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妙雲集中編之五『成佛之道(增註本)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
庚四
辛一 或以生滅法,縛脫難可立,畏於無我句,佛又方便攝。

  再說真常唯心系。這是依如來藏──如來界,眾生界,自性清淨心等為本 依的。如《如來藏》,《勝鬘》,《楞伽》等經,《寶性》,《起信》等論說 。在印度及中國,這一系的宏揚,是比般若經論遲一些。

  中觀者依徹底的我法無自性(無我)說,緣起是如幻的生滅,與無常無我 的法印相合。唯識者依自相有的立場,說一切法是生滅無常的;種子六義中, 第一就是『剎那滅』。對於沒有補特伽羅我,也是徹底的(小乘說一切有及經 部,也與唯識相近)。但這在稱為『附佛法外道』,及神教徒,是極難信解的 。沒有我體,怎麼會有輪迴?剎那生滅,那前生與後生,又怎樣連繫?這是佛 法中的古老問題,如說:『我若實無,誰於生死輪迴諸趣』(99)?《楞伽經》說 :『陰界入生滅,彼無有我,誰生?誰滅?愚夫者依於生滅,不覺苦盡,不識 涅槃』(100)。大慧菩薩這一段問話,就是代表了一般愚夫──覺得無常無我,不 能成立輪迴,也不能成立解脫。在愚夫的心想中,一切是生滅的,生滅無常是 [P384] 苦的,那就不能發現盡苦得樂的希望了!這似乎非有常住不變的我才成。所以 佛法內,佛法外,都「或」有這一類眾生,「以」為「生滅法」,對於繫「縛 」生死與解「脫」涅槃,都是「難可」安「立」的。這類眾生,佛說是「畏於 無我句」的,就是聽了無我,而怕繫縛解脫不能成立,死後斷滅而畏怯的根性 。對於這,「佛又」不能不適應他們,以善巧「方便」來「攝」化了,這就是 如來藏法門。

  如來藏說,佛說的經典不少,會使人生起一種意解:在生死眾生,或眾生 心中,有如來那樣的體性存在,而具足智慧德相,或說相好莊嚴的。這與印度 的神我說,很接近。所以西藏的覺囊巴派,就依十部大乘經──如來藏說教典 ,成立神我體系的大乘佛教。中國也有這一類,以真我的體驗,作為最高的法 門。好在佛知道眾生愚癡,預先在《楞伽經》堙A抉擇了如來藏說的真意義。 這是攝化計我外道,而實際與大乘法空性,是一脈相通的。

  
辛二
壬一: 甚深如來藏,是善不善因。 [P385]

  大慧菩薩所代表的眾生,要求生死輪迴的主體,本有涅槃佛體,佛適應這 類根性,所以說如來藏。如說:『如來藏是善不善因。能遍興造一切趣生,譬 如伎兒,變現諸趣。……自性無垢,畢竟清淨』(101)。如伎兒的變現諸趣,可說 是輪迴主體。自性無垢,畢竟清淨,就開示了佛身與涅槃的本有,這如一切如 來藏經廣說。

  如來藏是「甚深」的,如來徹底體證,了了明見;其他利根深智的大菩薩 ,才能分證。為什麼叫「如來藏」呢?圓滿究竟的佛,在眾生因地,可說本來 就成就了的。如說:『如來藏自性清淨,轉三十二相,入於一切眾生身中。如 大價寶,垢衣所纏。如來之藏,常住不變,亦復如是;而陰界入垢衣所纏,貪 欲瞋恚不實妄想塵勞所污』(102)。所以如來藏可解說為:含攝如來一切功德,而 主要是為雜染法所覆藏。因此,如離了煩惱藏,如來藏也就名為法身了。以如 來藏為輪迴解脫的主體來說:『即此法身,過於無邊煩惱所纏,從無始世來, 隨順世間,波浪漂流,往來生死,名為眾生』(這就是《楞伽》的『譬如伎兒 [P386] 變現諸趣』);『眾生界即法身,法身即眾生界』(103)。眾生與佛,平等無差別 。所以在眾生叫眾生界,在菩薩叫菩薩界,在如來叫如來界。這一法門,在外 表上,與印度的吠檀多哲學,大梵(法身)小我(眾生界),是非常類似的。

  依如來藏,成立生死與涅槃,眾生與佛,所以說:「是善不善因」,就是 為不善的生死雜染因,也為善的清淨佛果因。但因是多種多樣的,如唯識學有 十因,有部立六因,這到底是怎樣的因呢?有些學者,受到一本萬殊──從常 無而生妙有的玄學影響,以為:善與不善,是如來藏所本具的,以如來藏為體 的,從如來藏所生的。關於這,這裡不能多說。總之,印度的如來藏為因,是 自有意義的。如《勝鬘經》說:『如來藏離有為相,如來藏常住不變,是故如 來藏是依是持是建立;世尊!不離不斷不脫不異不思議佛法。世尊!斷脫異外 有為法,依持建立者,是如來藏』(104)。這樣的文句,《無上依經》,《寶性論 》,都是一樣的。是依是持是建立,這就是因;是增上緣,能作因。例如四大 能造造色,決非以四大為體而發生造色,是依『生、依、立、持、養』──五 [P387] 因而說造;是說不離四大,而造色才可以生起(《楞伽經》的『如遍興造一切 趣生』,也是這樣的造)。五因中的依、立、持──三因,也就是經說的『是 依是持是建立』了。所以,善與不善,依如來藏而有,而不是以如來藏為體, 從如來藏生出來的。為什麼如來藏可以為因──依持建立,就因為是常住不變 的。儘管輪迴諸趣,解脫涅槃,如來藏是常住不變的,為這一切所依止的。有 了常住不變的,那些聽說無常無我,而怕輪迴與解脫無著落的,也就可安心了 。如來藏為依止因,可以舉例解說。如太陽,烏雲,依止虛空而有,與虛空不 相離。但太陽與烏雲,並不是以虛空為體,也決非從虛空生出來的!如來藏為 生死涅槃因,也就是這樣。

  如來藏怎樣的為不善因?無始以來,就有那些與如來藏不相應的,相離的 有為法──陰界入,貪瞋癡等無邊煩惱,都依如來藏而有;如灰塵的依明鏡而 有一樣。有了這些,生死雜染就流轉不息了。這些都是依如來藏而有的,所以 說:『依如來藏故有生死』。怎樣為善因呢?無始以來,就有那些與如來藏相 [P388] 應的,不可說異,不可分離的不思議佛法,也依如來藏而有;這就是佛性了。 但這與如來藏相應而不異的,為什麼不說生,而說依呢?第一,這是無為法, 不可以說生。還有,如有漏種子,在阿賴耶識中,是不可說有別異的。但只能 說從賴耶中的有漏種子,生有漏現行,不能說從阿賴耶識生。如說一切從阿賴 耶識生,就有一因多果的過失了。所以說不異不離,也不能就說是一。同樣的 ,眾生本具的,能為無漏清淨德性因的,與如來藏不能說有別異的,也只能說 『依如來藏』,為依為持為建立。總之,佛是說有『常住不變』的如來藏,為 善與不善所依,而一切法都能成立。

  
壬二: 無始習所熏,名為阿賴耶。由此有生死,及涅槃證得。

  佛說如來藏,主要是以常住不變,自性清淨的法體,作為生死與涅槃的所 依。如來藏在陰界入中,也就是在眾生身心中,所以如來藏說,不一定與唯識 的阿賴耶識相結合。但是,眾生是一切由心的;阿賴耶識是所知依的根本識, 所以自然地形成:依如來藏而有阿賴耶識,依阿賴耶識而有一切法的思想體系 [P389] 。自性清淨的如來藏,在阿賴耶識(阿賴耶識是一切法的根本或中心)深處, 所以到了《勝鬘經》,如來藏也就被稱做『自性清淨心』,與心性本淨說相合 ,展開了真心論的思想系。但這是真實心,是核心,心髓的心,切勿誤作一般 的心。

  《阿毘達磨大乘經》說:『無始時來界,一切法等依;由此有諸趣,及涅 槃證得』(105)。界,是如來藏,也是阿賴耶識。這裡面的聯絡是:如來藏是自性 清淨的,但「無始」以來,就為虛妄雜染的戲論「習」氣「所熏」染,這就「 名為阿賴耶」識。這如太空而為浮雲所蔽,成為不明淨的空界一樣。所以分析 阿賴耶識的內容,有真相(如來藏)與業相(戲論熏習),這二者的和合,就 是阿賴耶。這在無著世親的唯識學堙A是不容易信解的,但這是依如來藏而有 的阿賴耶識呀!「由此」阿賴耶識的雜染種子──不離如來藏真相的業相,就 「有生死」流轉的諸趣。如來藏常住不變,不離生死,所以也可說如來藏流轉 諸趣。這正像虛空的隨方器而方,隨圓器而圓一樣。同時,由於阿賴耶識真相 [P390] ──如來藏,有不離不異的清淨性;這不是阿賴耶識所攝,而是法界所攝的( 唯識宗的無漏種子,也這樣說,與經義相合;但說是有為生滅,就與經相違) 。所以能厭生死,欣涅槃;能發心修行,破煩惱而有「涅槃」的「證得」。如 徹底離一切妄染,成就一切清淨功德,那就是如來藏出纏,名為法身,也不再 叫做阿賴耶識了。

  虛妄唯識與真常唯心二系,是適應不同的根性,開示不同的教說。但時間 是前後相近,同以實有法為依而立一切法,同以心識為中心,所以又時常起著 相互的影響。

  
辛三: 佛說法空性,以為如來藏。真如無差別,勿濫外道見!

  如來適應凡夫,外道,及一分執我小乘,說如來藏常住不變,流轉生死。 又說:如來智慧德相,相好莊嚴,在眾生身中成就。如來藏是什麼呢?真的是 無邊相好的如來,具體而微的在眾生身中嗎?真的是『外道之我』一樣,成為 眾生,而體性就是常住清淨的梵嗎?如來慈悲方便,特在《楞伽經》中,抉擇 [P391] 分明:「佛」是「說」那一切「法空性」,稱之「為如來藏」的。如說:『我 說如來藏,不同外道所說之我。大慧!有時,空,無相,無願,如,實際,法 性,法身,涅槃,離(無)自性,不生不滅,本來寂靜,自性涅槃,如是等句 說如來藏已。如來應供等正覺為斷愚夫畏無我句故,說離妄想無所有境界如來 藏門。……譬如陶家,於一泥聚,以人工水木輪繩方便作種種器。如來亦復如 是,於法無我離一切妄想相,以種種智慧善巧方便,或說如來藏,或說無我』 (106)。所以,如來藏就是甚深法空性,是直指眾生身心的當體──本性空寂性。 所以要花樣新翻,叫做如來藏,似乎神我一樣,無非適應『畏無我句』的外道 們,免得聽了人法空無我,不肯信受,還要誹毀。不能不這樣說來誘化他,這 是如來的苦口婆心!如來的善巧在此,聽起來宛然是神我樣子,可是信受以後 ,漸次深入,才知以前是錯用心了,原來就是以前聽了就怕的空無我性。法空 性──「真如」是「無差別」的,如《寶性論》說:『法身遍無差,真如無差 別,皆實有佛性;是故說眾生,常有如來藏』(107)。從無差別來說,在眾生就叫 [P392] 眾生界,在佛就叫如來界了。無差別法性,是常恆清涼不變的,佛以此為性, 以此為身,所以叫佛性,法身。約真如法性的無差別說,佛是這樣,眾生也還 是這樣,所以說一切眾生成就如來藏了。《楞伽經》說:『為斷愚夫畏無我句 故』;『開引計我諸外道故,說如來藏』。《寶性論》說:使眾生遠離五種過 ,所以說佛性,第五種是:『計身有神我』(108)。這點,是如來藏教學的信行者 ,應深刻注意,「勿」自以為究竟了義,而其實是「濫」於「外道見」才好!

  
庚五: 方便轉轉勝,法空性無二。智者善貫攝,一道一清淨。

  解說般若波羅蜜多,順便略觀法海的波瀾,現在作一結束。

  從大乘三系看來,不得不讚歎如來的善巧「方便」,一「轉」一「轉」的 ,越來越殊「勝」!如來藏說,可說是不可思議的方便了!但考求內容──真 實,始終是現證「法空性,無二」無別。如性空唯名系,以現觀法性空為主要 目的,是不消說了。虛妄唯識系,雖廣說法相,而說到修證,先以識有遣境無 ,然後以境無而識也不起,這才到達心境的都無所得。因為說依他有自相,所 [P393] 以離執所顯空性,也非實在不可。但到底可破無邊煩惱,可息種種妄執。如能 進步到五事具足,還不又歸入極無自性的現觀嗎?所以清辨闢實有空性為『似 我真如』(109),大可不必!真常唯心系,雖立近似神我的如來藏說,但在修學過 程中,佛早開示了『無我如來之藏』。修持次第,也還是先觀外境非實有性, 名觀察義禪。進達二無我而不生妄想(識),名攀緣如禪。等到般若現前,就 是『於法無我離一切妄想』的如來禪(110),這與虛妄唯識者的現觀次第一樣。所 以三系是適應眾生的方便不同,而歸宗於法空性的現證,毫無差別。

  說到方便,第一、性空唯名系,能於畢竟空中立一切法;不能成立的,要 以「依實立假」為方便,說依他自相有。這是最能適應小乘根性,依此而引導 迴小向大的。但一般凡夫,外道,不信無常無我(空),不能於無常無我立一 切法,佛就不能不別出方便,說一切眾生身中有如來藏了。這對於怖畏空無我 ,攝引執我的(凡夫)外道,是非常有效的。攝化眾生的根機,從五事具足, 到五事不具的小乘等,再到一般凡夫外道,攝機越來越廣,所以說方便以如來 [P394] 藏說為最勝,也就是最能通俗流行的理由。近見外道的『景風』說,如來藏佛 性,與上帝及靈性相近,應特為貫通。這當然是外道想以此誘化佛弟子,值得 大家警覺;但還是由於形式上類似的緣故。第二、於一切法空性立一切法,真 是擔草束過大火而不燒的大作略,原非一般所能。但事實上,離此並無第二可 為一切法依的。所以為了攝化計我外道,就密說法空性為如來藏。這是好像有 我為依,而其實還是無我的法空性。對於五事不具,近於小乘的根性,經上又 說:『佛說如來藏,以為阿賴耶。惡慧不能知,藏即賴耶識』(111)。原來阿賴耶 ,還是如來藏。依如來藏而有無始虛妄熏習,名阿賴耶識,為雜染(清淨)法 所依。不知其實是依法空性──如來藏;可惜有些學者,不能自覺吧了!如約 有漏的阿賴耶識,這只能說是生死雜染法的中心。阿賴耶識也還是依轉識,要 依轉識的熏習,與轉識有互為因果的關係。所以,阿賴耶識只是相對的依止。

  如賣藥一樣(楞伽經有醫師處方,陶家作器比喻),賣的是救命金丹。性 空唯名系,是老店,不講究裝璜,老實賣藥,只有真識貨的人,才來買藥救命 [P395] 。可是,有人嫌他不美觀,氣味重,不願意買。這才新設門面,講求推銷術。 裝上精美的瓶子,盒子,包上糖衣,膠囊。這樣,藥的銷路大了,救的命應該 也多了。這如第三時教,虛妄唯識系一樣。可是,幼稚的孩子們,還是不要。 這才另想方法,滲和大量的糖,做成飛機,洋娃娃──玩具形式,滿街兜售。 這樣,買的更多,照理救的命也更多了!這如真常唯心系一樣。其實,吃到肚 堙A一樣的救命。但能救命的,並非瓶子,盒子,糖衣,膠囊,更不是糖和洋 娃娃,而還是那救命金丹。這叫做方便,以方便而至究竟。方便是手段,不是 目的。所以『方便為究竟』的謬譯,真是害盡眾生!假使盒子,瓶子精美,竟 然買盒子,瓶子,而不要藥。不吃藥,那可錯了!假使買了飛機,洋娃娃,越 看越好,真的當作玩具玩,那真該死了!而且,糖和得太多,有時會藥力不足 ,有時會藥性變質,吃了也救不到命。所以老實賣藥,也有他的好處。三系原 是同歸一致的,「智者」應「善」巧地「貫攝」,使成為「一道一清淨」,一 味一解脫的法門,免得多生爭執。最要緊的是:不能執著方便,忘記真實。讀 [P396] 者!到底什麼是如來出世說法的大意!

  
丁二: 成熟眾生道,佛說以四攝:布施及愛語,利行與同事。

  在菩提道中,自成熟佛道的六波羅蜜多,已經說過。說到「成熟眾生」的 利他「道,佛說」要「以四攝」來攝化眾生。四攝,是四種攝受眾生的方法。 在家或出家的,無論是家庭,社會,國家,或在僧團中,在信徒中,要集成群 的關係,起著領導作用,得到大眾的信任,肯接受教化,見於實行,就決不能 離開這四攝。四攝本為共世間的,世間的領導者,都不能離四攝的原則。菩薩 是以利他為先的,自然更需要四攝。從大乘的四攝利他,可知大乘的利他,是 要有『同願同行』,而菩薩處於領導的地位。

  四攝中,一、「布施」:給以物質的利益,是攝受眾生的要訣。無論怎樣 兇猛的獸類,天天餵他吃,他也會聽從你。外道們以救濟物資,醫藥等來引誘 ,得到信徒增加的效果,也就是合於布施的原則。所以菩薩的六度,以布施為 第一。二、「愛語」:和樂的容貌,誠懇的態度,這是談話所應有的態度。所 [P397] 說的話,或是世間善法,或是出世間的善法,總要使對方知道是為了他的利益 。那就是呵責他,也會樂意接受的。這裡面,需要談話的技巧。三、「利行」 :對他說的,要他做的,要能適合實情,使他得利益,於佛法中增長功德。所 以凡是不合需要,不是他所希望,不是他所能作的,雖是善法善事,也常會使 他離心。四、「同事」:要與他作同樣的事。長官與士兵同甘苦,就能得兵士 的愛護與盡力,這就是同事攝的一例。從前叢林堙A住持與大眾,過一樣的生 活:過堂(吃飯),上殿,坐香,出坡,一律平等,所以能統理大眾,一切無 礙。善財童子五十三參,善知識們都以自己所行的法門教他修學。自己所行的 ,與教人的不一致,這怎能得人信任服從呢?總之,菩薩是依此四攝去行,所 以為眾生導首,利益眾生。

  
丙三
丁一
戊一: 初修菩提心,習行十善業;成就心不退,入於大乘道。

  菩薩修學的法門,以菩提心為本,三心相應,修六度,四攝。由淺而入深 ,所以經論安立行位次第。如前頌所說:『漸歷於諸地』,現在來作一簡略的 [P398] 敘述。

  發心修學大乘菩提道的,最「初」應發願菩提心,「修菩提心」而使他成 就。能常念上求佛道,下化眾生,真的造次顛沛不離,不再退失。在行菩提心 的修學中,就是受菩薩戒,修「習」奉「行十善業」。這是大乘常道,以人乘 行入大乘,悲增上菩薩的風格。依經說:初學時,名十信菩薩,也叫十善菩薩 。修習十心──信心,精進心,念心,定心,慧心,施心,戒心,護心,願心 ,迴向心:這是以修習大乘信心(菩提心)為主的。但起初,『經十千劫行十 善行,有退有進,譬如輕毛,隨風東西』(112)。如一直進修不退,那末經十千劫 ,就能「成就」菩提「心不退」,不再退轉而「入於大乘道」的初階──發心 住。修習信心,要以十善,六度等來使他成就。修習信心成就,如頌說:『清 淨增上力,堅固心昇進,名菩薩初修,無數三大劫』(113)。但信心修習成就,也 不太容易。為了維護初學而心性怯弱者的信心,佛說易行道方便,不妨往生淨 土,等忍力成就,再修成熟眾生的廣大難行。或勸修天色身,成持明仙人再說 [P399] 。有的受不了生死道長,眾生性多,佛德難思,而忘失菩提心的,佛就為說化 城,讓他作有限修行,小小休息,再來迴入大乘。這些,都是在初學大乘,而 沒有成就以前,別出的善巧方便。

  
戊二: 以諸勝解行,廣集二資糧;經一無數劫,證入於聖位。

  修習信心成就,進入十住的第一住──發心住,從此一定進修大乘道。依 一般的根性說,到這,菩薩道已有了一定的時限,已進入三大無數劫的開端。 這裡面,經說有三十位。(1)十住:一、發心住;二、治地住;三、修行住;四 、生貴住;五、方便具足住;六、正心住;七、不退住;八、童真住;九、法 王子住;十、灌頂住。(2)十行:一、歡喜行;二、饒益行;三、無恚恨行;四 、無盡行;五、離癡亂行;六、善現行;七、無著行;八、尊重行;九、善法 行;十、真實行。(3)十迴向:一、救護一切眾生離眾生相迴向;二、不壞迴向 ;三、等一切佛迴向;四、至一切迴向;五、無盡功德藏迴向;六、隨順平等 善根迴向;七、隨順等觀一切眾生迴向;八、如相迴向;九、無縛無著解脫迴 [P400] 向;十、法界無量迴向。這三階三十位,總稱為勝解行地。因為這還沒有現證 法性,而是「以諸勝解」來修「行」。在這三十位中,「廣」修六度,四攝, 積「集」福德,智慧──「二」種「資糧」,都是廣大無邊,所以也叫『資糧 位』。這三十位的進修,一共要「經」歷「一」大「無數劫」的漫長時間,才 能圓滿,而進到能「證入於」無漏現行的「聖位」──歡喜地。

  這三階位,依《菩薩本業瓔珞經》說:十住著重於空性勝解的修習成就, 安住勝義;十行著重在觀即空的假名有,以大悲心利益眾生;十迴向著重在空 假平等的觀慧。在十迴向終了時,隨順有部,瑜伽的學者,安立『暖、頂、忍 、世第一法』的現觀次第,名為四加行,所以又別開為『加行位』。修菩薩行 的,是利他為先,所以這三十位(十信位也如此)菩薩,多在人間為政治領袖 ,施行仁政來普利人群。以功德的大小,而有國王大小的分別。十善菩薩,多 為小國王,及以武力統一來施行仁政的鐵輪王。十住菩薩,多做統一二洲的銅 輪王。十行菩薩,多做統一三洲的銀輪王。十迴向菩薩,多做統一四洲,不依 [P401] 武力的金輪王。其實,修習十信而失敗了的,名為敗壞菩薩,也多數感報為國 王,施行利人的善政。所以初學大乘菩薩道的,多在人間,不廢人間的正法。 等到證入聖位,這才遍處人天,隨感而應化呢!

  
戊三
己一: 初住極喜地,生諸如來家,斷除三種結,施德最增勝。

  菩薩因地中,已現證法性的,有十地,也叫十住地。「初住」地,名為「 極喜地」,也譯作歡喜地。地是能生功德意思;現證法性的,依法性能生種種 無漏功德(所以也叫法界),如依地而生草木珍寶一樣。初地,是菩薩入見道 的位次,現證法性。菩提心與法性相應,名勝義菩提心。分證了無上菩提,所 以也可稱為(分證)成佛了。那時,歡喜已極,如初得定的,也歡喜踊躍一樣 。菩薩初證聖性,得到了從來未有的出世心,嘗到了從來未有的離繫樂,觀察 如來所有的一切功德,自己都有分,能得能成,所以得到無比的歡喜。由於通 達法空性,也不再有「不活畏,惡名畏,死畏,墮惡道畏,大眾威德畏』了(114) 。進入初地的,名為「生諸如來家」。如來是一切佛;菩薩以智度為母,方便 [P402] 為父,分證了佛法身。從此能荷擔佛的家業,紹隆佛種不斷,真是佛子,所以 說生如來家。凡是證法性的,就能斷煩惱。初地菩薩所斷的,是見道所斷的一 切煩惱障,扼要的說:「斷除三種結」──身見,戒禁取,疑。中觀者說:我 執法執,都是煩惱障,是大小二乘所共斷的。差別是:聲聞直觀無我無我所, 斷惑證真,不一定深觀法空,所以不能斷除習氣──所知障。而菩薩是:初學 就勝解法空性,深細抉擇,後觀無我無我所而證入法空性。所以也斷三結,而 且能漸斷習氣,習氣淨盡就成佛了。約所修的菩薩行來說,當然是自利利他, 廣修六度,四攝,無邊法門。但經中約特勝的意思說,初地菩薩的布「施」功 「德,最」為「殊勝」,也稱為布施波羅蜜多圓滿,初地菩薩是沒有一樣不能 捨的。一地一地的功德,非常廣大,如《十地經》等詳說。龍樹菩薩曾略攝初 地的功德說:『初地名歡喜,於中喜希有;由三結滅盡,及生在佛家。因此地 果報,現前修施度,於百佛世界,不動得自在。於剡浮等洲,為大轉輪王;於 世間恆轉,寶輪及法輪』(115)

   [P403]
己二: 戒德滿清淨,名為離垢地。

  第二地菩薩,在十波羅蜜多中,戒波羅蜜多偏勝,持「戒」功「德」,圓 「滿清淨」。戒就是十善行,如《十地經》說:二地菩薩,自修十善,也教人 修十善。以大乘心行來廣行十善,達到身口意業的圓滿清淨(116),不再如初地那 樣,還有微細誤犯的戒垢,所以「名為離垢地」。

  
己三: 發光地忍勝,慧火除諸冥。

  在說明地地進修的功德中,有兩項進修歷程,調和在一起。約十地修十波 羅蜜多來說,前六地是施,戒,忍,勤,定,慧。但還有是:初二三地,修布 施,戒善,禪定,這是以大乘心行,來修共五乘的世間善法。四五六地,修三 十七道品,四諦,緣起,這是以大乘心行,來修共三乘的出世善法。這樣,三 四五的修道項目,就小有出入了。這只是為了安立十地階位,而作的善巧說明 ,其實是每一地都圓修一切法門的。所以這小小出入,不關大旨。 初地──布施勝………修布施 [P404] 二地──持戒勝………修十善 三地──忍辱勝………修禪定 四地──精進勝………修道品 五地──禪定勝………修四諦 六地──般若勝………修緣起

  第三是「發光地」,在十度中,「忍」波羅蜜多偏「勝」,圓滿。為什麼 叫發光?因為第三地菩薩,勤求佛法,得聞持陀羅尼,能受持一切佛法。又勤 修定學──四禪,四無色定,四無量定。由於聞法及修定,「慧」力增勝,「 火」一樣的光芒煥發,能「除諸冥」暗。如受持佛法,於佛法的不明,就去除 了。入了深定,那邪貪,邪瞋,邪癡等闇蔽,也不會再起,心光更明淨了。

  
己四: 進滿修覺分,燄慧見無餘。

  第四地菩薩,約修十波羅蜜多說,精「進」波羅蜜多圓「滿」了。約四五 六地修共三乘法來說,是「修」習三十七「覺分」。因為精勤的修習覺分,火 [P405] 「焰」似的慧「光」,熾盛起來,依我「見」而來的著我,著法,種種愛著, 都如火燒薪一樣,「無餘」永滅,所以叫焰慧地。

  
己五: 難勝靜慮勝,善達諸諦理。

  第五地名「難勝」地。約修十波羅蜜多說,「靜慮」波羅蜜多偏「勝」圓 滿了。約修共三乘聖法說,能「善」巧通「達諸諦理」──四諦,二諦等。為 什麼叫難勝呢?這是經過最極艱難才能夠到達的。到達什麼呢?從前,初地現 證法空性時,盡滅一切戲論相,所以說:『般若波羅蜜,能滅諸邪見煩惱戲論 ,將至畢竟空中』(117)。等到從證真定而起時,有相又來了。或是無分別後得智 ,或是善分別慧,所以說:『方便將出畢竟空』(118);淨佛世界成就眾生。那時 ,雖說能了知諸行如幻,其實是依勝解力,而不是如實現見的。因為在所知境 上,似有實性──戲論相,還是一樣的現前,不過經過般若的現證空性,依性 空慧的餘力,能了解是無性如幻而已。這可以舉例說:如仰觀天上的『雲駛月 運』,知道是浮雲的移動,而不是明月的推移。但根識的感官經驗上,還是月 [P406] 亮在動,不過經意識的判定,知道是雲動而已。五地以前的菩薩心境,也是那 樣,見性空時,離一切相,不見一切法。等到了達法相時,又離去空性的證知 了。一直是這樣的空有不並,互相出沒。由於性空慧的不斷修證,般若力更強 ,這才能在現見一切有法時,離去那戲論的實有相,真的能雙照極無自性的幻 有,與幻有的無自性空。這才真是真俗無礙,空有不二。這是經無限的修習而 到達的,所以叫難勝。以前初地的現證空性,是凡聖關;現在又通過第二關, 可說是大小關。因為現證空有不二,才不會於生死起厭離想,於涅槃起欣樂想 ;真的能不住生死,不住涅槃,超出了小乘聖者的心境。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