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國菩提學會  [home]

|部落格

日期:4-10-2004

主講人:丘中仁

經號(大正藏編號):288, 289

雜阿含經論會編(中):288(13頁) , 289(16頁)

雜阿含經選要: 288(21頁) , 289(25頁)

288 經

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爾時、尊者舍利弗,尊者摩訶拘絺羅,在耆 闍崛山。

爾時、尊者舍利弗,晡時從禪覺,詣尊者摩訶拘絺羅,共相問訊慶慰已,於一面坐。語尊者摩訶拘絺羅:「欲有所問,寧有閑 暇見答與不?」

尊者摩訶拘絺羅語尊者舍利弗言:「仁者且問,知者當答。」

尊者舍利弗問尊者摩訶拘絺羅:「云何尊者摩訶拘絺羅!有老不?」

答言:「有,尊者舍利弗!」

復問:「有死不?」

答言;「有。」

復問:「云何老死自作耶?為他作耶?為自他作耶?為非自非他無因作耶?」

答言:「尊者舍利弗!老死非自作,非他作,非自他作,亦非非自他作無因作,然彼生緣故有老死。」

「如是生……。有……。取……。愛……。受……。觸……。六入處……。名色為自作?為他作?為自他作?為非自他無因 作?」

答言:「尊者舍利弗!名色非自作,非他作,非自他作,非非自他作無因作,然彼名色緣識生。」

復問:「彼識為自作?為他作?為自他作?為非自非他無因作?」

答言:「尊者舍利弗!彼識非自作,非他作,非自他作,非非自他作無因作,然彼識緣名色生。」

尊者舍利弗復問尊者摩訶拘絺羅:「先言名色非自作,非他作,非自他作,非非自他作無因作,然彼名色緣識生,而今復言名 色緣識,此義云何?」

尊者摩訶拘絺羅答言:「今當說譬,如智者因譬得解。譬如三蘆,立於空地,展轉相依而得豎立。若去其一,二亦不立;若去 其二,一亦不立;展轉相依而得豎立。識緣名色,亦復如是,展轉相依而得生長」。

尊者舍利弗言:「善哉!善哉!尊者摩訶拘絺羅!世尊聲聞中,智慧、明達,善調、無畏,見甘露法,以甘露法具足身作證 者,謂尊者摩訶拘絺羅,乃有如是甚深義辯,種種難問,皆悉能答!如無價寶珠,世所頂戴,我今頂戴尊者摩訶拘絺羅,亦復如是。我今於汝所,快得善利,諸餘梵 行數詣其所,亦得善利,以彼尊者善說法故。我今以此尊者摩訶拘絺羅所說法故,當以三十種讚歎、稱揚、隨喜。

尊者摩訶拘絺羅,說老死厭患,離欲,滅盡,是名法師;說生、有、取、愛、受、觸、六入處、名色、識厭患,離欲,滅盡, 是名法師。若比丘於老死,厭患,離欲,滅盡向,是名法師;乃至識,厭患,離欲,滅盡向,是名法師。若比丘於老死,厭患,離欲,滅盡,不起諸漏。心善解脫, 是名法師;乃至識,厭患,離欲,滅盡,不起諸漏,心善解脫,是名法師」。

尊者摩訶拘絺羅語尊者舍利弗言:「善哉!善哉!於世尊聲聞中,智慧、明達,善調、無畏,見甘露法,以甘露法具足身作證 者,謂尊者舍利弗,能作如是種種甚深正智之問!猶如世間無價寶珠,人皆頂戴,汝今如是,普為一切諸梵行者之所頂戴,恭敬、奉事。我於今日,快得善利,得與 尊者共論妙義」。

時二正士更相隨喜,各還所住。

經文要意:

尊者舍利弗至摩訶拘絺羅處,問老死…乃至識等為自作,他作,自他作,或無因作,摩訶拘絺羅說都不是,彼生緣故有老 死 等,並以豎蘆互相依靠而立,獨一則不立,譬喻識依名色生,名色依識生,名色或識不能單獨生。二人互相贊歎而還。

經文文字解釋:

  • 摩訶拘絺羅:《增一阿含經》卷三〈弟子品〉云(大正2•557b)︰「得四辯才,觸難答對,所謂摩訶拘絺羅比丘 是。」據《大智度論》卷一、《有部毗奈耶出 家事》卷一、卷二所載,師即舍利弗之舅長爪梵志,曾與其姊(舍利弗之母)辯論而自覺不如。
  • 自作,他作,自他作,非自非他無因作:作指造作,產生。四門正如《中觀論》第一品:「諸法不自生,亦不從他生, 不共 不無因,是故知無生。」
  • 然彼名色緣識生,而今復言名色緣識:一切身心活動,是要依於有取識(唯識學中叫作阿陀那識)的攝取而存在。反 之,也 因為身心的活動,有取識才能存在。
  • 三蘆:《相應部》以二蘆比喻。
  • 甘露:長生不死的仙水。

討論問題與解答:

英文翻譯:

http://www.accesstoinsight.org/canon/sutta/samyutta/sn12-067.html

289 經

如是我聞:一時,佛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。

爾時、世尊告諸比丘:「愚癡無聞凡夫,於四大身厭患,離欲,背捨而非識。所以者何?見四大身有增、有減,有取、有 捨, 而於心、意、識,愚癡無聞凡夫,不能生厭,離欲,解脫。所以者何?彼長夜於此保惜繫我,若得、若取,言是我,我所,相在,是故愚癡無聞凡夫,不能於彼生 厭,離欲,背捨。

愚癡無聞凡夫,寧於四大身繫我、我所,不可於識繫我、我所。所以者何?四大色身,或見十年住,二十、三十,乃至百 年, 若善消息,或復小過。彼心、意、識,日夜、時剋,須臾轉變,異生異滅。猶如獼猴遊林樹間,須臾處處,攀捉枝條,放一取一,彼心、意、識亦復如是,異生異 滅。

多聞聖弟子,於諸緣起善思惟觀察,所謂樂觸緣生樂受,樂受覺時如實知樂受覺,彼樂觸滅,樂觸因緣生受亦滅,止、清 涼、 息、沒。如樂受,苦觸……。喜觸……。憂觸……。捨觸因緣生捨受,捨受覺時如實知捨受覺,彼捨觸滅,彼捨觸因緣生捨受亦滅,止、清涼、息、沒。彼如是思 惟:此受觸生、觸樂、觸縛,彼彼觸樂故彼彼受樂,彼彼觸樂滅彼彼受樂亦滅,止、清涼、息、沒。

如是多聞聖弟子,於色生厭,於受、想、行、識生厭,厭故不樂,不樂故解脫,解脫知見: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 作, 自知不受後有」。

佛說此經已,諸比丘聞佛所說,歡喜奉行。

經文要意:

凡夫對身體變化的過失還能厭惡而欲捨棄,但長期對心、意、識認為是我,或我所擁有的,因此不能捨離。其實凡夫與其 將 心、意、識執著是我,或我所擁有的,不如執著身體是我,或我所(還好些),因為身體還能十年乃至百年不變,懂訣竅的還能稍過(百歲);心、意、識剎那變 異,好像獼猴在樹林間,放掉一樹枝,抓取另一樹枝,剎那變異。

聖人善於思惟觀察緣起(受念處),就是快樂的境、識、根和合(觸)生快樂的感受,經驗快樂的感受時如實知,樂觸消 失 了,樂觸為緣所生快樂的感受也消失,止息;苦觸、喜觸、憂觸、不苦不樂觸也如樂觸一樣思惟觀察其緣起。聖人思惟:感受由觸而生,執著樂觸則為觸所束縛,樂 觸生快樂的感受,樂觸消失了快樂的感受也消失,因此對五蘊厭離,不欲,解脫,成阿羅漢。

經文文字解釋:

  • 心、意、識:「心」是梵語質多(citta)的意譯,為集起之義。「意」是梵語末那(manas)的意譯,為思 量之 義。「識」是梵語毗若南(vijñāna)的意譯,為了別之義。亦即「心」為精神作用之中心,「意」指思考作用,而「識」則係認識作用。 《俱舍論》卷四(大正29•21c)︰「集起故名心,思量故名意,了別故名識。復有釋言︰淨不淨界種種差別故名為心, 即此為他作所依止故名為意,作能依止故名為識。故心意識三名所詮,義雖有異,而體是一。」
    大乘的說法︰謂心、意、識其體各別,「心」為第八阿賴耶識,「意」指第七末那識,「識」指前六識。
  • 聖弟子:已証果的弟子。與凡夫相對。
  • 解脫知見:已斷苦乃至已修道之盡智,及知已斷不復更斷,乃至已修不復更修的無生智。
  • 我生已盡,梵行已立,所作已作,自知不受後有:阿含經中得阿羅漢果的定型句。《瑜伽師地論》卷83:
    1. 我生已盡:第八有(生死)等已盡。
    2. 梵行已立:聖道究竟,無復退失。
    3. 所作已作:一切結永無餘故,一切道果已證得故。
    4. 自知不受後有:(初果最多)七有亦永盡。
    《中部釋》:
    1. 我生已盡:聖道未生時可能的出生,因修道而不再可能。
    2. 梵行已立:梵行指聖道。
    3. 所作已作:聖道四行 ─ 知苦、斷集、証滅、修道 ─ 已究竟。
    4. 自知不受後有:現生五蘊相續之後,不再有五蘊相續。現生五蘊相續,以遍知故,如斷根之樹。最後心滅時, 五蘊 如無燃料之火而滅。
    《大毘婆沙論》卷102:
    1. 我生已盡:集智;苦生已斷。或說盡智。
    2. 梵行已立:道智;聖道已修。
    3. 所作已辦:滅智;苦滅已証。
    4. 不受後有:苦智;苦如實知。或說無生智。

    《瑜伽師地論》卷83又解:

    1. 我生已盡:記別初果、二果。生身生盡,如上說;煩惱生微薄故,亦說為盡。
    2. 梵行已立:指不還果,永斷非梵行貪故。
    3. 所作已辦,不受後有:指阿羅漢。

討論問題與解答:

英文翻譯:

《相應部》12.61 無聞

If your browser has trouble reading Chinese Big5 font, read this.
Send mail to webmaster@mahabodhi.org for questions or comments.  Map