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華雨集第一冊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
(七) 悟入作意 悟入作意者,謂若諸菩薩,發心欲悟入,無分別智者,當作如是意:由不知真如 ,起虛妄分別,名曰一切種,為現二取因,依此起異識;故彼因及果,雖現而實 無,彼現法性隱,彼沒法性現。若如是作意,菩薩即能入,無分別正智。 [P336]

  「悟入作意」,是說要悟入轉依,得無上大般涅槃,應該如何作意。這 ,作意是意解,是觀想。可以分為二段:一、作唯識理解;二、修唯識觀行。 假使菩薩「發心」,想「悟入無分別智」而得轉依,那就應該起這樣的意解, 也就是這樣的理解、思惟。這就是要知道:眾生無始以來,「由不知真如,起 虛妄分別,名曰一切種,為現二取因」。眾生從來不曾知道真如、法性,因沒 有能通達法性,所以就起虛妄分別心。虛妄分別,是一切妄識的別名。虛妄分 別的心心所法中,根本識名為一切種,一切種子識就是阿賴耶識的異名。阿賴 耶識攝藏一切種子,從種子起現行,所以虛妄分別種子識,能變現而起能取、 所取,為現起二取的因緣。到底為什麼有虛妄分別呢?虛妄分別的所以生起, 就因為不通達平等法性、真如,不通達真如,就起虛妄分別。這樣說,有人要 解說為迷真起妄了,好像真如本來清淨,由於不了,以後才生起虛妄分別。其 實,這是論理的前後,並不是時間的先後。什麼是論理的前後?在理論上,平 等法性是本來如此的,因為不通達法性,所以就有虛妄分別,所以說虛妄分別 [P337] 因不知真如而起,虛妄分別可滅而真如常住,可說虛妄分別是後起的。但這不 是時間上的先後,決不能想像先有個真如,後來因為不悟真如,才生起虛妄分 別。真如常住,是超越時間性,所以想像有時間的先後,是顛倒見。應該說, 從無始以來,就是這樣的,不悟真如而起虛妄分別。一切種,在唯識學上,是 阿賴耶識,一切種子為生起一切的根源。一切種是虛妄分別的生死根源,一切 種起虛妄分別,虛妄分別能攝持一切種,虛妄分別與一切種,是不一不異的。 無始以來為惡習所熏成的虛妄分別,就是一切種阿賴耶識,為現起二取的因。 「依」於能取、所取的變現,「起」種種別「異識」。什麼是別異識?能取、 所取──二取,就是別異。在能取中,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識、意識 、末那識,一一都是別異,在所取中,色、聲、香、味、觸等,山河、大地、 草木、叢林,一切是唯識所現的差別相,一切唯識為性,可以稱為識的。

  這樣,一切種是因,虛妄分別是果;虛妄分別是因,能取所取是果。「故 彼因及果,雖現而實無」。依因有果,因果的種種差別,其實都是不可得的, [P338] 只是虛妄分別所現──唯識現而已。虛妄分別如烏雲一樣,真如如虛空一樣。 「彼現法性隱,彼沒法性現」,這就是虛妄分別種子現起時,就不知法性、真 如,如烏雲聚集,明淨的虛空就隱而不見了。如虛妄分別的一切種子沒有的話 ,法性就顯現清淨,如烏雲消散而顯出明淨的虛空一樣。迷悟、染淨的轉依, 應這樣的理解!

  「若如是作意,菩薩即能入,無分別正智」。這是結說。菩薩發心要悟入 無分別智,證入法性而得轉依,要有上面所說那樣的作意。眾生無始以來,不 悟真如,起虛妄分別,有一切種子阿賴耶識。有了一切種子識,自然的現起能 取所取,因果展轉,起種種異識,在生死流轉中,不能解脫。這唯有了解虛妄 分別所現,雖現而無實去求解決。這樣的作意,菩薩就要入唯識法門,讀大乘 經論,理解唯心所現的道理,起唯識的決定勝解。有了這樣的唯識正理的聞、 思,進一步可以修觀了。

  
從緣知唯識,觀識不得境;由境無得故,亦不得唯識。由此無得故,入二取無別 [P339] ,二別無所得,即無分別智。無境無所得,以是一切相,無得所顯故。

  上來理解到,生死到涅槃──轉依的正理,就是依唯識所現,而明迷悟、 染淨的正理。有了這樣的理解,就要進一步修唯識觀,觀也就是作意。被稱為 方便唯識觀的,是「從緣知唯識,觀識不得境」。緣是所緣,了解到心識所緣 的,一切唯識。根本是虛妄分別──妄識。依虛妄分別而顯起一切,這一切當 然以妄識為自性。在虛妄分別心所緣境界,似乎是存在於心外的,知道了一切 都是唯識所現,所以觀一切唯識而不得外境的實性。離了識以外,所取的境不 可得,就是所取空。唯是識所現前,離心的所取境不可得,是唯識無境的正觀 。

  「由境無得故,亦不得唯識」,被稱為真實唯識觀。識與境是相對的,有 境就有識,有識就有境,有漏的心識活動,確是如此的。現在,既觀所取的境 不可得,與境相對的識,也不可得,所以說亦不得唯識。依空宗說,這妄識也 是空的;但唯識宗說,因外境空無,能取的內識也不能現起了,所以說不得唯 [P340] 識。

  「由此無得故,入二取無別」,由於觀所取無所得,能取也無所得;境不 可得,唯識也不可得,所以能悟入二取無別。能取不可得,所取不可得,同樣 的無得,無二無別。「二別」──能取所取的差別都「無所得」,能從觀而悟 入無得,「即無分別智」現前。妄識與分別智,有這樣的根本不同:妄識一定 有所取、所緣境相,如沒有境,妄識是不能生起的。有心一定有境,所以密嚴 經說:『眾生心二性,內外一切分』,眾生心有二性,就是現有內外,內是能 取,外是所取。有能取、所取,相互關涉,所以種種貪愛,種種執著,種種分 別,都起來了。無分別智,決不是我不分別,不想就是了。一定要破除所取, 因所取空而能取也不起,無分別智才能現前。無分別智與妄識不同,是沒有所 緣相的。無分別智證悟真如,真如無相,所以無分別智不是妄識那樣,有真如 相可得。一般心識的緣了境界,心內一定有所緣的影像;沒有影像相,就不可 能知道。無分別智是沒有影像相的,所以叫無所取,無能取,能所雙忘,也就 [P341] 是無分別智,是超越主觀客觀的自證。

  總結的說:「無境無所得」,境是沒有的,由無境而能取、所取都無所得 。這樣,「以是一切相,無得所顯故」。在無分別智證中,一切相都是以無所 得而顯出真如。如般若波羅蜜多心經說:『以無所得故』。一切法都無所得, 就是般若,也就是無分別智。在無分別智證悟中,一切相不可得。所以,如以 為證悟是這樣那樣的,是不可信的。從前,香港有一位禪師:勸人參禪,他的 方法特別快,幾天就可以開悟。他對他的弟子說:你看,你看,你找啊!有弟 子問他:『師父!你到底找到了什麼東西』?他說:『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, 頭頸後面亮亮的』。那是笑話!真正的證悟,那堿O這樣的相?證悟無分別智 現前,一切法都無所得,佛也不能說是什麼的。

  依悟入作意說,要這樣的理解唯識所現,除二取而滅虛妄分別,才是唯識 法門的主題。

  
(八) 悟入地 [P342] 加行悟入地,於四相當知:由勝解加行,於勝解行地,是順抉擇位。各別證加行 ,即於初地中,是觸真實位。由修習加行,於未淨六地,及三清淨地,是為隨念 位。由究竟加行,任運佛事業,相續不斷故,此即是達到,彼智體性位。

  『加行』一詞,上面說過,含義是有寬有狹的。現在所說加行位,是廣義 的。在修行歷程中,一切的功用,努力,都叫加行。進一步說,佛的無方妙用 ,從十地菩薩進修到成佛,成佛的利生大用,也還是加行。所以這堜珨〞滿u 加行」,是廣義的。修行到成佛,一步步的前進,用「四相」來說,也就是四 種不同的階段。唯識宗立五位:資糧位,加行位,見道位,修道位,究竟位。 從菩薩發心到成佛,分成五個階段。現在所說加行的四位,沒有說第一資糧位 。資糧位雖修福德、智慧資糧,還沒有修唯識正觀,對於悟證轉依,差得太遠 ,所以不說。從加行位說起,就只有四位了。

  一、「勝解加行」:勝解是深刻的理解,達到堅定不拔的階段。勝解不是 真實的體驗,不過也不是一般平常的了解。依唯識說,這是深解一切唯識,而 [P343] 修唯識觀的。「勝解行地」,就是煖、頂、忍、世第一法──四加行位;地是 經歷的地位,修勝解行的地位,名勝解行地。這是初地菩薩以前的,修唯識而 到初地證悟的階段,那一不長的時期,名勝解行地。勝解行地,「是順抉擇位 」;那時候的智慧,又名順抉擇分善根。什麼叫順抉擇?真正能抉擇真理,那 是證悟了。修煖、頂、忍、世第一法──四加行,觀所取空,觀能取不可得, 觀所取、能取──二取都無所得,這種觀察慧,是順於抉擇的。換言之,是傾 向抉擇,引到真正的抉擇、證悟的,所以叫順抉擇位。煖、頂、忍、世第一法 ,修順於抉擇、證悟的觀慧,就是上面所說的:有得加行,無得加行,有得無 得加行,無得有得加行;修這四種加行的階段,是勝解行地。勝解行地,一般 說,可通於初地以前的十住,十行,十迴向,不過本論專指十迴向末了,起四 加行時,名勝解行地。

  二、「各別證加行」:菩薩初證真如──見道位,初地菩薩所起加行,名 各別證加行。證悟真如、法性的加行,為什麼名為各別證加行?各別證是各別 [P344] 自證,證得一一法的本性──自性。真如法性是一切法的通相,但不是抽象的 普遍的理性,而是一一法的法性;一一法的法性,無二無別,所以或說為通相 ──共相。是一一法的本性,所以說各別證,但又不是一法一法去體認,而是 一證一切證的。前面曾說到自內證,正就是這各別證。中國人歡喜說一,如說 一真法界,其實真如、法性無二無別,無二而又是不著一的。各別證加行在「 初地」菩薩見道位,就「是觸真實位」。觸是直接體驗到的,真如的親切證悟 ,名觸真實位。各別證加行,與勝解行的加行不同,勝解行是加行無分別智, 各別證是根本無分別智。

  三、「修習加行」:由修習加行,「於未淨六地,及三清淨地,是為隨念 位」。隨念,是隨順根本無分別智,依證悟的法性清淨,於一一法不斷的體驗 、修習,趣向圓滿。隨念位是修道位,名『修習加行』。依菩薩十地說:初地 歸入觸真實位;二地、三地、四地、五地、六地、七地,名為未清淨六地;八 地、九地、十地,是三清淨地。也可以說:從初地到六地,是未淨六地;七地 [P345] 、八地、九地,是清淨三地。未淨與清淨的差別在那堙H菩薩地中,從初地到 六地,名有相有功用地;七地名無相有功用地;八地到十地,名無相無功用地 。前有相,所以初地到六地菩薩,無分別智悟入真如,一切相都不現。當然清 淨了;但後得無分別智起,相又現起,有相與無相間雜,一下子有相,一下子 無相,所以名未淨六地。八地菩薩以上,無相無功用,二諦並觀,真俗無礙。 七地菩薩以上,才是純無相觀,八地、九地、十地,名三清淨地。第七地無相 而有功用,在清淨與未淨之間,如在兩國中間一樣。可說清淨;約有功用,也 可說未淨。修道位菩薩的地地加行,是修習加行。

  四、「究竟加行」:從十地菩薩後心到成佛,所起的名究竟加行。十地菩 薩的時間很長,到了十地菩薩的最後心,一念圓證中道,也可說真俗無礙,事 事無礙,到了最究竟,最徹底的階位。虛妄分別習氣一些也沒有了,所以說煩 惱、所知二障的粗重習氣,全部斷除之時。十地圓滿的最後一念,進入佛位的 加行,名究竟加行。由究竟加行,圓成佛道,能「任運」──自然而然的施為 [P346] 一切「佛事業」。佛的身業、語業、意業,都有自利、利他的一切妙用,都是 自然而然的,名為任運。任運的佛事業,「相續不斷」的盡未來際,所以名為 常。以究竟加行,到達成佛,才是真正到達了,「彼智體性位」。佛以無分別 智證真如,真如最清淨,無分別智最究竟為體性。如如、如如智無二無別,名 為法身;法身是智法身,是以無分別智圓滿顯發清淨法性為體。經中或名為法 界體性智,法界體性智就是佛的體性智。上來所說四加行,各各不同,一步一 步的深入,也一步一步的圓滿。究竟圓滿成佛,是究竟轉依,大菩提與大般涅 槃,圓滿成就。

  下面說轉依有二種相:一為過患相,一為功德相,這是一正一反的。什麼 是過患相,功德相?意思說,如沒有轉依,有一切的過失,佛法的一切功德, 都不能成立;反之,有了轉依,一切功德能成立,一切都沒有過失,這說明了 ,為什麼要說轉依,轉依是後期大乘──唯識與如來藏學所說的。轉依的自性 ,是無垢真如。迷真如法性,有虛妄分別,現二取相;悟真如法性,能斷惑, [P347] 修道,得涅槃,菩提,成就智法身。轉迷啟悟的佛法,都不離真如法性而成立 。

  
(九) 悟入過患 悟入過患者,謂若無轉依,有四種過患:無斷惑依過;無修道依過;無諸涅槃者 ,施設依處過;三菩提差別,施設無依過。

  如沒有轉依,「有四種過患」:一、「無斷惑依過」,就是斷惑沒有著落 ,斷煩惱就沒有依止。二、「無修道依過」,修道──以悟入真如,沒有依處 ,沒有著落。三、「無諸涅槃者,施設依處過」。什麼是涅槃?涅槃依什麼而 說?如沒有轉依,也沒有施設涅槃的依處了。四、「三菩提差別,施設無依過 」。三菩提是聲聞、緣覺、佛的菩提,這三種菩提,如沒有轉依,那三種菩提 也亦無從施設了。所以,修行斷煩惱,要轉依;修道證真,也要轉依;涅槃要 轉依;菩提,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也都要轉依。如沒有轉依,斷惑,證真, 涅槃,菩提,都無從安立,這就是後期大乘,特明轉依的理由所在。 [P348]

  一、無斷惑依過:斷惑(煩惱障、所知障)與證真是相應的,證悟的一念 無分別智現前,就斷除了見道所斷的惑障;證真如光明的顯現,斷惑如黑暗的 消散。本論上文說到轉依的自性,是:『謂客塵諸垢,及與真如性,不現及現 義,即無垢真如』。真如是轉依自性,無始以來為客塵諸垢──惑障所蒙蔽, 不得顯現無垢清淨;轉依就是轉滅客塵諸垢,轉顯真如清淨。客塵諸垢等虛妄 法,是依附真如的,但真如不受惑染,而終究可以轉去的。在斷惑中,如斷惑 證真時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等識沒有了,煩惱也沒有了,一切相都不現 前。但惑障並沒有斷盡,見道證真以後,從真出俗,二取相又現前了,還有煩 惱障習氣,所知障現行、習氣,所以並沒有成佛。真見道時,一切相不現,畢 竟清淨,怎麼還有未斷的惑障,惑障保留在什麼處呢?當然不在無分別智中。 因為無始以來,法性本來清淨,而為這虛妄習氣所熏染。虛妄分別習氣與真如 ,雖真妄不一,而虛妄卻依於真如。所以無分別智現證,雖一切不可得,而虛 妄分別的二取習氣還在──依於真如。所以要經長期修行,二取習氣徹底斷了 [P349] ,虛妄分別徹底不起才是純無相行,圓成佛道。中國佛教有一句話:『一念清 淨一念佛』,那是不知道惑障次第盡的實際情形了!虛妄分別的習氣依於真如 法性,如烏雲依於虛空。烏雲依於虛空,但不能說是從虛空生的,虛空不生烏 雲,烏雲卻依虛空而有。所以說斷惑而得轉依,是以真如法性為依而說轉的。 經中說到:如來藏為依、為住,為建立故,有生死,有涅槃。虛妄雜染法,依 附如來藏,而不是如來藏,是離、是異,真如法性在虛妄隱覆中,名為如來藏 。惑障依於真如,真如離惑障,無垢真如是轉依自性,所以說,假使沒有轉依 ,就沒有斷惑的依止,斷惑障就不能成立了。

  二、無修道依過:修道也是以清淨真如為依。修道,從聽聞佛法,知有佛 法開始。修布施、供養、持戒,修定,修觀察慧。這樣的修行,都是虛妄分別 ,都是有漏,這有什麼用?以真如法性為依,所以修道是有用的。聽聞佛法, 所聽聞的是法界等流,是從佛證悟法性所流出的聖教。從佛或佛弟子聽法,能 熏習成出世心種子。這是虛妄分別的,是世間有漏的,卻發生向於真如法性的 [P350] 作用。能破壞虛妄分別,達到證悟真如,成為無漏聖道。那時,戒、定、慧一 切功德,都與法性相應,與真如不離、不異。這樣,修道才有了意義。無漏聖 道,一得永得,菩薩的展轉進修,功德也愈修愈大,修到究竟圓滿而成佛。所 以說修道,必有轉依,自性──真如為依止,否則,沒有清淨真如為依止,修 道也不能成立了。

  三、無諸涅槃者,施設依處過:涅槃,為三乘聖者所歸趣,究竟依什麼施 設──安立?沒有苦惱,沒有憂愁,種種虛妄顛倒都沒有,什麼都沒有,就是 涅槃嗎?不是的!不能說什麼都沒有就是涅槃。涅槃是依轉依而施設的;一切 虛妄雜染都沒有了,清淨法性就顯現,也就依清淨法性而安立為涅槃。如不說 轉依,無有無垢真如的轉依自性,那涅槃是施設無依了。

  四、三菩提差別施設無依過:聲聞菩提,獨覺菩提,成佛的阿耨多羅三藐 三菩提;菩提的意義是覺,覺是以清淨法性轉依而建立的。如以生空智慧,通 達生空無分別性;通達生空真如的,是聲聞菩提、獨覺菩提。如以圓滿的無分 [P351] 別智,通達我、法空性、真如,修到圓顯最清淨法界;圓滿無分別智性,就是 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──無上正等正覺。這樣,聲聞、獨覺、佛的菩提,都是 依真如、法性而建立的,所以金剛經說:『一切賢聖,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』 。如沒有轉依自性──無垢真如,那三乘菩提,都有無依的過失,三乘菩提也 成為不可能了。沒有轉依,斷惑、修道,涅槃、菩提,都不能成立,也就沒有 佛法,過患可太大了!

  
(十) 悟入功德 當知彼相違,四相入功德。

  知道了沒有轉依的四種過患,就知道與上面「相違」反的,也有「四相」 悟「入」有轉依的「功德」。有了轉依,斷惑到究竟清淨,一切都能成立了。 有轉依自性,從有漏修行,到無漏修行,經十地菩薩聖道而達究竟圓滿,也可 以成立了。三乘的涅槃,三乘的菩提,有轉依自性而可以施設了。佛法修證成 聖的事,一切都依之成立,這就是功德。這就是唯識學特別重視轉依的理由。 [P352]

  
乙 喻說 廣說轉依,有法說,有喻說,上以十種相,法說轉依。以下以譬喻來說明 。

  於無而現有,喻如夢、幻等。轉依則喻如:虛空、金、水等。

  在本論的最後,舉二種譬喻,來總結本論的論義。

  一、虛妄分別喻:從虛妄分別現起能取、所取,各各差別境界,是「於無 而現有」的。實在是沒有自體的,但現起而在我們的認識中,好像是真實有的 。於無而現有所舉的譬喻,是「如夢、幻」。夢境,好像是有的,見到這樣, 那樣,或喜笑,或啼哭;有時夢境非常明白,但夢不是真實的。幻,上面已說 過,如以手巾結成兔子,會跳,會叫,可是只是手巾,那埵釣艉l!於無而現 有的譬喻,譬虛妄分別,一切有為法。經中所舉的很多,或說如夢、幻、泡、 影等六喻,或說九喻,或說十喻,本論略舉夢、幻二喻,以等其他的譬喻,譬 說於無而現有的有為諸行。 [P353]

  二、轉依喻:轉依自性,無垢真如,從虛妄分別所染,轉化到顯現究竟清 淨「轉依」的譬「喻」,本論舉「虛空、金、水」三喻。可以譬喻轉依的,是 不止此三喻的,所以末有等字。經中,論中,說到這三種譬喻的,極為普遍。 虛空本來明清,或為烏雲所遮,或是大霧,或是風沙大作,天昏地黑,虛空清 淨相就不顯現了。如烏雲散了,霧散了,風沙停止了,虛空明淨就顯出來了。 這轉依自性,有二種清淨:一、本性清淨,二、離垢清淨。本性清淨,如烏雲 遮著虛空時,看起來不清淨,其實虛空還是那樣的,本來是清淨的。等到沒有 烏雲時,那時的虛空清淨,譬如真如的離垢清淨。轉依自性是真如,轉依是從 客塵諸垢所染,轉為離垢的畢竟清淨。

  金喻,如開採金礦,金與礦內的沙、石、土等,混在一起,當然是不清淨 了,也沒有見到黃金。將金礦加以冶鍊,成為純金,那時最清淨的金子顯出來 了,可用金來作成莊嚴具。當虛妄分別現前時,如礦中的金砂一樣,見它不清 淨,有的還不知道是金呢!經過冶鍊,煉成十足真金,可以做種種器具,種種 [P354] 莊嚴具。正如我們經修行,消融虛空分別,無垢真如就轉依而成佛了。大用無 方,法身、報身、化身,起自利、利他一切功德業。

  水喻,如下大雨時,流水,污濁得很。水為什麼不清淨?因為塵土和水混 在一起,所以成為渾水。如水澄靜一下,塵土下沈,把塵土抽去,就成清水了 。如加熱使水成為水蒸氣,冷後成為蒸餾水,那是最清淨了。其實,水質本來 是清的。真如法性轉依,也是這樣。虛妄分別時,不見真如清淨,一切是煩惱 、業、生死雜染。經修行而顯現真如清淨,就像渾水的轉為清水一樣。水的功 用極大,一切生物都依水而滋長;如佛德廣大,一切眾生都蒙佛的恩德。

  學大乘人,應觀虛妄分別,似有無實,是如夢如幻的。應觀轉依自性── 清淨真如,如虛空、金、水那樣。似有而實無的,可以消解滅去,所以能出生 死。真如本性清淨,依之而可以斷惑,可以修道;涅槃與菩提果德,也依之而 成立。本論辨法法性:法──生死法,可以從前面二譬喻來了解;法性──涅 槃,可以從後三譬喻去了解。這二類譬喻,作為全部論義的總結。(宏觀記) [P355]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