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妙雲集中編之六『太虛大師年譜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民國三十年,一九四一(庚辰──辛巳),大師五十三歲。 一月一日

  ,大師於漢院慶祝元旦,講「慶祝勝利年的新的慶祝意義」(文)。

  六日,緬甸記者團來華,訪大師於縉雲山。大師聯合漢藏教理院、中國佛學 會等五團體。於縉雲山開會歡迎(海廿二、三「佛教新聞」)。

  十日(編者自筑還山之次日),大師指導發起「太虛大師學生會」,集籌備 員法尊等面致訓詞,福善、周觀仁記: 『為我的學生,要從四方面去學:一、修行:這中間,包括聞思修慧,由 聽講、研究、靜坐、思惟,以至於根據六度四攝之原則,表現於行為上者 都屬之。二、講學:如法會講經,或學院授課,乃至著書立說,翻譯流通 等皆是。三、用人:一件較大的事,不是那一個人可以成功的,必須和合 各種不同才能的人。所以要有團體的組織,並要有領導的人善能用人,最 [P485] 重要的能自知知人。四、辦事:佛教的事,亦有多方面的,如學院僧寺等 ,往往與政府社會發生種種關係。若遇疑難的事,要有判斷力;困難的事 ,要有忍耐力。觀察於法於眾有益的事,務須任勞任怨去處理應付,不可 畏縮。如於法於眾無益者,勿為虛榮私利,和人爭持不捨! 『以上四事,各人宜時時對自己反省,對他人觀察,於上四事中,長於那 種或短於那種,互採其長以補其短。切不可以己之長而憍人!亦尊重他人 長處,勿生嫉忌!對他人之短處,要原諒而不輕視;自己短處,要自勵而 不放鬆,可以改正補充。以此種精神為和合同事之準則,則機緣一到,將 來許多佛教的大事,當可必成。 『在我的意境上,向來是以全國乃至世界人類佛教為對象,攝受的人非常 廣泛;覺得無論什麼人,都有他的用處的。……如有些學生還了俗,甚或 跑到異教中去,只要對我或對佛教的信仰,沒有完全破壞,也可借他將佛 教輸送到異教堨h,達到佛教細胞深入社會各階層之最高目標。所以,只 [P486] 要能有集中的信仰精神攝持力,不管親疏近遠,在有秩序的系統組織下, 以整個世界人類和佛教為對象,方能人盡其才,才盡其用。好將此意,從 組織學生會而貫達到我的各個學生』!

  當時所說之會員資格,返俗者與入異教者而外,更有「去陝北者」一項。時 國共關係日見惡化,乃囑福善刪去。蓋以大師之意境,即夜叉羅剎亦有其用 處。學生會組織,大師約學約行而分別為核心、幹部等層次。惟以戰亂影響 ,進行又復中止。

  十一日,大師去渝,推動中國佛教整理委員會事。設「中國佛教整理委員會 預備處」於南岸獅子山慈雲寺,大師因多駐錫其處。

  十三日,佛教之慈善家朱子橋卒於西安(海廿二、三「佛教新聞」)。

  十五日,大師五二初度,緇素集重慶羅漢寺祝壽(海廿二、一「佛教新聞」 )。

  二十六日(「除夕」),大師於華岩寺度舊年(詩存續集)。 [P487] 二月一日,唐大圓卒於湖南之寶慶(海廿二、八「佛教新聞」)。

  二日,東方文化協會,函舉大師為名譽理事(海廿二、三「佛教新聞」)。

  十五日,大師為出錢勞軍運動,於中央廣播電臺,作「出錢勞軍與布施」之 呼籲(海廿二、三「佛教新聞」)。 三月,西安康寄遙,商承大師,擬辦世界佛學苑巴利三藏院於西安大興善寺( 與康寄遙書四)。

  大師籌備中國佛教會整委會事,一以內政部意在提產(充新縣制經費),不 願與社會部相協調;一以屈文六從中反對,致停滯而未能實現(與康寄遙書 五;六)。

  其間,大師應中華大學陳叔澄校長約,蒞校講「菩薩的政治」,范鴻元記( 文)。 四月

  ,大師病兩臂麻木酸痛,於月底回縉雲山靜養(致法尊書四八;致康寄遙 書六)。 [P488] 五月

  五日,滇邊特區佛教聯合會成立(海廿二、七「佛教新聞」)。 六月二十一日,大師作「時論摘評」(文)。「閱竟無居士近刊」,亦是時作 。

  是月,大師於漢院講「諸法有無自性問題」,演培、妙欽、文慧記(文)。漢 院比年多弘宗喀巴之中觀無自性說,大師特以唯識之三性義,成立中國佛學 之有自性論。如云: 『從這圓中性去研究,我們可以發現到臺賢禪淨佛教的兩個特點:一、在 理趣上,從即有真空,即空妙有的圓中性,闡明一一法莫不是一切法的「 法界全體性」,本來圓滿,無欠無餘。……二、在行門上,從統一切法的 現前一念心,成為「攝歸自性心」。所以在用功修行時,都從現前一念心 為著手處』。 七月,大師作「抗戰四年來之佛教」,以紀念七七而勉諸佛徒(文)。 是年暑期,三民主義青年團重慶青年夏令營,舉辦於北溫泉。大師以張治中( [P489] 主任)之徵求,選派漢院學僧參加(海廿三、一──二「佛教新聞」)。是 後,年有參預。 八月底

  ,大師應重慶(朝野舉辦)華嚴法會之請,蒞會說法。講「建立人間的 永久和平」,福善記(文)。時值溽暑,大師不日回山。 九月

  ,漢院秋季開學,大師以「文武群己事器一致之教育」為訓,心月記(文 )。 是秋

  ,大師於漢院續講「真現實論」宗體論之「現覺實變」、「四現實輪」。 十一月

  十日,大師以政府無誠意,中佛整委會成立無期,乃通告將「中國佛教 會臨時辦事處」,「中國佛教整理委員會預備處」結束(文)。 十二月八日,太平洋戰爭爆發。 是年冬,貴州高峰山,奉獻大師以辦菩薩學處。大師命止安先往接收籌備。惟 以山鄉阻隔,治安不良,人事難集,未能積極實現。「菩薩學處簡章」,即 此時擬訂(海廿四、一「一月佛教」)。 [P490]

  是年,大師作「改進藏族經濟政治教育之路線」(西藏問題之適當解決)。

   民國三十一年,一九四二(辛巳──壬午),大師五十四歲。 一月二日,王恩洋來縉雲山,大師集眾為座談會,與為「佛教對於將來人類之 任務」之商榷。王氏以佛法之任務為人類之眼(正確知見)、眉(德行尊嚴 ),大師同情其佛徒之高尚超越性,惟嫌其過於消極(文)。

  是月,大師作「教旗頌」,為漢院員生講之: 『若問佛法何所指?三藏教詮五乘理。有情修學從何始?三皈五戒為基址 。出世要依三法印,五分法蘊證清淨。大乘行果更難思,歷三僧祇五位居 。性相無量探精要,三性五法為綱要。三諦真俗中善巧,法華五重玄義妙 。大方廣佛華嚴經,三觀五教宣圓音。三身五智佛果證,淨密禪宗俱攝盡 。願令佛法僧三寶,速遍五洲常祈禱』!

  六日,大師抵重慶(致法尊書五一)。大師應重慶佛學社請,講「佛學AB [P491]

圖片
┌─┬─┬─┬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┐
│  │  │  │        紅        │
│  │  │  ├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┤
│  │  │  │        青        │
│  │  │  ├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┤
│青│白│黃│        白        │
│  │  │  ├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┤
│  │  │  │        黃        │
│  │  │  ├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┤
│  │  │  │        黑        │
└─┴─┴─┴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┘

C」於錢業公會。二月一日受皈依(葉密峰「致大師書」;康寄遙「致大師書 」)。

  按:康書作羅漢寺講,未確。 二月

  十五日,大師度「壬午元旦」於華岩寺(詩存續集)。是日為國家總動員會 文化界宣傳週之宗教日,大師特電各省縣佛會(海廿三、五──六「佛教新聞 」)。其間,大師往歌樂山、山洞,訪晤林主席、居覺生、孔德成等(致海定 書一)。 三月

  八日,中國文化協會舉行緬甸日,大師於國際廣播大廈,對緬甸佛徒廣播 ]海廿三、五──六「佛教新聞」)。

  十七日,中國文化協會舉行印度日,大師於國際電臺廣播「中印之回溯與前 [P492] 瞻」(海廿三、五──六「佛教新聞」;中央日報「印度日特刊」)。 時大師體健未復,仍事醫藥。適獅子山慈雲寺有佛教中醫慈濟院之發起,而 佛慈藥廠主馮明政來渝籌設渝廠,均由大師指導協助成立,為留重慶多日, 始返山靜養(佛教中醫慈濟院緣起;致法尊書五二;海廿三、七「良醫良藥 」)。 六月

  八日,大師於縉雲山序「菩提道次第略論」。述大勇往行,以告求學藏文 佛教者(文)。

  十一日,大師「呈行政院維護寺僧」。動機為: 『頃年為藉徵警糧,或藉辦鄉鎮中心小學等,拘逐僧人,佔提寺產,黔湘 暨川東各縣,紛懇援救者已百數十起』。 大師擬辦法五項,務使於僧得安,於教得整,於國家民族得益。其辦法云; 『一、請令社會內政兩部,督導中國佛教會暨各省市縣佛教會,依照現行 佛教會章程,限半年內務組織完善。二、請令內政部,責成中國佛教會暨 [P493] 各省市縣佛教會,限一年內分別將各省市縣寺庵僧尼財產額數,明確登記 呈報。三、請令內政部,責成中國佛教會暨各省市縣佛教會,按照所登記 寺僧產額,以寺產十分之二辦僧學,十分之二辦慈善等。限二年內,以所 辦成績呈報稽考。四、如各省市縣佛教僧寺,能如期組織登記及辦理僧學 公益者──例如國民小學等,三十年度佔奪者概還原狀;三十一年度起, 再有侵擾者,依法懲處。五、各省市縣佛教會及僧寺,不能組織登記及辦 理僧學公益者,得由各市縣政府,呈內政部,督導中國佛教會議處之』。 其後,行政院批准內政部修改之辦法五項,與大師原意全異。潮音編者(福 善)不知,誤題為「行政院批准維護佛教整理財產辦法」,引起外間不少誤 會(海廿三、八──九「一月集錦」)。大師再呈行政院,未得批答(致蔣 主席書)。

  十八日,大師以『在全國痼疾通病下,當先去私戒懶,纔能趕上人程;從佛 教機關團體中,實習為公服勞,方可養成僧格』一聯,為漢院畢業生訓詞, [P494] 正果記(文)。 七月一日,大師作「抗戰五周年之新意義」,載時事新報七七特刊(文)。

  十五日,大師寓北碚,讀馮友蘭「貞元三書」,作「簡評」。謂新理學之理 氣並重,低於程朱,更遠不及陸王(文)。

  是夏,大師於漢院,講「為支那堪布翻案」,以糾正藏僧及蔽於西藏佛教者對 於中國禪宗之歧視,心月記(文)。

  馮玉祥寓縉雲山,大師時與晤談,馮氏有「見縉雲山僧眾學習藏文乃有感」 : 『西藏關係重,藏文宜先通。革命四十載,邊疆成化外。外人得侵凌,國 權遭損害。政府應力助,訓練好人才!已派往藏者,生活須善待。邊疆事 大振,外人無可奈』!

  郭沫若來山訪晤大師,有詩和贈(詩存外集)。 『內充真體似寒泉,淡淡情懷話舊緣。長憶縉雲山下路,堂堂羅漢石驚天 [P495] 』! 八月,大師以福善可造,而憍矜不馴,不相得於友生,乃命離縉雲山,去重慶 編海潮音(慟福善;海廿三、七「編輯書屋二三事」)。 九月二十四日(「中秋」),大師於觀月亭待月「詩存續集」。 十月十三日,一代藝人律宗耆德弘一卒於泉州(林子青「弘一大師年譜」)

  二十七日,印順寄「印度之佛教」初章來請序,大師因撰「議印度之佛教」 ,為大師印度佛教史之概觀(文): 『第一期之佛教,應曰「佛陀為本之聲聞解脫」,庶於後行之大乘有其本 根。第二期可曰「菩薩傾向之聲聞分流」,但應歷佛滅至馬鳴前約五百餘 年,內更分小節。第三期應束三四期曰「佛陀傾向之菩薩分流」,此中可 分四小節:一、佛陀行果讚仰而揭出眾生淨因之真常唯心論,此於六百年 頃,法華、涅槃、般若、華嚴等漸興,及馬鳴諸論代表之。二、對治外小 執障而盛揚摩訶般若之性空幻有論,此於七百年頃,龍樹、提婆諸論代表 [P496] 之。三、依據法性空義而補充小大有義之有為唯識論,此於九百年頃,無 著、世親諸論代表之。四、空有劇烈爭辯而小大宗見各持之漸傾密行論, 此於千餘年頃,清辨、月稱、安慧、護法諸論代表之:則驗之向傳印華佛 史無不符合之大乘時代也。第四期可曰「如來為本之佛梵一體」,則承前 厭倦苦諍而傾向外內、大小、空有融合持行之趨勢,龍智等密咒盛行,在 佛滅千二百年起,奄奄五、六百年,內更可分小節;則適當我國唐開元前 以至宋元時是也。 『基佛之淳樸,握持馬鳴、龍樹、無著之一貫大乘,前融采聲聞分流,而 後攝擇宗見各持與如來一體;亦即依流傳在中國者,攝持錫蘭傳者及擇取 西藏傳者,成一批評而綜合而陶鑄之新體系,庶其為著述印度佛教史之目 標歟』!

  是年下學期,大師講「法性空慧學概論」於漢藏教理院,心月、融海、妙欽合 記。又講四教儀,了參、光宗記其懸論,成「天臺四教儀與中國佛學」。大 [P497] 師學本中國佛學,而近二十年來,佛學院每偏重唯識,而四川又多重中觀及 密宗。是年後,大師乃多講中國之佛學。 十二月,南華寺虛雲以主持法會之便,來訪大師於縉雲山,大師殷殷以共舉佛 教為望(海廿四、一「一月佛教」;海廿四、五「一月佛教」)。惜虛雲為 左右播惑(顯明、張子廉),於淨虛空中橫生枝節。 時林主席等發起「護國息災大悲法會道場」四十九日(十二月九日始,明年 一月二十六日圓滿),戴傳賢為法會會長,迎南華虛雲主持之,法會甚盛。

   民國三十二年,一九四三(壬午──癸未),大師五十四歲。 一月,大師在重慶,於錢業公會講經(海廿四、二「各地電函摘要」)。

  十三日,陪都擴大舉行釋迦世尊成佛紀念大會,由大師及虛雲分別開示,盛 況空前(海廿四、二「陪都成佛日大會特輯」)。

  十四日,大師與馮玉祥、于斌、白崇禧發起中國宗教徒聯誼會,舉行發起人 [P498] 會(海廿四、二「函電摘要」)。

  是月,海潮音由福善移往成都大慈寺編發(海廿四、一「卷首三語」)。

  二十二日(「臘月十五」),大師應榮昌緇素請,車抵榮昌,駐錫寶城寺( 寺主嚴定) (海廿四、三「太虛大師蒞榮昌遊化紀要」)。

  二十四日(「十九日」),大師應榮昌各界歡迎,就縣廟講「中國文化及佛 教於戰後歐洲民族之關係」,永遠記(海廿四、三「太虛大師蒞榮昌遊化紀 要」)。 二月,大師度舊年於寶城寺。十日,回重慶(詩存續集;編輯室來函「摘要」 )。

  大師於羅漢寺,逢星期六及星期日,公開答問(海廿四、四「破疑網於重重 」)。 」

  二十七日,唯識學者歐陽竟無,卒於江津之內學院(海廿四、四「一月佛教 」)。大師輓之云: [P499] 『勝軍論後有斯文,公已追蹤先覺;石埭門中空上座,我尤孤掌增哀』! 是月,大師於金劍山(漢院屬寺)創設大雄中學,籌備經年,至此始正式開 。大師任董事長,以吳子詒為校長。大師書數語以贈學生: 『求學之道,要求學成為一個知識、德行、能力都完備的人。在社會中為 一能自力能互助(之)份子;在國族為一能工作能貢獻(之)國民;在世 界中為一能承先能啟後(之)世人;推至其極,則如釋迦牟尼佛在宇宙中 為一能遍覺能普救之大雄。大雄者,大英雄也;先從社會中在國族中做起 』!

  大師初擬辦一含有政治意味之學校,因介紹識(連謀有關之)吳子詒,惟幻 、葦舫參預其事。後其事未能實現,乃改辦中學。 三月二十一日,大師以張道藩以「我們需要的文藝政策」相詢,乃作「對於文 藝政策之管見」。時「欲以恢復宋儒傳統,襲取應用(西洋哲學)為範疇」 之新儒家,日見囂張;多師理學餘緒而排斥佛法。大師故斥謂: [P500] 『設一言固有文化,即隨瞀儒淺見,籠統的以接受韓歐程朱一流為恢復; 而不知韓歐膚見無識之偏狹,與程朱陰盜陽憎之欺偽,其狹偽實為中國文 化千年來漸陷低弱之主因。則恢復固有文化,反成加三民主義以拘蔽,使 不能有所擇取於盛唐雄大宏遠之全個民族文化也』!

  大師同時作「中國民間之教化何在」,後且數數論及此。實則新儒家也者, 既不與一般民間思想相關,復不為新進思想所取,僅為御用文化耳!

  二十二日,大師於重慶獅子山,跋國際大學教授吳曉鈴說「諸佛世尊如來菩 薩尊者名稱歌曲」(文)。

  某日(「癸未仲春」),大師偕定九、李子寬,往遊涪陵普陀山之紹宗寺( 詩存續集;詩存外集;海廿四、四「一月佛教」)。 五月九日(「立夏後三日」),戴季陶(孝園)為康寂園(寄遙)、楊叔吉洗 塵。席間,推大師為紀一詩(海廿四、八「一月佛教」): 『孝悌人之本,寂光佛所歸,一園賓主序,林外日依依』。 [P501]

  二十二日,中國宗教徒聯誼會成立(「海廿四、六「訪函記要」)。大師任 常務委員(佛、回、天主、基督各一人),以衛立民為總幹事。是會之任務 ,為「擁護抗戰建國,尊重信仰自由,提高精神修養,勵行社會服務,促進 世界和平」五項(贊文)。

  大師留渝期間,廣播「佛教與國民外交」。「佛教之中國民族英雄史」,「 閱為性空者辨」,均是時作。

  月底,大師回縉雲山。 七月二十七日,大師以大雄中學立案事,在重慶(致海定書一三)。 八月一日,林主席卒於渝。後蔣中正繼任。 夏季,大師應張治中、康澤之約,赴夏令營講「佛教哲學與青年修養」(海廿 四、九「一月佛教」)。

  是年夏秋間,大師撰「中國今後之文化」「大公報九月十九日);「聯合國戰 勝後之平和世界」(新中華八月號);「人群政制與佛教僧制」「時代精神 [P502] )。又講「佛教徒應參與中國和世界的新文化建設」,了參記。於文化政治 ,多所論及。論平和世界,原則為: 『世界人類之利益為第一; 國家民族之利益為第二; 個人家屬之利益為第三』。

  時滇緬路中斷,西藏之對國府,日見頑梗。中央有武力解決之意,大師乃作 「西藏問題之適當解決」(文)。 八月三十日,大師作「再議印度之佛教」,為漢院學生講之(中國佛學)。「 印度之佛教」,於真常唯心論──即大師所贊之「法界圓覺宗」,頗有微辭 。以大乘之發展,為性空、唯識而後真常唯心論,與大師之先真常而後性空 、唯識相反,因再為評議。 十月四日,大師「閱入中論記」脫稿(文)。月稱之入中論,法尊於三十年譯 出,大師曾為刪潤。是論高揚中論空義而專破唯識;大師不忍唯識之被破, [P503] 乃明唯識而一一反難之。評入中論為:「功過互見而瑜不掩瑕」。

  七日(「重九」),大師與黃懺華、陶冶公、陳耕石,在縉雲山聯句「詩存 續集)。

  十日,國慶,大師於漢院講「各人要在自己的崗位上努力」,光宗記(文) 。大師謂:求學時,『要警策自己,適應環境,利用環境去充實自己』。作 事時,『要透視現實,確定理想,根據理想去改造現實』。

  是年下學期,大師於漢院講「中國佛學」,性覺、光宗等記,為大師對於中國 佛學──中國獨創之佛學,作一縱貫之敘述,講經一載。大綱為:

圖片
      一  佛學大綱
      二  中國佛學之特質在禪
        一  依教修心禪
        二  悟心成佛禪
        三  超佛祖師憚
[P504]   

        四  越祖分燈禪
        五  宋元明清禪
      三  禪觀行演為臺賢教
      四  禪臺賢流歸淨土行
        一  依教律修禪之淨
        二  尊教律別禪之淨
        三  透教律融禪之淨
        四  奪禪超教律之淨
   五  中國佛學之重建

  時大師又講賢首五教儀,了參記其懸論,名「聽講五教儀拾零」(文)。

  是年秋冬,大師所作小品,多以「感」為題,如「雜憶和雜感」;「閱東方雜 誌漫感」;「偶閱理想與文化的隨感」;「感愚昧之害他自害」;「談中印 佛教之偶感」。 [P505] 十一月,大師應復旦大學社會學系社會研究室之約,往講「中國之佛教」,天 慧記(海廿四、十二「佛教新聞」)。

  大師自復旦轉金劍山,視察大雄中學,及塔坪寺民眾學校(海廿四、十二「 佛教新聞」)。詩云: 『金劍創開新氣象,塔坪還保古風規。一般淨化人間世,縉嶺雲深是總持 』。

  大師於大雄中學,以「勤儉誠公」為校訓,略為開示,塵空記(文)。

  大師抵渝。時以內政部頒布八月間修正之「寺廟興辦公益慈善事業實施辦法 」,『既由縣市政府主組委員會征收興辦;又於各僧寺每年收益在五萬元以 上者,即須征收百分之五十(以今之物價論,則五萬元纔為敷五人最低生活 費耳);復全由縣市主組委員會征收,不惟非自行興辦,且殆無過問之權』 (呈蔣主席文):致各地佛教陷於紛亂。大師乃召集中國佛學會理監事聯席 會議,發出虞電,呼籲反對: [P506] 『中央及地方主管機關,宜仍居監督指導地位,責令各省佛教會,聯合恢 復中國佛教會,并健全市縣佛教會,自組「佛教自組興辦公益委員會」, 集辦應辦公益,以符教產辦教務之旨。要之,如認佛教為中華民國不可容 存而欲毀滅之者,應明白宣布其理由。如認佛教為約法憲章所容許自由信 仰宗教之一,佛教徒亦為中華民國國民,……則於類似天主教等教產之僅 存佛教教產,固應同享法律之保護』。

  乃內政部主管司科,不允取消,竟謂此由參考大師前年「呈行政院文」意而 訂。大師乃迫得於翌年一月二日,致書蔣主席,作悲憤之陳辭,略謂: 『與太虛前呈行政院之文意,適成北轍南轅之馳:一係健全僧寺整興佛 教,一係掠奪寺產毀滅佛教,誠有霄壤天淵之別』。 『本年內政部所修訂辦法,則由縣市政府鄉鎮保甲為刀俎而寺僧為魚肉, 可立致全國佛教於摧殘者也。而整興僧寺發揚佛教,以利益國家民族及世 界人類,為太虛第一生命。太虛對於中國文化,世界學術之貢獻非淺,而 [P507] 抗戰在國民一分子之佛教徒立場上,……對於抗建之努力,亦不為少。乃 未蒙中樞之佛教主管司科,及一分省縣中鄉保當局之諒察,時有摧奪僧寺 ,危亡佛教,以斬絕(太虛)第一生命之舉動,則太虛固無負於國人,而 國人實有負於太虛也』! 『如荷矜察,而令由主管官署貫徹施行,則太虛自當在佛教徒立場上,倍 加努力以贊襄復興中國民族之盛業。不然,則決不能坐視寺僧摧剝、佛教 危亡,而再靦顏苟活於斯世也』! 書上,得停止實行。 十二月一日,大師應西南緇素之請,飛抵桂林,道安、李濟琛(任潮)等來迎 A駐錫月芽山(海廿五、一「太虛大師飛西南宏法受熱烈歡迎」)。

  三日,李濟琛假佛教會設席歡迎,黃旭初、蘇希洵等均來會(海廿五、一「 飛西南宏法受熱烈歡迎」)。

  四日,大師於廣西省佛教會,公開講演「中國之佛教」(與復旦所講者同) [P508] (海廿五、一「飛西南宏法受熱烈歡迎」)。連日暢遊名勝,均紀以詩(詩 存續集)。

  六日,大師偕湖南歡迎代表聞又、越培元,專車抵衡陽。老友空也,學生茗 山等來迎,駐錫花藥山(海廿五、一「西南宏法受熱烈歡迎」;海廿五、二 「五洲宏化的太虛大師」;茗山「痛哭老人」)。

  八日,大師應衡陽佛教居士林請,就社會服務處,講「佛教與中國文化及世 界和平」 (海廿五、二「五洲宏化的太虛大師」)。 大師偕空也、越培元等,經培元寺抵南嶽。十四日(「十八日」),衡山佛 教會及南嶽各界,於祝聖寺開會歡迎。大師講「佛法大意」,澄源記(文; 海廿五、二「歡迎太虛大師詩錄」)。

  大師暢遊南嶽名勝,所至均紀以詩(詩存續集)。且於水簾洞工校,講「工 業文明之佛教」;石頭塔商校,講「緣起性空義」等(海廿五、二「五洲宏 化的太虛大師」;海廿五、二「一月佛教」)。 [P509]

  大師與趙市長等返衡陽。翌日,大師被公舉為花藥山住持,大師以茗山任監 院(海廿五、二「五洲宏化的太虛大師」;茗山「痛哭老人」)。

  二十一日,大師抵耒陽,駐錫金錢山寺。二十三(或作四)日,應耒陽民教 館請。於民眾劇場講「佛教與人生」,明真記(海廿五、三「大師弘化行蹤 」)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師留耒期間,指導省佛會,集黨政軍代表,決議組織「湖南僧侶救護隊」 (海廿五、三「大師弘化行蹤」)。

  二十七日,衡陽杜局長來花藥山,禮請大師赴粵漢路大禮堂說法。大師講「 佛法原理與做人」,聞又、澄源合記(文)。

  三十日,大師抵歧山仁瑞寺(海廿五、三「大師弘化行蹤」)。

  是年,圓春在無錫、南京,秋去天津、北平、保定,於淪陷區大轉法輪, 受朝野尊敬(葉性禮「圓老法師事略」)。 漢藏教理院,建大講堂及圖書館,法尊辛勤獨至(漢藏教理院重建大講堂功 [P510] 德碑)。

  呂碧城卒於香港。遺囑以在美所有遺產,在太虛大師指導下,用於譯經事業 (陳靜濤為編者說)。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