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妙雲集上編之七『大乘起信論講記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
二 無明為依之染心還滅
甲 略明緣起甚深 依無明熏習所起識者,非凡夫能知,亦非二乘智慧所覺。謂依菩薩,從初正 信發心觀察;若證法身,得少分知;乃至菩薩究竟地不能盡知,唯佛窮了。

  依心起意,依心意起意識,重在雜染心識的依因緣而生起。現在,即明 染心的因緣不具而離滅。上文說:『此識依見愛煩惱增長』。實則不但意識 依煩惱增長,五意也因微細的煩惱而增長。心意識,都是雜染的,虛妄分別 為性的。從虛妄分別所起識,即與染惑根本的無明不離。必須斷盡妄心的無 明,淨智的真心,才可以顯現,才名為轉識成智。這一科,應與上文連合去 了解。

  這說明緣起甚深;攝大乘論也有說明緣起甚深處,然與本論極不相同。 無明,根本的微細的,是阿賴耶識中的不覺分。意識,依見愛煩惱而增長; [P194] 依心起意──五種意是依無明不覺而生起。熏習,是給與力量;由無明妄動 力所引的識,名「依無明熏習所起識」。今約此差別義說;若約無明妄染的 貫徹始終說,凡依根本無明熏習所起的,不但五意,分別事識也是無明熏習 所起的。然無明熏生的意識境界,二乘是能斷能知的。今依無明(直接)所 生起的微細妄識,即依心所起意,所以「非凡夫能知」,也「非二乘」的「 智慧所覺」。聲聞、緣覺志在了生死得解脫,不求一切種智,所以不知根本 。菩薩求一切種智,一切種智以徹了一切法為境,所以唯有「依菩薩」行者 ,「從」最「初」於大乘起「正信」時起,即「發心觀察」無明熏習所生識 。正信心未成就以前,名十信;既成就正信,即進入初發心住。初入正信發 心住的菩薩,於無明所起的微細妄識,即能起觀察:或從意識的比觀類推而 得;或依經論中所說的觀察而知。雖起類似的了知,但還不能真知。「若」 登初地以上菩薩,能「證法身」,這才能「得少分知」。少分知,即證知一 分。這樣的分分了知,一直到「菩薩究竟地」──第十法雲地:也還「不能 [P195] 盡知」。「唯」有成了「佛」,才能徹始徹終的「窮」盡明「了」。所以法 華經說:『唯佛與佛,乃能究盡諸法實相』。涅槃經也說:『菩薩見終不見 始,佛見終亦見始』。有一分無明,即有一分不能了解;離一分無明,即得 一分智慧。到成佛,一切煩惱盡離,真智全顯。才能徹了依無明熏習而起的 底堙C無明為緣而起的,是這樣的甚深!

  
乙 廣顯緣起生滅
1 無明由起 是心從本已來,自性清淨而有無明,為無明所染,有其染心,雖有染心而常 恆不變,是故此義唯佛能知。所謂心性常無念故,名為不變,以不達一法界故, 心不相應,忽然念起,名為無明。

  緣起的根元為無明,無明是怎樣染污自心,這媯馱弩捋﹛C這是引用勝 鬘經說。「是」眾生「心」,「從本已來」,是「自性清淨」的。然而自性 清淨,「而」從本以來,又「有無明」。自性清淨心與無明俱,所以自性清 [P196] 淨心「為無明所染,有」「染心」的妄起。自性清淨心,即覺;無明即不覺 。眾生無始以來有阿賴耶識,即無始來是不生不滅(淨)與生滅(染)的和 合統一。此和合識中的根本無明,也無始來成就,所以不能說從真心生妄心 。自性清淨心,為無明所染而現為染心,染心即業識等。「雖」無始來即「 有染心」,「而」自性清淨心,還是「常恆不變」,照樣的清淨。「故此」 『不染而染,染而不染』的心識緣起「義」,「唯佛能知」,不是凡夫二乘 所能了解的。如楞伽經說:『我於勝鬘經中,為利根人曾說此義』。這自性 清淨而有染心,有染心而自性常恆清淨,古德以火燒虛空為喻。虛空本來是 沒有熱性的,由於火燒,虛空也是熱的。實則,虛空還是沒有熱相的。虛空 經火燒而似有熱相,喻自性清淨心為無明所染而有染心;虛空似有熱相而自 性不熱,喻自性清淨心雖現有染心而自性仍為清淨。唯識家但承認真實不變 ,所以與本論的思想有差別。這即是賢首家所說的:『不變隨緣,隨緣不變 』義。唯一淨心而不妨有染相的差別,所以覺與不覺,有著矛盾而統一,統 [P197] 一中有矛盾的意義。這是難理解的,唯佛能知。從佛現證而方便安立,即無 始來有此相關而又相對的二元。一、「心性」:是「常無念」的,所以「名 為不變」,是常是恆。無念,即沒有妄心所起的名言相──概念。法性,都 是離言絕相的。眾生心的當體,也是自性清淨而無念的,染也好,淨也好, 起也好,滅也好,而眾生的心性,總是沒有變易的;無念而不曾障礙有念的 。二、無明:心性雖本來離言絕相,而眾生從無始來,「不」能如實通「達 一法界」。眾生「心不」能與法界「相應」,而「忽然」有「念」現「起」 ,這即「名為無明」。心所以不與一法界相應,即由於妄念現前;由於妄念 現前,所以不與法界相應;迷真起妄,本是同一內容的分別解說。所以說忽 然,不是無緣無故的突然生起,是形容眾生於不知不覺間的任運生起。也因 為,心性是常恆不變的;所以說念起為忽然,其實是無始來成就的。不了一 法界相而起妄念,即名為無明;無明也即念的別名。

  這媔陲K一論煩惱:上來說到見愛二煩惱,但見與愛煩惱中,還有二類 [P198] :一、起煩惱,二、隨眠煩惱。起煩惱,即心生起時,有煩惱與心同時現起 。心起的時候,有的煩惱並沒有生起,但不是斷盡沒有了,不過沒有成為現 行,煩惱還是潛在的。這沒有生起現行的潛在煩惱(或名煩惱種子),名為 隨眠。現起與隨眠的二煩惱,聲聞和緣覺,都是要斷盡的。但煩惱(起、隨 眠)以外,還有習氣,這是不障礙二乘得解脫的。如經律中說:阿羅漢有習 氣,過去如欲心重的,證得阿羅漢,為人說法時,還是先望望聽眾中的女人 。大乘所明的煩惱,即從此義開合而成。有些大乘經,將隨眠與習氣統一了 。見、愛、無明,阿含經常是連在一起說的。大乘經即分別見、愛(三)、 無明為五住煩惱。住地,即是習氣──習地的意思。見道所斷煩惱,即一、 見一處住地。修道所斷煩惱,約三界為三:即二、欲愛住地,三、色愛住地 ,四、無色愛住地。這見、修所斷的二類四煩惱,二乘是可以斷的。第五名 無明住地。無明也有起與習(實等於隨眠)二類;如無明起,名為過恆沙上 上煩惱。天台宗分煩惱為三大類:見思•塵沙、無明。然依勝鬘、仁王、瓔 [P199] 珞等經,前四煩惱,有起有住;無明也有起有住。無明的起煩惱,即是塵沙 煩惱。這堜珨〞熊L明,即是無始無明住地,是煩惱中最極微細的,是一切 煩惱的根源。本論說此為二:相應的,不相應的。無始無明住地,是不相應 的。勝鬘經的本義,凡是現起的煩惱,即名為心相應;凡隨眠潛在的習氣( 住地),沒有現起於六識中的,名為不相應。而本論引用勝鬘經,所說卻不 取種現義。依心起意的(三細意)微細妄心,名為不相應染。依意的後二及 意識中,名為相應染。本論不從種子現行立說,約煩惱與微細妄心,雖可分 別而渾融如一,所以名不相應。如依心取境而生分別,心境分離而於心上起 念(心所有法)分別;妄心與染污心所,明顯的差別,而同時同緣,共作一 事,即名為相應。到意識,相應的意義更為明顯。本論說煩惱染心,明相應 不相應,與唯識學的種現說不同,也與勝鬘經說不合。

  
2 染心(生起)還滅 染心者有六種。云何為六? [P200]

  無明與染心是有分別的。無明,約不了一法界的根本不覺說;「染心」 是依無明而起的,共「有六種」。這堛熊L明與六種染心,和上面的心、意 、意識;三細、六粗,都是同一的。不過,約緣起的惑業苦,說為三細六租 。約心識的次第開展,說為心、(五)意、意識。約惑障,說為無明與染心 。

  
一者執相應染,依二乘解脫,及信相應地遠離故。

  從無明所起的六染心,從粗到細來說。「一者,執相應染」:意識相應 染;即六粗相中的執取相,計名字相。意識與見愛煩惱的染心俱起,外取計 著,所以名執相應染。約二乘說,此「依二乘」的「解脫」,得無學解脫時 ,能遠離斷盡。約大乘說,登初發心住的「信相應地」,即能「遠離」。二 乘所勤於斷除的,初住菩薩即可斷除;所以華嚴經中,初住也說為悟不由他 。真諦傳說十解能斷我執,也與此相合。

  
二者不斷相應染,依信相應地修學方便,漸漸能捨,得淨心地究竟離故。 [P201]

  「二者,不斷相應染」:這是與相續識相應的煩惱,也是六粗的相續相 。相續識的煩惱,二乘是不能捨的。大乘「依」初住──「信相應地」── 起,「修學」六度、四攝、止觀等「方便,漸漸」地「能捨」此不斷相應染 。一直到「得淨心地」,即初歡喜地菩薩,才能「究竟」的捨「離」。淨心 ,聲聞即見道時的四證淨。菩薩是初地時的證見真如。此時,清淨的信解心 ,能捨離不斷相應染。二乘所斷的分別俱生二種我執,菩薩在初住時已經斷 除;而二乘所不斷的,屬於分別的法執,菩薩於十住中漸捨,到淨心地時能 究竟離。初地證見法空,證知如來藏性,即可遠離此不斷相應染。

  
三者分別智相應染,依具戒地漸離,乃至無相方便地究竟離故。

  「三者,分別智相應染」:是智識相應的煩惱,也是六粗中的智相。智 識,對境生心而起分別,分別染淨;與分別心相應的煩惱,即名分別智相應 染。這要「依具戒地漸離」。具戒地,即第二離垢地;二地戒波羅密多圓滿 ,所以特名具戒地。從二地起,能漸離此分別智相應染;一直到「無相方便 [P202] 地」,才能「究竟」遠「離」。無相方便地,即第七遠行地,七地以前為有 相地,還不能一向顯示無相真實。第七地能純無相觀而還有功用;有功用, 即是要假方便而起無相觀。第八地才不假功用而入無相。無相,體證離言法 性而不為法相所惑亂;七地雖有功用而能現觀無相,所以名無相方便地。到 此,分別智相應染,能究竟遠離。

  
四者現色不相應染,依色自在地能離故。

  「現色不相應染」,即雜染的現識,也是六相中的境界相。現識能現一 切境界,如淨明鏡的現眾色相,所以說現色。現識,不是心境相待,而是內 心任運能現一切境相;微細的現識心境,沒有心心所差別,所以名不相應。 現識所有的煩惱,即名現識不相應染。此「依色自在地能離」。色自在地, 即第八不動地。八地以前,不能於境得自在。第八地菩薩,能從無相無功用 心,起如幻三摩地;從如幻三摩地中,能自在顯現色法,如虹霓的幻現。這 樣的於色得自在,所以能任運的現無量神變,如於一微塵中現一切世界,一 [P203] 切世界攝於一塵等。依心起意的現識,能現一切境界,而展轉相礙。到不動 地,能夠離此現色不相應染;所以反顯得現一切色相無相,而無礙自在。

  
五者能見心不相應染,依心自在地能離故。

  「五者,能見心不相應染」:即雜染的轉識,也即是六粗的能見相。妄 心動時,有心有境,當下動即當下能見能現,三細心本是不可分離的。今約 發展的生起次第,所以分別的說斷除先後。此能見心不相應染,即能現根身 器界的能見心。此要「依心自在地能離」。心自在地,即第九善慧地。九地 菩薩,於心而得自在,有四無礙解,能為眾生說法無礙。色法的微細障,八 地能離;心法上的微細障,第九地能離。

  
六者根本業不相應染,依菩薩盡地,得入如來地能離故。

  「六者,根本業不相應染」:即雜染的業識,也即是無明業相。這是依 心起意,妄心初動的根本,所以名根本業不相應染。此要「依菩薩盡地」, 即第十法雲地;從十地末心,「得入如來地」時,「能」究竟遠「離」。到 [P204] 如來地時,已無可離;而第十地又不曾離,離此根本業不相應染,應在金剛 喻心。前一念心滅為無間道、斷惑;後即如來地心現起,為解脫道,而證得 染心的永離。

  
3 無明還滅 不了一法界義者,從信相應地觀察學斷,入淨心地隨分得離,乃至如來地能 究竟離故。

  「不了一法界義」,即是和合識中的無明不覺;由此而起一切粗細妄染 。此根本無明,極深細的,為一切染心的根源;而又最廣大的,遍於一切染 心。一切染心,各有特殊的染執用,而又與不覺的通相──無明不離。無明 與染心,成為平行的事理二障。所以在染心斷時,不了一法界義的無明,也 分分捨離。「從」登住的「信相應地」,即「觀察學斷」。信相應地,能斷 意識中的執相應染;執相應染雖不離無明不覺,而還不能說捨離無明。因為 要悟證法性,分破微細意中煩惱,始能斷除。這是微細妄意的煩惱,所以二 [P205] 乘不斷不知。地前菩薩雖不能斷,而依大乘教聞思修學,能觀察學習斷除它 ,即已能分分的治伏。到「入」初「淨心地」,能「隨分得離」。一直到「 如來地,能究竟離」。這可見意地染心分分地斷除時,此無明也即分分的斷 除。成佛時所斷盡的煩惱,即是這極微細的理障與事障。如與唯識學者對論 :意地的微細惑,地地漸斷,如二十二重無明。不了一法界的無明,從初地 起漸斷,如二十二愚的麤重。

  
4 料簡
壹 相應不相應 言相應義者,謂心念法異,依染淨差別,而知相緣相同故。不相應義者,謂 即心不覺,常無別異,不同知相緣相故。

  料簡,是對於上文所敘述的,加以抉擇。先說相應不相應義:以六種染 心說,前三是相應,後三是不相應的;以三細六粗說,三細為不相應的,六 粗為相應的;以五種意說,前三為不相應,後二為相應的。相應與不相應, [P206] 古來的異說極多。一、唯識學者說:種子為不相應,現行是相應的。這是繼 承大眾分別說系,以隨眠為心不相應,以纏為心相應而來。勝鬘經的起煩惱 為心相應,住地煩惱為心不相應,也與此相合。二、有部論師說:心所為心 相應的,得等為心不相應行的。三、菩提流支譯的唯識論:以真心為不相應 ,虛妄分別心為相應。四、本論說:心王與心所有別體的,可名相應;若唯 心而王所渾然不分的,即名不相應。所以,「相應義」是「心」與「念法」 別「異」的。心,是虛妄分別識;念,是心上所有了別境界時的種種心所, 也即各式各樣的觀念。心約體說,心所約用說。心境相關,就有一印象,而 成為差別不同的念;所以心與念是不同的。此心與心所的差別,「依」雜「 染」與清「淨」而有「差別」。這所起的心心所法,雖依染淨而各各的不同 ,「而」由心心所的「知相緣相」相「同」,所以名為相應。相應,古代論 師,有說四種平等的,有說五種平等的。本論主要的說二種相同,知相相同 與緣相相同。緣相同,約所緣法的共同說。如心在青色的境界上轉,心所也 [P207] 就在這青色的境上轉。知相同,是指能緣的共同。這在古代,本有多種解說 :一、心了總相,心所了別相;一、心緣總相,心所緣總相別相;一、心心 所法,各緣總相別相;一、心所緣總相,心緣別相。唯識家取第二說,心緣 總相,心所緣總別相。本論可能是取第三說的,心與心所法,同樣的能緣總 相別相,所以說知相同。心與念差別,而能所緣是共同的,這名為相應。

  「不相應義」,指業識、轉識、現識三細心。因為,這唯是「即心不覺 」的不覺心,不覺心是一,「常」常時,恆恆時,「無」有「別異」相可得 。沒有王所的別異,也就說不上知相緣相的相同,所以說:「不同知相緣相 」。不同,是沒有同相可說,不是差別。唯識學者,承有部說,有心必有心 所。但經部說:平常心中,有心必有心所相應。但入滅盡定時,唯有微細心 識的相續現起,而沒有心所──受想等活動。本論承一意師說,略與經部相 近。業識、轉識、現識,與唯識者的阿賴耶識相當。這是極微細的心,如三 十頌說:『不可知執受,處,了』。執受與處的所知境,固是不可知,就是 [P208] 能了知的心,也是不可知的。雖唯識家說有觸等與他相應,也只是以前六識 為例而已,並不曾從一味相續的細心中,有所辨別。本論立足於一意識說, 所以粗相的心境交涉,可建立心與心所的相應;細相的心境渾融中,唯說即 心不覺,而無王所的差別,也就無所謂相應了。

  
貳 煩惱礙智礙 又染心者,名為煩惱礙,能障真如根本智故。無明義者,名為智礙,能障世 間自然業智故。

  再說煩惱障與智障:惑染雖多,本論總分為無明與染心。此「染心義」 ,又「名為煩惱礙」──障,因它「能障」礙「真如根本智」的緣「故」。 根本智,對後得智說;即無分別智,是超越能所而內證諸法真如性的,所以 又名如如智。本論稱為真如根本智,即真如智與根本智的合稱。煩惱礙的唯 一力能,是障礙真如根本智的現起,因此為生死解脫的障礙。「無明義」, 又「名為智礙」──所知障,這是「能障」礙「世間自然業智」的緣「故」 [P209] 。聖者通達真如性,得根本智;了世間的種種事相,得世間自然業智──後 得智,方便智。就佛位說,真如根本智,是智淨相;世間自然業智,是不思 議業相。因為,大聖佛陀,證得真如淨智,能了達世間的種種事相,能不加 功用的現起三業大用,教化眾生,所以名世間自然業智。障礙此智現起的, 是所知障的力量。分證的菩薩,能分得二智,分斷二障。

  煩惱障與智障,雖是聲聞三藏所不談的,而實從三藏法推闡得來。聲聞 法中的見所斷惑,修所斷惑,大概的說,即一為迷於諦理的,一為染於事相 的。迷理的見惑,為障於真諦的,礙於生死解脫的。斷了見惑,生死即有邊 際。充其量,也只是七返生死而已。修惑實為依見惑而起的,染於事相的微 惑。統論起來,三藏所說,可有三類:一、見所斷惑,是迷於真理的。二、 修所斷惑,是染著事相的。三、習氣,是昧(劣慧無能,與染著不同)於境 相的。依此而推闡為大乘的斷障說,即成三類:一、中觀者說:見修所斷惑 ,通於煩惱障與所知障,二障約三乘共斷說;習氣不屬於二障。這與藏教說 [P210] ,最為接近。見修所斷惑,通於二障,即是迷於真理,染著事相的別名。二 、唯識者說:三乘共斷的見修煩惱,為煩惱障,可有迷理染事的二分。大乘 不共所斷的,為所知障,也有迷理染事的二分。斷所知障的智慧,即有根本 無分別與無分別後得智。這是對於被稱為無明住地的習氣,也分為二類了; 又以二障別配三乘共斷與大乘不共。三、如本論說,以障根本真如智的理障 為煩惱障;以障世間自然業智的事障為所知障。以理事二障,稱煩惱所知二 障,與中觀者同。但本論專以大乘不共所斷的,配屬二障;以三乘共斷的見 修惑,攝屬於煩惱障中。依同一教源而演為不同的教說,實是不能偏執,武 斷是非的!

  本論的二障說,依菩薩智境說。迷於如來藏實性而妄現時,有染污的心 心所法,即有障礙。真如淨心顯現時,略有二義:一、如唯識說的根本智境 ,二、後得智境。前者可名如理智,後者可名為如量智;前者即證性智,後 者即起用智。眾生所以沒有這二智的現前,即因妄心中有障礙存在,這障礙 [P211] 也可分為二類:障真如根本智現起的為煩惱障,障世間自然業智現起的為所 知(智)障。但染心與無明,是本末相依的。所以,斷障時,並非先斷此而 後斷彼,而是染心(煩惱障)一分斷時,無明(所知障)也同時斷去一分。 這樣,菩薩證悟時,也不是先得此智而後得彼智,而是二智一時的。二智並 觀,二障同斷(但聲聞斷的煩惱障,與所知障別斷),與唯識者的見地不合 。

  
此義云何?以依染心,能見,能現,妄取境界,違平等性故。以一切法平靜 ,無有起相:無明不覺,妄與法違,故不能得隨順世間一切境界種種知故。

  染心何以為煩惱礙,無明何以為智礙,這意義是應該解說的。因為「染 心」,是根本業不相應染;「能見」,是能見心不相應染;「能現」,是現 色不相應染;「妄取境界」,是分別智相應染,不斷相應染,執相應染。後 三者,都是王所別體,心境交涉,能所展轉所起的,所以總名妄取境界。「 依」此六種染心,「違」反如來藏「平等性」,所以迷覆真理而不得正覺。 [P212] 如來藏本是平等常恆不變的,因有了根本業的妄動,動而有妄心現,有心即 現妄境,於是心境相關,起心心所,造作或善或惡,種種差別。密嚴經說: 『眾生心二性,內外一切分,能取所取纏,見種種差別』;與論義極順。因 為心境差別相現,與如來藏的平等性相反,障礙了真如根本智的現證,所以 名為迷理的煩惱障。說到智礙,因為「一切法」,從本以來,「常」是寂「 靜」而「無有起相」的。然由於「無明不覺」,不能與法性相契合,迷「妄 」而「與」如來藏「法」性相「違」而不相應了。依此說,這是一切煩惱的 根本義,或共同性。無明不覺,與如來藏相違,「不能」起淨智的妙用,「 得隨順世間一切境界種種知」。不得隨順境知,所以名為智障。這可舉喻說 明:如一面鏡子,如玻璃是凹的,現起外境時,即有兩類不正確的現象出現 :一、現起歪曲的境相。如鼻子形成細長,頭部失去原有的形相,這是與不 平正的鏡面有關的。二、鏡中現起的種種影像,由於現起錯亂形相,也就失 去它的本來樣子。此如妄心的不覺,一、有種種的差別相現前,與平等性的 [P213] 如來藏不相應。一、如來藏不生不滅心中所具的無邊大用,稱性功德,由於 妄現錯亂境相,也即不能顯發真心寂滅中的無邊大用。所以違於平等性的染 心,名為煩惱礙;違於不礙於平等性的稱性功德的無明,名為智礙。如來藏 中的稱性德相,實即是自然業智──隨順世間境界知所體現。如從眾生的立 場而說,這不外眾生境界的真相。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