「優波提舍」的名義相合。這七部,在法藏部中,應有「四阿含」以外的獨立部類(銅鍱 部僅有「優陀那」、「如是語」、「本生」、「譬喻」──四部)。此外,「句義」是『義品』 ;「波羅延」是『彼岸道品」;「法句」是『優陀那』;「聖偈」是『牟尼偈』,銅鍱部編為『 經集』「蛇品」第一二經。「雜難」,是「雜問」的意思。『僧祇律』說:「八群經、波羅延那 經、論難經、阿耨達池經、緣覺經」(8)。在這一類屬於『雜藏』的部類中,有『論難經』,顯然 的與法藏部的『雜難經』相當。現存支謙所譯的『惟曰雜難經』(9),這當然是惟曰vaipulya ──方廣)的「雜難經」。然在這部經中,如除去薩陀波崙Sada^prarudita須蜜 Vasumitra,文殊師利Man~jus/ri^事,其餘名實相當的「雜問」,與法藏部所傳的『雜難 經』,大眾部所傳的『論難經』,極可能是同本別誦。支謙的譯本,除大乘外,法義都用說一切 有部,可能是說一切有部所傳的。由於『四分律』所傳的『雜藏』,恰好為十二部,而部分的名 義,又與「十二分教」相合;宇井伯壽這才有以『雜藏』十二部,擬配「十二分教」的構想。以 『本經』為「修多羅」,『句義』為「祇夜」,『法句』為「優陀那」,『雜難』為「記說」, 『聖偈」為「如是語」,『波羅延』為「伽陀」(10)。但這一擬配,是不免牽強的!3.化地部的『 雜藏』,僅說「自餘雜說」,內容不詳。別處僅提到「十六義品」(11)。4.傳為雪山部Haimavata [P796] 的『毘尼母經』,先舉『法句』、『說義』(『義品』)、『波羅延』──三部,其次又 說:「如來所說,從修妒羅乃至優波提舍,如是諸經與雜藏相應者,總為雜藏」(12)。這與『四分 律』相近而實不同,這是以『雜藏』為通於「十二部經」的。5.大眾部的『僧祇律』說:「辟支 佛,阿羅漢自說本起因緣;如是等比諸偈誦,是名雜藏」(13)。「辟支佛,阿羅漢自說本起因緣」 ,與『小部』『譬喻』的「辟支佛譬喻」、「長老譬喻」部分相當。在『僧祇律』中,除說到各 種「本生經」以外,還說到:「八群經、波羅延那經、論難經、阿耨達池經、緣覺經」(14)。又: 「若波羅延、若八跋耆經、若牟尼偈、若法句」(15)。『八群經』──『八跋耆經』,是『義品』 。『論難經』與『四分律』的『雜難經』相當。『阿耨達池經』與『緣覺經』,就是「辟支佛、 阿羅漢自說本起因緣」。依漢譯『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』,及『藥事』所說(16),是在阿耨達池 說的。大眾部末派──『分別功德論』所傳,說到「三阿僧祇菩薩所生」(17),是『本生』,也通 於「佛譬喻」。6.說一切有部不立『雜藏』,而與『雜藏』部分內容相當的,有『優陀那』、『 波羅延那』、『見真諦』、『諸上座所說偈』、『上座尼所說偈』、『尸路偈』、『牟尼偈』、 『義品』──八部(18)。『尸路偈』,與『小部』『經集』「大品」第七經相當。『見真諦』── 『諦見經』,在『十誦律』中,與『波羅延那』、『義品』並列,為『十八大經』的一經(19)。這 是說一切有部中重要的一部,但沒有傳譯,內容不明。此外,在『藥事』中,有與「佛譬喻」、 [P797] 「長老譬喻」相當的部分(20)。今總為對列如下:

圖片
 〔銅鍱部〕  │〔法藏部〕〔化地部〕〔雪山部〕〔大眾部〕〔說一切有部〕
 ──────┼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  小誦       │
  法句       │法句                 法句      法句        優陀那
  自說       │
  如是語     │本(事)
  經集       │
   蛇品      │(聖偈)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牟尼偈      牟尼偈
   小品      │
   大品      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尸路偈)
   義品      │句義       十六義品  說義      八群        義品
   彼岸道品  │波羅延               波羅延    波羅延那    波羅延那
 天宮事      │
 餓鬼事      │
 長老偈      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諸上座所說偈
[P798]   

 長老尼偈    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座尼所說偈
 本生        │生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菩薩所生
 義釋        │
 無礙解道    │
 譬喻        │譬喻
   佛譬喻    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藥事
   辟支佛譬喻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緣覺經
   長老譬喻  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耨達池經  藥事
   長老尼譬喻│
 佛種姓      │
 所行藏      │
             │善因緣
             │方等
             │未曾有
             │優波提舍
[P799]   

             │雜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論難
             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見真諦


註【85-001】『善見律毘婆沙』卷一(大正二四•六七五中)。
註【85-002】『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』卷三0(大正二二•一九一上)。『四分律』卷五四(大正二二•九六八中)。『摩 訶僧祇律』卷三二(大正二二•四九一下)。
註【85-003】『阿毘達磨順正理論』卷一(大正二八•三三0中)。
註【85-004】Buddhaghos!a所作Samantapa^sa^dika^(律藏注)(三•五)。
註【85-005】Buddhaghos!a所作Suman%galavila^sini^(長部注)(一•二)。
註【85-006】『島史』(南傳六0•二六)。
註【85-007】『四分律』卷五四(大正二二•九六八中)。
註【85-008】『摩訶僧祇律』卷一三(大正二二•三三七上)。
註【85-009】『惟曰雜難經』,一卷(大正一七•六0五上──六0九中)。
註【85-010】宇井伯壽『印度哲學研究』卷二(一五二──一五四)。
註【85-011】『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』卷二一(大正二二•一四四中)。
註【85-012】『毘尼母經』卷三(大正二四•八一八上)。 [P800]
註【85-013】『摩訶僧祇律』卷三二(大正二二•四九一下)。
註【85-014】同上(8)
註【85-015】『摩訶僧祇律』卷二七(大正二二•四四七下)。
註【85-016】『佛五百弟子自說本起經』(大正四•一九0上)。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』卷一六(大正二四•七 六下)。
註【85-017】『分別功德論』卷一(大正二五•三二中)。
註【85-018】如本書第七章第一節第二項所列。
註【85-019】『十誦律』卷二四(大正二三•一七四中)。
註【85-020】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』卷一五──一八(大正二四•七三下──九四上)。

  

 第二項 雜與偈頌

  在這堙A想闡明聖典集成史上的一項事實:偈頌與「雜」Khuddaka的關係。

  關於『雜藏』,『僧祇律』卷三二(大正二二•四九一下)這樣說:

   「雜藏者,所謂辟支佛,阿羅漢自說本行因緣,如是等比諸偈誦,是名雜藏」。

  大眾部Maha^sa^m!ghika以辟支佛及阿羅漢自說本行為例,而指這一類的偈頌(誦)(1) [P801] 為『雜藏』;『雜藏』,是各種偈頌集的匯編。依據大眾部的啟示,去觀察現存銅鍱部Ta^mras/a^t!i^ya 的『小部』,確乎多數是偈頌集。長行的,如(一一)『義釋』,(一二)『無礙解 道』,錫蘭大寺派Maha^viha^ra-va^sina^h!──銅鍱部,雖作為「經藏」的『小部』,而屬 於無畏山寺派Abhayagiriva^sin的『解脫道論』,引用這二部,每稱為「毘曇」或「 阿毘曇」(2),可見是作為「阿毘達磨藏」的。這是南傳的早期論書,比『小部』的成立更遲。也 就因此,其他部派的『雜藏』,都不曾提到這兩部書。『自說』,是偈頌,而附以長行的緣起。 『如是語』是重頌。現存的『本生』,雖是長行,但「主文」的核心,本來是偈頌;這是依古代 傳誦的偈頌而改編成的(3)。這麼看來,『小部』與『雜藏』的原始部類,確是屬於偈頌的。

  偈頌,對佛法的表達來說,有他獨到的特色。長行,以相應「修多羅」為本,展開而成立的 聖典,是「四部阿含」。甚深法義的闡述,或事緣的敘述,嚴密而意義明確。這是佛法的宗本, 為僧團所傳受、宣說的契經。在法義的開展上,是偈頌所萬萬不及的。然而偈頌,有韻,是便於 記憶傳誦的。文句簡要,容易普及流通。這是文藝作品,每每一唱三歎,富於感化的力量。所以 在佛法的普及流傳中,這是比丘們日常吟詠的(不許過分的長音抑揚,流於歌唱)。尤其是初學 ,或一般信眾,這是更適合的,影響是極為巨大的!依律部所傳:1.億耳S/ron!a-kot!ikarn!a 來見佛,在佛前誦經,所誦的是『義品』(4);『十誦律』作:『波羅延』、『薩遮陀舍』 [P802] (5);『根有律皮革事』(依梵本),所誦的是:『優陀那』、『波羅延那』、『諦見』、『上座 偈』、『上座尼偈』、『尸路偈』、『牟尼偈』、『義品』(6)。2.比丘們「布薩」時,如有賊來 ,不能讓他聽到「波羅提木叉」;大眾部說:應誦「波羅延、八跋耆、牟尼偈、法句」(7)。3.商 人在大海中航行,晝夜常誦:「嗢陀南頌、諸上座頌、世羅尼頌、牟尼頌、眾義經」(8);4.教出 家而沒有受「具足戒」的受學佛法,所誦的是:「八群經、波羅耶那經、論難經、阿耨達池經、 緣覺經」(9)。經上也說:阿那律Aniruddha夜晚誦經,是『法句』(10)。『別譯雜阿含經』 作:「法句偈、波羅延、大德之偈」(11)。『雜阿含經』作:「優陀那、波羅延那、見真諦、諸上 座所說偈、比丘尼所說偈、尸路偈、義品、牟尼偈」(12)。凡稱為「誦」的,大抵是偈頌,這可以 想見古代對於偈頌傳誦的普遍!

  『小部』的偈頌,大略可以分為二類:一是法義的表達,一是事緣的傳述。法義的表達,也 可為二類。或是直抒所見的:這其中,或是有感而發的,如『法句』、『自說』等;或是表達修 持歷程,證悟境地的,如『長老偈』、『長老尼偈』等。或是問答法義的,如『義品』、『波羅 延那』等。事緣的傳述,如『本生』、『譬喻』、『佛種姓』、『行藏』,都是佛與弟子們,過 去世中的事緣。不但佛與弟子們的宿生事緣,是由偈頌的傳誦而流傳下來;釋迦佛現生的行跡, 也應該是先有偈頌的傳誦,而後編集成的。如佛的涅槃,或稱為「槃涅譬喻」(13)。在『長部』( [P803] 一六)『大般涅槃經』,從如來捨壽起,長行中夾有偈頌;這是事緣與言說合敘的。這些偈頌, 實為『大般涅槃經』主體部分的根源。又如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』前九卷,是佛傳。 存有不完全的內攝頌:「我降生時,四天守護,如明月珠,諸物纏裹。亦如寶線,智者明了。自 持五戒,無諸欲念」(14)。又說:「四種觸池,父子和合,釋迦出家,護河神禮」(15)。次偈,與長 行不完全相合。總之,有關佛的事緣,弟子的事緣,尤其是過去生中的事緣,大都是通過宗教的 情感,嚮往不已,從吟中表現出來的。這些偈頌,是佛說的?佛為誰說的?還是弟子們說的? 在傳說中,有些是佛說的,弟子說的,也有是諸天說的。這與相應「修多羅」相比,顯然是不可 同日而語!

  「小」、「雜」,同為Khuddaka的義譯。『小部』與『雜藏』,原本是偈頌的總匯,這是 明顯的事實。『相應部』或『相應阿含』,「相應」是sam!yuktasam%yutta的義譯,然 在漢譯中,都譯為「雜阿含」,這是值得注意的事!「雜阿含」的「雜」,與「雜藏」的「雜」 ,有什麼關係麼?『阿毘達磨俱舍論』卷二九,引「世尊於雜阿笈摩中,為婆羅門婆柁梨說」 (大正二九•一五四中):

   「婆柁梨諦聽!能解諸結法,謂依心故染,亦依心故淨。我實無我性,顛倒故執有。無有 情無我,唯有有因法,謂十二有支,所攝蘊處界。審思此一切,無補特伽羅。既觀內是空 [P804] ,觀外空亦爾;能修空觀者,亦都不可得」。

  真諦Parama$rtha所譯『阿毘達磨俱舍釋論』,作「於少分阿含中,為波遮利婆羅門說 此偈言」(16)。「雜阿含」可譯為「少分阿含」,「少分」顯然是Khuddaka的義譯。為婆柁梨( 「雜阿含」譯為跋迦利,或薄迦梨,原語似為Vakkali^n)說偈,與『別譯雜阿含經』大意相合, 僅是長行與偈頌的不同(17)。這樣,「相應阿含」,的確也被稱為「小阿含」──「雜阿含」了。 『別譯雜阿含經』,是以「眾相應」的偈頌,及「如來所說一部分」(「大迦葉」、「聚落主」 、「馬」、「釋氏」、「生死眾多」、「婆蹉出家」、「外道出家」)所合成。被稱為「少分阿 含」──「雜阿含」的,與偈頌有著密切關係;這與『雜藏』由偈頌所集成,意義完全一樣。如 果說,「小」、「雜」,因偈頌的雜說而得名,該不是想像的吧!

  對於『雜藏』的說明,如『分別功德論』卷一(大正二五•三二中)說:

   「雜藏者,非一人說。或佛所說,或弟子說,或諸天讚誦(頌),或說宿緣,三阿僧祇菩 薩所生。文義非一,多於三藏,故曰雜藏」。

  「宿緣」,是「辟支佛、阿羅漢自說本行因緣」。「三阿僧祇菩薩所生」,是「本生」。「 諸天讚頌」,對上說,是「佛說」、「弟子說」以外的諸天所說。對下說,「諸天讚頌」,應另 有部類。大眾部的「雜阿含」與「雜藏」,沒有傳譯過來;對於古代「雜阿含」與「雜藏」,同 [P805] 名為「雜」的意義與關係,當然不可能作明確的決定。然依『僧祇律』說:「根雜、力雜、覺雜 、道雜,如是比等名為雜」(18),可知大眾部的「雜阿含」,是以「道品」開始的。「眾相應」的 偈頌,「弟子所說」與「如來所說」部分,在大眾部中,是否也與上座部Sthavira一樣, 集入「相應部」,也還不得而知。現在,試從三點去說明。

  1.「諸天讚頌」:『相應部』的「有偈品」,即「眾相應」,主要為「天相應」、「天子相 應」、「夜叉相應」、「林神相應」、「魔相應」、「帝釋相應」、「梵天相應」。這些佛與諸 天的問答,多數以讚佛而結束。尤其是「梵天相應」,完全是梵天對佛的讚頌(19)。「魔相應」與 「比丘尼相應」,以不受魔眾的嬈亂為主。「婆耆舍長老相應」,以讚佛及大比丘眾為主。「眾 相應」──偈頌的大部分,不妨稱之為「諸天讚頌」的。除卻這些,大眾部『雜藏』的「諸天讚 頌」,就沒有著落。2.「記說」:『大毘婆沙論』卷一二六(大正二七•六五九下)說:

   「記說云何?謂諸經中,諸弟子問,如來記說;或如來問,弟子記說;或弟子問,弟子記 說。化諸天等,問記亦然」。

  在如來記說、弟子記說以外,佛與諸天的問答,也是「記說」。在佛教初期,「分教」還沒 有部類分明時,諸天問答,也可能被稱為「記說」。如「帝釋眾」中,明白說到:「帝釋大自在 ,天王之所問,於耆闍崛山,大師為記說」(20)。如來記說、弟子記說、諸天記說,『大毘婆沙論 [P806] 』與『分別功德論』,都有著共同的傳說,看作同一部類的。3.「八眾」:稱「偈頌品」為「八 眾相應」,是『瑜伽論』所說。現存的偈頌部分,無論是『相應部』與『雜阿含經』,都是次第 參差,沒有「長者眾」,與「八眾」不能完全相合。「中阿含」與「長阿含」,都說到八眾,八 眾的內容是: 人(四眾)──剎帝利眾•婆羅門眾•長者眾•沙門眾 天(四眾)──四王天眾•帝釋天眾•魔天眾•梵天眾

  天眾,是以天、魔、梵為次第的。「剎帝利」Ks!atriya是王族;「婆羅門」bra^hman!a 是祭師;「長者」s/res!t!hin,與居士gr!hapati相近,是「吠戌」Vais/ya中 的「豪族也,富商大賈」(21);佛法平等,所以略去「首陀羅」s/u^dra,代之以出家的「沙門 」s/raman!a。這人類的四眾,如『中阿含經』(一五四)『婆羅婆堂經』 所說(22)。在「長 阿含」中,「八眾」已成為「無方普應」的奇跡;然「八眾」的合為一聚,應有事實上的依據。 『別譯雜阿含經』,合「眾相應」的偈頌,與「如來所說」部分(這堶惘釭曭戽部^為一部。從 『大毘婆沙論』、『分別功德論』傳說的類似,在古代聖典的成立過程中,「如來所說」、「弟 子所說」、「諸天所說」──三部,應曾有獨立的組合。現存的『別譯雜阿含經』,就是這一組 合形式的殘存。當時分類,應為八眾,「八眾」就由此而得名。現存的參差,與八眾的次第不合 [P807] ,是由於次第增補而成的。這部分的集為一部,其原始部分,都以偈頌為主。在現存「弟子所說 」、「如來所說」中,也含有多少偈頌。如佛為婆柁利說偈,就是一例。這部分的偈頌集,稱為 「雜」,為「雜阿含」,「少分阿含」名義的來源,也就是「小部」、「雜藏」得名的來源。

  上來三點:「諸天讚頌」,說明『雜阿含』的偈頌部分,與『雜藏』有著密切的關係。「記 說」與「八眾」,說明了偈頌與「弟子所說」、「如來所說」,曾組合為一類,『別譯雜阿含經 』,就是這一事實的證明。據此而加以論斷,原始結集的過程中,起初是:長行的「修多羅」, 隨類相應而編為四部:「道品相應」、「蘊相應」、「處相應」、「因緣(界等)相應」。「修 多羅」的「錄偈」──錄十經的名目為一偈,這種「結集文」,名為「祇夜」。接著,以「天」 為主,而含得人類四眾,八眾偈頌的集成,也稱「祇夜」。長行的「修多羅」,是「相應」;偈 頌的「祇夜」,名為「雜」。這可以律部的結集為例:佛制的「學處」,是長行,結集為「波羅 提木叉」,是稱為「修多羅」的。其次,集錄僧團的「行法」等,標目的類集,名為「摩得勒伽 」。在大眾部中,也是偈頌,而稱為「雜跋渠」或「雜誦」。『十誦律』的『雜誦』(『根有律 』的『雜事』),還存有這古義的形跡。「修多羅」與偈頌的「雜」,成為原始結集的二部;這 在經與律的集成中,完全一致。此後,以長行為主的「弟子所說」、「如來所說」,逐漸集成而 名為「記說」。這部分,也曾與偈頌相組合,如『別譯雜阿含經』。將「修多羅」、「祇夜」、 [P808] 「記說」,合編為一大部──『相應部』,『雜阿含經』,為上座部的聖典。在大眾部,偈頌部 分──「諸天讚頌」,極可能是與其他的偈頌合編,成為『雜藏』的一分。以「修多羅」部分得 名,名為「相應部」,「相應阿含」;從「祇夜」部分得名,稱為「小阿含」──「雜阿含」。 「相應」與「雜」的不同名稱,實依原始結集的二類而來。在契經──「四部阿含」的集成中, 都是繼承「修多羅」,以長行為主的。如『義品』、『波羅延那』等偈頌集,在體例上,也不適 於合編。於是繼承「祇夜」──「雜」,綜合種種偈頌集,「伽陀」、「優陀那」等,成為『小 部』或『雜藏』。『小部』的原始組合,是「四部阿含」成立以後的事了。長行與偈頌的分別發 展,如下:

圖片
   修多羅(相應)──┐
   祇夜(雜)────┼─相應(雜)──中──長──增一
┌─┘               │
│ 記說───────┘ 伽陀•優陀那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小(雜)
└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┘


註【86-001】「誦」,「聖語本」作「頌」,見大正藏校刊(大正二二•四九一注)。
註【86-002】水野弘元譯『大義釋』,文前略敘所說(南傳四二•目次一)。
註【86-003】前田惠學『原始佛教聖典之成立史研究』所引述(七三七──七三八)。
註【86-004】『摩訶僧祇律』卷二三(大正二二•四一六上)。『銅鍱律』「大品」(南傳三•三四七)。『彌沙塞部和 [P809] 醯五分律』卷二一(大正二二•一四四中)。『四分律』卷三九(大正二二•八四五下)。
註【86-005】『十誦律』卷二五(大正二三•一八一中)。
註【86-006】N.Dutt:Gilgit manuscripts Ⅲ part 4,P.188。
註【86-007】『摩訶僧祇律』卷二七(大正二二•四四七上)。
註【86-008】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』卷三(大正二四•一一中)。
註【86-009】『摩訶僧祇律』卷一三(大正二二•三三七上)。
註【86-010】『相應部』「夜叉相應」(南傳一二•三六五)。
註【86-011】『別譯雜阿含經』卷一五(大正二•四八0下)。
註【86-012】『雜阿含經』卷四九(大正二•三六二下)。
註【86-013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(大正二七•六六0上)。
註【86-014】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』卷二(大正二四•一0七中)。
註【86-015】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』卷五(大正二四•一二四下)。
註【86-016】『阿毘達磨俱舍釋論』卷二二(大正二九•三0六上)。
註【86-017】『別譯雜阿含經』卷八(大正二•四三一上)。佛為跋迦利說偈,出於有名的『化迦旃延經』。文分二段 :初,佛為詵陀迦旃延Sandha-ka^tya^yana-gotra說;次,為跋迦利說。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三,也 有此二段,但為跋迦利說,文義簡略,與『俱舍論』所引不合(大正二•二三六上)。據『俱舍論』,犢 [P810] 子部Va^tsi^putri^ya是沒有這部經的(大正二九•一五四下)。銅鍱部『增支部』「一一集」,與此 經相當,但沒有為跋迦利說一段(南傳二二下•二九四──二九八)。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一六,「勝義伽陀 」的前四偈,與此偈相合(大正三0•三六三上)。可見這「少分阿含」,近於『別譯雜阿含經』,不是 說一切有部,而近於說一切有部的部派所傳。
註【86-018】『摩訶僧祇律』卷三二(大正二二•四九一下)。
註【86-019】『雜阿含經』卷四四(大正二•三二一下──三二五下)。
註【86-020】『雜阿含經』卷四六(大正二•三三四上)。
註【86-021】『翻譯名義集』卷二(大正五四•一0八三中)。
註【86-022】『中阿含經』卷三九(大正一•六七六中)。

  

第二節 法句•義品•波羅延那•經集

 第一項 法句──優陀那

  『法句』、『義品』、『波羅延那』,為部派佛教所重視,最普遍流行的偈頌集。在『小部 』中,這是第二『法句』;第五『經集』的四•五──二品。這是集成極早的偈頌集。 [P811]

  『法句』Dhammapada,為策勵學眾,精進向道,富有感化激發力量的偈頌集,受到 佛教界的普遍重視。傳說:「其在天竺,始進業者,不學法句,謂之越敘。此乃始進者之鴻漸, 深入者之奧藏也」(1)。在說一切有部Sarva^stiva^din、法藏部Dharmaguptaka中, 『法句』又稱為『優陀那』uda^na(2)現存的『法句』,漢譯的有四部,銅鍱部Ta^mras/a^t!i^ya 傳巴利語Pa^li的一部,藏譯的兩部,及近代發見的梵文sam!skr!ta本,犍陀羅 語Ga^nbha^ri^本,如『原始佛教聖典之成立史研究』所引述(3)。吳支謙作『法句經序』(西 元二三0頃)說:「法句經別有數部,有九百偈,或七百偈,及五百偈。……五部沙門,各自鈔 釆經中四句六句之偈,比次其文,條別為品」(4)。西元三世紀初,就我國所傳而說,『法句』是 因部派而有不同誦本的:組織不同,偈頌的多少也不同。

  現存『法句』的不同誦本,完整無缺的,有二六品本、三三品本、三九品本。二六品本,從 (一)「雙要品」到(二六)「婆羅門品」,共四二三偈,是銅鍱部所傳,巴利語本,編為『小 部』的第二種(5)。有『法句注』Dhammapada-At!t!hakatha^,附以二九九種譬喻。

  三九品本,從(一)「無常品」到(三九)「吉祥品」,為「吳天竺沙門維祇難等所譯」, 共二卷,名『法句經』。三九品本與二六品本,有親近的關係,可從『法句經序』,而明白出來 。如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七「法句經序」(大正五五•五0上)說: [P812] 「始者,維祇難出自天竺,以黃武三年來適武昌,僕從受此五百偈本,請其同道竺將炎為 譯」。 「昔傳此時,有所不出。會將炎來,更從諮問,受此偈等,重得十三品。并校往(注?) 故,有所增定。第其品目,合為一部,三十九篇,大凡偈七百五十二章」。

  依序文所說,維祇難所傳的是五百偈本。次從竺將炎,補出一三品,成為七百五十二偈。比 對『小部』的『法句』,與這部三九品本的『法句經』,二六品的次第相合,只是插入了一三品 。三九品本,顯然是在二六品的基礎上,擴編而成。五百偈原本二六品,及增編情形如下:

圖片
   〔小部法句〕                  〔法句經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一)無常品……(八)言語品(一四六偈)
  (一)雙品……(二四)愛欲品  (九)雙要品……(三二)愛欲品(四三0•五偈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三三)利養品(二0偈)
  (一五)比丘品(二六)婆羅門品(三四)沙門品(三五)梵志品(七二偈)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三六)泥洹品……(三九)吉祥品(九二偈)

  從「雙要品」到「愛欲品」,又「沙門品」、「梵志品」──二段,二六品,與二六品本的 次第相合,共五0二•五偈。維祇難所傳的「五百偈本」,應該就是這一部分。其餘的一三品, [P813] 分列在前(八品)、中(一品)、後(四品),共二五八偈。全部共七六0•五偈,與序說的「 七百五十二章」,略有出入,這可能現存本已有過增補了。所增補的一三品,從品名來說,如( 一)「無常品」,(三)「多聞品」,(四)「篤信品」,(五)「戒慎品」,(六)「惟念品 」,(八)「言語品」,(三三)「利養品」,都與說一切有部誦本──三三品本相同;以「無 常品」為第一品,也與三三品本相合。從內容來說,『法句』本為出家眾所常誦,而三九品本中 ,有幾品是重於在家的。如(三九)「吉祥品」,與『小部』『經集』的『大吉祥經』相近,而 更富於為在家說法的特徵。(三八)「道利品」,是君王(輪王)治國安民的法門。(四)「慈 仁品」,說仁慈不殺及慈心的功德。所以,維祇難的五百偈本,與銅鍱部同出一系──分別說部 系Vibhajyava^din;而增出的一三品,可見與說一切有部有關,而是重於世間善法的學 派。水野弘元推定為無畏山寺派Abhayagiriva^sin所傳(6),也許是的。支謙傳說:「 近世葛氏傳七百偈」(7)。「葛氏」,不知是天竺,還是中國人?如據語音而加以推論,「葛氏」 與「迦葉」相近,也許七百偈本是迦葉遺部Ka^s/yapi^ya所傳。迦葉遺──飲光部,正是分 別說系的一支,而又接近說一切有部的學派。三九品本,漢譯還有『法句譬喻經』,「西晉法矩 、法立等譯」,四卷。品名與次第,都與『法句經』相合,但偈頌不全,僅一九七偈。這是屬於 同一部類,是無可疑的。『法句』,有注釋事緣(譬喻),支謙『法句經序』,早就說到:「章 [P814] 有本句,有義釋」(8)。『法句譬喻經』,就是『法句』義釋的一種,引有六八譬喻。偈頌及義釋 不全,可能是譯者的略譯本。

  三三品本,從「無常品」到「梵志品」,漢譯現有二本。一、『出曜經』,罽賓僧伽跋澄 Sam!ghabhu^ti執梵本,姚秦竺佛念譯出(西元三九九年譯)。全部三0卷,約九三0偈(9); 這也是『法句』的譬喻集。據僧叡『出曜經序』說:「錄其本起,繫而為譯,名曰出曜。出曜之 言,舊名譬喻,即十二部經中第六部」(10),出曜,是「阿波陀耶」(譬喻)的義譯。然據『出曜 經』卷六(大正四•六四三下)說:

   「六者出曜。所謂出曜者,從無常至梵志,釆眾經之要藏,演說布現以訓將來,故名出曜 」。

  據此,「出曜」是「優陀那」的義譯。『出曜經序』說:「集比一千章,立為三十三品」(11) 。一千章,當然是大數。明說「三十三品」,而現存經本作三四品。與同類譯本『法集要頌經』 相對比,可見是將(四)「不放逸品」,誤分為「不放逸」、「放逸」二品了。這應是一品,才 符合三三品的舊說。二、「法集要頌經」(「法優陀那」的義譯),是趙宋天竺三藏明教大師天 息(西元九八0──九八七年間)譯出的。全經四卷•九三0,五偈。除文前二偈,及「錄經 偈」四偈──「正信品」末偈,「瞋恚品」末偈,「樂品」末偈,「梵志品」末偈,實為九二四 [P815] •五偈。這是純粹的偈頌集,與『出曜經』頌,為同一誦本。『大毘婆沙論』卷一(大正二七•一中 )說:

   「一切鄔陀南頌,皆是佛說。謂佛世尊,於處處方邑,為種種有情,隨宜宣說。佛去世後 ,大德法救展傳得聞,隨順纂集,制立品名。謂集無常頌,立為無常品;乃至集梵志頌, 立為梵志品」。

  從「無常品」到「梵志品」──三三品本,是說一切有部所傳,傳說為大德法救Dharmatra^ta 所撰集。法救為西元前一二世紀間人;他是擴編『法句』(也許附於譬喻),而不是創 編,是說一切有部誦本的編集者。支謙所傳的「九百偈本」,大概就是說一切有部誦本。在印度 西北,法救撰集『法句』的傳說,極為普遍。現存三九品本的『法句經』,題作「尊者法救撰」 ,從傳譯者的誤傳而來,其實是不對的。說一切有部本,以梵語寫成,現有梵本存在。西藏譯本 ,也屬於三三品本,名「優陀那品」Uda^navarga,是偈頌;還有名為Uda^navargdvivaran!a 的,是『法句』的義釋,而附以譬喻的(12)

  在這三類的完整的誦本外,近代又有發現。西元一八九二年,在于闐Khostan附近發見 的古寫本,以佉盧蝨吒文Kharos!t!i^寫成,有西北印度方言Prakri^t的特徵。近代學者 推定為西元二世紀寫本,稱之為犍陀羅語Gandha^ri^(13)。這部『法句』,是殘本;推定為 [P816] 全部二六品,原本約五四0偈左右(現存三五0偈)(14)。沒有見到刊本,當然不能作精確的論斷 。然覺得近人的推論,未必盡然。這部『法句』的品目次第是:(一)「婆羅門品」,(二)「 比丘品」,(三)「愛欲品」,次第與二六品本,恰好相反。以部派的組織不同來說,這是不屬 於分別說系的;當然也不能推論為二六品。在敘列的品目中,如「多聞品」、「戒品」,這都是 二六品本所沒有的,卻見於三九品本及三三品本。又從各品偈頌的數目來說,在三三品本與三九 品本之間,如:

圖片
   〔二六品本〕        〔三九品本〕    〔犍陀羅本〕     〔三三品本〕
   婆羅門品四一偈      四0            五0             六三
   比丘品二三偈        三二            四0             六四、五
   不放逸品一二偈      二0            二五             三四、五
   雙品二0偈          二二            二二             五0、五

  犍陀羅語本,次第與二六品本相反;品目也有非二六品所有的;偈數在三九品本與三三品本 間,所以推定為二六品等,是值得懷疑的。這也許是不屬於分別說系,也不屬於說一切有系,而 是另一系部派的誦本。

  『法句』,可說是佛說感興語(優陀那)的最早集成,因而法藏及說一切有部,就稱『法句 [P817] 』為「優陀那」;「優陀那」更被沿用為一切偈頌集的通稱(15)。原始的『法句』,在部派分流中 ,「各釆經中四句、六句之偈,比次其義,條別為品」(16)。大家相信,「一切鄔陀南頌,皆是佛 說」,只是各為新的類集,新的組織而已。從組織的體裁來看,三九品本,是依二六品本,而受 到三三品的重大影響。論成立的先後,應為二六品本、三三品本、三九品本;不可想像為五百偈 本、七百偈本、九百偈本的次第擴編。犍陀羅語本,是另成系統的。總之,在部派分流中,各有 『法句』的傳誦;語文與誦本,是不止於現存各部的。

  
註【87-001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七(大正五五•五0上)。
註【87-002】「十二部經」中的「優陀那」,法藏部的『四分律』卷五四,作「法句經」(大正二二•九六八中);『 長阿含經』卷三,同(大正一•一六下)。『四分律』卷一,作「句經」(大正二二•五六九中) 。說一切 有部梵本,『法句經』名Uda^navarga
註【87-003】前田惠學『原始佛教聖典之成立史研究』(六九九──七00)。
註【87-004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七(大正五五•四九下)。
註【87-005】『南傳大藏經』卷二三(一七──八三)。
註【87-006】水野弘元『佛教聖典與翻譯』(應慶大學『語學論叢』第一輯七一)。
註【87-007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七(大正五五•五0上)。 [P818]
註【87-008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七(大正五五•五0上)。
註【87-009】前田惠學『原始佛教聖典之成立史研究』所說(七0八)。
註【87-010】『出曜經』卷一初(大正四•六0九中)。
註【87-011】『出曜經』卷一初(大正四•六0九中)。
註【87-012】梵、藏本,並如前田惠學『原始佛教聖典之成立史研究』所引述(七0七)。
註【87-013】前田惠學『原始佛教聖典之成立史研究』所引述(七0五)。
註【87-014】同見上書所引(七0五──七0六)。
註【87-015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三三(大正二五•三0七中)。
註【87-016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七(大正五五•四九下)。

  

 第二項 義品

  『義品』Arthavargi^yaAt!t!hakavagga,內含一六經,編入『小部』『經集』的 第四品,共二一0偈。與『義品』相當的漢譯,有『佛說義足經』,二卷,一六品,吳支謙譯( 西元二三0年頃)。第十品以下,次第與『義品』略異。『義足經』附有說偈因緣;這些因緣, 『義品』的注釋也有,但或大同小異,或完全不同。在部派傳承中,『義足經』近於『義品』, [P819] 而屬於不同的部派。

  「義品」,在上座部系Sthavira中,稱為「義」。如銅鍱部Ta^mras/a^t!i^ya名『 義品』。說一切有部Sarva^stiva^din也名為『義品』或『眾義品』(1)。大乘的『智度論』 與『瑜伽論』,也稱為『義品』或『眾義經』(2),化地部Mahi^s/a^saka名『十六義品』(3) 。法藏部Dharmaguptaka名『十六句義』,或『句義經』(4)。『毘尼母經』作『說義』(5) 。總之,都是以「義」為名的。然在大眾部Maha^sa^m!ghika的『僧祇律』中,名為『八跋 祇經』、『八群經』(6),以「八」為名。「八」,原語as!t!aat!t!ha;而「義」的原語為 arthaattha,語音相近。今巴利『義品』,原音為At!t!haka-vagga,實為「八品」的意思。 『義品』的第二「窟八偈經』,第三「瞋怒八偈經」,第四「淨八偈經」,第五「第一八偈經」 ,都是八偈為一經。這可見大眾部作「八跋祇經」、「八群經」,以「八」為名,更近於原始意 義。『八群經』,是眾多的八偈經。原始結集,每經都應為八偈,這才稱為「八品」。或者就是 現存的八偈──四經。據『大毘婆沙論』說:菩薩為王說「義品呵欲偈」後,王為菩薩說:「儒 童賢寂靜,能益於世間,有智能遍知,貪愛生眾苦」。菩薩又為王說:「有智言應作,不作不應 言;智者應遍知,有言無作者」(7)。這樣,說一切有部所傳,「欲經」也是八偈。『義足經』所 說「桀貪王經」(即「欲經」),僅有六偈,而又說:「汝說八偈」(8)。「欲經」也有八偈的傳 [P820] 說,可推論『義品』的原始本,都是八偈為一經的,名為「八品」。後來有所增補,也不限八偈 ,這才「八」的古義淡忘了,而轉名為「義品」,或與「法句」對稱的「義句」──「義足」。 這是上座部誦本的特色,所以『義(八)品』是古老的,而現存一六經的『義品』,是上座部獨 立(西元三00年頃),沒有再分化以前所形成的。

  『義品』,受到大乘學者的重視。如『智度論』明第一悉壇,引『眾義經』三偈(9),同於 『義品』(『經集』全部偈頌的數目)七九六、八八0、八八一偈。明無諍法,引『阿他婆耆經 』(「義品」的音譯)四偈(10),大同『義品』的八三八──八四一偈。明法空,引佛為梵志說五 偈(11),大同『義品』的「波須羅經」。明一切法,引『佛說利眾(利眾即眾利,利是義利的利) 經』二偈(12),同『義品』的九0九、九一0偈。又引『利眾經』不著一切法(13)。『瑜伽論』也這 樣,明一切法離言法性,引『義品』偈,即『義品』八九七偈(14)。又引『義品』「諸欲頌」六偈 (15),即「欲經」。『義品』所重的,是離「欲諍」與「見諍」,於不著一切的勝義空,有深切的 關係。

  『義足經』與『義品』的注釋,都傳有說經的因緣。『義品』一六經,分三類:1.直說法義 的,是「欲經」、「窟八偈經」、「瞋怒八偈經」、「淨八偈經」、「第一八偈經」、「老經」 、「波須羅經」、「執杖經」──八經。2.問答分明,記有問者名字的,是「帝須彌勒經」、「 [P821] 摩健地耶經」、「舍利弗經」──三經。問答體而不知是誰所問的,是「死前經」、「鬥諍經」 、「小積集經」、「大積集經」、「迅速經」──五經。問答而不知是誰問的,『義足經』作「 化佛」問;『義品』釋──『大義釋』作「化人」問。『大毘婆沙論』卷一(大正二七•一上)也說 :

   「諸佛法爾,所知法性,於諸世間定應開示,然無問者。爾時,世尊化作苾芻,形容端正 ,眾所樂見,剃除鬚髮,服僧伽胝,令彼請問,佛世尊答,猶如徵問義品因緣」。

  『義品』的問者,如有明確的人事,也就不用解說為化人問了。所以,『義品』偈,本為傳 誦中的一群(起初也未必有一六章);除三經外,根本不知是為誰說的。而傳說『義品』的問答 因緣,也就每因部派不同而傳說紛歧了。

  
註【88-001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』卷四(大正二七•一七上);卷三四(大正二七•一七六上)等。
註【88-002】『大智度論』作『眾義經』,如卷一(大正二五•六0下──六一上)。又作『利眾經』,利為義利的利, 利眾就是眾利,如卷三一(大正二五•二九五下);卷二七(大正二五•二五九中)。 『瑜伽師地論』譯作『義品』,如卷一九(大正三0•三八七中);卷三六(大正三0•四八九上)。
註【88-003】『彌沙塞部和醯五分律』卷二一(大正二二•一四四中)。
註【88-004】『四分律』卷三九(大正二二•八四五下);卷五四(大正二二•九六八中)。 [P822]
註【88-005】『毘尼母經』卷三(大正二四•八一八上)。
註【88-006】『摩訶僧祇律』卷二二(大正二二•四一六上);卷一三(大正二二•三三七上)。
註【88-007】『阿毘達磨大毘娑沙論』卷三四(大正二七•一七五下──一七六中)。
註【88-008】『佛說義足經』卷上(大正四•一七五下)。
註【88-009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一(大正二五•六0下──六一上)。
註【88-010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一(大正二五•六三下──六四上)。
註【88-011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一八(大正二二•一九三中)。
註【88-012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二七(大正二五•二五九中)。
註【88-013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三一(大正二五•二九五下)。
註【88-014】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三六(大正三0•四八九上)。
註【88-015】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一九(大正三0•三八七中)。

  

 第三項 波羅延

  『波羅延』Pa^ra^yan!a,或譯為「波羅耶那」、「波羅衍拏」;或譯義為「過道」、 彼岸到」,是早期集成的問答偈頌集。現存銅鍱部Ta^mras/a^t!i^ya誦本,編入『小部』『 [P823] 經集』的第五品──「彼岸到品」。內容共分一八章:一、序偈;二到一七──一六章,為一六 學童所問;一八,結說。全部共一七四偈;一六學童所問,凡九二偈。據序偈所說:大婆羅門婆 和利Ba^vari^,到南方出家,教授五百學眾。因為不明「頂與頂墮」的意義,聽說釋迦子成 一切智者,特命一六位學童來見佛;佛也就為他們解說了「頂與頂墮」的意義。其次,學童們一 一發問,成一六章。結說為:一六學童,都出了家,得到解脫。年老的賓祇耶Pin~giya,受 持佛的教授,回南方去復命。

  波羅延的一六學童,說一切有部Sarva^stiva^din的傳說相近,如『尊婆須蜜菩薩所集 論』說:「十六婆羅門,阿逸、彌勒是其二」(1)。『出曜經』也說:「十六形梵志,十四人取 泥洹;二人不取,彌勒、阿耆是也」(2)。這正與『中阿含經』 (六六)『說本經』相合:佛記阿 夷哆Ajita未來作轉輪王,彌勒Maitreya成佛(3)。一六學童事,說一切有部與銅鍱部 所傳一致,只是說一切有部,以二人不取涅槃,與銅鍱部的傳說小異。

  這部偈頌集,極為古老!在『雜阿含經』(『相應部』)已說到:「波羅延耶阿逸多所問」 (4);「波羅延低舍彌德勒所問」(5);「我於此有餘說,答波羅延富鄰尼迦所問」(6);「我於此有 餘說,答波羅延憂陀延所問」(7)。但不要以為,比「雜阿含」的任何部分為早。在聖典的成立中 ,「雜阿含」為「修多羅」、「祇夜」、「記說」(弟子所說、如來所說)──三部分所合成。 [P824] 說到的「波羅延」四經,都屬於如來所說、弟子所說部分──「記說」。「波羅延」雖沒有編入 「祇夜」(八眾誦),也是祇夜所攝,是不了義,是有餘說;要經如來與弟子的決了,意義才能 明了。這就是『瑜伽論』所說,以「祇夜」為不了義,「記說」為了義的意義(8)。所以,這雖是 古老的,但比「雜阿含」的「修多羅」相應部分,要遲一點。約與「祇夜」(「有偈品」)集成 的時代相當(9),而為「記說」所決了的對象。這是依『波羅延』主體──一六學童的問答而說。 說一切有部的傳說相同,『波羅耶那』也是大眾部所共傳的,所以可想見為早期集成的。但各部 所傳,次第與文句,當然會有多少出入。如「優陀延學童所問」的末後問答(『經集』一一一0 、一一一一偈),在『瑜伽論』中,屬於「阿氏多所問」(10)。在意義(識滅)上,『瑜伽論』所 傳,似乎更為恰當!

  主體一六章,大體相同,而序偈與結說,就不能一概而論了。序偈中,有關「頂與頂墮」, 銅鍱部的傳說是:無明是頂;與信、念、定、欲、精進相應的明,是頂墮(11)。說一切有部所傳, 如『發智論』所說:信三寶為頂,退失三寶的信心是頂墮(12)。在修行過程中,這是不退轉與退轉 的意義,所以頂是四加行位之一。二部的傳說,完全不同。『波羅延』以超越生死為主題,能越 生死而達寂滅,所以名為「波羅延」(彼岸到),本指答一六學童所問部分。在『波羅延』的傳 誦中,雖有為波羅延摩納婆說頂與頂墮的傳說,而並沒有公認的一致意見。所以現有的序說與結 [P825] 說,都是屬於部派的附錄。說一切有部說:「為波羅衍拏摩納婆說」,頂與頂墮,是泛說為學童 們說的。而今『小部』的『波羅延』,以一六學童,阿耆多在先,就說頂與頂墮,佛為阿耆多說 。賓祇耶在後,就將結說部分,歸於賓祇耶說。而且序偈所說的南方地名,可解說為與序偈編集 者的區域有關。序偈與結說,稱賓祇耶為「大仙」,也似乎不適當。總之,序偈與結說,是屬於 部派的(13)

  
註【89-001】『尊婆須蜜菩薩所集論』卷二(大正二八•七三七上)。
註【89-002】『出曜經』卷六(大正四•六四三中)。
註【89-003】『中阿含經』卷一三(大正一•五一0上──五一一上)。
註【89-004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一四(大正二•九五中)。『相應部』「因緣相應」(南傳一三•六七──七一)。
註【89-005】『雜阿含經』卷四三(大正二•三一0中)。『增支部』六集(南傳二0•一五八──一六一)。
註【89-006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五(大正二•二五五下)。『增支部』三集(南傳一七•二一六),所引「波羅延中富鄰 尼迦所問偈」,不同。
註【89-007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五(大正二•二五六上)。『增支部』三集(南傳一七•二一七)。
註【89-008】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二五(大正三0•四一八下)。
註【89-009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六(一0一0經),為天子說,與「優陀延學童所問」中二偈(『經集』一一0八、 [P826] 一一0九經)相當(大正二•二六四中)。
註【89-010】『瑜伽師地論』卷一九(大正三0•三八六中──下)。
註【89-011】『經集』「彼岸到品」(南傳二四•三八四)。
註【89-012】『阿毘達磨發智論』卷一(大正二六•九一八下──九一九上)。
註【89-013】參閱水野弘元『經集』譯出所附的注解(南傳二四•三八六──三八七)。

  

 第四項 經集

  『經集』Sutta-nipa^ta,為『小部』的第五部。分五品,除上面所說的 (四)『義品 』,(五)『彼岸到品』外,還有(一)『蛇品』Uragavagga,(二)『小品』Cu^lavagga ,(三)『大品』Maha^vagga。前三品,是一二、一四、一二──三八經的類集。 有名的『麟頌』,是『蛇品』第二『犀角經』;『牟尼偈』是『蛇品』十二『牟尼經』。『麟頌 』、『牟尼頌』、『義品』、『波羅延』,這些有名的偈經,在其他部派中,都是獨立的。『經 集』為銅鍱部Ta^mras/a^t!i^ya獨有的編集。『小部』的『義釋』Niddesa,為『義品 』、『彼岸到品』、『犀角經』作解說,而沒有說到其他。『經集』的集為一部,還在『義釋』 成立以後(1)[P827]

  『經集』所集的五品,大體說,都是比較古的。『義品』與『彼岸到品』,上面已經說到; 這堨u論前三品。三品三八經,性質複雜,不可一概而論。近代學者,依語文而加以推斷,自有 其重要意義(2)。然從內容來說,似乎還有值得商榷的。1.三品的經文,與『雜阿含經』中,「八 眾誦」──「有偈品」有關的,共一五經,占十分之四。其中可分為二類:

  Ⅰ與『雜阿含經』大同,或主體(除序說)相同的,集成的時代,可推定為與「祇夜」集成 的時期相當。如:

圖片
   〔經集〕                   〔雜阿含經〕     〔附注〕
   蛇品(六)敗亡經           一二七九(3)
   小品(五)針毛經           一三二四        『相應部』一0•三
   蛇品(九)雪山夜叉經       一三三九        「雜含」有序文
   蛇品(一0)曠野夜叉經     一三三八        『相應部』一0•一二
   蛇品(四)耕田婆羅墮闍經   九八            『相應部』七•二•一
   蛇品(七)賤民經           一0二          「雜含」末段小異
   小品(一二)婆耆舍經       一二二一
   大品(三)善說經           一二一八        『相應部』八•五

[P828]

  Ⅱ『雜阿含經』簡略,而『經集』增廣的;或『雜阿含經』別行,而『經集』合為一經的; 或因緣不同而主體一致。這都是成立於「祇夜」成立以後,傳誦於「祇夜」(『雜阿含經』的一 部分)以外的,如:

圖片
   〔經集〕                      〔雜阿含經〕〔附注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末二頌相同
   蛇品(二)陀尼耶經            一00四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『相應部』一•二•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初偈相同
   小品(一0)起立經            一三三二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『相應部』九•二
   大品(四)孫陀利迦婆羅墮闍經  一一八四   『相應部』七•一•九
   大品(五)摩伽經              一一五九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一九四   『相應部』六•一•六
   大品(一0)拘迦利耶經                   『相應部』六•一0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二七八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『增支部』一0•八九
   小品(一一)羅羅經          一二一四   『相應部』八•四 後三頌相同
   小品(三)慚愧經                九七八   『相應部』四•三

[P829]

  2.與「中」、「長」阿含有關的,如「大品」(七)『施羅經』,(九)『婆私吒經』,也 編入『中部』,而是『中阿含經』所沒有的。『婆私吒經』的因緣──二學童共論,與『長部』 (一三)『三明經』相同。『婆私吒經』的偈頌中,有二八頌──『我說彼為婆羅門』,與『法 句』「婆羅門品」相合(4)。這是以傳誦的婆羅門偈為主體,結合婆私吒Vas/is!t!ha的問答因 緣,擴編而成。「小品」(七)『婆羅門法經』,與『中阿含經』(一五六)『梵波羅延經』大 同。「小品」(六)『法行經』,後四偈與『中阿含經』(一二二)『瞻波經』,及『增支部』 八集一0經相同。『法行經』與『婆羅門法經』,前後次第,都被編入『中阿含經』,而是『中 部』所沒有的。這四部經,在「中」、「長」二部成立時,已經集成。由於部派(傳承的,區域 的)釆錄不同,而成為四部阿含以內的,或流傳於四部阿含以外的偈經。

  3.與佛傳有關的,如「大品」(一)『出家經』,(二)『精勤經』,(六)『薩毘耶經』 ,(一一)『那羅迦經』,「小品」(九)『何戒經』,都有關於佛及弟子的傳記。「蛇品」( 五)『淳陀經』,為『長阿含經』(二)『遊行經』的一節(5),本從「涅槃譬喻」中來(6)。佛與 弟子的傳記,起初以偈頌為主,後來才結合而以長行敘述出來。『淳陀經』的成立,比『大般涅 槃經』更早。『大品』五經,與法藏部Dharmaguptaka的『佛本行集經』,說出世部 Lokottarava^din的『大事』相近。法藏部與銅鍱部,同出一系。在部派發展中,分別說系 [P830] Vibhajyava^din比說一切有部Sarva^stiva^din,更接近大眾部系Maha^sa^m!ghika 。這由於阿育王As/oka以後,說一切有部向西北發展;琲eGan%ga^一帶與南方,都 屬分別說系與大眾系的化區。凡佛傳偈頌,與『大事』相近而不同說一切有部的傳說,大抵為成 立於阿育王時代以後。

  從上三類二五經,可以大略看出:「蛇品」各經的成立,是較早的。(二)『犀角經』,( 一二)『牟尼經』,是有名的偈經。(一)『蛇經』,約有半數偈頌,為『法句』所釆錄。「蛇 品」多數起於「祇夜」時代,到「中」、「長」集成的時代為止。「小品」諸經,要遲一些,『 寶經』說到了「四惡趣」,「六重罪」(7),顯然已到了僧治強固的時代。「大品」諸經,大多數 是成立於部派分裂以後的。雖成立的時代,先後不一,而從多數來說,『經集』所集的諸經,是 可以看作原始佛教時代的聖典的。

  
註【90-001】水野弘元日譯『經集』解題(南傳二四•二)。
註【90-002】前田惠學『原始佛教聖典之成立史研究』(七二七──七三二)。
註【90-003】依『大正藏』編目。
註【90-004】『經集』六二0──六四七偈(南傳二四•二三四──二四二),與『法句』三九六──四二三偈相合(南 傳二三•七九──八三)。 [P831]
註【90-005】『長部』(一六)『大般涅槃經』,缺。『長阿含經』卷三『遊行經』(大正一•一八中──下)。
註【90-006】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』卷三七(大正二四•三九0中──下)。
註【90-007】『經集』「小品」(一)『寶經』(南傳二四•八五)。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