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華雨集第四冊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一一、佛學大要

  佛學乃佛法之學,西元前五、六世紀,釋迦牟尼佛創立於印度。佛法經長期 之發展,可大分為三期:初期之「佛法」,中期之「大乘佛法」,後期之「秘密 大乘佛法」。佛法傳入中國,可考者為漢哀帝元壽元年(西元前二年)。經典之 大量傳譯,則始於漢桓、靈之世(西元二世紀後半),終於趙宋真宗(西元十世 紀)。譯典雖遍及三期,然初後二期,譯傳而未嘗廣事弘通;傳宏而卓有所成之 中國佛學,以中期之「大乘佛法」為主。

  中國佛學本於印度之「大乘佛法」,而「大乘佛法」乃承初期「佛法」而來 ,故應先明初期「佛法」之要!釋迦時代,印度宗教界,以一切眾生為生死不已 ,流轉於升沈苦樂之間,各提出其解脫之道。釋迦於菩提樹下,廓然妙悟,究竟 解脫,尊稱為「佛」,乃覺者之義。佛以自覺者覺人,自覺覺人之道,名為「法 [P290] 」。釋迦佛之教義:在無數世界,無數眾生中,人有勝於天神之特德,能體悟人 生之真實,而達於究竟解脫;故佛法為人本之宗教,與神教異也。佛法說解脫生 死,要在知見生死流轉之實義,而從篤行中實現之。依佛說:一切從「緣」生。 世間生死流轉,為種種因緣所成,如知苦因而不起,則得解脫。一切從緣生,稱 為不落兩邊(極端)處中之說。如著名之「緣起說」:「此有故彼有,此生故彼 生,謂無明緣行……,生緣老死憂悲苦惱,如是純大苦聚集。此無故彼無,此滅 故彼滅,謂無明滅則行滅,……生滅則老死憂悲苦惱滅,如是純大苦聚滅」。生 死不已之集起與滅,均依於緣起,緣起為法爾如是,法性常住之「正法」。約集 起說,蒙昧無知之「無明」,貪欲染著之「愛」──煩惱,為集起生死要因。依 因緣起滅以觀世間,一切為「空諸行,常琱變易法空,我我所空,性自爾故」 。生死不已,業報相續,神教以「我」(主宰義)為生命主體,或作業,或受報 。佛自因緣觀之,「我」為妄執苦迫之根源,故曰:「無常故苦(永不安穩), 苦故無我(不得自在)無我所」。依因緣以明無常(苦)無我,為佛法精義,不 [P291] 共世間法所在。知緣起無常無我,則能厭生死(不已),向涅槃而行正道。正道 有八:「正見」因緣法無常無我,「正思惟」而向於實行:此二為「慧學」。正 當之行為,如「正語」、「正業」、「正命」:此三為「戒學」。「正精進」( 通於三學),「正念」、「正定」:此三為「定學」。依定得如實知,離煩惱而 悟入正法──緣起寂滅,此乃聖者自證,非言說思惟所及,不可說為有與無。對 世間生死而方便說之,則非生死曰「涅槃」;非繫縛曰「解脫」;非雜染曰「清 淨」;非有為(生滅)曰「無為」(不生不滅);非虛妄曰「真實」;非變異曰 「常」。「涅槃寂滅」,為聖智自證,非言說邊事,唯從現實生死之正見、正行 以實證之,故釋迦佛不予深說也。

  佛入滅百年頃,佛所說法,已集成『雜』(相應)、『中』、『長』、『增 一』──四阿含經,或加『雜』為五部。經文隨機散說,或綜集條理之,辨析精 嚴,重「阿毘達磨論」,為上座系;或隨文貫攝融通者,為大眾系;學風異而宗 派生焉。佛與菩薩之聖德,為教界所共仰。菩薩成佛之道,以布施、持戒、忍辱 [P292] 、精進、禪定、般若──六波羅蜜為主。大眾系說:同時「有十方佛」;「佛身 無漏」;「如來色身實無邊際,如來威力亦無邊際,諸佛壽量亦無邊際」;「一 剎那心相應般若知一切法」。菩薩則「入決定道」,「為欲饒益有情,願生惡趣 ,隨意能往」。崇高佛德與菩薩方便,近於大乘。而上座系,「無十方佛,佛身 有漏」。蓋大眾系富於理想,依釋迦佛而究其極,上座系則謹守歷史上之佛陀為 所宗也。

  「大乘佛法」初興,或重信願,有懺悔迴向與願生淨土行;或重智證,有般 若與方便行。『般若經』特重般若(勝義慧),菩薩以般若為導,攝導一切行歸 於(佛)一切智海。經說不著、不取、不可得、無所住,意在離妄執而悟入深義 。「深奧處者,空是其義,無相、無作、無起、無生、無染(淨)、寂滅、離、 如、法性(界)、實際、涅槃」(是其義)。菩薩悟入無生(無生忍),即此深 義。經說一切「但有名字」,一切但依世俗說有,如幻、如化、如虛空等,故本 性空、本性清淨、本自不生。般若觀一切法本性空寂:「是二法不合不散、無色 [P293] 、無形(見)、無對、一相,所謂無相」(實相)。超脫相對(二法),故一切 法皆(真)如,無二無分別。菩薩得無生忍,住不退轉,以般若無所住,悲願為 方便,不證實際(證即同小乘涅槃)。得無生忍菩薩,悲願方便,遊一切佛土, 見佛聞法,「莊嚴佛土,成熟眾生」,趣入一切智海。至於生死流轉邊事,則「 諸法無所有,如是有,如是無所有,是事不知,名為無明」。不知法性本空,名 為無明;依無明而生死流轉,同於初期「佛法」。「十二因緣(如虛空不可盡) 是獨菩薩法,能除諸顛倒。坐道場時,應如是觀,當得一切種智」。般若經深義 ,即阿含之涅槃深義。菩薩利根巧度,觀因緣本自空寂,而後有為與無為,世間 與出世間,生死與涅槃,煩惱與菩提──無二無別,而開展「大乘佛法」之特勝 !

  初期大乘經部類繁多,要皆本於般若之深義,故「空、無生、無二、離自性 相,普入諸佛一切修多羅」。依此深義,故一、「俗間經書,治生事業,皆與實 相不相違背」。世間學術事業,不違如實空性,故入世無礙於出世。如維摩詰長 [P294] 者,「無量方便利益眾生」。善財所參善知識,有醫師、數學、語言學、建築師 、航海師、國王、法官等,並依自身所行,化導眾生入於佛道。二、「佛法」說 斷貪瞋癡等煩惱,然菩薩無量無數劫中願度眾生,不斷煩惱(斷即墮小乘涅槃) 。煩惱本性空寂,煩惱實性即是菩提:「菩提與貪欲,是一而非二」。「貪欲之 實性,即是佛法性;佛法之實性,亦是貪欲性。是二法一相,所謂是無相」。菩 薩深觀煩惱性空,如知賊是賊,賊不能為害,故菩薩於生死中,「不斷煩惱,勤 行精進」。三、「一切法皆如」,「一切法皆入法界」。「菩薩悉見一切諸法, 如是諸法及於法界,等淨如(虛)空」。法界清淨不二,為一切法通相;於法界 中,一切法亦清淨如空。虛空是無礙相,故法相性空,法法平等,即能悟入法法 無礙,互相涉入:佛菩薩無礙境界,悉依此而通達。四、菩薩願成佛道,願度眾 生,不能離於煩惱。「菩薩從一切(愛)欲而起道意(菩提心)」;「六十二見 及一切煩惱,皆是佛種」;「佛境界當於一切眾生煩惱中求」:所以「煩惱為佛 種」,「佛種從緣起」。 [P295]

  西元三、四世紀,如來藏系經典傳出,如『大般涅槃經』初分,『如來藏經 』等。「如來常住不變易」;如來有「常、樂、我、淨」四德;「我者即是如來 藏義。一切眾生悉有佛性,即是我義」。『如來藏經』九喻說如來藏(佛性): 眾生身心中,有如來智慧、身相;「如來藏無染污,德相備足,如我無異」。如 來在眾生身中,猶如胎藏,即眾生本有如來功德。或說:「空如來藏,若離若脫 若異一切煩惱藏;不空如來藏,過於琩F,不離不脫不異不思議佛法」。或說: 「空者二十五有,不空者大般涅槃」。如來藏本性清淨,為煩惱所纏,與心性本 淨(即自性清淨心),為客塵所染說相同,故如來藏即自性清淨心。依此(真我 )淨心,說轉染還淨。法門承『法華』、『大集』、『華嚴』而來,然說真我、 真心、不空,與初期大乘方便異矣!

  敘佛菩薩聖境以啟信行,明一切法無二以策修證,初期大乘經之體例如是。 西元三世紀以下,大乘論師輩出,精思入微,條理嚴密,以通釋大乘經義。印度 大乘論學,不外中觀、瑜伽、如來藏三大流。論學傳於中國,或據以成一家之學 [P296] ,然中國大乘佛學主流,則條理貫攝諸經,參考論義,而闡發大乘之極意,不以 印度論學而自拘也。

  中國大乘,舊傳八宗,其中禪、淨、密、律,重於持行,以義學見長者,唯 三論、唯識、天台、賢首──四宗。然宏傳論義者,有地論師與攝論師,蔚為大 流。此二系與唯識宗同源,且與如來藏學有關,不可不論及之。大乘佛學所以分 宗,與二義有關:一、釋迦佛說:此有故彼有而集起生死,此無故彼無而還滅涅 槃;依緣起中道,明生死可轉為涅槃。大乘經說深義──涅槃寂滅,即空性,法 性、真如、法界、實際等。依此以明一切,故曰「不動真際建立諸法」;「依無 住本立一切法」。依緣起生滅,(大乘)依真如寂滅,立說之方便異也。二、經 說生死依無明,或依於(識緣名色,名色緣)識。識與無明,不外乎心識,故「 心雜染故,眾生雜染;心清淨故,眾生清淨」。又曰:「心(性)明淨,客塵所 染」。生死流轉與還滅涅槃中,心識有主導之勝用。此則心識為依,真如為依, 立說之方便又異。中國大乘佛學(源本印度),於此各有宗重,故各有特勝。 [P297]

  一、三論宗:依『中』、『百』、『十二門論』為名。龍樹造『中論』,『 百論』(更有『大智度論』),弟子提婆造『百論』,姚秦鳩摩羅什譯出,即印 度所傳(代表初期大乘)中觀學。三論抉擇甚深義,即因緣生法以明空。「因緣 所生法,是即無自性」;「因緣所生法,我說即是空」。一切法依因緣生,非實 非常非一──非自性,「是故一切法,無不是空者」。因緣所生法,如幻如化, 但假名有,能達空則離妄執而契入(勝義)空寂。即空而明緣有,則「以有空義 故,一切法得成」。一切法本性空,極無自性,空無自性中,無著無礙,故依因 緣而可有一切法,依因緣而能轉染還淨。中論以八不明緣起,善滅諸戲論,蓋本 於釋迦之中道說法,即緣起甚深,通般若之空義(即涅槃)甚深,而顯空有無礙 之正道。眾生生死流轉,二乘證入涅槃,菩薩深入無生,悲願度生,圓成佛果, 悉本此義以安立之。三論之學,齊末,遼東僧朗傳入江南,陳隋間最為顯學,唐 初嘉祥吉藏集其大成。三論宗以有、空為教諦(假),中道一實諦為體。「義本 者,以無住為體中,此是合門。於體中開為兩用,謂真俗,此是用中,是即開門 [P298] 」。或立體中、用中、體假、用假以融之,總以都無所得為旨歸。「諸大乘經, 同以不二正道為宗」。般若、法華、涅槃等經,「逗緣不同,互相開避」,「至 論不二正道,更無別異」。本此,進而作『勝鬘經寶窟』,『涅槃經遊意』,依 『十八空論』說唯識無塵。會入如來藏、佛性、唯識之學,非中觀之舊。其學衰 於盛唐,唯無所得正觀,演化為牛頭禪,與達磨門下東山法門,一時媲美!

  二、唯識宗:印度瑜伽學,仰推彌勒『瑜伽師地論』為本。『瑜伽論本地分 』,立八識,第八識為:「心,謂一切種子所隨依止性,所隨依附依止性,體能 執受,異熟所攝阿賴耶識」。阿賴耶識為一切有漏無漏種子所依止,能執受諸根 及所依止,業力所感總異熟體。立二類種子:(本有)本性住種;(新熏)習所 成種。惟無漏種子,眾生或有或無,故立五性差別。『抉擇分』中,以八相證成 阿賴耶識;及依阿賴耶識為依,建立流轉還滅。論說諸識俱轉,有四種業:「一 、了別器業,二、了別依業,三、了別我業,四、了別境業」。世親依之作『三 十唯識論』,十大論師作釋,唐玄奘受學於那爛陀寺戒賢,傳歸中國,糅十師之 [P299] 說,為『成唯識論』。阿賴耶識了別(緣)器世間、種子,及諸色根根所依處; 末那識了別阿賴耶識為自我;六識了別色聲等境。「我說識所緣(了別),唯識 所現故」;三類識所緣了,即三類識所變現,依此說「三能變」。然心境變現, 要在種子。阿賴耶識攝藏無量種子,別別不同,名「自性差別緣起」。依種子起 現行,現行剎那生滅,熏成種子。種子生現,現行熏種,阿賴耶與前七識,互為 因緣。又末那識(等)依阿賴耶,阿賴耶依末那;阿賴耶與末那,更互依存。唯 識宗學,不失阿含「識緣名色,名色緣識」之義。

  唯識宗立三自性:依他起性,是因緣生性,即唯識現;遍計所執性,是於依 他起而起種種執著,即離心實有(外境);圓成實性,是於依他起離遍計執所顯 空性,即唯識性(心性本淨)。依他起性即心心所法,而以根本阿賴耶識為依止 ,依之明轉染還淨;究竟清淨,即無垢識為依止。然無漏正智現前,契入真如空 性,一切無漏功德,依此乃能現起,「由聖法因,說(真如)為法界」,究竟佛 果,名「無漏(法)界」。唯識宗依三性說,不許「一切法都無自性」(空)為 [P300] 了義,立三無性以解說之。「若於依他起相及圓成實相中,遍計所執相畢竟遠離 性,及於此中都無所得,如是名為於大乘中總空性相」。遣除遍計所執相,是空 義。遍計執空而依他泯寂──都無所得,是空性義。如約世俗安立,依他、圓成 是有,不可說空。唯識宗依『瑜伽論』,特重『解深密經』。

  無著依『阿毘達磨大乘經』,造『攝大乘論』,世親為之釋。梁真諦譯出( 唐玄奘再譯),傳宏者名攝論師。真諦譯時有增益,然『攝論』本義,與『瑜伽 』『唯識』,確有差異之處。如一、『攝論』立阿賴耶識為所知(一切法)依, 然無漏種子,但立新熏。出世清淨無漏,「從最清淨法界等流正聞熏習種子所生 」;「寄在異熟識中,與彼俱轉,猶如水乳」。然「此熏習,非阿賴耶識,是法 身,解脫身攝」。二、依他起相為:「阿賴耶識為種子,虛妄分別所攝諸識」。 「安立阿賴耶識為義識:應知此中餘識(根身、六塵、器世間等)是其相識,若 意識識(意等六識)及所依止(染污意)是其見識」。義識是因識,從阿賴種子 識,現起前七識為見識,根身與六塵等為相識。一切從賴耶種子生,唯識為性, [P301] 成「一能變」說。三、依他起二義:「一者,依他種子熏習而生起故;二者,雜 染清淨性不成故」。初義即從種子因緣生義,次義即不定為雜染清淨,可通二分 。依他起性,「由分別(妄執)時成雜染性,無分別時成清淨性」。依他雜染分 ──遍計執性,如土;清淨分──圓成實性,如金;通二分說依他起,如地界( 礦藏)。依他起通二分,即雖染而成虛妄分別識,而識之本性清淨(經無分別智 乃能證得)。雜染分即生死,清淨分即涅槃,依他起則雜染清淨所依,轉染還淨 之樞要也。真諦譯異義極多,其重要者,一、『攝論』引『阿毘達磨大乘經』, 「此界無始時」偈,解為:阿賴耶識為生死涅槃所依。真諦約依他起──阿梨耶 捖q二分,又解為:「此即此阿梨耶識,界以解為性」,並引如來藏五義以釋「 解性」。「由是法自性本來清淨,此清淨名如如,於一切眾生平等有,說一切法 名如來藏」。以清淨真如無差別,解說如來藏,為瑜伽學共義。故「以解為性」 ,應是解脫性。有果報性及解性,故攝論師說:梨耶通真妄。二、聞熏習寄在阿 賴耶識中,而「非阿賴耶識(所攝),是法身解脫身攝」。解脫身與法身,為法 [P302] 界離障所顯。以此,真諦譯說:「聞熏習次第漸增,捨凡夫依,作聖人依。聖人 依者,聞熏習與解性和合,以此為依,一切聖道皆由此生」。依真諦意:「十解 (即十住)以上是聖人」。聖人證入法界,聞熏習與解性和合,即聞熏攝在法界 ,生起一切聖法。是則聞熏習寄在阿梨耶識,而證悟法界以上,實依阿梨耶識之 性淨法界。三、玄奘譯抉擇分,八地菩薩捨阿賴耶識而得轉依。真諦異譯『決定 藏論』,譯轉依為阿摩羅識;『三無性論』與『轉識論』,約境空心寂,都無所 得為阿摩羅識,均可說為正智相應無垢識。但『十八空論』以「阿摩羅識是自性 清淨心」,與如來藏學之自性清淨心相合。真諦所譯,每以如來藏學入瑜伽學, 以瑜伽學入如來藏學,有調和會通二學之意。

  魏菩提流支、勒那摩提、佛陀扇多,譯出無著、世親論、『十地論』為最著 ,宏傳者稱地論師。傳地論師以阿梨耶識為第一義心,以譯者所見互異,故所傳 不同。勒那摩提以阿梨耶為淨識,即法性真如,故「計法性生一切法」,「計以 真如為依持」。慧光傳其學,流行於相州南道。菩提流支以阿梨耶為真識不守自 [P303] 性而妄現者,故「計阿梨耶以為依持」,「計梨耶生一切法」。道寵傳其學,流 行於相州北道。慧光再傳曇遷,得真諦譯『攝論』而傳於北土,說梨耶通真妄, 近北道之說。考勒那摩提所譯『寶性論』,立如來藏(自性清淨心)為染淨依止 。如來藏三義:「佛法身遍滿」;「真如無差別」(瑜伽學但依此義);「皆實 有佛(種)性」。『寶性論』與彌勒『莊嚴經論』『菩提品』相通,然依三義說 如來藏;不立八識;不立種子;不說唯識,實別為如來藏學,異於『瑜伽』所說 。「陰入界如地,煩惱業如水,不正念如風,淨心界如空」。雜染依於淨心,而 「自性清淨心,不住彼諸法」。依止如來藏,本有「過琩F不離不脫不異,不思 議佛法」,離染顯出清淨佛德。依如來藏,有生死、有涅槃,是依持而非生因, 地論師「計法性生一切法」,立義變矣!菩提流支譯『唯識論』,立心意識了別 為相應心;「不相應心者,所謂第一義常住不變自性清淨心」:依此以解十地經 之「三界虛妄,但是一心作」。流支譯『楞伽經』:「如來藏識不生不滅」,「 無始世來,虛妄執著種種戲論諸熏習故」;「阿梨耶識者名如來藏」。如來藏與 [P304] 阿梨耶識合說,本於『楞伽』,可旁通真諦之『攝論』。如來藏(真心)藏識之 學,乃成為北土唯心論之主流。唯識宗及攝論、地論三系,同源異流,並為印度 大乘論學,惟宏傳北地之地論師,以如來藏為能生一切,漸有中國佛學之特色。

  三、天台宗:北齊慧文,於智論悟三智一心,於『中論』得三諦相即之義; 經慧思,傳天台智顗而大成。自經典東來,法門不一。南朝宋之慧觀,初創判教 :華嚴為頓說,漸說為五時:阿含、方等、般若、法華、涅槃,依經說先後為次 第。北土判教,多約義理淺深。智顗「研覈取去」,立五時八教。五時為:華嚴 、阿含、方等、般若、法華與涅槃,序說法之先後。八教中,化儀四教為:頓、 漸、秘密、不定,明說法之儀式。化法四教為:藏、通、別、圓,明法義之淺深 。藏教為小乘三藏;通教以(共)般若為主;別教為大乘不共,如阿賴耶識及如 來藏為依持;圓教則以法華為主。慧文、慧思、智顗以來,並禪觀與教義相資。 博涉眾經,基於禪慧悟解,藉『法華經』之開顯,而明如來一代教意,顯究極圓 宗。不拘印度論義,純乎中國佛學也!三智、三諦,有得於龍樹論義。龍樹論所 [P305] 依眾經,如般若明法法皆空,法法皆如,「一切法趣色(舉色為例)是趣不過」 ;『維摩經』等說煩惱即菩提,五逆即菩提等,多明相即,「即」為天台學所本 。然龍樹引經,無如來藏佛性之說。其後,如來藏說,一切眾生本具不思議佛法 (不空);瑜伽學別說阿賴耶識為依持,罕言相即。凡是地論、攝論師義──界 外法門,智顗依相即互融而超越之,故天台圓義,意通『中論』、『智論』而義 異。

  天台學圓融深廣,且約「一念三千」以略明之。「三千諸法」,即一切法。 「夫一心具十法界,一法界又具十法界,(成)百法界。一界具三十種世間。百 界即具三千種世間,此三千在一念心」。十法界為地獄、餓鬼、畜生、阿修羅、 人、天、聲聞、緣覺、菩薩、佛;十界互具成百界。又有三世間:五陰世間、眾 生世間、國土世間。十如是:如是相、性、體、力、作、因、緣、果報、本末究 竟等。百界一一有三十,總為三千諸法。「介爾有心,即具三千」。「若從一心 生一切法者,此則是縱(先後)。若心一時含一切法者,此則是橫(同時)。縱 [P306] 亦不可,橫亦不可,祗心是一切法,一切法是心,故非縱非橫,非一非異,玄妙 深絕」!依此,「具」是「即」義,一念心即一切法。具一切法之一念心,「實 只一念無明法性十法界,即是不可思議一心,具一切因緣所生法。一句,名為一 念無明法性心;若廣說四句成一偈,即因緣所生法,即空即假即中」。何故名「 無明法性心」?迷染以無明為本,無明極重為地獄;聖證以法性為本,法性圓證 為佛。十法界不出迷悟染淨,不外無明法性,「無明即法性,法性即無明」,故 名「一念無明法性心」。約無明說,眾生具如來藏不思議佛法;約法性說,如來 藏具生死雜染。依此義,故斷煩惱是「不斷斷」,法性具惡,無可斷也。修行是 「不修修」,即性是修,無別修也。天台學本於龍樹,故以一念三千為因緣所生 法,即空即假即中。「若無明法性合,有一念法陰界入等,即是俗諦;一切界入 一法界,即是真諦;非一非一切,即是中道第一義諦」。「若一法一切法,即是 因緣所生法,是為假名,假觀也。若一切法即一法,我說即是空,空觀也。若非 一非一切,即是中道觀」。祗此一念無明法性心,具一切法,相依相即,非一非 [P307] 異;雖備明迷悟、諦觀、修證,而「純一實相,實相外更無別法」。

  四、賢首宗:地論師慧光一系,經『大乘起信論』,發展而成賢首宗。『起 信論』傳為真諦所譯,馬鳴菩薩造。北土唯心論,有法性為依持(如來藏說), 阿黎耶識為依持之諍,『大乘起信論』頗能統一而調和之。『起信論』立義,以 「眾生心」為法(體),體相用三大為(法)義。三大與如來藏三義大同,則所 謂「眾生心」,即眾生有如來藏自性清淨心。依此一心而有二門,「心真如門」 ,「心生滅門」。一、「心真如者,即是一法界大總相法門體」。真如法界,即 如來藏。分別說之,即「如實空,以能究竟顯實故」(空性);「如實不空,以 有自體具足無漏性功德故」。心真如即如來藏說,真如與心不二,故曰:「唯此 一心,故名真如」;「法體空無妄故,即是真心,常琱變,淨法滿足」。二、 「心生滅者,依如來藏故有生滅心,所謂不生不滅與生滅和合,非一非異,名為 阿黎耶識」。如來藏(真心)不生滅,無始無明是生滅,和合非一非異,即自性 清淨心而有染污,煩惱所染而自性清淨。不一不異而名為阿黎耶識,即真心在纏 [P308] 而現為妄心,故「能攝一切法,能生一切法」。以此,阿黎耶識有覺(在纏真心 )與不覺(無明)二義。依「不覺義」,生三細染,六麤染,大同十二緣起次第 。又依此說「心意意識轉」,即「三界虛妄,唯心所作」之唯識說。依「覺義」 ,立本覺,始覺──相似覺、隨分覺、究竟覺。「遠離微細念故,得見心性,心 即常住,名究竟覺」,而實「心體無念」,「本來平等同一覺故」。轉迷還覺, 轉染還淨,圓成佛道,不外「真心常琱變,淨法滿足」,離障所顯,即如來藏 名為法身。論覺與不覺,不一不異:「依覺故迷,若離覺性,則無不覺」;「若 離不覺之心,則無真覺自相可說」。依真如熏無明,無明熏真如,明流轉與還滅 。依如來藏有阿黎耶識;依心意意識轉,似同『楞伽』。然不立種子,真妄互熏 ,異於『楞伽』。此論不傳於印度,古有「非馬鳴造:昔日地論造論,借菩薩名 目之」之說。

  賢首宗依唐賢首法藏得名。北土宏『十地論』、『起信論』、智正、智儼以 傳賢首,賢首判五教而大成華嚴宗學。五教者:一、小教,即小乘法。二、始教 [P309] 、即中觀空與瑜伽(唯識)有。三、終教,如來藏真心隨染,如『起信論』。四 、頓教,絕相離言,如禪宗。五、圓教,即『華嚴經』。對天台宗而言,『法華 經』之圓,為同教一乘;華嚴為別教一乘,「稱法本教」,直顯毘盧遮那佛海印 三昧,圓滿無盡,圓融無礙之理。終、頓、圓三,同稱法性宗,以(法性)如來 藏真心為本。對(始教)空有二宗,自立三性義以簡之。「三性各有二義:真中 二義者,一不變義,二隨緣義。依他二義者,一似有義,二無性義。所執中二義 者,一情有義,二理無義」。約依他說:似有所以無性(空),是「不異有之空 」;無性所以似有,即「不異空之有」,故空有二宗無諍;論師共興諍論,乃應 機之說,「相破相成」。約真如(心)說:「雖復隨緣成於染淨,而琱ㄔ╪菮 清淨;祗由不失自性清淨,乃能隨緣成染淨也」。「非直不動性淨成於染淨,亦 乃成染淨方顯性淨;非直不壞染淨明於性淨,亦乃由性淨故方成染淨」。真如「 不變隨緣,隨緣不變」,同『起信論』意,以簡唯識宗,「真如凝然不變,不許 隨緣」之說。 [P310]

  賢首宗以『華嚴經』為圓極,又稱華嚴宗。經明華藏世界,毘盧遮那佛圓滿 德相,敘菩薩行位以趣入佛地。相即相入,重重無盡,『華嚴經』處處說之。土 名「華藏莊嚴世界」,佛為「毘盧遮那如來藏身」,即「如來藏琩F佛法」所顯 。發心修行,圓顯如來藏,即是法身。毘盧遮那海印三昧所顯,一切相即相入, 名為「法界緣起」。依佛法界性,隨染淨緣所現,故名「性起」。『攝大乘論』 明種子六義,賢首義準,立(法界)「緣起因門六義」。六義不外空、有、有力 、無力、待緣、不待緣。「由空有義故,有相即門也。有有力無力義故,有相入 門也。由待緣不待緣義故,有同體異體門也。由有此等義故,得毛孔容剎海事」 。依此明相即相入法界緣起,以十玄、六相。「十玄」為:「同時具足相應門」 ,「一多相容不同門」,「諸法相即自在門」,「因陀羅網境界門」,「微細相 容安立門」,「秘密隱顯俱成門」,「廣狹自在無礙門」,「十世隔法異成門」 ,「主伴圓明具德門」,「託事顯法生解門」。「然此十門,隨一門中即攝餘門 無不皆盡,應以六相方便而會通之」。「六相」為:總、別、同、異、成、壞。 [P311] 「總相者,一含多德故。別相者,多德非一故;別依止總,滿彼總故。同相者, 多義不相違故,同成一總相故。異相者,多義相望各各異故。成相者,由此諸義 ,緣起成故。壞相者,諸義各住自法,不移動故」。依上因門六義、十玄、六相 ,顯示圓融無礙法界緣起。

  天台與賢首,並以圓義見稱,後之學者,莫能外也。如淨土宗,重於信願往 生;釋其義者,或以天台,或取賢首。如密宗,本「後期秘密大乘佛法」。唐開 元中,傳來胎藏、金剛二部密法,行持有其特色。東傳日本,或以賢首圓義釋之 ,成「東密」;或以天台圓義釋之,成「台密」。如禪宗,本為「如來(藏)禪 」。宗密判曹溪禪為「直顯心性」而有二類:一、「即今能語言、動作、貪瞋、 慈忍、造善業、造惡業等,即汝佛性。即此本來是佛,除此無別佛也」,意指南 宗,近天台義。二、「妄念本寂,塵境本空。空寂之心,靈知不昧,即此空寂之 知,是汝真性」,意指荷澤宗,同華嚴學。宋初,天台有「山家」、「山外」之 諍;「山外」者,乃依天台而有取於真心之學。天台與華嚴,亦間有所諍。以今 [P312] 觀之,天台學本於(初期大乘)緣起性空,攝(後期大乘)如來藏心,融會之而 歸於緣起,故即當前「一念無明法性心」為本。賢首學本於如來藏心,融緣起性 空而歸於真心,故以「圓常法界心」為本。宗依不同,雖曰同明圓義,圓義自難 一致。然依印度「大乘佛法」,自出機杼,融會而又超越之,成為中國特有之大 乘佛學,則二宗固無異也。

  註:[ ]內之文字在原書中之字略小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