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

妙雲集中編之五『成佛之道(增註本)』 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



丙二: 此是聖所行,此是聖所證,三乘諸聖者,一味涅槃城。

  出世的解脫法門──四諦,緣起;道諦中的三學,八正道,都如上文說過 了。這都「是聖」者「所」修「行」的,也「是聖」者「所證」得的。修行, 證入,都離不了這些,這是釋迦佛金口開示的正法。離了這,別無可歸依的法 門,別無能解脫的途徑,別無永恆的歸宿。這是佛弟子所應決然無疑信受奉行 的!因此,「三乘」──聲聞,緣覺,菩薩佛──一切「聖者」,都是依著這 唯一的正法,同受唯「一」的解脫「味」,如長江大河入海,都同一鹹味一樣 ;同入「涅槃城」而得究竟的安息。論上說:『三獸渡河』(54),『三鳥出網』 (55),雖然飛行有遠近,渡水有淺深,但總是不離於虛空與大河。所以說:『三 乘同入一法性』;『三乘同坐解脫床』。 [P236]

  
乙二
丙一: 通論解脫道,經於種熟脫,修證有遲速,非由利鈍別。

  能證這四諦與緣起法的聖者,想簡略的敘述一下。首先,不問聲聞,緣覺 ,菩薩,「通」泛的「論」起來,每一聖者,在「解脫道」的修行中,都是「 經」歷了「種熟脫」三階段的。一、初聽佛法,生起厭離心,從此種下了解脫 的善根,如種下種子一樣。如沒有出離心種,怎麼聽法修行,都是不會解脫的 。二、以後,見佛,聽法,修持,使解脫心種漸漸的成熟起來,如種子的生芽 ,發葉,開花一樣。到末後,一切成熟,才能證果,如開花而結果實一樣。有 些佛弟子,一聽佛法,當下悟入而證果;有的勤苦的修學了一生,還是不能得 道。今生修行而能不能證入,證入的遲入或者速入,那是決定於過去生中的修 習。如過去沒有種下解脫心種,現生初生厭離心而修行,就想迅速證果,正像 種下種子,就想結果,那怎麼成呢,如前生已修到了成熟階段,那今生一出頭 來,見佛聞法,便能證悟了(甚至有不必再用功行,就會圓證的)。所以,在 今生「修證」過程中,「有遲速」的不同,但這是決定於前生的準備如何,並 [P237] 「非由」於「利鈍」的差「別」。利根與鈍根,當然是有的,那就是上面說過 的信行人與法行人了。著重於依師學習,以信為先的是鈍根;著重於自力學習 ,以慧為先的是利根;但這都是要經歷種熟脫三階的。依現生的修證而論,是 不能以證入的遲速來決定他是利或鈍的。

  近代的佛教界,有許多觀念,都是與經論相反的。他們以現生的修證努力 ,或悟證遲速來分別利鈍,而不知恰好相反。重信與重慧的差別以外,凡急求 速成的,才是鈍根;大器晚成的,才是利根。如以三乘來說,聲聞根性是鈍, 緣覺根性是中,菩薩根性是利。聲聞是鈍根,從發心到解脫,快些的是三生, 最遲也不過六十劫。緣覺的根性要利些,從發心到解脫,最快的也要四生,最 遲的要一百劫。菩薩是利根,他要修三大阿僧祇劫才究竟解脫呢!關於根性的 利鈍,在大乘不共法的申述中,再依經論來說明。

  
丙二
丁一
戊一: 見此正法者,初名須陀洹,三結斷無餘,無量生死息。

  再來敘述聖者證入的次第。聲聞乘的修行者,證入聖果,一向分為四級, [P238] 先說初果。

  觀緣起法無常無我而契入緣起空寂性的,就是體「見正法」,也叫做『入 法界』。「初」入正法的聖者,「名須陀洹」果。須陀洹,是梵語,譯義為『 預流』或『入流』。修行到此,契入了法性流,也就參預了聖者的流類。須陀 洹果的證入,經中形容為:『見法,得法,知法,入法;得離狐疑,不由於他 ;入正法律得無所畏』(56)。所以,這是現見的,自覺的,於正法有了絕對的自 信。

  初果聖者,已斷了生死的根本,最主要的煩惱。照後代論師的分析條理起 來,煩惱是非常多的。但大體可分為二類:一、見道所斷的煩惱,是以智慧的 體見法性而斷的那部分,也稱為見惑。二、修道所斷的煩惱,是要從不斷的修 習中,一分一分斷除的,也叫做修惑。現在初果所斷的,屬於見惑。這也包含 極多的煩惱,論師們稱為八十八惑。但佛在經中,總是重點的說:『斷三結』 。我見結,戒禁取結,疑結──「三結」,初果是徹底的「斷」了,「無」有 [P239] 絲毫的剩「餘」。結是繫縛生死的意思,所以斷了三結,也就是解開了生死的 死結。我見,是自我的妄執,為生死的根本,從我見而來的,是我所見,斷見 、常見,一見、異見,有見、無見……。我見斷了,這一切也就都斷了。戒禁 ,是無意義的,外道的戒行。見到了真理,不會再以為外道的宗教行為,是可 以得解脫的。不會再執取他,也就不會再去學習他。外道的戒禁極多:淺些的 ,如不吃煙火食,不剃髮,守庚申,持牛戒,狗戒,豬戒(不吃豬肉),不吃 血等。離奇起來,如食大便小便,男精女血;熱天曬在太陽裡,冬天睡在寒冰 上。種種忌諱,祈禳。這形形色色的禁戒,現在都不會執取為清淨了。疑是對 於佛,法(四諦、緣起),僧的狐疑不定。見了正法,是徹底明見,再不會將 信將疑。在修行的過程中,這些煩惱,早已伏而不起;到了證見法性,才是斷 了根,永無生起的可能。所以,斷是徹底斷盡,不只是不現起而已。以三結為 首的一切見所斷惑,都由於真智現前,體見法性而斷盡了。

  見了正法,斷了煩惱,也就斷了生死,因為生死苦果,是以煩惱為根源而 [P240] 生起的,因斷果也就斷了。證到初果,可說「無量生死」都已經「息」了。經 上說:如大池的水都乾了,只剩一滴、二滴一樣。分別來說:在沒有證悟法性 以前,未來的生死是無數量的。等到初入聖流,斷了三結,再『不墮惡趣』。 三惡道的業都失效了,三惡道的苦果,再也不會生起了。剩下來的,人間天上 的業果,稱為『極七有』。就是說:最多是七往天上,七還人間,一定要永斷 生死入涅槃。這樣看起來,到了初果,生死幾乎都盡斷了。現在雖還是生死身 ,雖可能還有七天七人的生死,但實已見到了生死的苦邊,生死再不會無休止 的延續下去了,所以在聖位中,初果是最可寶貴的,最難得的!得了初果,可 說生死已了(一定會了)。如破竹一樣,能破第一節,第二節以下,是不費力 的一破到底。這是學佛法者當前的唯一目標。

  
戊二: 二名斯陀含,進薄修斷惑。

  說明從初果而二果,三果,四果,就要說到斷惑。但這有一番特殊意義, 與初果的斷惑不同,應該加以解說。先說一譬喻:如一棵大樹,把他連根拔起 [P241] ,那他是死定了。然而,在三日,五日,或者半月,一月間,他可能還會發芽 開花。過了相當時期,才完全枯黃死去。這應該知道:使大樹繼續不斷生活下 去的,是根,是根吸收水分、養料的力量。大樹本身,雖保有相當的生活能力 (如業),但必須水分與肥料的滋養。樹皮與樹葉,確也能吸收多少,維持樹 的生活,但由於樹根的拔起,他不能維持長久,終於會全部死去。假如在太陽 下暴晒,那枯黃得更快。眾生的生死解脫,也是這樣。生死的真正根源,是我 見;須陀洹斷了我見,生死就解脫了,如大樹的連根拔起,必死無疑一樣。其 餘未斷的煩惱──修所斷惑,滋潤固有的業力使他生在天上人間。剩下的煩惱 ,無論作(小)惡,或修戒修定,都不能成為人天的總報業與引業(只能是別 報業與滿業)。否則,生死也許還會無休止的,在人間天上延續下去。然而不 會了,他僅能滋潤舊業,使他往生天上人間。就是這樣,由於我見斷了,修惑 也不能無限止的延續,永遠潤生下去。正如樹皮與樹葉的吸收養分,不可能維 持大樹的長期生存一樣。證得初果的,如不斷進修,可能這一生就證入涅槃。 [P242] 如拔起的大樹,在烈日下,很快會枯黃了。如進修停頓,特別是在家弟子們, 為家庭,職業,生活所累,但煩惱也是會萎縮,很快會斷盡的。充其量,也只 維持七返生死而已。所以證得初果的,雖可能有『隔陰之迷』,但決不像凡夫 一樣。無論怎樣,也還是生死已有邊際,可說生死已了。

  第「二」果,「名」叫「斯陀含」。斯陀含是梵語,譯義為『一來』。因 為,或是由初果而進修;或是經過了人間天上的六番生死,修道所斷的煩惱, 大大的削弱了力量,可說是斷去了一分。剩下的修惑,所能潤生的力量,已只 有一生天上,一來人間,再不能延續下去了。到了這一階段,由於「進」修而 減「薄」了「修」道所斷「惑」,只有一番生死的力量,所以稱為斯陀含果。

  
戊三: 三名阿那含,離欲不復還。

  再進一步,是「三」果,「名」叫「阿那含」。阿那含是梵語,譯義為『 不來』或『不還』。就是說:阿那含果死後,「離欲」界而上生色界,或者無 色界,一定就在那邊入涅槃,再「不復還」來生欲界了。這或是由二果而進修 [P243] ,在這生中證不還果;或是返來人間,只剩這一往天上的生死了。從斷煩惱來 說:欲界的修道所斷惑,到此已斷盡了,所以不再能成欲界的生死。但佛在經 中,總是說:『五下分結盡,名阿那含』。五下分結是:身見,戒禁取,疑, 欲貪,瞋。這五類,都是能感欲界生死的,所以叫下(對上二界)分。但身見 ,戒禁取,疑,在見道得初果時,先已經斷盡了,現在又進一步的斷盡了欲貪 與瞋,也就是斷盡了一切欲界修惑。瞋恚,是專屬於欲界的煩惱。貪是通三界 的,但欲貪指欲界的貪欲而說。欲貪斷盡了而證得三果的,雖然身在人間,但 對欲界的五欲,男女的性欲,已經不再染著。所以如證得三果,就是在家弟子 ,也是會絕男女之欲的。

  
戊四
己一: 斷惑究竟者,名曰阿羅漢:畢故不造新,生死更無緣。

  體見正法而斷了見惑的聖者,知見是絕對的正確了。但在一切境界上,愛 染的力量還很強。所以可能進修停頓,或者再生人天,忘失本來。不過修惑是 自然萎縮(如拔了根,樹皮會乾枯一樣),聖道的潛力一定會現起,一定會再 [P244] 向前進的。在這再進修中,無論是行住坐臥,衣食語默,毀譽得失,衰老病患 ,待人接物,在這一切境界上,能提起正念,時時照顧,不斷熏修,這能使愛 染為本的修惑,漸漸銷融淨盡。這是二果以來都是如此的。

  證得初果或二果,三果,現生不斷進修;或是阿那含(三果)死後,生到 上界,聖道現前,到了「斷惑究竟」淨盡的時候,就證第四果,「名」為「阿 羅漢」。阿羅漢也是梵語,譯義是『應』。意思說:這是真正應受人天供養的 聖者。或譯為『無生』、『殺賊』,是說:到此階位,殺盡了一切煩惱賊:不 會再有生死的生起了。總之,這是斷盡煩惱,斷盡生死的極果。所斷的煩惱, 論師說是色無色界的修斷煩惱。佛在經中說:『五(順)上(分)結』(57)斷得 阿羅漢。五順上分結是:色貪,無色貪,掉舉,慢,無明。色貪,無色貪,是 色界與無色界的貪染。掉舉,慢,無明,也應該是二界不同的。但修惑以染愛 為本,所以特約二界而分別為二類。這五結,是使眾生生於上界的,現在也斷 了,就斷盡了繫縛三界的一切煩惱。煩惱既斷盡了,那依煩惱潤生而感果的「 [P245] 故」業──從前以我見為中心而造的業力,已經完「畢」而不再有效。又「不 」會再「造新」業,所以未來的「生死」苦果,「更無」生起的因「緣」了。 所以阿羅漢現有的生死身,到了壽命盡時,就『前蘊滅,後蘊更不生』,而入 於不生不滅的無餘涅槃。──聲聞乘的進修,以此為最究竟的果位。

  
己二: 此或慧解脫,或是俱解脫。六通及三明,世間上福田。

  經中說到阿羅漢,有六種、九種等分別,現在說二大類:「此」阿羅漢, 「或」是「慧解脫」的,「或是俱解脫」的。俱解脫,就是定與慧都解脫的。 要知道,定與慧,都有煩惱障蔽他,所以不能現起;如能現起,就從這些障礙 而得解脫。經中時常說到:『離貪愛者,心(定)解脫;離無明者,慧解脫』 (58)。這是說:依慧力的證入法性,無明等障得解脫。以定的寂靜力,使貪愛等 障解脫。如世間的外道們,也能離欲界煩惱(欲愛等)得初禪,離初禪煩惱得 二禪……離四禪煩惱(色界煩惱──色愛等盡),得無色界的空無邊處定…… 離無所有處煩惱,得非想非非想定,但不能離非非想處煩惱,所以不脫生死。 [P246] 在佛弟子的修證上,如約少分說,都可說有這定與慧的解脫,如依未到定或七 依定而發無漏慧的,斷見道所斷惑,都可說有此二義。但如約全分來說,就大 大不同。如修到阿羅漢的,以慧力斷盡無明為本──我見為本的一切煩惱,那 是不消說的,大家都是一樣的。如依定力的修得自在來說,就不同。如依未到 定或初禪而得阿羅漢的,就於初禪或二禪以上的定障,不得解脫。就使能得四 禪八定,也還不能徹底解脫定障。如能得滅盡定的阿羅漢,無論是慧是定,都 得到了究竟解脫。約得到定慧的全分離障說,稱為俱解脫阿羅漢。如慧證究竟 而解脫定障,就稱為慧解脫阿羅漢。生死苦果,依慧證法性而得解脫,所以定 力不得究竟,也沒有關係。阿羅漢的定力,是淺深不等的,所以可分好幾類。

  俱解脫阿羅漢,不消說是能得「六通及三明」功德的。其他的阿羅漢,凡 能得四根本禪的,都能修發三明、六通。六通是:神境通,天眼通,天耳通, 他心通,宿命通,漏盡通。神境通能:變多為一,變一為多,隱顯自在,山河 石壁都不能障礙他。入水,入地,還能凌空來去,手摸日月等。天眼通能:見 [P247] 粗的又見細的,見近的又見遠的,見明處又見闇處,見表面又見裡面,尤其是 能見眾生的業色,知道來生是生天或落惡趣等。天耳通能:近處遠處,聽到種 種聲音。能聽了人類的不同方言,連天與鳥獸的語聲,也都能明了。他心通能 :知道他眾生心中所想念的。宿命通能:知眾生前生的往因,作什麼業,從那 裡來。漏盡通能:知煩惱的解脫情形,知煩惱已否徹底斷盡。六通中的漏盡通 ,是一切阿羅漢所必有的。其餘的五通,要看修定的情形而定。這五通,不但 佛弟子可以修發,外道也有能得到五通的。雖然說六通無礙,但所知所見的也 有廣狹不同,惟佛才能究竟。六通的前五通,是通於外道的,但三明是阿羅漢 (三乘無學)所專有的。三明是:天眼明,宿命明,漏盡明。這就是天眼,宿 命,漏盡三通,但在阿羅漢身上,徹底究竟,所以又稱為明。天眼明是能知未 來的;宿命明是能知過去的。漏盡明以外,特別說這二通為明,就是對於三世 業果明了的重視。阿羅漢有這樣的殊勝功德,所以是「世間」的上「上福田」 ,應受人天的恭敬供養。 [P248]

  
己三: 明淨琱ㄟ吽A如日處晴空;一切世間行,不染如蓮華。

  再舉兩個譬喻,來讚歎阿羅漢的功德。

  一、證得阿羅漢果的聖者,智慧斷盡了煩惱,所以是「明」而又「淨」。 在觸對一切境界時,可以「琱ㄟ吽v來說明。阿羅漢的功德,有『六琣瞴z。 在見色聞聲等六境起用時,痡`是:『不苦不樂,捨心住正念正智』(59),這就 是不動。在觸對六境時,或是合意的,或是不合意的,但不會因此而起貪起瞋 。一切利譽得失,在聖者的心境上,是不受外境所轉動,『不能妨心解脫慧解 脫』(60)。俗語所說的『八風吹不動』,就是阿羅漢的境界。這如經上說:『六 入處常對,不能動其心,心常住堅固,諦觀法生滅』(61)。經中曾有雲散日現的 比喻:凡夫,如烏雲密布,完全遮蔽了太陽。證初果時,如烏雲的忽然散開, 露出了太陽一樣。但烏雲太多,還在忽而遮蔽忽而顯現的變動中。雲漸漸淡了 ,散了,到末後,浮雲淨盡。阿羅漢極明極淨,正「如日」光朗照,「處」在 萬里無雲的「晴空」中一樣。 [P249]

  二、證得阿羅漢的聖者,無論定力的淺深怎樣,在沒有捨報以前,總是生 活在世間。一樣的吃飯,穿衣,來去;一樣的遊化人間,待人接物。他的身體 ,他的環境,還是世間的有漏法,還是無常苦不淨的。然而,阿羅漢生活在這 世間中,卻不受雜染的環境所熏變。所以他在「一切世間行」中,清淨「不染 ,如蓮華」一樣。蓮花是生在淤泥中,而卻『微妙香潔』。周茂叔以蓮花譬君 子,其實人中君子,怎麼比得蓮花,阿羅漢才像蓮花呢!

  
丁二: 或不由他覺,從於遠離生,名辟支迦佛,合說為二乘。

  三乘共法的教化主機,是聲聞乘,上面已大略說到。第二是緣覺乘。從證 真斷惑的地位來說,緣覺與聲聞是一樣的。但他的主要不同處:一、是「不由 他覺」,也就是無師自悟的。傳說:有一國王,遊覽王家花園,見香花盛開, 非常歡喜。不久,一群宮女來採花,那棵絢爛的花樹,一下子被折得不成樣子 。國王見了,深深的受到無常的感覺,就靜坐思惟,由無常而悟入了緣起的寂 滅,成了聖果。因為是無師自悟的,雖不能如佛那樣的大轉法輪,但比起聲聞 [P250] 弟子來,要依師長教誨,到底略勝一著。所以緣覺的根性,比聲聞要利一點。 二、不由他覺的智慧,是「由於遠離」而「生」的。遠離,是遠離憒鬧,遠離 人事。他在因中,在證果以後,都是獨往獨來的,厭離人事的。他過著精嚴的 十二頭陀行,孤居獨處,沒有師長,沒有同學,也沒有弟子。據說:這都出於 沒有佛法的時代,現乞食的出家相,但不會說法,只是現神通而已。傳說中, 也有大眾共住的緣覺,但這本是聲聞根性,緣熟了自然證阿羅漢果,不過出於 無佛的時代,所以也叫做緣覺而已。這一類聖者,「名」曰「辟支迦佛」,譯 義是獨覺,也作緣覺,是由於觀緣起而成道的緣故。證得辟支佛果的,與聲聞 乘的阿羅漢果,地位相同。所以,辟支佛與聲聞,常「合說為二乘」。如與發 菩提心的大乘相對論,就叫做小乘。

  
註【4-001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七(「大正」卷二.一二一頁上)。
註【4-002】《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》卷六(「大正」卷二七.二六頁下)。 [P251]
註【4-003】《勝鬘師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廣經》(「大正」卷一二.二二一頁中)。
註【4-004】《大般涅槃經》卷二七(「大正」卷一二.五二四頁中)。
註【4-005】《大般涅槃經》卷七(「大正」卷一二.四0六頁中──下)。
註【4-006】《佛垂般涅槃略說教誡經》(「大正」卷一二.一一一二頁上)。
註【4-007】《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》卷三四引《義品》(「大正」卷二七.一七六頁中)。
註【4-008】《成實論》卷二(「大正」卷三二.二五一頁上)。
註【4-009】《阿毘達磨法蘊足論》卷一二(「大正」卷二六.五一三頁上)。
註【4-010】《修行道地經》卷二(「大正」卷一五.一九二頁中)。
註【4-011】《阿毘達磨品類足論》卷一(「大正」卷二六.六九三頁上)。
註【4-012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二(「大正」卷二.八0頁下)。
註【4-013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二(「大正」卷二.八三頁下)。
註【4-014】《攝大乘論本》卷上(「大正」卷三一.一三四頁上)。
註【4-015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三(「大正」卷二.八八頁中)。
註【4-016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二六(「大正」卷二.一九0頁中)。
註【4-017】《雜阿含經》卷四四(「大正」卷二.三二二頁中)。
註【4-018】《長阿含經》卷四《遊行經》(「大正」卷一.二五頁上──中)。
註【4-019】《大乘入楞伽經》卷五(「大正」卷一六.六一七頁中)。 [P252]
註【4-020】《成唯識論》卷六(「大正」卷三一.二九頁下)。
註【4-021】《四分律》卷三三(「大正」卷二二.七九九頁中)。
註【4-022】《十誦律》卷四五(「大正」卷二三.三二七頁上──下)。
註【4-023】《四分律》卷四八(「大正」卷二二.九二四頁中──下)。
註【4-024】《根本說一切有部苾芻尼毘奈耶》卷一九(「大正」卷二三.一0一四頁中)。
註【4-025】《摩訶僧祇律》卷三八(「大正」卷二二.五三五頁上)。
註【4-026】《佛垂般涅槃略說教誡經》(「大正」卷一二.一一一一頁上)。
註【4-027】《佛說大集法門經》(「大正」卷一.二二七頁下)。
註【4-028】《佛垂般涅槃略說教誡經》(「大正」卷一二.一一一一頁上)。
註【4-029】《瑜伽師地論》卷二五(「大正」卷三0.四二0頁上)。
註【4-030】《瑜伽師地論》卷二二(「大正」卷三0.四0五頁下)。
註【4-031】《瑜伽師地論》卷二二(「大正」卷三0.四0六頁上)。
註【4-032】《佛說大生義經》(「大正」卷一.八四四頁中)。
註【4-033】《阿毘達磨法蘊足論》卷一一引經(「大正」卷二六.五0五頁上)。
註【4-034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(「大正」卷二.二頁上)。
註【4-035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三(「大正」卷二.九二頁下)。
註【4-036】同上。 [P253]
註【4-037】同上。
註【4-038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0(「大正」卷二.七二頁中)。
註【4-039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0(「大正」卷二.七一頁上)。
註【4-040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二(「大正」卷二.八三頁下)。
註【4-041】《雜阿含經》卷四七(「大正」卷二.三四五頁中)。
註【4-042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三四(「大正」卷二.二四六頁上)。
註【4-043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九(「大正」卷二.六0頁上)。
註【4-044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二(「大正」卷二.八四頁下)。
註【4-045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二(「大正」卷二.八五頁下)。
註【4-046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三四(「大正」卷二.二四五頁中)。
註【4-047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0(「大正」卷二.六六頁下──六七頁上)。
註【4-048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四(「大正」卷二.九九頁下)。
註【4-049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五(「大正」卷二.一0三頁下──一0四頁上)。
註【4-050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四(「大正」卷二.九七頁中)。
註【4-051】《大般涅槃經》卷下(「大正」卷一.二0四頁下)。
註【4-052】《佛垂般涅槃略說教誡經》(「大正」卷一二.一一一0頁下──一一一一頁上)。
註【4-053】《大智度論》卷二(「大正」卷二五.七二頁上)。 [P254]
註【4-054】《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》卷一四三(「大正」卷二七.七三五頁中)。
註【4-055】《肇論》(「大正」卷四五.一六0頁上)。
註【4-056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三五(「大正」卷二.二五三頁上)。
註【4-057】《長阿含經》卷八《眾集經》(「大正」卷一.五一頁中)。
註【4-058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二六(「大正」卷二.一九0頁中)。
註【4-059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一三(「大正」卷二.九三頁上)。
註【4-060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九(「大正」卷二.六三頁上)。
註【4-061】《雜阿含經》卷九(「大正」卷二.六三頁中)。 [P255]

  


[回總目次][讀取下頁] [讀取前頁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