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妙雲集上編之五『中觀論頌講記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觀六情品第三

  世間,不但指山河大地;反而主要的是指有情的自體。阿含經中有人問 佛:什麼是世間,佛就拿『眼是世間,耳鼻舌身意是世間』答覆他。不斷變 化中(世間)的現實生命,由過去的業力所感;感得的,佛說是五蘊六處六 界。這蘊處界的和合是有情的自體。有了有情的自體,就有來去的活動。所 以外人建立實有的六情,目的還是成立來去,來去成立了,一切也自然成立 。六情,理應譯為六根。什公卻譯做六情。情是情識,這是因為六根與六境 相涉,有生起六識的功能。同時,六根和合是有情的自體。眼等五根取外境 ;意根取內境,他就是情,能遍取五根。五根與意根,有密切的關係,五根 所知的,意根都明白;有了意根,才有五根的活動。六根中意根是重心,所 以就譯為六情了。蘊處界,這是一般的次第,但古時卻每每是六處為先,阿 含經中的六處誦,就是專談這六處中心的世間集滅的。我們的一切認識活動 [P103] ,就因為這六根,六根照了六塵,引發心理的活動──六識。根境識三者和 合就有觸。觸緣受,受緣愛,愛緣取,取緣有等,生死的流轉,就是從六處 的認識活動出發的。解脫,也還是從六根下手,所以阿含經的六處誦,特別 注重『守護六根』。這因為六根取境的時侯,如能認識正確,不生煩惱,不 引起行業,那就觸滅則受滅,受滅則愛滅,愛滅則取滅,取滅則有滅,有滅 則生、老死滅了。

  如來依世俗說有六根、六境、六識;一般聲聞學者,就把六根看為有實 在的自體,有見色聞聲等自性的作用。本品,就是從一切法性空的立場,掃 除六情的妄計。這不但顯出性空的六情;並且因為能觀察六根的空無自性, 不起戲論顛倒,那就不起愛、取等惑業,得到清淨、解脫,所以說『空即無 生,是大懺悔』。

  
乙二 別觀
丙一 觀世間 [P104]

  
丁一 觀六情
戊一 立 眼耳及鼻舌 身意等六情 此眼等六情 行色等六塵

  有所得的小乘學者說你說諸緣不生,也就不來不去,但在我看來,是有 生的,有六根就有有情的來去,怎麼可說無來去呢?假使真的沒有,佛為什 麼說六根?「眼耳鼻舌身意」的「六情」,有「行」(照了)「色等六」境 的作用,就是眼見色,耳聞聲,鼻香,舌嘗味,身覺觸,意知法。見聞覺 知的對象,叫做「塵」,我們所以能認識境界,是依六根的取境而後能認識 ,所以就依能取的六根,把認識的境界,分為色等六塵。

  
戊二 破
己一 廣觀眼根不成
庚一 觀見不成 是眼則不能 自見其己體 若不能自見 云何見餘物 [P105] 火喻則不能 成於眼見法 去未去去時 已總答是事 見若未見時 則不名為見 而言見能見 是事則不然

  初觀眼根,不成其為能見。關於見色,有部說見是眼根的作用;犢子部 說我能見;大眾部說眼根不能見,眼識才能見,不過要利用眼根才能見。這 裡破眼根能見,是針對有部的。有部說眼根是色法,是一種不可見而有對礙 的色法,不是指外面可見的扶根塵,是指分布在瞳人裡堶悸熒L細清淨色,叫 淨色根。瞎子不能見,就因淨色根壞了。據性空者看來,這自性眼根的見色 ,大成問題。他們承認眼根實有而能見的,這種見性,是眼根特有的作用。 眼根既不因他(色識等)而自體成就能見性,那麼,在沒有見色生識的時候 ,眼根的能見性已成就,應該有所見;這時,既不見色而有能見性,那就應 該能見到自己,否則,怎麼能知道他是能見性呢?但事實上,他從來只見到 外境,「不能自見其己體」的。眼根不能離色境等而有見的作用,這見的作 用,顯然是眾緣和合而存在的,不能自己見自己,怎麼說眼根是能見的自性 [P106] 呢?「若不能自」己「見」自己,就證明了見色不是眼根自性成就的作用, 那怎麼還說他能「見」其「餘」的事「物」呢?

  外人說:你不能這樣說,我舉個「火」燒的譬「喻」吧。火自己不能燒 自己,卻能燒柴等他物。眼根也是這樣,自己雖不能見到自己,卻能見色境 ,所以眼根名為能見。這譬喻,其實「不能成」立「眼」是能「見法」,因 為火喻的自不燒而能燒他,我是不共許的。本來,這問題在上面已「去、未 去、去時」的三去無去中,「已」經「總答」的了!可惜你自己不覺得。請 問:火是怎樣的燒呢?已燒是不能燒,未燒也不能燒,離卻已燒未燒,又沒 有正燒的時候可燒。能成的火喻,尚且不能成立,那怎能成立所成的眼見呢 ?

  你一定要執著眼根能見,那就應常見,無論開眼、閉眼,光中、暗中, 有境、無境,一切時、一切處,都能見。事實上並不如此,在「見」「未見 」色的「時」候,「不名為見」,這就是眾緣和合而有見了。「而」還要說 [P107] 「見能見」,怎麼能合理呢?所以說「是事則不然」(楞嚴經中主張眼根的 見性常在,開眼見色,閉眼見闇,與中觀的見地不合)。

  
庚二 觀見可見見者不成 見不能有見 非見亦不見 若已破於見 則為破見者 離見不離見 見者不可得 以無見者故 何有見可見

  本頌依青目的解說:上面說能見性的眼根,不成其為能見;這又破非見 性的眼根不能見。或者想:因為不能自見,證明他的非見性;這,他該是非 見性,在色等眾緣和合下,他才能見。這還是不行。說他是「見」性,尚且 「不能」成立「有見」色的功能;若轉計「非見」,就與瞎子一樣,或耳朵 、鼻子一樣,他如何能見?所以也「不」能「見」。非見者能見,佛法中, 本是沒有這種計執的,不過怕他轉計他性能見,所以作這樣的推破,如依安 慧釋看來,本頌的意思是:上文說見性的眼根自體不可見,這是說非見的色 等他物也不應當見。既見性不能見,非見性也不能見,這就是根境和合也不 [P108] 能見。所以見性的眼根,非見性的色塵(可見物),如有獨立的自性,都是 不成見事的。依無畏釋:這見與非見,是總結上文的。在眼見色時,不能自 見;不能自見,所以眼不能有決定的見用;在不見外色時,更不成其為見。 這也不可見,那也不可見,見既「已破」了,自然也就「破」了「見者」。 因為,有了見,所以稱之為見者,見都不可得,那裡還會有見者呢?

  破見名,主要是破犢子系各部的,他們主張眼根不能見,要見者我使用 眼根才可見。現在破道:你說見者能見,到底怎麼見的?若說「離見」的眼 根有見者,那麼沒有眼根的人,也應該能見,而事實上離卻眼見,「見者」 就「不可得」。若說「不離見」,要利用眼根才有見者可見,這豈不就是眼 根能見,何必要有這多餘的見者?你如果說,單是眼根沒有見的作用,非要 有見者利用眼根才可見。那麼,眼根既沒有見用,見者自體又不能見,都沒 有見用,補特伽羅利用了眼根,如瞎子與瞎子相合,也還是不能見的。「見 者」既不成立,那還「有」什麼「見」與「可見」?上一頌是從法無而推論 [P109] 到人無;這一頌從人無推論到法無。人法不可得,也就是見者,見與可見都 不可得。

  
庚三 觀見可見所起之果不成 見可見無故 識等四法無 四取等諸緣 云何當得有

  從自性「見」根與「可見」境的沒有,影響到從根境和合所生起的一切 法,都無從建立。阿含經說:『內有眼根,外有色法,根境二合生識,識與 根境三和合觸,觸緣受,受緣愛』。這從根境而起的識、觸、受、愛四法, 是心理活動的過程,都是要依根境的和合,才得發生。現在既沒有「見」與 「可見」的自性,那能依的「識等四法」當然也「無」有了。經上說有六六 法門:就是六根,六境,六識,六觸(眼根所生觸,耳根所生觸……意根所 生觸),六受(眼觸所生受……意觸所生受)。六愛(眼受所生愛……意受 所生愛)。這就是說十二緣起中現實生命活動的一系:識是識,境是名色, 根是六處,觸就是觸,受就是受,愛就是愛,這可見十二緣起的因果連繫, [P110] 是以六根為中心的。他是前業感得的有情自體,依著他,又有煩惱業力的活 動,招感未來的果報。愛,已到達了煩惱的活動,愛著生命與一切境界,再 發展下去,就是取。取有欲取、見取、戒禁取、我語取「四取」。因了愛的 染著繫縛,由染著而去追求執著,就是取。因愛取煩惱的衝動,造種種非法 的身語惡業;縱然生起善業,也總是在自我的執著下,是有漏的生死業。業 是身心活動而保存的功能,所以十二支中叫做有。有緣生,生緣老死,這種 「諸緣」的因果相生,因根本(根境)的不成,都不能成立,所以說「云何 當得有」?從緣起無自性的見地來看,自性有的十二有支,都不可得。

  
己二 例觀五根不成 耳鼻舌身意 聲及聞者等 當知如是義 皆同於上說

  上說見可見及見者的不可得,是依眼根而說的,這裡再觀其他五根的不 可得。「耳鼻舌身意」,是五根,五根的對象,是「聲」香味觸法五塵。我 能聞聲,叫「聞者」,能香,叫者,能嘗味,叫嘗者,能覺觸,叫覺者 [P111] ,能知法,叫知者。這一切的一切,都沒有實在獨立的自性。所以不成的意 「義」,「同於上」面破眼根不成中所「說」的。破的方法是一樣的,不過 所破的根境不同,所以這裡也就不消多說的了。 [P112]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