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華雨集第二冊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第三章 大乘「念佛」法門

第一節 信方便的易行道

  「佛法」,有適應慧強信弱的,有適應信強慧弱的,根性不同,適應的修行 方便,也就多少不同。「大乘佛法」,理想與信仰的成分增多,以信為先的方便 ,也就越來越重要。然「大乘佛法」主流,仍是重慧的甚深廣大的菩薩道。修菩 薩行,是「大乘佛法」所共的,而慧prajn~a^與信s/raddha^的適應,不同而又相 通。如重慧而以「法」為主的,聞、思、修、證,而又有書寫、供養、讀誦功德 的方便,如上一章所說。重信而以「佛」(菩薩、天)為主的,以稱名、懺悔等 為方便,然也有念佛實相的深行。說到「大乘佛法」的念佛buddha$nusmr!ti, 內容異常的廣大,先從「易行道」說起。 [P134]

  「大乘佛法」以無上圓滿的佛為究極理想,而從菩薩bodhisattva的廣大修 行中去完成。菩薩的發心:「自未得度先度他,是故我禮初發心」(1),先人 後己的精神,是希有難得的!發心修行,從釋尊過去生中的修行事跡來說,特別 是布施,為了慈濟眾生,不惜犧牲一切,甚至奉獻自己的生命。菩薩要修行三大 阿僧祇劫,這是隨順說一切有部Sarva^stiva^din說的,其實,「佛言無量阿僧祇 劫作功德,欲度眾生,何以故言三阿僧祇劫?三阿僧祇劫有量有限」(2)。在 無量時劫中修行,「任重道遠」,沒有比菩薩更偉大了!菩薩的廣大修行,惟有 勝解adhimoks!a一切法空sarvadharma-s/u^nyata^,才有可能,如『瑜伽師地論 』卷三六(大正三0•四八七中)說:

   「若能如實了知生死,即無染心流轉生死;若於生死不以無常等行深心厭 離,即不速疾入般涅槃。若於涅槃不深怖畏,即能圓滿涅槃資糧;雖於涅 槃見有微妙勝利功德,而不深願速證涅槃。是諸菩薩於證無上正等菩提有 大方便,是大方便依止最勝空性勝解,是故菩薩修習學道所攝最勝空性勝 [P135] 解,名為能證如來妙智廣大方便」。

  『瑜伽論』所說空義,與『中論』有所不同,然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的菩薩 道,非有「空性勝解」不可,是一致的見解。佛果究竟圓滿,菩薩的廣大修行, 當然不是「急功近利」者所能成辦的。在修行過程中,有的中途退失,名為「敗 壞菩薩」;有的久劫修行,到不退轉──阿惟越致avinivartani^ya地,再進修到 圓成佛果。修菩薩行到不轉地,「是法甚深,久乃可得」,對一般人來說,這樣 的甚深難行道,可能會中途退失的,正如『般若經』所說:「無量阿僧祇眾生發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行菩薩道,……若一若二住阿惟越致地」 (3)。行菩 薩道成佛的法門,廣大甚深,不是簡易的事;說老實話,這不是人人所能修學的 。所以釋尊成佛,一般弟子都是求證阿羅漢而入涅槃的,傳說僅彌勒Maitreya 一人未來成佛。菩薩道難行苦行,「大乘佛法」也是這樣而出現於印度的。不過 ,究竟圓滿的佛果,廣大甚深的菩薩行,應該是見聞者所有心嚮往的;如此的深 妙大法,也總希望能長住世間,利益眾生,所以適應一般根性,(繼承「佛法」 [P136] 的「念佛」),有易行道的安立,易行而又能成為難行道的方便。這與智證的正 法甚深,而又安立書寫、供養、施他、讀誦功德等方便,意趣可說是同一的。

  現在來說「大乘佛法」中,以「念佛」為主的易行道,如龍樹Na^ga^rjuna 『十住毘婆沙論』卷五(大正二六•四一上──中)說:

   「諸佛所說,有易行道,疾得至阿惟越致地方便者,願為說之」! 「汝言阿惟越致地,是法甚難,久乃可得,若有易行道,疾得至阿惟越致 地者,是乃怯弱下劣之言,非是大人志幹之說!汝若必欲聞此方便,今當 說之。佛法有無量門,如世間道,有難有易;陸道步行則苦,水道乘船則 樂。菩薩道亦如是,或有勤行精進;或有以信方便易行,疾至阿惟越致」 。

  『十住毘婆沙論』是『華嚴經』「十地品」偈頌的廣分別。『十住毘婆沙論 』所說的易行道,先說稱念佛(及菩薩)名,憶念,禮拜,進一步如『論』卷五 (大正二六•四五上) 說: [P137] 「求阿惟越致地者,非但憶念、稱名、禮敬而已,復應於諸佛所,懺悔、 勸請、隨喜、迴向」。

  原則的說,易行道是廣義的念佛法門。對於佛,稱(佛)名是語業,禮拜是 身業,憶念是意業:這是對佛敬信而起的清淨三業。在佛前,修懺悔行,勸請行 ,隨喜行,以回向佛道作結。這一念佛法門,在龍樹(西元二、三世紀間)時代 ,大乘行者,主要是在家的善男子、善女人,很多是這樣修行的,如『大智度論 』卷六一(大正二五•四九五中)說:

   「菩薩禮佛有三品:一者、悔過品,二者、隨喜回向品,三者、勸請諸佛 品」。

  三品修行的內容,『智度論』作了簡要的介紹:「菩薩法,晝三時,夜三時 ,常行三事:一者、清旦偏袒右肩,合掌禮十方佛言:我某甲,若今世,若過( 去)世,無量劫身、口、意惡業罪,於十方現在佛前懺悔,願令滅除,不復更作 。中、暮,夜三亦如是。二者、念十方三世諸佛所行功德,及弟子眾所有功德, [P138] 隨喜勸助。三者、勸請現在十方諸佛初轉法輪;及請諸佛久住世間無量劫,度脫 一切。菩薩行此三事,功德無量,轉近得佛」(4)。日夜六時,菩薩於佛前行 此三事,與中國佛教的早、晚課誦相近。易行道的功德無量,主要能保持大乘信 心,不致於退失。『十住毘婆沙論』說:「佛法有無量門,……或有勤行精進; 或有以信方便易行,疾至阿惟越致」(5)。這是二類根性,也就是重智與重信 的不同。『智度論』也說:「若聞、持乃至正憶念者,智慧精進門入;書寫、供 養者,信及精進門入」;「菩薩有二種:一者、有慈悲心,多為眾生;二者、多 集諸佛功德」(6)。所說略有差別,總不外乎在甚深難行的正常道外,別說菩 薩初學的通俗法門。然重智(及慈悲)與重信,只是初入門者的偏重,不是截然 不同的法門,所以『十住毘婆沙論』卷六(大正二六•四九中──下)說:

   「是菩薩以懺悔、勸請、隨喜、迴向故,福力轉增,心調柔軟,於諸佛無 量功德清淨第一,凡夫所不信而能信受;及諸大菩薩清淨大行,希有難事 ,亦能信受」。 [P139] 「信諸佛菩薩無量甚深清淨第一功德已,愍傷諸眾生無此功德,但以諸邪 見,受種種苦惱,故深生悲心。……以悲心故,為求隨意使得安樂,則名 慈心。……隨所能作,利益眾生,發堅固施心」。

  依『論』所說,修易行道而能成就信心的,就能引生慈悲心,能進修施等六 波羅蜜。這可見菩薩道是一貫的,重信的易行道,重悲智的難行道,並不是對立 ,而只是入門有些偏重而已。

  『大智度論』所說的「禮佛三品」,是出於漢安世高所譯的『舍利弗悔過經 』。舍利弗S/a^riputra啟問:「前世為惡,當何用悔之乎」?佛答分三段:悔過 ,助其歡喜[隨喜],勸請。舍利弗再問:「欲求佛道者,當何以願為得之」?佛答 說:「取諸學道以來所得福德,皆集聚合會,以持好心施與[回向]天下十方人民、 父母、蜎飛蠕動之類」。末後說:種種福德,「不如持悔過經,晝夜各三過讀一 日」(7)。『舍利弗悔過經』的內容,是在十方如來前,懺悔,隨喜,勸請, 回向,與『十住毘婆沙論』所引的經說相合。這部經,有梁僧伽婆羅Sam!ghavarman [P140] 異譯的『菩薩藏經』;隋闍那崛多Jn~a^nagupta共達多Dharmagupta 等譯的『大乘三聚懺悔經』(西藏譯名『聖大乘滅業障經』)。異譯的組織小異 ,分為懺悔及三聚──隨喜功德聚,勸請功德聚,回向功德聚。懺悔中,說到罪 業隨心,空不可得的深義。這部經,古代每稱之為「三品經」,如漢安玄所譯的 『法鏡經』說:「晝三夜亦三,以誦三品經事」;晉竺法護Dharmaraks!a的『 離垢施女經』說:「三品諸佛經典」,「晝夜奉行三品法」(8)。說到這三品 內容的經典很多,可見這是初期大乘盛行的易行道。「三品」,或作「修行三分 ,誦三分經」;或作「三支經」。這可能「品」是pa^ks!ika^的義譯,如「三十七 菩提分」,或譯「三十七覺品」、「三十七覺支」。但晚期的異譯,轉化為「三 聚」或「三蘊」(「三陰」);蘊,那是skandha了。經名「三品」,而實際有 四分:「懺悔」,「隨喜」,「勸請」,「回向」,這是值得注意的!依個人的 意見,三分、四分是次第集成的。原始是「懺悔」部分,所以經末稱此為「悔過 經」;異譯名為「三聚懺悔」、「滅業障」。異譯『菩薩藏經』說,「此經名滅 [P141] 業障礙,……亦名菩薩藏,……亦名斷一切疑」(9)。「菩薩藏」與「斷一切 疑」,是一部分大乘經的通稱,「滅業障礙」才是主題。所以推定這是該經的原 始部分。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,自三0到三八品,為善男子、善女人,廣說聽 聞、受持……書寫、供養、施他的功德,三九品名「隨喜品」,明無相的隨喜回 向。『大智度論』說「禮佛三品」,以「隨喜回向」為一品,是隨順『般若經』 而說的。回向,不只是[隨喜]回向,修一切行,末後都是要回向的。懺悔回向,與 『般若經』的隨喜回向相結合,成為二品行。如『彌勒菩薩所問本願經』說:「 我悔一切過,勸助[隨喜]眾道德,歸命禮諸佛,令得無上慧」(10)。彌勒Maitreya 菩薩「不持耳、鼻、頭、目、手、足、身命、珍寶、城邑、妻子及以 國土,布施與人以成佛道,但以善權方便安樂之行,得致無上正真之道」(11) 。這是懺悔、隨喜的易行道,淨土行(12)。在這二品上,加勸請行,成為三品 法門。至於回向,無論是一行、二行、三行,都是以回向作結。如以回向為一行 ,那就成為四分行了(13)[P142]

  在佛前修懺悔、隨喜、勸請、回向,在「初期大乘」時代,非常的流行。如 『賢劫經』說:「念佛法,勤悔過,樂助[隨喜]功德,施眾生因[回向],勸諸佛」(14) 。『思益梵天所問經』說:「有四法善知方便,何等四?一者、順眾生意; 二者、於他功德起隨喜心;三者、悔過除罪;四者、勸請諸佛」(15)。這一通 俗易行的方便,與文殊師利Man~jus/ri^及普賢Samantabhadra有關;文殊與普 賢二大士,是『華嚴經』中佛的二大輔弼,所以也與「華嚴」有關。先提到兩部 經:一、晉聶道真所譯的『三曼陀跋陀羅菩薩經』。三曼陀跋陀羅,是普賢梵語 的音譯。這部經是「佛在摩竭提國,清淨法處,自然金剛座,光影甚明」,也就 是『華嚴經』「初會」的說處;經是普賢為文殊說的。經的內容是:悔過,禮, 願樂助其歡喜[隨喜],勸請諸佛──轉法輪與住世,施與[回向]。末後總結說:「是善 男子、善女人,晝夜各三勸樂法行:所當悔者悔之,所當忍者忍之,所當禮者禮 之,所當願樂[隨喜]者願樂之,所當請勸者請勸之,所當施與者施與之」(16)。 「悔」是自說罪過;「忍」是容忍,是懺摩的義譯:合起來就是懺悔。經文正宗 [P143] 分,分「悔過品」,「願樂品」,「請勸品」,與「三品法行」相同。但在「願 樂品」中,多了禮敬「一切諸佛、一切諸菩薩、諸迦羅蜜[善知識]、父母、及阿羅 漢、辟支佛」,凡是有功德而可敬的,都作禮,這是從隨喜一切功德而來的。「 三品」本是「禮佛三品」,是在佛前禮敬而修行的。這部經說到:「般若波羅蜜 ,兜沙陀比羅經」;「兜沙陀比羅經」,義譯為「如來藏[篋]經」,為華嚴法門最 初集成的經名。這部經的成立,『般若』與『華嚴』經已開始流傳了。二、竺法 護譯的『佛說文殊悔過經』,是文殊為如來齊光照燿菩薩說的。經文不分品,內 容是:禮佛,悔過,勸助[隨喜]眾德,勸轉法輪,諸佛住世,供養諸佛,(回向) 我及眾生成佛道。對於禮佛──五體投地,作了「表法」的解說(17)。經上說 :「或問上界悔過之處,十地,十忍,十分別事,十瑞,十持,十印,十三昧」 (18),顯然的與「華嚴」內容相通。這兩部重於懺悔的經,文殊說,或普賢為 文殊說,與華嚴法門有關,比起「三品經」來,雖同樣的是通俗的易行道,而又 通於深義了(19)[P144]

  「六十華嚴」的傳譯者──佛陀跋陀羅Buddhabhadra,於晉元熙二年( 西元四二0),譯出『文殊師利發願經』,共四十四頌,與『三曼陀跋陀羅菩薩 經』、『文殊悔過經』,非常接近。唐不空Amoghavajra所譯的『普賢行願讚 』,六十二頌,與「四十華嚴」末卷偈頌相同,都是『文殊師利發願經』的增廣 本。依『文殊師利發願經記』說:「晉元熙二年,歲在庚申,於揚州鬥場寺,( 佛陀跋陀羅)禪師新出。云:外國四部眾禮佛時,多誦此經以發願求佛道」(20) 。大抵『舍利弗悔過經』、『文殊悔過經』等,文字長了些,要晝夜三時 ──一日誦念六次,不太方便,所以編為簡要的偈頌。如龍樹的『寶行王正論』 說:「為此因及果,現前佛支提(即佛舍利塔),日夜各三遍,願誦二十偈」。 二十偈的內容,也就是禮敬,離惡(懺罪),隨喜,請轉法輪,「窮生死後際」 是常住世間,回向發願(21) 。『文殊師利發願經』,是日常持誦的誦本,與『 普賢行願讚』等,內容都是七分:禮佛(讚佛),供養佛,懺悔,隨喜,請轉法 輪,請佛住世,回向。這是「六十華嚴」、「八十華嚴」經所沒有的,「四十華 [P145] 嚴」把偈頌編入『華嚴經』「普賢行願品」的末了,長行為了滿足「十」數,加 上「痗雯野矷v與「常隨佛學」,這是偈頌所沒有的。『三曼陀跋陀羅菩薩經』 說:「持是功德,令一切(眾生)與某[自己名字],……生有佛處,有菩薩處,皆令 生須呵摩提阿彌陀佛剎」(22)。這一法門,是易行道,淨土方便道,發願往生 ,是不限於某一淨土的,但經文卻提到了須呵摩提Sukha^vati^阿彌陀Amita^bha佛 剎。須呵摩提是極樂或安樂的音譯。『文殊師利發願經』說:「願我命終時,滅 除諸障礙,面見阿彌陀,往生安樂剎」(23)。易行方便與往生極樂,有了更密 切的關係。

  在佛前懺悔、隨喜、勸請,本是為初學者開示的通俗易行法門。文殊與勸發 菩提心有關,「為一切師」,如『濡首菩薩清淨分衛經』等說。文殊又與懺罪有 關,如『阿闍世王經』、『如幻三昧經』說。悔過等三品法門,終於與文殊,因 文殊而與普賢有關了,也就與華嚴法門有關,如『十住毘婆沙論』,將『十地經 』所沒有說的稱名、憶念、禮拜、懺悔、隨喜、勸請,附入初地中。西元三、四 [P146] 世紀間,竺法護與聶道真,譯出與文殊(更與普賢)有關的『文殊悔過經』,『 三曼陀跋陀羅菩薩經』;西元五世紀初,譯出的『文殊師利發願經』,已是當時 印度日常持誦的法門了。通俗易行而又與深義相通,到「四十華嚴」而充分明了 出來。這是重信的、易行的廣義念佛法門(24)

  三支法門,名為三支而其實有六支:三支是禮敬現在十方佛(「禮敬諸佛」 而後修的);懺悔;勸請中有「請佛說法」、「請佛住世」;隨喜;末後又有迴 向。或加入「供養」(供養也本是對佛的禮敬),如『文殊師利發願頌』所說。 宗喀巴Tson%-kha-pa所造『菩提道次第廣論』,也依『華嚴經』頌而說七支, 作為積集順道資糧,淨治業障逆緣的加行(25)。遲一些譯出的,還有唐那提Nadi 譯『離垢慧菩薩所問禮佛法經』,內容為七支:禮敬,歸依,懺悔,勸請 (轉正法輪,不般涅槃),隨喜,迴向,發願(26)。唐義淨譯『金光明最勝王 經』(五)「滅業障品」,以「四種對治業障」:於十方世界一切如來前,「說一 切罪」(懺悔);勸請(說法及久住世間);隨喜;迴向。與「三品經」相合 [P147] (27)。趙宋施護Da^napa^la譯『佛說法集名數經』,說「七種最上供養」,內 容為:禮拜,供養,懺悔,隨喜,勸請,發願,迴向(28)。先後的開合、增減 ,總列而比對如下(29)

圖片
       │A│B│C│D│E│F│G│H│I
    ───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─
   禮敬諸佛│ │ │1.│1.│1.│1.│1.│1.│1.
    ────┤  │  ├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─
   稱讚如來│ │ │ │ │ │ │2.│2.│
    ────┤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├─┼─┼──
   廣修供養│ │ │ │2.│ │6.│3.│3.│2. 
    ───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─
   懺悔業障│1.│3.│3.│3.│2.│2.│4.│4.│3.
    ───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─
   隨喜功德│2.│2.│5.│4.│3.│3.│5.│5.│4.
    ───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─
   請轉法輪│ │ │ │ │4.│4.│6.│6.│5.
    ────┤  │  │  │  ├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─
   請佛住世│3.│4.│4.│5.│5.│5.│7.│7.│6. 
    ───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─
   常隨佛學│ │ │ │ │ │ │ │8.│
    ────┤  ├─┤  │  │  │  │  ├─┤
   痗雯野祂x │1.│ │ │ │ │ │9.│
    ───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┼─┤  ├─┼─┼──
[P148]   

   普皆迴向│4.│ │6.│7.│6.│ │8.│10│7. 
    ────┼─┤  ├─┼─┼─┤  ├─┼─┼──
   發廣大願│ │ │7.│6.│  │  │  │  │
    ────┤  │  ├─┼─┤  │  │  │  │
   歸依三寶│ │ │2.│  │  │  │  │  │
    ────┴─┴─┴─┴─┴─┴─┴─┴─┴──


註【14-001】『大般涅槃經』卷三九(大正一二•五九0上)。
註【14-002】『大智度論』卷四(大正二五•九二中)。
註【14-003】『摩訶般若波羅蜜經』卷九(大正八•二八四下)。
註【14-004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七(大正二五•一一0上)。
註【14-005】『十住毘婆沙論』卷五(大正二六•四一中)。
註【14-006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五八(大正二五•四七二下)。又卷三八(大正二五•三四二中)。
註【14-007】『舍利弗悔過經』(大正二四•一0九0上──一0九一中)。
註【14-008】『法鏡經』(大正一二•一八下)。『離垢施女經』(大正一二•九五下)。
註【14-009】『菩薩藏經』(大正二四•一0八九下)。
註【14-010】『彌勒菩薩所問本願經』(大正一二•一八八下)。
註【14-011】『彌勒菩薩所問本願經』(大正一二•一八八下)。 [P149]
註【14-012】靜谷正雄『初期大乘佛教之成立過程』,推論在三品行以前,有懺悔、隨 喜──二品行的可能(一三七──一三八)。
註【14-013】以上參閱拙作『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』第九章(五七0──五七六)。
註【14-014】『賢劫經』卷一(大正一四•二中)。
註【14-015】『思益梵天所問經』卷一(大正一五•三五下)。
註【14-016】『三曼陀跋陀羅菩薩經』(大正一四•六六八下)。
註【14-017】『佛說文殊悔過經』(大正一四•四四二上──中)。
註【14-018】『佛說文殊悔過經』(大正一四•四四一下)。
註【14-019】以上參閱拙作『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』第一三章(一一三四──一一三五) 。
註【14-020】『出三藏記集』卷九(大正五五•六七下)。
註【14-021】『寶行王正論』(大正三二•五0四中──下)。
註【14-022】『三曼陀跋陀羅菩薩經』(大正一四•六六八上)。
註【14-023】『文殊師利發願經』(大正一0•八七九下)。
註【14-024】以上參閱拙作『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』第一三章(一一三六──一一三八) 。
註【14-025】『菩提道次第廣論』卷二(漢藏教理院刊本•二三──二四)。 [P150]
註【14-026】『離垢慧菩薩所問禮佛法經』(大正一四•六九九中──七00上)。
註【14-027】『金光明最勝王經』卷三(大正一六•四一四下──四一六上)。『合部金光明經』卷 二(大正一六•三六九中──三七0下)。
註【14-028】『佛說法集名數經』(大正一七•六六0中)。
註【14-029】a.『佛說舍利弗悔過經』;『金光明最勝王經』。b.『思益梵天所問經』 。c.『離垢慧菩薩所問禮佛法經』。d.『佛說法集名數經』。e.『三曼陀 跋陀羅菩薩經』。f.『佛說文殊悔過經』。g.『文殊師利發願經』。h.『 大方廣佛華嚴經』。i.『菩提道次第廣論』。

  

第二節 易行道支略說

  「念佛」為主的易行道,是以信s/raddha^為方便的,作用是多方面的,名 稱也就不一。如『思益梵天所問經』,名善知「方便」。『離垢慧菩薩所問禮佛 法經』,以「禮佛」為名,也就是禮佛與佛前的修行。『金光明最勝王經』集為 「滅業障品」,這正如智者大師的集為「五悔法」了。『佛說法集名數經』,稱 [P151] 為最上「供養」。『華嚴經』「普賢行願品」,名為十大願;『文殊師利發願經 』,也是名為「發願」的。『大寶積經』的『善臂菩薩會』:菩薩於三時中,掃 塔(禮佛),勸請,懺悔,念善根[隨喜],願得無上菩提[迴向],都是「戒波羅蜜」所 攝(1)。易行道的內容,或多或少,到『普賢行願品』的十大願,雖多少超越 了這一原則,但不失為集易行道的大成。以下,一一的略加解說:

  一、「禮敬諸佛」,二、「稱讚如來」:佛在世時,弟子們見了佛,一定是 虔誠敬禮。印度古代,見了國王,每讚頌以表示敬意(如我國古時的相見賦詩, 不過賦詩是相對的)。在『雜阿含經』(「祇夜」)中,鵬耆舍Van%gi^sa就已 作偈讚佛了。大乘佛教盛行讚歎如來,如『佛一百八名讚』,『一百五十讚佛頌 』等。西元七世紀,印度佛教的讚佛情形,如『南海寄歸內法傳』所說(2)。 對於佛,因崇敬信念而有所表示,那是當然的。在大乘法中,禮佛是禮十方佛, 通於身語意三業,如『普賢行願品』說:「我以清淨身語意,一切遍禮盡無餘」 (3)。這就是『十住毘婆沙論』的「稱名、憶念、禮拜」。稱名是語業的禮敬 [P152] ,如說「南無佛」,「南無釋迦牟尼佛」,「南無阿彌陀佛」。憶念是意業的禮 敬。禮拜是身業的禮敬,如合掌,稽首佛足,五體投地。傳說釋尊在因地,見燃燈佛Di^pam!kara 時,五體投地,可說是最敬的身禮。三業的禮敬,以內心的憶 念為主,依內心敬念而表現於身業、語業。如內心沒有誠信憶念,那稱名如鸚鵡 學語,禮拜要被禪者譏笑為如碓上下了。所以三業禮敬,主要是虔誠的「念佛」 。稱佛名號,其實就是讚歎,如『佛一百八名讚』;世親Vasubandhu所造的『 無量壽佛優波提舍』(一般稱為『往生淨土論』),立「五念門」說:「云何讚 歎?口業讚歎,稱彼如來名」(4)。這樣,禮佛就是念佛;本來「稱名、憶念 、禮拜」就可以了,為了適應佛教界的讚佛偈,『普賢行願品』別立「稱讚如來 」一門。禮佛、念佛,「大乘佛法」中法門眾多,當別為敘說。

  三、「廣修供養」:這是對於佛的供養。佛在世時,衣、食、住、藥等,一 切是信眾恭敬供養的。佛涅槃以後,佛舍利(遺體)建塔,漸漸莊嚴起來。對於 佛塔,也就以:「華、香、瓔珞、伎樂、幢、幡、燈油」;「花鬘、燈明、幢、 [P153] 幡、傘、蓋供養」(5)。一般重視的,是財物的供養,出家眾又怎樣供養呢? 佛在世時,如阿難A^nanda為佛侍者,為佛服務,就是供養。最上的供養,是 弟子依佛所說的,精進修行,得到究竟解脫的阿羅漢,能滿足佛為弟子說法的最 大願望,就是對佛最上的供養。重法的大乘經,也說到法供養,如『維摩詰所說 經』說:「若善男子、善女人,受持、讀、誦、供養是經者,即為供養去來今佛 」;「若聞如是等經,信解、受持、讀、誦,以方便力,為諸眾生分別、解說、 顯示、分明,守護法故,是名法之供養」;「又於諸法如說修行,隨順十二因緣 ,離諸邪見,得無生忍,……是名最上法之供養」(6)。從信解受持,到得無 生忍,如法供養,是通於淺深的。重信的易行道,『文殊悔過經』才提到財物的 供養諸佛:「十方世界無所係屬」的無主物,「持以貢上諸世光耀佛天中天」 (7)。『普賢行願品』說:「以諸最勝妙華鬘,伎樂、塗香及傘、蓋,如是最勝 莊嚴具,我以供養諸如來。最勝衣服、最勝香,末香、燒香與燈、燭。……我以 廣大勝解心,……普遍供養諸如來」(8)。這些都是財供養。一切是「最勝」 [P154] 的,「一一皆如妙高(須彌山)聚」的。這樣的廣大供養,是由於廣大的勝解心 。勝解adhimoks!a是假想觀,依定所起的假想觀(或以假想觀而得定),觀成 廣大供品來供佛,這不是一般人所能的。『普賢行願品』所說,本是「大願」, 發願能這樣供佛,如修行深了,能以勝解所成作廣大供養,那已不是易行道了。 『大智度論』說:「供養者,若見若聞諸佛功德,心敬尊重,迎逆侍送,旋遶禮 拜,曲躬合手(掌)而住。避坐安處,勸進飲食,華、香、珍寶等,種種稱讚持 戒、禪定、智慧諸功德。有所說法,信受教誨。如是善身口意業,是為供養」 (9)。依此可見,供養實只是禮敬的一部分,所以初期的「三品經」,是沒有說 供養的。

  四、「懺悔業障」:懺悔能達成佛弟子三業的清淨,在出家僧團中,是時常 舉行的。人非大聖,不可能沒有過失,有過失就要知過能改,如有罪過而隱藏在 內心,會影響內心,障礙聖道的進修,不得解脫。「大乘佛法」的懺悔,是在十 方一切佛前,懺悔無始以來的一切罪業。『普賢行願品』所說,還只是懺悔業障 [P155] ,但有的卻擴大為懺悔三障──煩惱障,業障,報障等。在「大乘佛法」中,懺 悔有了不尋常的意義,而懺悔的方法更多,這留在下面作專章來敘說。

  五、「隨喜功德」:隨喜anumodana,是對於他人的所作所為,內心隨順 歡喜,認可為行得好,合於自己的意思,所以「隨喜」是通於善惡的。簡略的說 ,佛法是淺深不等的離惡行善,這是要自己身體力行的,但不只是自己行就夠了 。任何一種離惡行善的善行,可分四類:一、「自行」,自己去做;二、「勸他 行」,還要勸別人去做;三、「隨喜行」,知道別人做了,起認可歡喜心;四、 「讚歎行」,讚歎這一善行,讚揚行此善行的人,以激勵大眾。大家都向於離惡 行善,才是佛教的理想。善行如此,惡行也有「自行」、「勸他行」、「隨喜行 」、「讚歎行」;如惡行而具足四行,那可是惡性深重了(10)。這堙A約隨喜 功德說。一切善行,不外乎一般人的人、天福德;聲聞與緣覺乘──有學、無學 功德;菩薩發大心,廣修福慧,自利利他的功德;如來圓滿大菩提,現成佛、說 法、入涅槃等最勝功德。對於這一切功德,都「心生歡喜」,如『普賢行願品』 [P156] 說:「十方一切諸眾生,二乘有學及無學,一切如來與菩薩,所有功德皆隨喜」 (11)。『般若經』「隨喜品」也是這樣,不過與般若相應,無相無著(是難行 道)而已。『法華經』「隨喜功德品」,聽聞隨喜而轉化他人。「隨喜功德」, 是一切大乘法門所重視的。『大智度論』說:「隨喜福德者,不勞身口業作諸功 德,但以心方便,見他修福,隨而歡喜」。這不是說,不需要身語的實際善行, 是說見他修福而心生隨喜,是有很大功德的。依『智度論』說:隨喜功德之所以 有大福德,一、確信福德因果,「得正見故,隨而歡喜」。二、「我應與一切眾 生樂,而眾生能自行福德」,作福的一定能得安樂,那就與自己行善一樣。三、 「眾生行善,與我相似,是我同伴,是故隨喜」(12)。眾生是自我中心的, 雖明知行善是應該的,但從自我而起顛倒,每對他人的善行善事,福德慧德,會 引起嫉妒,障礙或破壞,這是修菩薩行的大障。如能修隨喜行,時時隨喜一切功 德,那一定能慈心普利,趣入菩提的大道。隨喜是「禮佛三品」之一,是在佛前 修的,佛菩薩的功德,當然是隨喜的主要內容,但如來化導眾生,不棄人、天、 [P157] 聲聞、緣覺功德,所以一切功德,都是發菩提心者所隨喜的。

  六、「請轉法輪」,七、「請佛住世」:在「三品法門」中,這二者是合為 「勸請品」的。這二者,出於各部派的共同傳說。一、釋尊成佛以後,感到了佛 法甚深,眾生不容易教化,曾有「我寧不說法,疾入於涅槃」的意境。梵天brahma^ 知道了,特來請佛說法,這才受請而大轉法輪(13)。佛法是不共世間 的!世間的神教、哲學等學行,不是一無足取,而是對於徹悟人生的真義,實現 人生的究竟歸宿,是無能為力的,惟有佛法才能達成這一目的。梵天是印度的最 高神,自稱是宇宙、人類、萬物的創造者。梵天來懇請說法,表示了神教的無能 為力,有待佛法的救濟。佛轉法輪,是世間出現了新的希望,如昏暗中的明燈一 樣,那是多難得呀!二、佛曾三次對阿難說:「佛四神足已多修習行,專念不忘 ,在意所欲,如來可止一劫有餘,為世除冥,多所饒益,天人獲安」。阿難聽了 ,當時沒有說什麼,釋尊這才答應了魔ma^ra的請求,三月後入涅槃(14)。這 表示了:雖然說佛涅槃後,「自依止,法依止」,如法修行,與佛在世一樣。實 [P158] 際上,佛涅槃後,雖然佛法在開展,教區在擴大,而佛法的真意義──究竟解脫 的,卻大大的低落了。這所以有「正法」與「像法」(後來又有「末法」)的分 別,不免想到了佛法從世間滅失的悲哀(15)。這二項傳說,在部派佛教中,沒 有引起什麼問題。「初期大乘」興起,「勸請」成為「禮佛三品」之一。晝夜六 時,對十方佛初成佛道的,「請轉法輪」;佛要入涅槃的,「請佛住世」。這是 願望佛法的出現世間,佛法永遠存在於世間,為苦難眾生作依怙:這是真誠的護 法心。西元前後,印度的政局,非常混亂;佛法在傳布中,不免要受到破壞、障 礙。聖弟子面對當前的佛教,從內心激發護法的熱心;而將「請轉法輪」、「請 佛住世」,作為禮佛要行,時時憶念,以激發佛弟子為法的熱忱!

  一0、「普皆回向」:回向parin!a^ma是迴轉趣向;迴向功德,是將所有功 德,轉向於某一目的。『普賢行願品』的迴向,是:「所有禮讚、供養福,請佛 住世、轉法輪,隨喜、懺悔諸善根,迴向眾生及佛道」(16)。依偈說,回向是 將上來所說的「禮敬功德」、「讚歎功德」、「供養功德」、「懺悔功德」、「 [P159] 隨喜功德」、「勸請功德」:一切回向於眾生,與眾生同成佛道。依偈文,可見 重佛、重信的易行道(「三品經」也如此),本沒有「痗雯野矷v、與「常隨佛 學」的。回向眾生及佛道,如『舍利弗悔過經』說:「學道以來所得(一切)福 德,皆集聚合會,以持好心施與[回向]天下十方人民、父母、蜎飛蠕動之類,皆令 得其福;有餘少所,令某得之,令某等作佛道」(17)。異譯『菩薩藏經』說得 更明白:「一切和合迴施與一切眾生,……一切和合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。 以此善根,願令一切眾生亦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」(18)。菩薩修易行道所得 的功德,回向眾生,就是將自己的功德,轉而布施給眾生,使眾生離苦得樂,發 心修行成佛。菩薩的功德,真能施與眾生,使眾生受福樂嗎?這堶惕t有重大問 題,也就是「自力」與「他力」。一般神教都是重「他力」的,佛法說善惡因果 ,修因證果,一向是「自力」的;「大乘佛法」的「回向功德」,不違反佛法的 特質嗎?『大智度論』卷六一(大正二五•四八七下──四八八上)說:

   「共一切眾生者,是福德不可得與一切眾生,而果報可與。菩薩既得福德 [P160] 果報,衣服、飲食等世間樂具,以利益眾生。菩薩以福德清淨,(所有) 身口,人所信受;為眾生說法,令得十善,……末後成佛。……是果報可 與一切眾生,以果中說因,故言福德與眾生共。若福德可以與人者,諸佛 從初發心所集福德,盡可與人」!

  經上說福德回向施與眾生,這是果中說因,是不了義說。菩薩的福德,是不 能轉施與別人的。但菩薩發願化度眾生,所以依此福德善根,未來福慧具足,就 能以財物、佛法施與眾生;使眾生得財物,能依法修行,成就佛道。如自己的福 德而可以迴施眾生,那是違反「自力」原則的。佛菩薩的功德無量,如可以迴施 眾生,那世間應該沒有苦惱眾生,都是佛菩薩那樣,也不用佛菩薩來化度了!『 十住毘婆沙論』這樣說:「我所有福德,一切皆和合,為諸眾生故,正迴向佛道 」(19)。菩薩發菩提心,求成佛道,主要是為了救度一切眾生。所以「迴向眾 生及佛道」,是說「為諸眾生故」,以一切功德,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並 非以福德善根施與眾生。『普賢菩薩行願讚』但說「悉皆迴向於菩提」,沒有說 [P161] 迴向眾生,也許是為了避免讀者的誤解吧!

  「大乘佛法」的易行道,主要是懺悔、隨喜、勸請──三品。這是在十方佛 前進行的,所以從「禮佛」而分出:禮敬、讚歎、供養──三事。修行終了,這 一切功德,為一切眾生而回向於佛道。所以易行道的主體,到此為止。『華嚴經 』「十迴向品」,二處說到:一、懺悔,禮敬,勸請,隨喜──「悉以迴向」; 二、懺悔,隨喜,禮敬,勸請──迴向(20)。「離世間品」說:「四行是菩薩 道:懺除罪障,隨喜福德,恭敬尊重,勸請如來」(21)。易行道的本義,就是 這些。大乘行者,對佛禮敬、供養,堅定了清淨的大乘信心;懺悔,使內心沒有 疑悔,不礙修行;隨喜佛菩薩等的功德,養成樂人為善的無私心,勸請能激發護 持佛法的熱忱;並以一切功德,為眾生而迴向佛道(不為一切眾生,就會趣入涅 槃)。易行道是以佛為中心的進修,能成就這樣的菩薩心行,也就能不退阿耨多 羅三藐三菩提了!

  八、「常隨佛學」,九、「痗雯野矷v:為了符合『華嚴經』的體裁,滿足 [P162] 「十」數,『普賢行願品』長行,才加入此二願。約意義說,這二者是菩薩道所 應有的。在修學過程中,生生世世見佛聞法,是向上不退的最佳保證!到底應該 怎樣修學?也只有學習諸佛那樣的(因中)修學,才能圓成佛道。「痗雯野矷v ,是於眾生「隨順而轉」:尊重眾生,救助眾生,利益眾生。『思益梵天所問經 』說:「菩薩有四法善知方便」,在隨喜、懺悔、勸請外,「順眾生意」,也確 是方便之一(22)

  上來的解說,是依易行道的十支,作一般的解說,並非專依『普賢行願品』 說的。

  
註【15-001】『大寶積經』(二六)『善臂菩薩會』(大正一一•五三0中──下)。
註【15-002】『南海寄歸內法傳』卷四(大正五四•二二七上──下)。
註【15-003】『大方廣佛華嚴經』卷四0(大正一0•八四七上)。
註【15-004】『無量壽經優波提舍』(大正二六•二三一中)。
註【15-005】『四分律』卷五二(大正二二•九五七上)。『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』卷一 二(大正二四•五三中)。 [P163]
註【15-006】『維摩詰所說經』卷下(大正一四•五五六上、下)。
註【15-007】『佛說文殊悔過經』(大正一四•四四五中)。
註【15-008】『大方廣佛華嚴經』卷四0(大正一0•八四七上)。
註【15-009】『大智度論』卷三0(大正二五•二七六下──二七七上)。
註【15-010】『雜阿含經』卷三七(大正二•二七五下)。『增支部』「十集」(南傳二二下•二七0 ──二七一)。
註【15-011】『大方廣佛華嚴經』卷四0(大正一0•八四七上)。
註【15-012】『大智度論』卷六一(大正二五•四八七下)。
註【15-013】『相應部』(六)「梵天相應」(南傳一二•二三四──二三七)。經律都有記載。
註【15-014】『長阿含經』(二)『遊行經』(大正一•一五中──下)。『長部』(一六)『 大般涅槃經』(南傳七•七一──七五)。
註【15-015】如來可住一劫餘,因阿難不知請求住世,八十歲就入涅槃的傳說,意味著 佛壽可能很長的。
註【15-016】『大方廣佛華嚴經』卷四0(大正一0•八四七上)。『文殊師利發願經』(大正一0 •八七九上)。『普賢菩薩行願讚』(大正一0•八八0中)。
註【15-017】『佛說舍利弗悔過經』(大正二四•一0九一上)。
註【15-018】『菩薩藏經』(大正二四•一0八九上)。 [P164]
註【15-019】『十住毘婆沙論』卷五(大正二六•四六中)。
註【15-020】『大方廣佛華嚴經』卷二五(大正一0•一三三上)。又卷三一(大正一0•一六五中)。
註【15-021】『大方廣佛華嚴經』卷五七(大正一0•三00中)。
註【15-022】『思益梵天所問經』卷一(大正一五•三五下)。 [P165]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