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『華雨集第一冊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
二 特詳轉依別彰大乘義
甲 法說

  將轉依特別提出來詳細說明。這是著重於大乘的,從證悟真如,初地菩薩 以上,到成佛的轉依。法性的意義,雖是重於大乘的,如但約證悟法性來說, 也通於二乘的果證。

  
1 總標 由十相悟入,轉依為無上:入性、物、數取,別、所為、依住,作意及加行,過 患并功德。

  先總標,轉依的悟入,有十種相,為悟入轉依無上方便。十相中,第一相 「入性」,入是悟入,入自性就是悟入自性。第二相入「物」,悟入的對象。 第三相入「數取」,梵語補特伽羅,譯義為數取趣,是眾生的別名。眾生為什 麼又叫數取趣呢?因為每一眾生,都是無始生死以來,在人、天等五趣中,不 [P272] 斷的生了又生。數是數數,是一次又一次的意思;不斷的受取五趣,所以名數 取趣。通俗的說,不但是五趣凡夫,聲聞、緣覺、菩薩、佛聖者,也名數取趣 。所以入數取,說明這轉依是屬於誰的。第四相入「別」,別是差別,殊勝的 意義。第五相入「所為」,明為什麼要悟入轉依。第六相入「依住」,明轉依 依住,這一科最重要,是說般若無分別智。第七相入「作意」,是悟入的作意 修習。第八相入「加行」,悟入的加行。第九相入「過患」,如不立轉依,有 什麼過失。第十相入「功德」,安立轉依,有什麼利益。總標十相,以下再一 相一相的詳說。

  
2 別釋
(一) 悟入自性 其悟入自性:謂客塵諸垢,及與真如性;不現及現義,即無垢真如。

  悟入,如上說『悟達彼自性』,悟入的自性究竟是怎麼樣的?上文說過, 自性是真如、法性,但是要說明法性、真如的轉依,先從二方面來說,「謂客 [P273] 塵諸垢,及與真如性」,一方面為客塵,一方面是真如性。不虛妄為真,如如 無別為如。法性是法的本性,是本來如此的。本來如此,所以真如、法性,是 超越了時間觀念的,但一般說起來,總是從時間觀念去想,本性被看作從過去 以來,一向如此,於是問題叢生了!真如,法性,是超脫一切名言、時空,沒 有雜染與非雜染的,對生死雜染說,名為清淨。

  另一方面是諸垢,種種雜染不淨的諸垢,也名客塵。塵是染污的,無始以 來所有的染污。約心說,是虛妄分別心,是妄識相應的種種煩惱。如約心所現 所取來說,是似現的錯亂相,執著種種實有性。為什麼叫客?真如法性是清淨 的,一向清淨的;雜染、諸垢、無明,也是無始以來就有的。一向有真如,一 向有無明,簡直不能說誰前誰後,誰主誰客。可是虛妄雜染,可以因修行而滅 去,消融而不再存在,所以染污的,如煩惱、戲論相等,稱之為客。如客人在 此住幾天就走了,他終於要離開的,主人卻一直住在此地。所以客塵,不過形 容可以取消的;對真如本淨,而名諸垢為客塵。 [P274]

  可是,如從時間上去說,還是先有真如?先有無明?還是同時而有?如同 時而有,為什麼有主客之分?假使說先有無明,後有真如,那真如不成其為真 如,起初沒有而後來才有,這是不符真如定義的。如先有真如,後有無明,這 過失就大了,這是不能成立的!既然先有真如本淨,為什麼後來又起無明呢? 有的說,真如本淨,由於一念不覺,一動念而有無明。試問:有了無明才一念 不覺呢?一念不覺才有無明呢?沒有無明,為什麼會一念不覺呢?假使真如本 來清淨,後來會忽然而有無明,那大家不用修行,因為修行是沒有用的。你就 是修到了成佛,完全清淨了,說不定忽然一念,垢染又起來了。所以說先有真 如,後有無明,這都是從時間觀念去說本性,說客塵,這才陷入理窟,無法自 拔。佛是從現實身心出發的,只說無明是無始以來如此的;由於無明等垢染可 以除滅,不是永久如此的,所以稱之為客。諸垢名為客塵,依唯識說,客塵是 虛妄分別心,妄心所現能取、所取自性,種種執著所起種種煩惱。

  「不現及現義」:在凡夫的眾生位上,客塵顯現,真如不顯現;沒有證悟 [P275] 以前,真如是從來不顯現的。真如性不現,所以客塵現虛妄分別,能取、所取 ,修行就是要使客塵不現,真如性現前,把它倒轉過來,向來顯現的不現,向 來不現的現在顯現。不過,在修道的過程中,是進進退退的,最後才到達究竟 的清淨的。真見道時,一切相不現,真如法性現前了,但客塵沒有盡,執障與 習氣都還在,所以一出見道,虛妄分別,能取、所取雜染,又起來了。這樣的 不斷修習,真如法性時時現前;到八地菩薩,自利方面,無相無功用,純清淨 心,但還沒有純淨,究竟清淨真如顯現,要到佛位,一切客塵永不現了,這才 是「無垢真如」──離垢真如。真如是如是如是,沒有變異,本來清淨的,在 眾生位上也不受垢染,如真如受垢,也不成其為真如了。真如本淨,但因眾生 虛妄顯現,沒有顯出清淨法性,不顯並沒有失卻;到成佛,一切雜染銷融,法 性究竟現前,名離垢真如。古代禪師這樣說:『修證即不無,污染即不得』。 真如性是不會污染的,但要經修證而顯出,所以要有修有證(約真如本如是說 ,也可說無修無證)。悟入自性是無垢真如,是轉依的勝義自性;或約唯識說 [P276] ,名為無垢識。

  
(二) 悟入物體 謂共器界識,真如性轉依;及契經法界,真如性轉依;并諸非所共,有情界內識 ,真如性轉依。

  轉依,依什麼而轉化?如上文說,生死法為所依,是共所依,不共所依。 涅槃法性為依處,是一切法、一切經等。轉依,是依這種種的物體,轉顯真如 清淨。

  平常說:唯識宗『轉八識成四智』。眾生有八識: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 意──六識;第七末那識;第八阿賴耶識,都是有漏的。等到究竟成佛,八識 都轉成四種智:轉阿賴耶識成大圓鏡智,轉末那識成平等性智,轉意識成妙觀 察智,轉前五識成成所作智。轉有漏識,成無漏智,就是轉依。然唯識宗所說 轉依,不一定依八識說,如莊嚴大乘經論,從種種方面說轉依:眾生有種種方 面的虛妄雜染,都可依之而說轉依,如我們有貪欲,轉依了成什麼;有煩惱, [P277] 有五根,有器界,轉依了成什麼。總之眾生所有一切,都轉化為究竟清淨。

  本論所說轉依,是依上文所說而立的。上面說:『諸於何流轉,說彼為所 依』,所依是器世界與有情界。器界是共的,就是山、河、大地等。有情界有 共與不共:托胎生、名言、攝受、治罰、饒益、違害、功德、過失──八事, 眾生與眾生間是有彼此展轉相互關係的是共。有情界的依、了別、苦、樂、業 、死、生、繫縛、解脫──九事,是不共。器世界與有情界,是生死流轉所依 ,現在就依此來說轉依。

  「謂共器界識,真如性轉依」:器世界是共的,虛妄雜染共相識所現。依 此說轉依,就是轉雜染世界為清淨世界,就是淨土。世親菩薩的淨土論,是無 量壽佛的優波提舍,說到佛的清淨土,是第一義境界,勝義的境界,也就是這 堜珨〞滲u如性。眾生器世界,是虛妄分別所現,到轉依時,就是真如性顯現 。清淨佛土的無邊清淨莊嚴,一一以真如性為體;虛妄不現而真如性顯現,名 真如性轉依。 [P278]

  本論所說轉依,分為三類:一是共器世界識;有情界有共,有不共,總為 三類。有情界的共,是托胎生等八事,其中名言是極重要的。因為人與人間, 以名言──語言文字來表達思想、感情,彼此間心意相通,主要是以語言為媒 介的。如來救度眾生,主要依於說法。佛與眾生發生關係,雖也有現神通的, 但主要是說法。佛所說的法,把他結集下來,就是經(律的根本,也是名為經 的),所以說:「及契經法界,真如性轉依」。梵語修多羅,譯義為契經,因 為佛所說法,一方面契合真理,一方面契合眾生的根性,契機、契理,所以譯 為契經。現在要問:契經是妄還是真呢?眾生聽聞、了解、憶持、思考,只是 名言,名言是虛妄所現,那末佛怎麼能以虛妄分別所現的語言文字,化我們趣 向真如呢?眾生的名言,是虛妄分別所現的,能取、所取,能詮、所詮,聽聞 佛所說的,雖還是能詮、所詮,但有一不同,佛所說的契經,是屬於法界等流 的。法界的意義很多,這堿O聖法之因。一切聖法、聖道,因此,依此而生起 ,所以名為法界,界就是因義。法界是真如異名,與真如相應,才有無漏聖法 [P279] ,所以又名為法界。佛說的一切經法,是法界等流。這是說,佛證悟了清淨真 如──法界,悲願薰心,起方便善巧,將自己所修,所證得的說出來。佛為眾 生方便開示,演說,是從證悟法界而來的,稱法界性,平等流出,所以叫法界 等流。我們從佛聞法,所以能夠發心,修行,解脫生死,成佛,轉虛妄而顯真 如,都因為佛說是法界等流而有可能的。佛的言教,在我們聽起來,不外乎語 言文字,能詮、所詮,也不外乎虛妄分別,但從佛說的內容說,有眾生生死虛 妄所沒有的成分,這是證悟了真如,以善巧方便宣說,有著導迷啟悟,轉妄成 真的作用。

  譬如說:日月潭怎樣好,我們不知道,所以我們也不想去觀賞。有人去了 日月潭,照了好多風景片,拿來給我們看,這當然不是真實的日月潭。可是從 所攝的照片,使我們了解日月潭是如何的,而引起去日月潭旅行的動機,我們 依那人告訴我們的路線,就可以發心前往,到達日月潭。這樣,佛證悟了平等 法界,真如法界是離言不可說的,但佛有慈悲方便,從自證法界流出言教。在 [P280] 佛來說,這是真如性顯現,不過到眾生心中,成為一般的語言文字。佛經與世 界所有的各種學術,有什麼不同?佛是從證悟真理而宣揚出來,有引導眾生, 轉迷向悟的功能。聽到了法界等流的契經,就在眾生虛妄識中,薰習成一種出 世的種子,名為聞薰習,成為出世心的種子。聞而思,思而修,出世種子力愈 來愈強,終於引發現行的無漏智慧現前。契經是語言文字,不離虛妄分別,卻 可以破名言,使這虛妄分別轉化。依法界等流的契經而聞思修習,等到究竟成 佛,這是『契經法界,真如性轉依』。佛的言教,在圓成實性四種清淨中,名 生此境清淨。經典的法義,能生起無二智慧等,為智慧的境,雖是名言,而屬 於清淨法──圓成實性。

  「并諸非所共,有情界內識,真如性轉依」。有情界的不共,是依、了別 、苦、樂、業、死、生,等等九事。不共的有情界,以有情的內識為主,如依 、了別等。依或是五根,或是阿賴耶識;了別是眼識、耳識、鼻識、舌識、身 識、意識等。末那識、阿賴耶識,與眼、耳等六識,這種種能取的識轉,轉顯 [P281] 真如性,都是圓成實性。

  
(三) 悟入數取趣 初二謂諸佛,及諸菩薩眾,真如性轉依;後亦通聲聞,及諸獨覺者。

  第三相悟入數取趣,是說轉依的是些什麼人。通俗的說,約修行得轉依的 有情來分別:初二是上面三類轉依中,共器界識,及契經法界的轉依;這是「 諸佛」與諸大「菩薩眾」的真如性轉依。上面說過,證得涅槃的,有三乘差別 。聲聞與緣覺聖者,是沒有淨土的;淨土是佛菩薩乘的特法。二乘人的修行, 著重在斷煩惱,得解脫,專於自己身心的義利,不大注意外界,也沒有要使外 界清淨的動機,所以不發願,功德少,到了證得聲聞、緣覺的聖果,是沒有淨 土的。釋迦佛在世的時候,諸大阿羅漢所見的世界,是雜染的穢土,如維摩詰 經堙A舍利弗尊者說:他所見到的,釋迦牟尼佛的國土,穢惡充滿,種種荊棘 土石,是不清淨的;與凡夫所見到的一樣,所以二乘是沒有淨土的。但諸佛與 菩薩,有器世界轉依,就有淨土。佛有究竟淨土,這是不用說的。菩薩到了初 [P282] 地以上,也有一分淨土,因為到了初地菩薩,是已經證悟真如法性了,無分別 智現前;斷除一分不淨,能見到佛的他受用淨土。在佛方面,是他受用淨土; 在菩薩方面,是菩薩自身的莊嚴清淨土。所以共器界識,轉雜染世界為淨土的 ,是佛與菩薩(那樣的數取趣)。『契經法界』的真如性轉依,也是佛菩薩的 。佛與菩薩,都證悟了法界,方便流布的語言文字,在佛菩薩的覺悟境界,是 法界等流,圓成實為性,所以也是真如性轉依。在聲聞、獨覺乘,這些語言文 字,終究是虛妄世俗法;所以契經的真如性轉依,也是屬於佛與菩薩的。

  「後亦通聲聞,及諸獨覺者」。在三類轉依的後一種,就是『有情界內識 ,真如性轉依』。這是說,可通於聲聞、獨覺,當然佛菩薩也在其內。聲聞、 獨覺,可以說內識得到了轉依的。聲聞與獨覺,能解脫生死,有這真正的般若 現前,依唯識宗說:聲聞與獨覺,有生空智,通達我空真如,生空無漏智現前 ,有漏識不起,悟入法性。我們的心識,圓滿轉依,真如性顯現,聲聞、緣覺 ,是達不到的,但聲聞與緣覺,未入涅槃以前,有清淨無漏智慧現前,悟入法 [P283] 性,有轉依的意義。等到入般涅槃,有漏身心永滅,所以生死究竟解脫,證涅 槃是(生空)真如性顯現,所以有情界內識的真如性轉依,聲聞、獨覺,也是 能得到的。如聲聞與獨覺,不能得到內識界的真如轉依,那怎麼能了生死?解 脫成涅槃?聲聞、獨覺,是通於這一分涅槃的,所以華嚴經十地品說:八地菩 薩時,依無分別智,證得無分別法性,也是聲聞、獨覺所能契入的。

  
(四) 悟入差別 悟入差別者:謂諸佛菩薩,嚴淨土差別,及得智法身,報身并化身,能普見、教 授,自在成差別。

  「悟入差別」,是轉依的差別。聲聞有轉依,獨覺也有轉依,佛菩薩也有 轉依;菩薩是分證,佛是圓證,佛菩薩所證的轉依,比二乘有什麼差別?差別 ,是佛菩薩與二乘不同;差別可譯為殊勝,有特殊超勝的意思。悟入差別,是 說佛菩薩的轉依,與二乘不同,比二乘的轉依殊勝得多。佛菩薩轉依,有那些 不共二乘呢?一、「謂諸佛菩薩,嚴淨土差別」:佛菩薩淨土的莊嚴,勝過了 [P284] 小乘,這已在上面說過了。二、「及得智法身,報身并化身」:究竟轉依的佛 果,有法身、報身、化身三身(菩薩分得),這是與二乘完全不同的。依此三 身而起妙用:能普見,教授,自在,顯出大乘轉依勝過了二乘。

  平常說佛具三身,法身、報身、化身。唯識宗更嚴密的分別,分報身為自 受用身,他受用身,所以成四身,不過三身是一般大乘經的通義。本論稱法身 為智法身,經說法身的意義不一,如但約法性為法身,那是一切眾生本來如此 的,也可說人人成就法身的。法身是無彼無此,無差別性,不但佛與佛可共證 ,一切眾生都可說有這法身。佛(菩薩)圓證的法身,是以無分別智證悟顯現 了法性。清淨法性圓滿顯現,是智慧圓證所能得的,就是無垢真如,所以稱為 智法身。經說:『如如,如如智,名為法身』,就是這樣的法身。約法身無差 別,與一切眾生不二,這是如如義;但佛法身是以智而圓滿體現的,非眾生所 有,所以佛法身名為智法身。

  報身,約佛來說:菩薩初發菩提心,修菩薩行,積集廣大資糧,六波羅蜜 [P285] 多,四攝,三昧門,陀羅尼門,修習到究竟圓滿,名為佛。佛是無邊清淨功德 所莊嚴的,是菩薩發心修行所成就的。約這一意義說,名為報身,報是修所成 的,是修得的果報。報身約功德圓滿成就說,所以名圓滿報身。佛的圓滿報身 ,約佛說,是修行圓滿,佛自受用甚深法樂,名自受用身。但在初地到十地菩 薩所見到的佛身,教授甚深法,菩薩從佛而受用法樂,所以又名他受用身。

  化身,是適應眾生而起的種種變化身。出現於娑婆穢土的釋迦牟尼佛,在 大乘法中,屬於化身。不過化身不一定這樣,名為隨類化身。應以什麼身化度 ,佛就化現什麼身。所以所化的身相,不一定是比丘相,不一定是佛相;救度 你,化導你,現起各樣的身相出來,受化者也不一定知道是佛。如人在種種危 險急難時,在黑暗中因遇到光明而脫險,這光明可能也是佛所化的。有佛化丈 六身,如釋迦佛那樣,是凡夫,或小乘根性成熟所見的化身。如十住,十行, 十迴向菩薩,雖還沒有證悟,不見佛報身,但功德廣大,所見的化身,現天人 相,身體高大,或如須彌山。所以化身中,是種種不同的。 [P286]

  佛的三身,與心識的轉依有關。阿賴耶識轉依,就是法身。意識轉依,妙 觀察智成身,是報身。化身起種種利他事業,是轉前五識,名成所作事智所現 。古代唯識學,也多少有不同的分別。以內識界轉依成智,名智法身、報身、 化身。三身的差別殊勝,是二乘所沒有的。

  依三身而起妙用來說:一、「能普見」,是智法身的作用。普見的意義是 :遍一切處,遍一切事,遍一切法,剎那剎那間,無所不知,無所不見。普見 也可說普現,念念頓現一切,這是智法身的妙用。約轉識成智說,這就是大圓 鏡智,如大圓鏡內,一切一切都影現出來。

  二、「教授」,是報身的妙用。佛成報身,在清淨淨土中,教化十地菩薩 ,所以八識規矩頌說:『十地菩薩所被機』。十地菩薩能見報身佛,報身佛為 十地菩薩說法,教授十地菩薩。佛教授菩薩甚深法,所以菩薩能領受甚深法樂 。

  三、「得自在」,化身妙用。現種種身,說種種法,應現什麼身就現什麼 [P287] 身,應說什麼法就說什麼法,一切自在,作種種利濟事業,是化身的妙用。

  這樣,得智法身,能普見一切;得報身,能教授十地大菩薩;得化身,能 起種種自在事業。佛(菩薩得一分)與二乘的轉依,是完全不同,顯出佛菩薩 轉依的殊勝。

  
(五) 悟入所為 悟入所為者:謂宿願差別;宣說大乘法,即所緣差別;十地加行別。

  「所為」,是菩薩修行,到能得究竟轉依,在進修過程中的所作所為。這 是與二乘所為不同的,主要有三種差別:一、宿願差別;二、所緣差別;三、 地加行差別。

  「宿願差別」:菩薩最初發心時所立的菩提大願,與二乘不同。宿願,經 中或稱本願。初發心所發的大願,簡單的說,是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。具體的 說,菩薩發願,要求得究竟圓滿的佛道,要度盡一切眾生。或說:要莊嚴一切 國土,見一切佛,聽一切佛說法,修學一切法門,利益一切眾生,圓滿佛所有 [P288] 的一切功德:一切都是遍法界的一切一切。這樣的宿願,與二乘完全不同。二 乘專為己利,急求解脫生死,不為眾生著想,從沒有成就一切功德的希望。二 乘的發心,但求己利,與菩薩初願不同,是宿願差別。

  「所緣差別」:二乘聽佛說法,少聞為足,不求佛說的無量法門。聞法少 ,思惟、修習也少,聞、思、修慧的所緣法義,都是狹少的。菩薩遍學一切法 ,遍觀一切法,所謂無量法門誓願學。聽聞,思惟,修習,依一切法為所緣境 ,這是菩薩的所緣差別。

  「加行差別」:上面說到的加行道,是真見道以前的,煖、頂、忍、世第 一法,名為四加行,這是狹義的加行;約廣義說,從菩薩發心起,所有一切修 行,都可名為加行。不過,這堜珨‘[行,專約十地菩薩所修的加行。聲聞、 獨覺所修的是戒、定、慧──三無漏學,這戒、定、慧學,也不是圓滿的。菩 薩的加行廣大,自初地到十地菩薩,修十波羅蜜多:初地修布施波羅蜜多圓滿 ,二地修持戒波羅蜜多圓滿,布施,持戒,忍辱,精進,禪定,智慧;從方便 [P289] 智別出的,是方便、願、力、智波羅蜜多。菩薩在十地所修的加行,一切都究 竟圓滿,顯出大乘加行的特勝。悟入所為的三差別,也可說是願大、境大、加 行大。

  
(六) 悟入所依住
(1)標列 悟入所依住,謂由六種相,入無分別智:即悟入所緣,離相、正加行,性相、與 勝利,及悟入遍知。

  第六相,「悟入所依住」,正說無漏般若,也名無分別智,是能得轉依的 樞紐所在。平常學佛者說,不要分別,一念不起,無分別,但無分別是什麼意 義?怎麼樣才可得到無分別?修得無分別智所包含的一切意義,這堥蚍s為說 明。真如法性的圓滿開顯,是依無分別智而成就的。依無分別智而真如法性轉 依,所以無分別智為所依住。本論以「六種」義「相」,明悟「入無分別智」 :甲、「悟入所緣」,無分別智以什麼為所緣?乙、悟入「離相」,無分別智 [P290] 離什麼相?丙、悟入「正加行」,無分別智以什麼加行而得?丁、悟入「性相 」,無分別智的性相。戊、「勝利」,得到無分別智的殊勝義利;勝利與功德 的意義差不多。己、「悟入遍知」,無分別智的遍通達一切。遍知,在佛法中 ,是一特殊術語,遍知不只是一一法的了解,而是由於真理的通達,能斷除煩 惱。證真與離惑,是相關的,遍知諦理就能夠斷煩惱。這六相,是標列悟入所 依住的,下面再分別來解說。

  
(2) 別釋
(甲) 悟入無分別智所緣 當知有四相,初悟入所緣:謂於大乘法,說、勝解、決定,及圓滿資糧。

  初相是悟入所緣。「悟入」無分別智的「所緣」,有「四」種「相」,無 分別智以此四相為所緣而成就。四種是:聽聞所說,勝解,決定,圓滿資糧, 這四種都是依大乘法而起的。在上面『悟入所為』中,曾說過:『宣說大乘法 ,即所緣差別』,大乘法為所緣,是菩薩智慧的特性。依大乘法為所緣,依次 [P291] 第深入說,就有此四相。

  「說」,是佛菩薩所說的大乘法。佛世多用言教,多用耳聞,所以名為說 。菩薩無分別,不是什麼都不去分別,先要聽聞大乘法教。如從人聽說大乘法 ,或閱讀文字記錄的大乘經,都稱為聞法,所聞的就是說。如不聽聞大乘教說 ,不閱讀大乘經典,想得菩薩無分別智,那是根本不可能的。有人說:我什麼 都不分別,以為這樣修學就能得無分別,那是誤解了!所以要得無分別智,先 要聽法。本來,趣入佛法的初步,就是要親近善友,從善知識那堙A多多去聽 聞大乘教說。說,起聞慧,依聽聞教說為所緣,能成聞所成慧。

  「勝解」:從聽聞大乘法,經如理思惟,漸漸地得到了殊勝的見解。這是 很堅定,很明確的見解,名為勝解。得了勝解,不再是人怎麼說,自己也怎麼 說,毫無定見了。如理思惟大乘法義,所得堅強不變的見解,是勝解,這是堅 固不動搖的。如達到勝解的階段,不管旁人怎麼說,都不能改變;即使他能現 神通,也不會變動自己的見解。勝解不是從聽聞而來的,要經過如理思惟,確 [P292] 定為非此不可,所以勝解是思所成慧。

  「決定」:勝解也是決定的,但這堛漕M定有抉擇的意思。依思惟所得, 進而起觀察慧,觀慧以簡擇為相。這不是散心分別,而是定中觀察,大乘法義 ,能於定心中安住不動,這是決定,所以決定是修所成慧。要得到無分別智, 必定以大乘法義為所緣,從聞而思,從思而修,才有引起無分別智的可能。

  「圓滿資糧」:在佛法中,無分別智當然是智慧,但菩薩無分別智的引發 ,不是二乘智慧那樣,專修智慧就可以了。菩薩的無分別智,一定要有福德莊 嚴,福德助成智慧。福德要從大慈大悲,利益眾生中來,所以菩薩無分別智, 一定與慈悲相應。有慈悲心,能利益眾生,悲行福業的修集,是福德資糧;聞 、思、修慧的修集,是智慧資糧。二種資糧圓滿,名為圓滿資糧,資糧是成佛 所應具備的條件。如要去什麼地方,要預備路費,及途中應用的東西,名為資 糧;要得無分別智,也有應該具備的條件,具備了就是資糧圓滿。所以,經中 說無分別智,一定與慈悲相應,而且要定慧均等,這才能生起菩薩無分別智。 [P293] 有的學佛者,以為什麼都不需要,只要修得無分別智就可以了,那是誤解的。 龍樹菩薩說:般若,不是凡夫的智慧,不是外道的智慧,不是二乘的智慧。與 二乘智慧的差別,就因為菩薩的般若,與慈悲相應。所以圓滿(福德)資糧, 才能得無分別智。

  四相的前三種,約修智慧說:聽聞佛說,於大乘法義得勝解,得決定;這 都是屬於智慧資糧的。第四圓滿資糧,要與慈悲相應,定慧均等,是福德資糧 。般若無分別智,要這樣的修學,才能現起。

  
(乙) 悟入無分別智離相 第二能悟入,離相亦四種:謂由離所治,能治、及真如,並能證智相。此四如次 第,即所永遠離,粗、中、與微細,及常隨逐相。

  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,一切相都是要離的,能離一切相,才能得無分別智 ;因為有了相,即有分別,所以要離一切相。泛說離一切相,而在修行的過程 中,次第「離相」,也以「四種」相來說:第一、所治相;二、能治相;三、 [P294] 真如相;四、能證智相。

  一、「所治」相:智慧所對治的,是煩惱,煩惱是所對治相。然以唯識觀 來說,虛妄分別現能取、所取二相,是錯亂雜染的因,這是要離去的。修唯識 觀時,觀唯識所現的所取境,是離識無所得的;所取相為智慧所對治,修習到 所取了不可得,是為第一離所治相。

  二、「能治」相:有所治,就有能對治的。通泛的說,修三十七菩提分, 六波羅蜜多等,都是能對治煩惱,都可說是能治的。然約唯識觀行說,上觀所 取相不可得,離心以外的所取相是所治相。這是觀為唯心所現,能除心外所有 的執著。觀唯心所現,不離能取,就是以有識為能治。然所治的所取相不可得 ,能治的能取相也就不能成立,所以要進一步離去能治的能取相。

  三、「真如」相:真如是無相可得的,然從唯識觀行的過程來說,修到所 取相不可得,能取相也不可得時,有二取都不可得相現前。無二無差別,是真 如相;一切法不可得是空性相。有此空相、真如相,還不能證入真如,這種似 [P295] 現的真如相,也是要遠離的,這是離真如相。

  四、「能證智相」:修觀時,總有一能觀相;到觀心現起二取不可得── 真如相時,就有一能證真如智相,也就是自覺得能證真如。這也是相,是無分 別智所遠離的。

  將四相綜合起來:所治,能治,真如,能證智,是修唯識觀行,到達無分 別智現前所應遠離的。先要離所治相,觀唯識所現,識外所有一切相不可得, 對治所取相──心外所有一切相。一切不離能取心識,是能對治所取相的;如 離去了所取相,這能治的能取心相也不可得,名為離能治相。所取相、能取相 都不現前時,有真如相現前,空相現前,這真如相也是要離去的,因為真如是 沒有一切相的。所證的真如相既不可得,那能證的智慧相也不可得,所以說: 『無智亦無得』。修唯識觀,對於這四種相,要一層一層的次第遠離,四相都 遠離了,那才是真正的無分別智。

  頌文承上說:「此四如次第」這四相──所治,能治,真如,能證智,如 [P296] 四相的次第,就是「所永遠離」的「粗、中、與微細,及常隨逐相」。這四種 相,是修行者所應該永遠遠離的。其中,所治相是粗的,識外的一切所取相, 是最先遠離的。能治相,是能取相,比較上要細一點,也就是次一層遠離的, 所以是中。能取、所取相不可得,真如相是最微細的,也是最後遠離的。所治 相是粗,能治相是中,真如相是微細,而能證智相是常隨逐相,因為只要修唯 識觀,無論是離所治相,離能治相,離真如相,總有一離相觀智的自覺。離相 觀智的自覺,是與觀行不相離的,所以說是常隨逐;這也還是相,直到有證有 得的證智相也離了,才是無分別智現前。四相徹底永離,是無分別智離相的全 部意義。

  
(丙) 悟入無分別智加行 悟入正加行,亦有四種相:謂有得加行,及無得加行,有得無得行,無得有得行 。

  「正加行」,不是廣泛的加行,而是資糧圓滿,正修唯識觀行,在真正證 [P297] 悟以前,所修的四加行位。煖、頂、忍、世第一法,名四加行位,是正修唯識 觀的。要得到無分別智,真正的般若現前,證悟法性,非要經過正加行的修習 不可,如不修加行,無分別智是決不會現起的。佛法中一向說:『沒有天生的 彌勒,也沒有自然的釋迦』。彌勒佛,釋迦佛,無論那一位佛,都是經修持得 來的。唯識大乘所說的正加行有四:一、有得加行;二、無得加行;三、有得 無得加行;四、無得有得加行。四加行的意義,是這樣的:

  「有得加行」:究極的目的是無所得,但修行方便,第一要先修有得加行 。什麼有得?虛妄分別性可得,依虛妄分別性是有,作唯識觀。如說:能取、 所取,能詮、所詮一切都不可得,種種執著都不可得,一切一切既都不可得, 那又從何起修?所以儘管說能取、所取種種妄執,可以是沒有的,而虛妄分別 ,卻不能說沒有的,這就是唯識宗與空宗差別的地方。先要確信虛妄分別心是 有的,這才滅除這虛妄分別,能得解脫。如辨中邊論說:『非實有全無,許滅 解脫故』。依他起性的虛妄分別,當然不是實有的,可不能說是無,因為不是 [P298] 完全沒有,所以要以修行來滅除他。許,是許可,承認,滅除虛妄分別而得解 脫,是佛法所公認的;如虛妄分別什麼也沒有,等於無,那也不用修行了!一 般人不太理解,有宗、空宗所論諍的重點所在,所論諍的,重在虛妄分別── 依他起性。空宗以為,這是畢竟空的;唯識宗說:這不能說是空的,虛妄分別 是有的。

  為什麼一定要觀虛妄分別為有,修有得加行?因為依虛妄分別有得,才能 觀察起「無得加行」。依唯識說:虛妄分別是有的,但從虛妄分別心(心所法 )生起時,我們不能了解虛妄分別性是唯識的,現有能取、所取相,而能取、 所取似乎心境對立,主觀與客觀對立,這是錯誤的,根本沒有的。能取、所取 ──二取相,是不可得,是空的;這樣的觀察,名無得加行。把初二加行綜合 起來,就是有心無境:虛妄分別心是有的,心識現起的心境各別對立的──二 取是無的。如辨中邊論說:『虛妄分別有,於此二都無』。修唯識觀,是依虛 妄心識,而顯二取是無的,這也如辨中邊論說:『依識有所得,境無所得生』 [P299] ,唯識學是特重虛妄分別有的。一切法中,心為一切法的主導,為一切法的中 心,無始以來有這虛妄分別心,所以在生死輪迴之中,不得解脫。在生死流轉 中,起煩惱,造業,受果,都是依妄識──虛妄分別心而有的。虛妄分別心是 不能沒有的,沒有就無所謂解脫;但也不是實有,實有是不可滅、不可破的, 這是唯識宗所說的幻有。唯識學立虛妄分別心是有,依虛妄分別識,明能取、 所取二相現前,心境對立是沒有的。依虛妄分別有,觀能取、所取相無,就是 有得加行、無得加行的意義。

  「有得無得行」的意義是:虛妄分別是有得,所以心外所取不可得,所取 境不可得時,能取心也不可得了。這樣,虛妄分別有得,也就成為無得了。

  「無得有得行」:無得,就是上面的二取都無所得。二取都不可得,不是 什麼也沒有了,因二取不可得,顯出的二取空性是有的,這是有得。在唯識觀 行過程中,以二取不可得,而有空性在。這是加行,還沒有證悟,但要肯定空 性是有的。唯識學立虛妄分別是有(得),這才能安立生死與解脫,才能依妄 [P300] 識有而明二取無。唯識學又立空性是有(得),這才能明有所證得。所以,以 唯識宗來看,一切空者是不對的!這也沒有,那也沒有,什麼都是空的,那怎 麼安立生死與解脫,何必起修求證!生死與涅槃都不能安立,那就落在斷見。 在正修觀行時,觀空性是有的;無所得空是有的,所以名無得有得加行。

  唯識說虛妄分別是有,能取、所取的空性是有,所以或稱有宗。這如彌勒 菩薩辨中邊論頌說:『虛妄分別有』,先肯定虛妄分別是有的;『於此二都無 』,於虛妄分別所現的二取,是不可得的;『此中唯有空』,此虛妄分別心中 ,唯有空性;『於彼亦有此』,於彼空性中,眾生位上,是有虛妄分別的。虛 妄分別及空性是有,是唯識宗的根本見解。說空性是有,就是說真如是有,法 性是有,涅槃是可證得的。說虛妄分別心是有,所以生死是有,滅除以後,可 以得到解脫。這樣,『故知一切法,非空非不空』。一切法不只是空的,也不 只是不空的,這就是中道。『有無及有故,是則契中道』。虛妄分別是有;能 取、所取是無;及有故是:虛妄分別心中有空性,空性中有虛妄分別。這樣, [P301] 才契合於佛說的中道。

  上來所說的,是悟入無分別智的加行,要得到般若無分別智,要依此修行 :有得加行;無得加行;進而有得無得加行;再進而無得有得加行。依這樣的 現觀次第,可以證悟真理,無分別智現前。中國的唯識學者,成立五重唯識觀 ,在唯識經論中,可說從來沒有此說。一切唯識經論,從彌勒,到無著,世親 ,說到唯識觀,都如本論所說的。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